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0日
第 85 期

自编语文教材凭什么“叫板”官方教科书?

    
官方语文教材是唯一的选择吗?
导语

    叶圣陶曾说:“语文天生重要。” 语文是人文之学,文章之中可见精神。而作为开启语文之门的钥匙,语文课本的作用更是不言而喻。

    近年来,从部分人自立私塾,以《三字经》、“四书”、“五经”为教材,到民国课本的大热,各种另类“Q版”教材上市,再到自命为《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的出版,这些“非正规”的语文课本们一直在“呛声”着“官方”编纂的语文教材。那么,在诸多版式的语文教材中,哪种才是“最好”、谁来评定、评定标准又如何,就更成为一个难有定论的话题。

责编:小婧
01
那些被“赞美”的“非正规”语文书
Q版语文教材、民国老课本受追捧

    “我爸学的课文还让我学,能不烦吗?”家住昆明的初三学生芳洁说。
    “《小马过河》两岁就开始读,8岁了还要读,没劲死了。”某“风云博主”的儿子冲冲抗议道。

    时代在发展,思想在转变。似乎从2000年开始,出生在电子科技飞速发展、信息爆炸、“娱乐至死”社会语境中的这一代中小学生,对官方发布的传统语文课本的“挑衅声”也越来越多。“无聊”、“无趣”、“老套”几乎成为他们对语文书的“统一评价”,以致孩子和家长们偏离了对“正规课本”的忠诚,转向了“新新人类”所钟爱的另类“爆笑语文”和经典怀旧的“民国语文”。

    2005年,一本名为《Q版语文》的“搞笑”书籍在中小学生中热销,传播速度惊人。在书中,作者极尽时空大挪移、角色大转换之能事,把三十一篇耳熟能详的中国传统语文经典课文彻底打造成了无厘头的Q版爆笑故事。在这本书里,司马光砸缸救出了萨达姆和李亚鹏;《背影》中父亲大唱双截棍;纯朴的少年闰土更成了“古惑仔”…… 书里的“酷”言“酷”语成为中学生们争相模仿的对象,释放想象力、贴近生活、解构经典、重写故事也一度成为学生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但此书因大幅度颠覆经典,教育界和学术界对其争议颇多,甚至在某些省份一度被禁。

    解压、爆笑过后,民国老课本们纷纷再版上市,以一种“怀旧姿态”走进学生图书市场。相较于轻松、搞笑的“Q版语文书”,民国的文化气息和教育模式更加受到家长和专业人士的青睐。如魏冰心编写《世界书局国语读本》和《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以下简称《澄书》),两书均图文并茂,山川人物、花鸟虫鱼,精美的插图与手写书法课文映衬,赏心悦目。以《澄书》“奔”字为例,图画上一人疾走,辫子和衣衫飞扬,解释是“急赴之也”。 不少网友认为,民国时期的语文教材颇有人性,童趣盎然,可谓“满纸情怀”。

 

“有血有肉、有声有色”的《开明国语课本》

    在诸多民国课本中,1932年上海开明书店出版的《开明国语课本》把“民国语文课本”热潮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此书由叶圣陶撰写,丰子恺手绘,在1949年前共印四十余版次,经当时的国民政府教育部审定为“第一部经部审定的小学教科书”。

    “先生,早。”“小朋友,早。”文字下背着书包的小男孩鞠躬行礼,穿长衫的老师颔首回礼。这是《开明语文课本》第一课。再来看看人教版一年级小学语文课本的第一课,只有一幅图画,画中,几个小朋友来到新华路小学,和父母挥手作别。都是离家上学的场景,在网友眼中,老课本的处理显得更“人文”一些。与“更文学、更优美、更耐读”的民国教材相比,显然今天的语文教材带给我们的是一种不同的气象。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刘存(化名)认为,现行语文课本“功能性有余但情感投入不足”,应该借鉴老语文课本的“有血有肉、有声有色、有亲有情”。

    虽然是1932年的课本,但家长们说,这些教材被学校当成课外读本之后,“几乎不用教,孩子们一读就能成诵”。贴近小孩子的心理,似乎是那个年代小学课本编写的一个共识。在编写者叶圣陶看来,“开学那天,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是头一回跨进学校,觉得什么都既新鲜又陌生。见到老师,他们上前去鞠躬问好,老师微笑着欢迎他们。等到上课了,翻开课本一看,刚才温馨的一刹那原来已经写在课本里了!老师此时如果善于启发,定能使孩子感到学习的快活,逐渐养成观察和思考的好习惯。”叶圣陶的意思很明白:这本书要教孩子学的不光是语文,更重要的是做人,大师编写的话看似简单,实则用心。像这样注重孩子幼小心灵陶冶的课文,在这本书里不胜枚举。 

 

民国教材何以备受追捧?

    老课本文章篇目内容相对简单,多是一些花鸟鱼虫乃至猫猫狗狗的题材,其中所蕴含的道理,浅显易懂,一点即通。不管是从内容还是道理,都很适合相应年龄段的孩子们学习和领悟。而再看现行的语文教材,还是过多说教之感。

    还有人认为,教材编写者不用心,恐怕也是今不如昔的原因,这从一些细节就可以看得出来。而以1917年版的《商务国语教科书》为例,图与文的位置不拘一格,随课文内容而变化。有的文在上,图在下,有的反之;有的上下皆为图画,中间夹着课文;有的插图居于书页一角……因所选课文多为韵文,故排列不求上下对齐,而是一行行参差错落,配上优美方正的颜体楷书,犹似一串串珠子叮叮当当落在纸页上,产生节奏之美。如此人性化的设计,谁能不爱?

    另一方面,老语文教材是否无懈可击?答案是否定的。《开明语文课本》尽管生动有趣,却浅近且没有经典阅读。而《澄书》更像一部小型百科全书,其编辑体例不符合现代学科设置的要求,没有按照学科分类,而是将驳杂的知识融会其中。而且没有‘课’的概念,一页上可能是一个字,也可能是几个字或十几个字,不利于教学,也没有配套的教师参考用书。

 

    虽然《Q版语文》引发众怒,但却没有影响它在儿童和一些成年读者中的广泛传播,Q版故事对现实的调侃,不仅仅是“博人一笑”,也折射出教材改革、图书市场管理、网络文化传播等诸多问题。 
 
 
 
 
 
 

 

   近几年,民国老课本、教材的流行,并非是对“民国范”的美好向往,而是在探索语文的可能性。老课本文白交加的语言和一些久远的生活内容,可能会让今天的学生感到陌生,但它丰富的取材、有趣的内容、活泼的文体、规范的语言、精美的插图,无疑会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图为《开明国语课本》第一课。
 
 
 
 
 

    《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之“车”字配图。注释曰:“引重致远之器曰车。皇帝所创,少昊时加牛。奚仲时驾马。古有兵车田车乘车之分。今上海马车东洋车。皆系洋式。而火车电车,又中国所仅见也。滑车为助力器之一。其式如轮,周有曲槽。可容绳以资牵动。”此注解不仅引出“车”的上古历史,还紧系时代与科技。
02
叶开自编教材“这真的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
“一个人编的语文书”引抢购热潮

    什么样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这个问题本身就有些形而上。

    但最近,文学杂志《收获》副编审、作家叶开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以一己之力编写了一套语文教材,并以《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命名出版。且不说书名是否过分夸大、有营销炒作之嫌,但从三天两万套断货、加印5次,总印量达到六万套之多的销售火爆之势来说,此书确实得到了大众的肯定。

    和常见的语文教科书相比,这套书从内容到形式可谓彻底颠覆。在小学高年级及初中生适用的第一册(综合分册)中,分为“幻想”、“文学变形记”、“动物”、“人与事”四部分,并选入了胡适、巴金、丰子恺、宫泽贤治甚至教师们都鲜知的大师名篇。第二册(当代小说分册)也不见初、高中课本里常见的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古文,而辅以“学校”、“时代”、“人物”、“历史”、“少年”、“科幻”六章为类,囊入王安忆、莫言、苏童等当代大家的优秀作品,且所有选出的文章毫无删节。

    《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蛙》……在普罗认知中,莫言的作品对成人来讲都有些血腥暴力,他的作品编在语文教科书里是否适宜?在叶开看来,莫言的作品语言有爆发力,故事生动自然深刻,很多作品都适合中学生阅读,比如《大风》。“人们对当代文学作品的过度贬低,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中小学语文教材与当代文学之间隔着一堵墙,与当代诗歌更是隔着一座山。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在自己的书中对中国当代作家给予特殊照顾的原因”,叶开感叹。

“最好”之“言之有理”还是“言过其实”

    叶开曾说,自己选择文章的标准很简单,强调文学性、思想性、趣味性和丰富性。他更看重一点,即选编入书的文学作品应该贯穿浓烈的人道主义,作品要流露出极大的同情心,还应具备丰富的想象力。在两册书中,编者在每篇文章前都做了详尽的背景介绍,并选择性地写出精练的点评,文后还特别设有“思考”和“延伸阅读”等板块,摒弃了传统课本中分段、概括中心等练习及“课后作业”内容。

    一位从事语文教育的网友评价说,现行语文教学注重“读透”,往往给学生限定标准答案,肢解原文,限制了学生的想象空间。而“叶版”语文书不拘泥于教学大纲,不受限于中心思想,虽带有编者的个人观点,但开放灵活,给死板的语文教学吹来了一股清风。还原本真的文学语言、不注重“中心思想”、不强调“政治正确”,而以作品的文学、人文和艺术水平为标准,从这点看来,叶开的语文教材似乎更符合语文教育的科学规律,对提高学生的文学鉴赏水平更有帮助。

    然而,叶开编选的语文书虽可谓用心,但书封推介语——“把你从对现行语文的无感和疲惫中解放出来,重新领略汉语文之大美”之言,以及“不太谦虚”的书名似乎加入了多过的商业营销成分,或让人有过犹不及之感。且不提此书是否担当的起“中国最好语文书”之名,很多专业人士就其是否能被称为“教科书”首先产生了质疑。杭州越读馆语文教学负责人郭初阳认为,这套“语文书”并不是教科书,只是语文读本。教科书除了读文章外,还得教会学生主谓宾定状补、请假条等实用知识;而读本,读的意义更大。

    现如今“提笔忘字”、“见字忘音”现象的比比皆是,更说明继续夯实语文基础知识的工作不能荒废。除了基本的字音字形,句子结构之外,还应当注重在教学中加入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类文体写作的内容。而“叶版”语文书在说明文、议论文之类的文体基本上没有涉及。如果学生连假条、通知都不会写,语文课本又谈何成功?

    但是,若以此标准来看,教人如何区别“台鉴”“阁鉴”“勋鉴”等传统写作知识和规范的《尺牍写作指南》等书,又当归入何类?亦或所谓教科书,仅仅是“应试教科书”呢?


 

 
    叶开认为,现行的语文教材只作为一种识字、基本阅读的工具存在,而把本来非常重要的“文学”部分大大弱化了。他说:“通过循序渐进、由浅入深的分级阅读、理解,学会独立思考,准确表达,是现代教育的基本要求。”图为《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作者叶开。
 
 
 
    叶开的自编语文教材《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首印2万册销售一空。读者对中国最好的语文书这套“教材”热情高涨,因为它选题不拘一格、内容不删节、提倡愉快阅读。但与此同时,许多专家学者对其“语文教科书”的“身份”问题质疑颇多。
 
03
教材之“痛” 为何“官方”课本受质疑?
那些难以忘怀的语文课本经典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以上的选段想必很多人都十分熟悉,它们分别出自朱自清《春》、《荷塘月色》、欧阳修《醉翁亭记》和鲁迅的《纪念刘和珍君》。除了这些,相信很多离开学校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毕业生”们对那些旧课本中的文章、古诗词仍能出口成诵,甚至某些课本的封面、课文插图都还记忆犹新。尽管中小学语文教科书的编写一直广受诟病,但毋庸置疑,它对中国几代人的文学修养影响至深,而且我们基本人文素养皆来源于此,这是不争的事实。

 

“一纲多本”课改后中学教材有进步

    那些传承许久、经过时间考验而不褪色的经典文章能够唤起人们共同的美好回忆。但在不少中小学教材中,欠缺美感、并且远离现实生活的刻板“说教”文章还是屡见不鲜。

    新中国建国后,中小学教材由全国统一编纂。最近十多年,更为“一纲多本”,由教育部颁布大纲,然后各地各个出版社进行组织编写,经过审查即可发行。现在全国已获审定通过发行的小学语文教材有12套,初中语文教材有8套,高中5套。总的来看,这些教材在体现课改精神、落实新课标(实验稿)的理念和目标方面,都做出了各自的努力。和课改之前的同类教材比较,现有各种版本的语文教材,都有更加丰富多样的人文内涵,在内容选择和编排方式上也更活泼,都能注意到能以促进学生的发展为中心,注重情境性、趣味性、综合性,练习设计也力求开放、多元。

    “1997年之后,语文书的面貌确实改观了很多”,著名教育家童庆炳对于高中语文教材的进步并不否认。“教材中意识形态有所淡化,报告文学、时政文章不选了,改选名篇名著。在编写方法上,也留下了自教自学的空间,而不是填鸭式。有进步,但改变还是不够。”

 

塑“病态”母爱  小学教材仍有“毒”?

    中学教材虽有进步,小学教材仍然有“毒”。现在的语文课本饱受指责,不仅是因为太多的功利性让孩子早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孩子们的思维,也少了许多人味和常识。经浙江“第一线教育研究小组”对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版、江苏教育出版社版、人民教育出版社版这三种使用较广的小学课本详实研究,列举出了三套教材的种种“毒素”:

    一.杜撰名人故事。“小学教材杜撰名人故事”的质疑,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其中颇为有名的两篇——《陈毅探母》和《爱迪生救妈妈》作为教材“杜撰”可以作为例证。研究人员考证陈毅探母不过是《二十四孝》中《涤亲溺器》的现代版;而爱迪生根本没有救过妈妈,因为那时阑尾炎手术压根儿还没出现。

    二.随意修改经典原创作品,提倡落后的道德观念。教材文章对作家原文进行修改,以致教材中的文章失去了原作的韵味。火力比较集中的是孟郊著名的《游子吟》和安徒生童话改编的《一颗小豌豆》。此外,“孝”、“报恩”、“服从”,也是课文文章中的“常见元素”。

    三.塑“病态”母爱。研究团队称,目前小学语文教材一些文章所塑造的母亲形象和反映的母爱要么苦大仇深,要么道德完美,很少见到有血有肉、真实生活中的母亲。比如苏教版中的《花瓣飘香》、《沉香救母》,人教版的《玩具柜台前的孩子》、北师大版《母亲的纯净水》等文中,母亲多身体不健康,极度压抑,或功利心太强。而人教版《日记两则》和《看电视》、北师大版《流动的画》和《妈妈的爱》等里,母亲又道德完美到不近情理毫无逻辑。

    举一个实例:《儿子们》,来自于北师大版二年级下册:三个妈妈提着水桶回家,忽然,迎面跑来三个孩子。第一个孩子跑到妈妈跟前,翻着跟头,像车轮子在转,真好看!第二个孩子跑到妈妈跟前,唱起歌来,像黄莺一样,真好听!第三个孩子跑到妈妈跟前,接过妈妈手里沉甸甸的水桶,提着走了。三个妈妈问老爷爷:“喏,看见了吧!这是我们的儿子,怎么样啊?”“哦,有三个儿子?”老爷爷说,“我怎么好像只看见一个儿子呢!”

    选这一篇课文的目的当然是希望小朋友们向第三个孩子学习。但难道不帮妈妈干活,就要被批判。难道翻跟头、唱歌的孩子就不是好孩子吗? 


 

 
    “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朱自清《背影》中,去火车站为远行儿子送行的老父形象仍然让许多人记忆犹新
 
 
 
    完璧归赵的故事至今还出现在三年级语文下课本(北师大版)中,名为《和氏献璧》。蔺相如在秦昭王礼仪简慢,毫无交割城邑的诚意时,以计佯装怒摔和氏璧。课本中的插图完美的体现了这一幕。
 
 

 
    人教版二年级下册第30课《爱迪生救妈妈》,虽然很感人,却在任何爱迪生的传记里都难以找到事实的根据。

     作家格非说:“世界上没有一本完全合适的教材,教材的好坏都是相对的。最重要的是,你跟教材之间的关系比教材本身重要。”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本最好的语文书,但最好的不一定是最适合的。人与教科书,关键还在于学习者如何把书中的“经典”理解、运用,真正化为自己的“内涵”。

您如何评价自己学过的语文教科书?

非常好,印象深刻。
还可以,有经典也有糟粕。
太烂了,还不如坊间“非正规”语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