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5日
第 90 期

十年之痒:赴港个人游何去何从?

赴港澳台旅游的吸引力正在减弱。
导语

    内地小孩在香港街头便溺事件的争议持续升温,众多身在内地的网友甚至愤慨疾呼:抵制香港自由行!五一绝对不去香港旅游了!

    港澳自由行到今年已近十一年,台湾开通个人游也走到三年之际,两地民众的交流盛况和经济受益不用数据说服也能想象其火热。

    然而随着大批内地游客的来来去去,在两地商户和贸易往来赚的盆满钵满的时候,港澳台本地居民的情绪却不断游走在欣喜与抵制之间纠结难解。

责编:铁言
01
童子尿,惹得两地生嫌
“小童便溺”,惹出两地舌战

    近日,《孩子在香港街头小便 大陆夫妻与港人发生激烈冲突》的视频在网络上热传,围观者们在网络上争得唾沫飞溅,评论分析者们也都各执一词树立着道德标榜。这起不大不小的幼童当街便溺事件,经由知名媒体人闾丘薇露微博评论传播后,民意陷入了无法自拔的口诛笔伐中。事件从一宗“个案”的客观讨论,演变成对“共性”的互相指责,香港与内地网民的情绪化表达,已远远盖过对事件本身的讨论。

    然而,幼童当街便溺或许是个案,港民情绪抵触、网民两地争论的现实却不是偶然。“蝗虫论”、限奶令、双非儿童等等新衍生的词汇清晰地记述着在两地热火朝天的自由行交流往来中伴随而生的问题。


摩擦频生,“再也不去香港了”?

    在这起小孩便溺的相关新闻下面吸引了成千上万条的网友各抒己见,而“香港人已经变了”、“香港变得没有以前的通融,没有为他人设想及助人为乐的精神……”是很多网友的论调,而更多的网友则甚至严词呼吁“五一暂停旅游”,表示“再也不去香港旅游了”。在以内地人为主要群体的网友评论中,不少言辞中透露出对这次事件的愤慨,对香港的失望,对赴港游的抵触。

    细数争议,两地民众对骂甚至引发冲突的事件在近年来接连发生。内地游客地铁进食被批评、内地游客被导游辱骂并强迫购物、内地游客到港旅游被港民驱赶、部分港民公然辱骂内地游客“滚回去”、高举港英旗帜在游客面前叫喊等等,众多事件叠加,内地游客情绪受伤,香港旅游形象受损。

    从当街便溺是否合适,到拍摄幼童隐私是否合法,从内地游客素质,到香港青年包容心,这起小童当街便溺事件引发的争议走得太远,发展成了陆港两地的舌战,伤害两地民众情绪。
02
两地自由行,曾和和美美
自由行,解两地于水火

    香港、广东,在2003年Sars事件中是重灾区,肆意传播的不仅仅是非典病毒,还有一股让市场低迷不振的寒流,横扫了房地产、餐饮、贸易、股市、旅游等等领域,Sars期间的百业萧条让香港市场手足无措,陷入恐慌状态,近乎崩盘的不仅仅是股市,更是民众的消费信心。

    2003年春天,梁振英代表时任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全权商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开放中国大陆游客到访香港的计划;6月29日,中国大陆与香港签署《内地与港澳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香港政府认为大量中国大陆游客有帮助于刺激香港经济;7月28日,第一期港澳个人游对广东省4个指定城市的居民率先开始实施。

    内地居民对赴港游热情空前,购物环境、旅游景点、文化差异等等都对内地游客有巨大吸引力。而同时,对香港来说,这个能带动旅游、餐饮、零售等等行业的开放政策无疑是一个民众欣喜、能救香港于水火的良策。而确实,香港自由行也确实为香港贡献了很多,为当时的香港零售业、就业机会、经济增长带来不可磨灭的能量。


豁然开朗,内地游客成“宝贝”

    2013年,香港自由行走过十年,经济数据的高昂,或许是自由行最直接最大的喜报。

    2004年到2012年,以个人游计划访港人次,年均增长23.6%。香港特区政府《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力评估报告》称,当年香港面对Sars挑战,经济陷入低谷,个人游“是一场及时雨,对香港经济复苏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

    而自由行开通至2014年已逾十年,香港旅游发展局统计,在这十年中内地赴港旅客累计超1亿人次,每年为香港带来数以百亿计的港元收入。自2003年至今,单是自由行就为香港消费总额累积贡献6300多亿港元。相当于港人人均三分一的薪酬加幅,同时也为香港劳工带来10万多个就业机会,使香港失业率保持在3.2%左右的全民就业状态。 

    自由行政策应该“在调整的基础上继续坚持和扩大”的观点也被众多人大代表在全国代表大会上提出讨论。


不止是旅游,更是两岸三地真情交流

    与港澳自由行相似的是,2011年6月28日正式开启的大陆居民赴台个人游,同样被认为是提振两地经济、促进两地民众真情实感交流的重大决策。

    2006年,大陆游客最喜爱的凤梨酥台湾当年年产值只有15亿元新台币,而2010年年产值飙升至250亿元新台币,5年内产值暴增逾16倍。
    陆客个人游的开放,使得游客自身可以根据自身情况而选择游玩路线,陆客可以选择密集的景区、热门的酒店,也可以选择自己钟爱的风景,挑选适合的民宿,这也为台湾的百货、超市、医疗、美容等行业和中小业者带来无限商机。台湾时事评论员江岷钦就曾这样比喻:如果说两岸旅游团是点的话,那么个人游就是一个面的扩张,像蒲公英一样全面开展开来,出现一种开枝散叶的效果。

    港澳自由行、赴台个人游,两岸三地豁然开朗的交流趋势为经济收益、政治催化和民间交流提供了大好机会。个人自由行的开通,使内地游客能直接接触到当地民众生活、社会文化,促进了两岸三地经济旅游的更大合作和互通,更是打开了两地民众互信了解的闸门,是和平与发展的最好阐释。

 
    2003年4月19日,牛头角下邨的居民在清扫走廊。香港组织了大规模的清理行动,清扫住房、饭馆和购物中心,以便减缓非典的蔓延,修复香港受损的形象。
 
   在经历了连续的赤字预算案和“非典”打击之后,香港终于接受了“背靠祖国”的定位,大力发展与内地的经贸融合。2004年开始实行的CEPA,其中包括自由行。而此举,扭转了当时萎靡不振的香港市场。
 
 
   2011年6月28日大陆居民赴台个人游正式开启,这是继2008年开放大陆居民团队游台湾以来,两岸人员交流的一大突破。
03
情绪变质,陷入成长的烦恼
蜜恋期过,自由行是“双刃剑”

    2003年起实施的自由行,被视为是促进香港经济复苏的良策,又为当地社会低学历和低技术人士提供就业机会,当时港民社会甚至希望扩大自由行范围,为香港带来更多收益和实惠。

    然而初见的蜜恋期似乎已过,时移势易,开闸互通到2011年,香港失业率回落至低水平,2011年5月1日,保障基层的香港最低工资正式实施,低技术工作甚至出现招聘困难,评论观点开始转向,认为自由行反而可能把人力市场拉紧。

    自由行带来的收益和就业,在酒店、商场和财团身上十分可观,然而在普通港民身上却只浮现出问题。

    “去了十几年的茶餐厅,一天突然换成金店、钟表店。”一位香港市民抱怨,个人游导致物价飞涨、租金高企,与本地市民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小餐馆、小商店难以为继。不少本来以内需服务业为主的零售区,开始演变成服务自由行为主的旅游区。

    个人游带来物价房价上涨、资源被占、交通拥挤、生活不便等等抱怨在港民间越来越突显。赴港生子、抢购奶粉药品、倒卖水货等等现象更让越来越多的港人无法忍受。


港民“排陆”,伤内地乱香港

    港人原本的生活和消费惯性被扰乱,再加上港人原有优越感的崩盘、以及所谓“本土论述”的流传,最终情绪拧成一股带有地方保护主义性质的“排陆”情绪。

    2014年2月16日,香港反内地组织“反赤化、反殖民”在发起者梁金成带领下于尖沙咀集会,举行所谓“灭蝗”活动,高举港英旗,对内地游客高呼“蝗虫”、“滚回去”。 

    2014年元旦下午,“反赤化、反殖民”、“热血公民”及“香港本土”等极端组织一些支持者手持横幅,高喊不文明口号,要求政府收回单程证审批权、拒绝内地孕妇赴港产子以及收紧自由行人数等。

    2012年9月,有香港居民发起“光复上水站”示威行动,针对利用自由行“一签多行”的中国大陆走私者。

    2012年1月在最受内地自由行旅客欢迎的名牌购物街广东道上,7个人大唱《蝗虫天下》、《香港已黄昏》等多首改编歌曲,表达对内地人的不满。歌曲大多针对内地和香港近年来产生的矛盾冲突。

    ……

    奶粉风波、水客问题、赴港生子占床位占港籍、人多拥挤素质低,陆客在地铁吃东西、内地小童当街便溺等等或琐碎或重大的事件,时时拨动着港民的情绪,刺激着香港的忍耐力。

    2014年2月16日,香港反内地组织“反赤化、反殖民”的上百名成员,在内地游客经常购物的尖沙咀举行所谓的“灭蝗”游行,与爱港团体发生激烈冲突。图为香港反内地组织成员在名牌店铺前与内地游客发生口角。
 
 
 
    2012年9月,香港居民不满自由行人士占据港民生活的净土,走私水货客横行、物价被推高等等问题,发起“光复上水站”示威行动。
04
自由行还该自由吗?
自由行亮黄灯,港澳台压力大

    不只是香港,同样的争议焦虑也发生在澳门、台湾,如出一辙。

    自2003年实行港澳个人游至2011年底,大陆有7840万人次通过自由行到香港旅游,4600万人次到澳门旅游。而就2012年,到访香港的陆客接近3500万人次,占访港旅客的72%;旅游澳门的陆客约1700万,占澳门客源市场六成。香港和澳门的旅游市场已经大面积被大陆游客占据。

    根据资料,开通港澳自由行以来,澳门每个居民年均接待48名旅客,酒店房间日均接待3名旅客、平均553人争搭一辆德士。澳门学者也深深为此而担忧,这些数字客观公正地反映出,澳门所承受的压力已远高于邻近的香港,接近澳门社会的极限承载力。

    文化素质差异、走私偷渡犯罪率增高、卖淫贩毒等非法工作乘机而入、旅行团丑闻等等争议问题也让港澳台对自由行产生纠结的态度。 


限制陆客,还是自我检讨?

    个人游何去何从?限还是不限?

    是否应该“控制内地旅客来港增幅”成为香港社会近几个月的持续热议话题,与此同时,认为深圳户籍人口“一签多行”的政策助长了水货行为的观点使得限制“一签多行”也成为被广泛讨论的话题。据香港中文大学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63.6%的受访者认为,应取消深圳“一签多行”,限制深圳居民每年来港的次数,从而控制游客总数,减少水货客。

    曾经为香港带去经济发展、社会繁荣的自由行被讨论是否该减少剂量、限制效果。

    香港政府及各界对限制自由行并不赞成。限制内地旅客访港人数,会造成深远的影响,根据香港实际情况循序渐进,有序扩大自由行城市被认为是最可行的前景。而限制自由行,也势必会得到来自商界的反对。

    澳门也打算“全面检讨”。从澳门承载能力和旅客接待能力处罚,逐步探讨“自由行”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台湾,野柳地质公园、故宫及太鲁阁国家公园等热门景点也是人满为患。2012年,陆客访台突破250万人次,台湾当局也曾焦虑想要封顶,但也是未有定案而不了了之。 


不仅要自由,更要愿意去

    开放自由行,相互交流包容是大势所趋。限制人数、定额次数都不是解决争议的好办法,也不是纾解民意的真正关键。

    香港的压力,是香港旅游管理接待的能力问题,而非游客的问题。借用林建岳的观点:香港酒店供不应求,反映出香港旅游配套设施严重滞后,跟不上发展要求的情况暴露无遗。需要全面检讨的,不是自由行政策,而是香港整体旅游业的承担能力。

    然而更需谨慎的,是香港社会目前滋生的泛政治化心态。

    闾丘露薇24日针对小童当街便溺事件发声:一件可能在任何城市都会发生的小摩擦,事件中的当事人被贴上内地人和香港人的标签,让很多人丧失了就事论事的能力,这真是让人痛心的事情。

    经济的颓势、亚洲四小龙光环的褪色、青年生存发展的压力、对“涉中”议题的紧张分裂等等现实让香港陷入极端政治化的心态。对待普通内地游客的态度不同以往,对待内地人的行为夹杂着复杂的抵触和防备。

    而同样的情绪也在越来越多的内地人心中流窜。打折季迪斯尼、高科技新时尚,使得内地游客对赴港澳台自由行不由自主的向往,然而频频爆出的两地矛盾和情绪冲突,也使得内地游客和潜在游客对赴港旅游心生戒备。

    由一泡童子尿而爆发出的怒气,不仅仅是港民不喜欢、不欢迎自由行的游客,更浮现出越来越多的陆客不愿意去的抱怨。这是眼下两地微妙的情绪,是比讨论自由行人数的限制更为紧迫的意识问题。 

    住在铜锣湾的居民感慨,街边的小吃店换成钟表店,社区里的药房比便利店还多,在晚上想买罐午餐肉都不容易。港人的生活和秩序受到影响,使得普通民众对自由行的好感日渐低迷  
 

   2014新春7天长假超过200万人次经拱北、横琴和湾仔等三大口岸进出澳门,内地居民约占125万人次,导致各口岸自大年初三起几乎天天被轮候过关人潮“逼爆”。
 

   4月初,台湾出入境管理部门为应对大陆五一假期大量游客来台观光,将大陆游客来台个人游配额由现在的每日3000人调高至4000人。而大陆多地五一赴台申请名额在4月初就已经陆续爆满。

     国内出境游的迅猛发展,港澳台也不再是内地游客出境游的第一选择。近年来由于人民币的不断升值、旅游签证的逐步放宽、旅游产品的多元化等因素均促使出境游日益火爆。这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国内团队的旅游市场,虽然香港依然是游客出境游的青睐目的地,但选择越来越分散多元。

你会因“内地小童当街便溺”等争议事件而放弃香港个人游计划吗?

不会
说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