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8日
第 92 期

有“朋”自日本来  不亦“玄”乎?

    
日本政要纷纷来华,欲意何为?
导语

    参拜靖国神社、“购买”钓鱼岛、历史认知、修宪问题……自从安倍上台以来,中日首脑互访就处于停滞状态,致使中日关系也一度将至“冰点”。

    但进入今年5月以来,日本多位前政要和现任官员接连访华。5月4日,“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自民党副总监高村正彦带着日中友好联盟访华团抵京,先后会见了李小林、唐家璇,并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的接见。紧接着,还将有两个重量级日本政要团体先后来华。如此之多的日本政要纷至沓来,是否意味着安倍对华态度是否有所转变?两国关系能否真正“融冰”?

责编:小婧
01
现象:日本各界人士纷纷来京
最近来中国的日本政界“友人”

    2014的春天,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来华赏了赏春色;奥巴马把亚洲“绕了一圈”,但偏偏漏了中国;在归还了中国军人遗骸后,中国与韩国朴槿惠政府又“亲近”了一步;而和安倍内阁执政的日本,中日两国还是彼此没有“好脸色”。但最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日本多位前政要和现任官员接连访华,令人瞩目。

    4月,日本前环境大臣、福冈县日中友协会长松本龙、日本贸促会会长河野洋平及东京都知事舛天要一来京。

    5月4日,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组织“日中友好议员联盟”的访华团会长、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等来自6个党的9名成员,进行为期三天的访华活动。

    5月7日,由自民党税制调查会长野田毅担任会长的国会议员团体“亚洲和非洲问题研究会”来华。

    5月下旬,日本社民党也考虑派团访问中国,恢复和中国共产党的政党交流。 

    如此之多的日本前政要及各界人士接踵抵京,究竟有何用意?

 

缓解安倍内阁恶劣的亚洲外交关系

    中日两国1972年实现邦交正常化,基于《中日联合声明》和《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日两国40年间保持了友好关系。但是,由于日本政府方面2012年宣布非法“购买”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导致中日关系紧张化。安倍上台后,也尚未实现与中国领导人的正式会谈。

    再加上安倍晋三上台后,进一步对中国实施压制和“围堵”等政策,炒作中国威胁论,在历史观和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上,导致中日关系进一步恶化。同样,日本与韩国政府的外交关系也不容乐观。

    舆论普遍认为,如果安倍政权继续与邻为壑,日本与中韩等邻国关系会进一步恶化,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将陷入孤立境地。之前奥巴马的日本之行,表达出美国政府希望安倍政府能改善目前在东亚外交上被孤立状态。于是,安倍政府也开始寻求和中国领导人会面以及会谈的可能。

    所以,可想而知,在当前中日官方层面沟通难以推动的情况下,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以及其它“友好”团体的来访,其“党派外交”这种半官方半民间的方式,为促进中日关系“融冰”起到潜移默化的推动作用。 

 

    2014年4月24日,中国前国务卿、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唐家璇(右)与东京都知事舛天要一(左)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会谈。
 
 
    2013年4月25日,韩国民众聚集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外,焚烧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人偶和日本军旗,抗议日本官员参拜靖国神社。无论在中国还是韩国,安倍的“拜鬼”行径都激起了民愤,这无疑让日本与中韩两国的关系又结了“一层冰”。
02
解析:“日中友好议员联盟”及其主要成员政治倾向
高规格的 “日中友好议员联盟”

    此次高村正彦带来的9人“日中友好议员联盟”访华团,无论其团体性质及到访人员的规格都不容小觑。

    “日中友好议员联盟”前身是日中恢复邦交正常化的议员联盟。中日邦交正常化后,1977年,它正式转变为一个跨党派的议员联盟,人数最多时候有五百多人,占到了国会议员的70%,在日本政界影响非常大。

    此次访华团人员包括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日本公明党干事长北侧一雄、民主党前干事长兼前副首相冈田克也、日本维新会副干事长园田博之、公明党副党首北侧一雄、日本共产党国会对策委员长谷田惠二等,他们都是日本不同党派中有地位、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不难看出,“日中友好议员联盟”是一个“披着”民间友好团体“外衣”的官方访华团。

    当然,这也是自2012年9月日本上演“购岛”闹剧以来,日中友好议员联盟派出的最高级别的访中团,可见日方对此访的重视程度。据了解,此团旨在寻求改善日趋转冷的中日关系,并试图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年9月到北京参加亚太首脑峰会(APEC),实现中日领导人峰会铺路,为实现中日首脑会谈创造条件。

 

对华友好的当局高官高村正彦

    和其它几个来华的日本团体相较来说,“日中友好议员联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我们从该团体两位政治人物的身份、背景及政治倾向就可见其一斑。

    72岁的高村正彦是“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也是当前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副总裁,地位仅此于安倍的日本政局“第二把手”。同时,他还是自民党内主张对华友好的著名人士,日本有名的亲华“鸽派”人士。高村此次前来中国,可以说是安倍内阁上台以来,日本执政高层政要第一次访华。 

    5月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我们一贯欢迎包括朝野政党在内的日本各界人士为改善中日关系发挥积极作用;中国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副院长刘江永也称:“如果是高村来,我们会很欢迎”。可见,无论在政界还是学术界,中国对这位“老朋友”颇有好感。

    高村正彦拥有“少林寺拳法四段”的段位。他曾表示:“愿效犬马之劳修复日中关系”。在政治态度上,高村主张正视历史,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他曾说,政治家应当考虑邻国人民的感情,而小泉却在2001年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将所谓个人“心灵问题”变成了政治问题。

    2007年,福田康夫当选日本首相时,委任对华友好派政治家高村正彦出任外相,中国媒体“欢呼雀跃”,纷纷对其进行报道。至于此次高村成为安倍晋三的“副手”,也确实是安倍的“聪明之处”。据分析,安倍此举意在弱化自己的“鹰派”强硬形象,在中日关系到达“冰点”之时,高村是他“放低姿态”的手段,从而有了缓和的余地,因为高村正彦会运用自己丰富的人脉和外交经验,把两国关系拉回到战略互惠轨道上来。

    去年同期,高村正彦曾经计划以首相特使的身份访华,并且打算携带安倍的亲笔信,但是因为安倍执意参拜靖国神社,最终访问没能够成行。所以,本次高村正彦的访问应该说是一次迟到的访问。尽管如此,对于72岁疾病缠身的高村正彦来说,这次访华并不容易。日本东海大学教授叶千荣透露,罹患癌症的高村希望能在剩下的时间里,再为中日友好做点事。

 

“清廉先生”副首相冈田克也

    民主党前干事长兼前副首相冈田克也今年60岁,经济产业省公务员出身,曾任民主党党首、干事长和外务大臣。他神情严肃,坚持原则,有些时候不近人情,人送绰号“原教旨主义者”。

    民主党内部派系分明,作为重量级人物,冈田却没有自己的派系,经常婉拒喝酒邀请,有点“独狼”味道。冈田同样以拒绝收受支持者礼物著称,鲜花和巧克力也不行,获称“清廉先生”。

    至于政治主张,日冈田克也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他曾说,靖国神社中供奉着甲级战犯,如果将来自己当上首相,决不去参拜靖国神社。同时,他也承认中日存在钓鱼岛“主权争议”。他认为东京都政府挑起钓鱼岛问题是错误的行为,但东京都又不承担外交问题的责任,结果引起了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弹。

    在就任民主党党首前,不管活动安排多么紧张,他每年至少要来中国访问一次。在过去的十年中,共计访问中国十多次。不仅如此,他还经常鼓励民主党出身的年轻议员多去中国交流访问,加深对中国的了解。在他的政策理念中,中日关系被置于日本与外国关系中最重要的位置。 

    今年3月,冈田在复旦访学,与复旦师生对中日关系的一系列问题进行探讨。谈到中日两国关系,冈田认为,中日同属亚洲的大国,又是邻国,发生一些摩擦是正常现象,关键是发生摩擦时双方要以坦诚的态度坐下来协商解决,尤其是面对敏感问题时,更要发挥两国的共同智慧慎重解决。

    在中日敏感问题上,此上二人在历史问题、参拜靖国神社问题、甚至于领土问题上都有如此“亲中”,像他们这样的日本政界“重量级人物”,中国政府无疑是欢迎的,两国也增强了对话及缓和的可能性。

 

    1972年9月25日,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田中角荣访问中国,双方发表《中日联合声明》。图为毛泽东(左)与田中角荣(右)握手。《声明》宣布:双方决定从1972年9月29日起正式建立外交关系。
 
 
    2012年,安倍晋三上台后,欲邀请高村正彦担任外务大臣。当时,高村担任中日友好议员联盟的会长,与中国高层有着很好的信赖关系。但中日之间面临的钓鱼岛争端,由于安倍本人态度强硬,找不到解决的办法,高村对于自己出任外务大臣能够解决好这一问题、修复中日关系表示没有信心,拒绝了安倍的邀请。
 
 
 
 
 
 
 
 
    在政治问题上,冈田克也不同意在宪法中写上“集体自卫权”的条款,认为必须明确规定自卫队不准在海外行使武力。关于靖国神社供奉甲级战犯一事,他指出:“我对于对战争负有责任的人被一起祭祀感觉非常抵触。” 
03
疑问:诸多日本团体到访 能否真正融冰?
日方关心高村正彦访华能见谁

    “高村能见到什么级别的官员很重要”。在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率领日本跨党派议员团启程访问中国之前,日本媒体就为高村的访问设立了一个易于判断的“风向标”。

    直到到访问前,日本能够确定的会谈对象只有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唐家璇一人。 日本政府内部的看法是,中方由谁来会见日本执政党内重量级人物高村,可以判断出中国对日态度、能体现出中方究竟有多大意愿改善中日关系。

    据日媒披露,早在4月9日,高村正彦曾与访日的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在自民党总部会谈,当时高村就传达了希望访华的愿望,并表示“如果能帮助我们争取与相当级别的人士会面,那将非常感谢”。

    日本《每日新闻》等媒体猜测称,中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唐家璇等将会与高村会谈。甚至有报道称,高村希望有机会能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国总理李克强会面。

    高村正彦曾对媒体说:“此次来中国,很想见习近平。”据了解,2010至2012年,高村连续三年与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举行会谈。但如今,中日两方都心知肚明,目前来说,两国之间还存在诸多“不可调和”的矛盾,按照中国的说法,两国首脑见面会谈还“为时过早”。

 

日媒惊叹中国“3号人物”接见日本访华议员

    在会见了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李小林、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前国务委员唐家璇唐家璇之后,5月5日,高村等日方代表团成员受到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会见,日媒纷纷惊叹,“中国派出‘3号人物’,足见对此次高村访华的重视,今后能否实现中日首脑会谈将成为关键”。

    高村称,“本应是战略互惠关系的日中两国,现在却变成了战术互损关系,我方此次中国之行正是为了改变这一现状。此次也希望以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谈为契机,加强日中政府之间的交流。”

     关于此次访华能达成怎样的成果,高村直言,“这要看将来的发展,但能和中国‘3号人物’会谈,这本身足以说明中方的重视”。高村在会谈中称,“日中关系出现状况问题主要在日本,我们会以积极的姿态解决问题。在APEC期间实现两国首脑会谈,不仅是我们的期望,也是安倍首相的期望”。对于日本记者询问“向中方表达有意实现中日首脑会谈一事是否是安倍授意”时,高村表示“这是我和安倍首相在谈话中的‘心领神会’。”

 

能否真正融冰?解铃还需系铃人

    日本政界的“访华潮”是否真的有助于中日关系触底反弹,目前还不得而知。

    实际上,高村一行此次访问只是日本政界人士近期“访华潮”中的一部分。日本政界人士近期访华呈现出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正式的趋势,这无疑表现安倍政府试图通过这一方式缓和对华关系的想法。

    而且,中日关系不是单纯的政府间交流,而是以民间交流为基础,以民促政的一种关系。在中日建交的过程中,当时的在野党发挥了很大作用,之后历次中日危机时,在野党也担当了调和者的角色,因此中国政府一直比较重视与日本的在野党保持合作。此外,“日中友好议员联盟”本身是个超党派的团体,带队的高村正彦党内地位仅次于安倍,这次应该是作为安倍的代表,来中国寻求改善中日关系。

    而《日本经济新闻》则认为,虽然日中关系最为直接的矛盾正在降温,但在经历周期性的关系恶化后,双方的政治信赖基础极为薄弱,从政治决策者到国民之间的不信任感仍然严重。

    日本关西地区一名国际问题研究者称,中日间的矛盾不仅仅是因为历史问题、领土问题,还因为在美国“重返亚太”政策下,安倍政府积极推进针对中国崛起的一系列政策,尤其是打算限制中国在海洋上的发展。在国家根本利益上,中国政府是不会接受被日美限制在东海以内。因此高村正彦出访中国,最终对于缓解日中对立关系并没有多大作用。

    所以,两国的真正问题,在没有得到真正解决的情况下,两国真正“融冰”也是不太可能。不久前刚刚访华的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将问题搁置不理,关系恶化将一直持续下去。现在的状况不是官员和民间人士可以调停解决的,这是拥有决策权的政治领导人的责任。” 

 

 
    2014年4月6日至13日,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访问日本,并会晤日本高官。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指出,胡德平以民间身份去了解日本的意向,表明中国在探索打破两国关系僵局的新模式,即借由民间高端人士传递改善关系的信号。图为日本NHK电视台报道胡德平访日新闻。
 
    图为2014年5月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以高村正彦会长(左)为团长的日本“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代表团。
 
 
 
    中日钓鱼岛争端的根子起源于美国,可以说,是美国一手造成和挑起了中日钓鱼岛领土争端的矛盾和纠纷。2010年中日发生钓鱼岛撞船事件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公开宣称“日美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由此可见,要彻底解决中日钓鱼岛问题,美国的态度也是中国不得不面对的一大难题。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高村正彦一行访华事宜表示:“当前中日关系面临严峻困难局面,症结在哪里,相信大家都知道,那就是日本领导人的错误行径动摇了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为两国高层交往制造了严重政治障碍。解铃还须系铃人。”

 


 

您认为近期中日关系会好转吗?

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