2014年4月5日
第 84 期

代客扫墓,缘何有市场?

    
代客扫墓不仅仅是服务,更颠覆了传统。
导语

     清明节至,人群都在前往扫墓上坟、外出踏青的路上忙碌,然而有这样一项创意,它改变了一些人的扫墓习惯,方便了一些人的出行安排,颠覆了一些人的传统,也激怒了一些人对清明节的情感。

     代客扫墓,这样一个活跃在网络上、犹如私人订制的扫墓服务,自以诞生就夹杂着争议。到底是创意还是玷污,是方便还是破坏?为什么代客扫墓会有市场?清明节到底该怎样祭祖?

责编:铁言
01
请人装“孙子”?
私人订制,花钱就能买“扫墓”

    清明节到来,很多网站推出了网上订制扫墓服务的业务,在淘宝、赶集等网站,五花八门的代人扫墓、诚信跑腿服务花样繁多,代跪、代哭、代献花,只要买家选择服务并付款,犹如电影《私人订制》般的代人扫墓情节便能成为现实。

    据媒体报道了解,很多在外地外国、上班忙碌的人因为清明节无法回家祭祖,这项代客哭坟的服务则自然而然在网上兴起。在墓地前烧纸哭泣的人和墓地里的人也根本毫无关联,只不过是拿钱办事的“扫墓”业务员。

 

“代客扫墓”明码标价,也算一个“行当”

    “代客扫墓”是这样一项服务:他们向买家客户提供一条龙服务,买花、烧香、鞠躬、磕头、哭丧,只要付钱,任何扫墓要求都会满足,并会在现场拍摄照片和视频为证。公道合理,价格明确。

    普通贡品收费50元,一束鲜花收费100元,痛哭10分钟要价300元,若去外地祭扫则需加收“交通费”。整场祭拜活动价位在300元到3000元不等。根据省市地区的不同、服务难度的不同而明码标价,种类细分,规范成熟,俨然是一个成熟的服务工种。

 

买的少看的多,行业始终不温不火

    相比起卖家的规范细致,买家这边则并不热情。

    根据赶集网的统计数据,3月25日至4月2日期间,平均每天在赶集网上搜代人扫墓的人数达到为1.2万,北京、上海、广州等地人数尤为众多。不过,绝大多数网店的成交量和付款量均为零。询问查看的人多,但真正成交购买的却很少很少。

    对于这项新兴的服务,大部分人还是持质疑和观望的态度。网店店主抱怨生意冷清,而群众市民则认为,“清明是对逝去亲人怀念的节日,怎么能花钱让人代替!”

    “代客扫墓”,对卖家来说成本低,基本上就是跑腿的事。而且这种类型的网店和业务员也基本都是临时的,扎堆在清明前后这个时节,过后则更没有生意可言。

    清明节是中国三大鬼节之一。“鬼节”即是悼念亡人之节,是和祭祀天神、地神的节日相对而言的。清明祭祀的参与者是全体国民,上至君王大臣,下至平头百姓,都要在这一节日祭拜先人亡魂。
 

    为何要在路口烧纸?城市化让祭扫变得越来越不现实,然而即便如此,许多城市居民仍然认为,烧纸是必要的祭祀方式。选择在十字路口烧,一说是能被风吹给故去的人,一说是因交通便利故人能方便收到。
02
是“孝”还是“闹”?
人远事忙,也只能体谅

    一家淘宝店的宝贝详情里写着:按客户要求扫墓祭拜吊念故人,为不能亲自来为已故亲人、及已故师长及已故友人进行扫墓的孝心者,代尽孝心和情意,包括海外亲人,外地亲人,行动不便的亲人等。

    清明节三天假期,很多身在外地、外国的人回不了家祭祖、没有时间扫墓,这项应运而生的扫墓服务在很多人看来正是急人之所急,不管是否亲自去扫墓,对于死者的挂念和哀思是一样的。

“孝”在诚意,别糊弄鬼

    “代客扫墓,这不是糊弄鬼嘛。”相对于人在异乡的人难以回家的尴尬,清明扫墓的传统由来已久,更多的人对“代客扫墓”的商业化行为还是难以接受,受到了人们的质疑甚至愤怒。

    花钱让人代替扫墓是对“孝心”明码标价。古人很重视孝道,办好尊长的丧事是其中一种,《弟子规》中有言:“丧尽礼、祭尽诚。”说的就是丧葬的时候要尽到应尽的礼仪,祭祀的时候要尽到诚意。100块钱3个响头的做法,是对逝者的大不敬。

有求有供,也是社会本性

    有需求就有市场,随着经济的越来越活跃,网络商贸以及服务行业的发展繁衍让人人都可以成为创业者,人人都能开店经商。这样一项有客户需求的服务在网络上兴起也并不奇怪。

    在影视剧《疯狂的赛车》、《私人订制》中都曾经出现过类似的情节。电影《疯狂的赛车》里,徐峥扮演的墓葬推销商,大力向黄渤扮演的耿浩推销“十八相送”代祭服务;《私人订制》中“成全别人,恶心自己”的造梦团队拿钱在墓地为客户哭丧。而今,梦想照进现实,网络卖家也只不过是抓住了商机。

    现代社会人的空间流动越来越频繁,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广,人际交流与沟通越来越趋于网络化,网络商贸和代理服务越来越多的侵入人们的生活。“私人订制”出租女友、男友,“私人订制”扫墓,甚至“私人订制”升官发财,均可以在合同当事人双方的你情我愿中协商订立,商业化的社会滋生出无视建立在甲方乙方你情我愿基础上的契约关系,这或许也是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新使然。 

 
    清明节的习俗除了讲究禁火、扫墓,还有踏青、荡秋千、插柳等一系列风俗体育活动。因此,这个节日中既有祭扫新坟生离死别的悲酸泪,又有踏青游玩的欢笑声,是一个富有特色的节日。
 
 
    由于寒食节与清明节合二为一,一些地方保留着清明节禁生火、吃冷食的习惯。
03
清明不再“清明”
“清明”敬意在消减,行为在偷懒

    在中国的民族传统中,不仅强调“百善孝为先”,对去世的先人更是充满至高无上的敬重,特别是对于“祖坟”更看得是无比的神圣,不会允许任何人对其有不恭或玷污。应当说,这种对长辈的孝敬和对先人崇敬,也是我们历史文明和传统优秀文化的一部分。

    清明扫墓作为华夏儿女一种独特方式,以来表达对先人的崇敬和哀思,更需要后人以真诚感情来祭奠。无论是花钱请人哭丧,还是重金寻找代理“滥竽充数”,实际上既是一种拿先人给自己装门面的自私自利行为,也是对祖上的玷污,用时下的一句网络流行语言来说,也是一种“坑爹”。

    再加上清明时节春意盎然,三天小长假的安排激励着更多人外出休假的冲动,在春光灿烂的大好时节外出游玩,对清明祭祀的恪守则悄悄淡薄下来。传统习俗在一代又一代人的身上过度,传承和祭奠却也越来越不明显。

 

再观港台清明节,祭奠先祖最紧要 

    台湾学者薛仁明曾经撰文写自己父母对祭祀的重视和恪守,在他看来,“祭祀,是对历史的报恩。中国文明不仅说感恩,更重视报恩。父母恩重,故中国文明标举一个“孝”字;“孝”是报父母之恩,祭祖则将孝思延伸,跨越了幽冥,使之绵亘,使之久远,辽辽无尽,犹如青山千万重。”

    祭天、祭地、祭祖更是层层注重,万分尽心。

    在香港,清明是非常重要的节日,港人会到祖先坟前,焚烧香烛、冥镪,奉祭物多为水果、鲜花、烧猪或白切鸡。一些港人为避免人多挤迫,习惯提早数星期拜山。清明也为当地带来一句俗语:“有乜拜山先讲(有甚么事,拜山再说)”,意思是说不要再说废话,留待清明拜祭的时候说吧。

    现在,不管是香港还是台湾,甚至包括海外众多国家的华人,对以往旧习俗的要求和仪式已经慢慢走向简化,然而清明节的意义、祭拜先人的情怀、缅怀功德的观念以及家人宗族团聚的传统,都在代代传承。

 

网络改变了我们,走向无底线?

    网络订购“代客扫墓”服务,这样的字眼刺伤了太多对清明、对先祖怀有炽热敬仰情绪的人,互联网改变了很多东西,改变了人类生活,甚至改变了生死概念。

    据称,在美国已经有专家开发出软件,可以通过采样模拟出任何人的声音,让人能够与过世的亲人对话。也有人猜测,未来借助大数据和脑电波识别技术,人们能够将大脑里的一切记忆都数据化,存储在网上,最终实现“永生”。

    而在网络上,也正在流行一些网络墓地、纪念堂,利用网络对过失之人寄托哀思。就像“代客扫墓”一样,网络模式和雇佣观念已经彻底介入人们的生活传统。新一代的青年人对网络、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非常快速,对传统文化向现代文化的转型非常接纳,对花钱买服务的商业化概念也十分适应。传统的社会理念、规则都在被打破,网络没有极限,看来也没有底线。 

 
    祭品是清明节上坟必备之物,也是千百年来祭奠祖先所传承下来的。从风水角度来讲,祭品都是祖先祝福过的,吃了会更好的庇佑自己。
 
 
    清明祭扫仪式本应亲自到茔地去举行,但由于每家经济条件等不一样,所以祭扫的方式也就有所区别。“烧包袱”是祭奠祖先的主要形式。所谓“包袱”,亦作“包裹”是指孝属从阳世寄往“阴间”的邮包。

     有网友表示,如果清明实在没时间,那么宁可不去,也不会选择“代客扫墓”。

清明节,你会考虑用“代客扫墓”的服务吗?

会考虑,这也是不得已的;
不会这样做,但也能理解;
这是对扫墓的玷污,绝对不能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