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3日
第 89 期

通往乌鲁木齐的高铁会带去什么?

    
兰新高铁,能否为西部经济“再加速”?
导语

    如果要把国家地理形态比作有机体,那么,铁路网就像分布在身体里的血管,将养分运输到身体的里的各个组织器官。可以说,铁路建设到哪里,便把经济发展的动力带到哪里。所以说,铁路乃“国民经济大动脉”。

    而身处中国内陆的大西北,正是因为交通工具滞后,运输不畅,在一定程度上阻塞了其“经济血液”的正常流通。那么,今年年底即将运营的兰新高铁会为新疆、为西部地区带去什么呢?我们翘首以待。

责编:小婧
01
高铁,一个时代的名词
两条“兰新线” 编年体大事记

    上世纪初,从孙中山到北洋政府都有过修建内地通往新疆公路和铁路的设想,可那时中国兵荒马乱,即时有想法最终也付诸东流。

    1952年,新中国百废待兴,毛泽东把目光投向遥远的西部,发出修筑兰(州)新(疆)铁路的号令。当年10月1日,兰新铁路破土动工,6年后铁路铺轨到哈密,结束了新疆没有铁路的历史。

    1992年,兰新铁路复线开工建设,两年后全长1622公里的复线完工,年运输能力从原来1200万吨增加到3000万吨。2008年起,兰新铁路新疆段电气化改造拉开序幕,4年后全线通车运营,货运能力提升一倍。

    2009年,兰新铁路第二双线即兰州到乌鲁木齐高铁新疆段正式开工,2013年11月25日铺轨完成,预计2014年底开通运营,届时,从哈密到北京旅客列车运行时间将由现在30多个小时将缩短一半。

 

兰新高铁:通往新疆的首条高速铁路

    大漠、戈壁、阳关、西域,一条穿越大漠戈壁的现代化大通道在隐隐崛起。在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上,建设中的兰新铁路第二双线是一条横贯东西的现代“钢铁丝绸之路”。此线路新疆段基本与兰新铁路既有线走向一致,地理状态复杂,自然环境恶劣,“天上无飞鸟、地土不长草,风次石头跑”是大部分线路区段的真实写照。

    经过5年施工,兰新铁路第二双线线下主体工程及相关配套工程目前已经接近尾声,计划今年8月1日开始实施西宁至兰州段联调联试,9月1日开始实施西宁至新疆段联调联试,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开通并进入试运营。

    兰新铁路第二双线又称兰新高铁,是连接兰州市与乌鲁木齐市的高速铁路。它是新疆通往内地的首条高速铁路,也是目前世界上一次性建设里程最长的高速铁路,投资估算总额1435亿元。这条铁路于2009年底开工建设,横跨甘肃、青海、新疆3省区,正式运营后,乌鲁木齐到北京的列车运行时间将由现在的40多个小时将缩短至12小时左右,实现朝发夕至,兰州到乌鲁木齐也将缩短至8小时左右。

    2007年之前,中国还没有一条可以称为“高速”的铁路。而来自2012年10月30日“解读中国高铁最新发展”研讨会的数据则表明,截至当时,国内目前已开通的新建高速铁路为7536公里,基本完成了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建设1.6万公里客运专线目标的一半——“中国已成为世界高速铁路系统技术最全、集成能力最强、运营里程最长、运行速度最高、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从零到五个“最”,中国只用了不足5年的时间。虽然7·23动车事故说明中国高铁不够完美,但不可否认,快捷高效的高铁正在深刻地改变人们的生活以及中国的经济版图。 

 

    1959年12月31日,兰新铁路通车到新疆哈密,全疆各族群众代表纷纷围观。图为摄影家翻拍"铁龙"进疆,老蒸汽机车通车哈密的老照片。
 
 
 
 
   兰新铁路第二双线的线路东起甘肃省境内兰州西站,途径青海省西宁,甘肃省张掖、酒泉、嘉峪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吐鲁番,最终引入乌鲁木齐二宫站,是新疆境内的第一条高速铁路。
 
02
从无到有 “旧铁路”与“新高速”
兰新铁路承载力“力不从心”

    1952年,中国开工修建了一条当时境内最长的铁路:从兰州到乌鲁木齐的兰新线。经过10年的艰苦施工,兰新铁路于1962年通车。目前,这条铁路是“丝绸之路”和“亚欧大陆桥”上重要的铁路运输通道。

    兰新铁路是国家“八纵八横”铁路网主骨架之一陆桥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1966年全线交付运营,是新中国成立后建成的最长的铁路干线。兰新铁路东起兰州站,终至乌鲁木齐西站,全长1903公里,是新疆通往内地各省区的唯一铁路通道,也是我国与中亚、欧洲直通的三条国际通道之一。

    甘、青、新三省区拥有近30%的国土面积,煤炭资源占全国储量的40%,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占陆上油气资源总量的25.5%、27.9%,是我国重要的能源储备基地。随着西部地区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特别是甘、青、新等省区能源战略地位的显现,使得兰新铁路这一交通要道的运输承载能力日显“力不从心”,运量几乎饱和,已无法满足沿线经济的发展需求。

    兰州是西部铁路上重要的铁路交通枢纽,陇海、兰新、包兰、兰青、青藏等铁路为骨架的西部路网在这里交汇延伸,兰州也成为连通西安、乌鲁木齐、拉萨、西宁、包头、敦煌等重点城市的结点。未来兰州将更是连接东部与西北、西北与西南地区的重要通道。在兰州和乌鲁木齐间再修建一条新的骨干运输通道已时不我待。

 

新交通大动脉——兰新高铁 “应运而生”

    作为新交通大动脉的重大控制性工程,新建的兰新铁路第二双线是《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的重点项目,也是2009年西部大开发计划新开工的18项重点工程之一。

    兰新高铁建设标准按200-350km/t一级双线电气化高等级铁路标准建设,设计时速为200公里,兰州至西宁段和哈密至乌鲁木齐段线下预留提速为250公里/小时。自兰州西站引出,经青海省西宁、甘肃省张掖、酒泉、嘉峪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吐鲁番,引入乌鲁木齐站,线路横跨新疆、甘肃、青海三省。穿越黄土高原、祁连山脉、河西走廊、哈密及吐鲁番盆地、天山山脉、准噶尔盆地等七大地貌,共设计桥梁499座,隧道64座,沿线共设31个车站,全长1776公里。

    此线路是我国首条在高原高海拔地区修建的高速铁路,被誉为高铁“新丝路”。这条沿着古代的“丝绸之路”修建的高速铁路由于地理条件复杂,建设时要克服高海拔、高寒、高温、防风等多种技术难题。这条高铁线路所经乌鞘岭、天山等处为山岳地区,其余绝大部分是戈壁滩,部分是盐渍土、沙漠等不良地段。疏勒河至烟墩、哈密至鄯善通称“百里风区”,吐鲁番至盐湖称“三十里风口”,全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为大风期,常年风力达7-8级,为建设和运输带来极大困难。

    因运营需要,兰新铁路进行过多次改扩建及电气化改造工作,并采用线上无砟轨道道床、轨枕铺设采取工具轨法和轨排框架法两种方法精测精调,钢轨采用钢球法松动的施工举措,能充分保证高速列车安全运行。线路开通后,它将主要承担客运任务,而既有的兰新铁路将以货运为主,输送能力将提高两倍以上。

 

新老兰新线:客货分工 相辅相成

    作为国内最长的客运专线,兰新铁路第二双线建成后,将与既有兰新铁路双线合理分工,实现客货分离。原有的兰新铁路线将承担货运职责改为货运专线,重点用于煤炭等优势资源外运,从而提高兰新铁路的运输能力和服务水平,并与既有的陇海、兰渝、包兰、太中银等铁路紧密衔接,形成辐射范围更广、服务人口更多的西部铁路运输网络,构成西北地区至华北、中南、西南地区的大能力运输网路,大大提升。

    在经济一体化加快、亚欧经济合作交流不断扩大的背景下,横贯祖国广袤西部的新老两条兰新铁路相辅相成,为兰州乃至整个西部地区的发展带来了无限机遇和发展空间。通道将成为“商”道,路桥将成为“商”桥,既能满足人们出行需要,又可拓宽甘青新三省区以及中亚、欧洲等地煤炭、棉花等优势资源运输通道,扩大西部地区向西对外开放合作的经济格局,促使三省区资源优势尽快转化为经济优势,同时也有利于优化国家煤炭开放布局,加快西北地区煤炭资源开发和外运。作为国内最长的客运专线,兰新铁路第二双线建成后,将进一步提升亚欧大陆桥铁路通道的运输能力和质量,对扩大国际交流合作、推动西部地区经济发展产生重要意义。

 

   目前,兰新铁路为连接内地与新疆之间的唯一干线铁路。铁路沿线既有水草丰美的河西走廊,又有寸草不生的戈壁沙滩;既有新兴的工业城市,又有璀璨文化的古邑;既有瓜果飘香的原野,又有海市蜃楼的幻景。
 
 
 
 
 
   兰新铁路火焰山站,距离乌鲁木齐以东230公里,因地处新疆吐鲁番火焰山脚下而得名。图为兰新线火车穿过火焰山。
 
 
 
 
 
 
   兰新高铁建成后,将形成兰新通道内新的大能力铁路干线,实现西部地区与内地的快速客运连接,同时使既有兰新铁路货运运能得到释放。图为第二条欧亚大陆中国段。
03
现代“高速丝路” 推动西北商贸繁荣
快速铁路运输通道 缩小西部时空距离

    从兰州到乌鲁木齐,相距1900多公里。古代人们骑着骆驼行走,需要两个月才能到达。现在,一条连接两座城市的高速铁路把两地间的旅行时间缩短到8小时。

    兰新高速通车后,从兰州出发,1小时内可通达西宁、白银、天水,2小时内通达宝鸡,2.5小时直抵古都西安和神奇九寨,3小时到达塞外名城银川,4小时不仅可以通达省内各市州政府驻地还能到达天府之都四川成都,6小时到重庆,8小时到乌鲁木齐、到北京⋯⋯加快建设中的西部铁路路网会让空间的距离越来越短,时间的效率越来越高。兰新铁路二线建成后,将大大缩短西北地区与中东部和西南地区的时空距离,提供更加便捷、舒适的出行环境。

    在缩短运输时间的同时,兰新高铁的修建,将在甘肃、青海、新疆三省区之间形成一条新的大能力快速铁路运输通道,与既有兰新铁路基本并行,形成双线并行运输格局,与陇海、兰渝、包兰、青藏线共同构成西部铁路网络,大幅提高兰新铁路以及西部铁路网的运输能力,增进西部地区对内对外经济交流和人员往来,降低运输成本,提高运输能力,为甘肃、青海、新疆三省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力的运输保障。

 

“高速丝路”改变西北经济结构

    目前,兰州至乌鲁木齐间最快列车运行时间长达22小时,特快列车平均运行速度仅为86.5公里/小时。从几十个小时到几个小时,“高速丝路”改变的不仅是速度,还有中国西北的经济结构。曾经,中国丝绸曾是“丝绸之路”上的主要贸易品,如今,“高速丝路”沿线,农产品、旅游、新能源、物流等多种产业也呈繁荣之势。

    在古代,只有富裕的家庭才能享用西域的葡萄,如今,敦煌每年约有10万吨新鲜葡萄通过铁路运输到中原地区,进入“寻常百姓家”。“如果在古代,10万吨葡萄需要5000峰骆驼运输一两个月”。敦煌市七里镇农民牛新军说。交通线路的畅通,使得敦煌现在也成为与新疆吐鲁番齐名的“葡萄沟”。

    甘肃玉门市城郊的戈壁上,1100多座高大的风电塔像白色森林在戈壁上绵延逾40公里。玉门市市长宋诚说,铁路运输的便利使钢铁等原材料大量引进成为可能,玉门市正在抓住机会建设“丝绸之路”上的新能源和装备制造业基地。“兰新高铁开通后,2015年这两个产业的年销售收入将达到150亿元”。

    兰新高铁开通不仅惠及当地特产、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它还与古代丝绸之路在西北的线路基本平行,为西北地区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带来新机遇。甘肃旅游部门预计,兰新高铁开通以后,甘肃敦煌、嘉峪关、张掖等重要旅游景点的游客将会出现井喷式增长。

    兰州铁路局介绍,兰新高铁贯通将使我国西北地区的铁路运输网实现一次新的飞跃,也将助力实现丝绸之路再度繁荣。“兰新高铁将带动甘肃、新疆等多个西北省份共同发挥区位优势,形成中国向西开放和欧亚国家走向中国腹地的双向黄金通道,使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贸易投资更加便利,”以兰新高铁为主干的高速铁路网络也将使为西部带来无限商机。

 

实现欧亚大陆经济整合 建立“陆权战略”

    兰新高铁开通后,无论从时间、空间,或是当地经济,普通民众都可触及到它所带来的变化。而从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来说,它还为中国提供了战略想象的空间和实施战略的平台。

    上海大学张海东教授表示,高铁西进对于中国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其重要前提是要成功打通亚欧大陆,使中国西部通往中亚、南亚、中东、东欧、俄国最后直至西欧的各条高铁路线相关联,形成一体化的区域市场,带动欧亚大陆的经济整合。贯通欧亚大陆的交通大动脉将把沿线各国的生产要素重新组合,可以在各国制造出新需求,吸引来新投资。

    同时,重要交通工具的发展可以改变国际政治经济的基本格局。以蒸汽机为动力的近代海洋交通技术曾经把这个世界从“陆权时代”变为“海权时代”。中国的西部与中亚相连,距中东的陆上距离也不远。那里是世界上石油、天然气,以及其他各种矿物的主要产地。当高铁经过欧亚大陆的能源、资源、人口、资本和技术大国时,这些生产要素必然开始具有高度的流动性。当中国高铁技术突飞猛进的发展开始颠覆人们关于空间和距离的观念时,“陆权时代”的回归也变成一种现实可能性。
 

 
    2012年8月1日,两列火车从建设中的兰新高铁新疆哈密立交特大桥边驶过。随着兰新高铁重点控制性工程新疆哈密立交特大桥第576片箱梁架设到位,兰新高铁顺利"挺进"哈密市。
 
 
 
 
    2013年10月21日,兰新高铁新疆哈密盐泉段,建设者在电气化工程车上安装接触网电缆。
 
 
 
 
 
 
 
 
 
 
 
 
 
 
 
 
 
    图为2014年4月16日,工人在兰新第二双线甘肃张掖段进行最后施工。

     渴望走向世界的中国铁路业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崛起的。著名社会学家、美国杜克大学教授高柏指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中国政府把投资中的1/3花在高铁上。很多人认为这根本不值。”然而事实上,“高铁是中国在改革开放后发展的唯一能改变21世纪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基本格局的战略产业,它的发展将对中国的命运有着重大影响。”

     与京沪、京广等线不同的是,一路向西的兰新高铁,除了将新疆变成中国经济第二个增长极,重塑西部区域经济版图之外,它更大的作用是“实现欧亚大陆经济整合,为中国建立陆权战略”。

 


 

世界上最发达的美国,为什么不建高铁?

美国政府“穷”,高铁投入太大;
征地、拆迁会有巨大阻力;
美国经济以消费为主,难吸引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