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言论破阵·网络之迷
导语

    2014年3月8日凌晨,马航一架客机突然失去联系。事件牵动人心,微博再次扮演强大的自媒体角色:各大媒体账号发布消息,大批网友转发新闻、为航班上的同胞祈福、寻找可能乘坐此次航班的亲友、转发各个途径得来的细节、包括谣言……

    微博的活跃度通过这次事件,又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热潮。

    微博进入人们的视线,已有五年。它曾颠覆中国网民的表达习惯,而今,社会上有关“微博已老”的呼声却不绝于耳,“稚子”微博似乎刚刚还在黄金年华,转眼却已走到发展瓶颈。

责编:铁言
    在经历了繁华,经过了苦苦探索之后,曹国伟似乎为新浪微博的商业化之路找到了一个好的出路。近日,有消息报出,新浪微博已经开始酝酿上市,去年底并入新浪微博的的新浪无线事业部移动微博产品和技术团队已经开始重签劳动合同,从原来的新潮讯捷转到微梦创科。新浪微博的重生和花开,似乎已经蓄势待发。
    而另一个可靠的消息,是来自英国《金融时报》的消息:新浪微博即将奔赴美国纽交所上市,计划募集额5亿美元,预计在第二季度完成上市。据该报引述两位知情人透露,新浪已经选择了高盛和瑞信来承销微博在纽交所的上市。

    新浪微博,虽然看似已经过了最光辉最遮天蔽日的时期,但此次“勾搭”上阿里、走向世界贸易中心,仍然具备挡不住的光芒。

    从2009年底开始内测,到2010年席卷大势,新浪微博凭借名人大V的策略和新浪的优秀资源,迅速在一众互联网产品中拔得头筹,饭否、嘀嗒、飞信说客等等都在新浪微博的磅礴步伐下隐身匿迹。2012年新浪微博完成巨大飞跃,注册用户达到5亿人,仅到2013年3月,人数就又增长到5.36亿,虽然微博的活跃用户和注册数据“虚胖”一直受到质疑,不过飞速的发展活跃和新浪财报的喜讯连连依旧难挡大势。
    据最新的2013年新浪第四季度财报,公司广告营收1.601亿美元,其中5600万美元来自微博。另外,来自新浪微博的广告营收同比增长163%。
    微博的商业化进程在稳步推进,并朝着丰厚的盈利走去。
 
    新浪微博目前已经实现盈利,将在纽交所上市的传闻在行业疯传。
 
 
    从马云投资微博,到微博传闻上市,强强联合让微博收获盈利攀上了新台阶。
    当然,广告收入、钱财流动的成功是对新浪微博内部而言,对社会对公众来说,新浪微博更重要的影响,是对舆论场的刺激,对交流方式的改变,对身份距离的粉碎。
    微博140字的图文方式,改变了网络表达习惯,真正实现了“围观改变中国”。
    2010年,江西宜黄拆迁,拆迁户钟家姐妹被基层官员堵在机场女厕所里。微博转发超过8000条;2011年,“药家鑫杀人案”一审宣判,上海一位学者在微博上发帖:“凡转发一次我的微博,我将为被药家鑫杀死的女人的孩子捐款一元人民币。”7天多时间这条微博被转发37万次。
    7•23动车事故、郭美美炫富事件、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活动、李娜夺冠、独立参选、免费午餐、官员直播开房、小悦悦事件、药家鑫案、织里抗税、李双江儿子打人等等……这些在微博上风生水起的大事件或人物,开启了民智,推动了社会进步。
    140字的微博,能瞬间将原本散沙的人群集合起来,各阶层各地区的人们因为同一个热点、不同的情绪而在一个微博话题中分享、争论和传播,成为聚集到一起的舆论力量。

    加藤嘉一曾说:在当今中国,微博早就超越了传播工具的范畴,而带有社会力量,甚至政治势力。

    大号官V、精英明星、媒体微博等,因为自身的影响力和资源而占据着较大的话语权,更容易掀起热点引导舆论。然而同时,更多的普通网友不仅把微博当做是虚拟的社交空间,更是一种交流平台,一种媒体氛围,甚至可以影响到社会舆论和国家决策的高度。

    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曾发声《微博,干群关系新“变量”》:“中国已进入‘大众麦克风时代’,在信息管道众多的情况下,你不能通过权威途径客观、及时地对外公布,就可能有人通过其它途径歪曲、虚假地公布,并调动起整个社会的情绪。

    在2011年7•23日的动车事故中,微博上演了颠覆性的一幕。
    7月23日,从事故发生到宣布救援结束仅仅5、6个小时,大型挖掘机开始清理现场,把列车粉碎,更在深夜时将车体深埋,官方释疑称是为了用车体填埋现场坑洞,好便于抢救。
    “灭口”似的解决方式引起人们的质疑,铁道部新闻发言人那句“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相信”一时间在网络上引爆,官方掩埋式的解决方式引得民众一片不满,灾难将所有人的心连在了一起,微博打破了地理界限。专家、明星、群众、官员等等都在微博质问事故进展,网民在微博上喧闹一篇,实时关注和谴责有关事故责任方。舆论的压力和较真,让铁道部公布了死者名单,并将赔偿金由45万元提高到91.5万元。
    微博让官方认识到,隐瞒一场事故变得非常艰难,官腔官调的程式化处理已经不能满足民众的关注度。至此,微博甚至迫使政府进步,颠覆了事件发展。

    微博不仅仅被动的影响着事态,更催生了很多可喜可贺的进步。
2013年8月,@济南中院的粉丝暴涨,一场公开审判让全民沸腾。被告人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在法庭审判的同时,济南中院官方微博滚动直播庭审实况,众多早早等在法院门口的媒体记者发出的报道甚至远不如微博实时播发的信息,身处第一线的记者盯着手机微博播报新闻的画面更是戏剧性的见证了这一场开放透明、前所未有的新型庭审。
    海内外舆论对这次微博庭审直播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更认为这非常完美的彰显了政府惩治腐败的决心,是法治中国的历史性进步。而微博,是最大的亮点。

    不仅如此,微博反腐也在近年异常火热。
    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遭记者微博实名举报被查、上海市高院法官集体招嫖视频曝光、原国家档案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范锐作风问题被情人举报等等,一个个落马贪腐官员形成的2013年微博反腐成绩单,让公众在140个字的发布与评论之间,身临其境感受到了中央“打老虎”“拍苍蝇”的雷厉风行。
    微博,成为了反腐“利器”,成为举报平台,成为话题制造机,成为网络自媒体,微博引发了围观,改变了中国。

 
    短短140字,微博渗入到社会方方面面、无孔不入,人们可以不分时空使用微博,形成了“人人都是信息发布者,人人都是评论者”的舆论局面。
 
 
 
 
    “D301在温州出事了,突然紧急停车了,有很强烈的撞击。还撞了两次!全部停电了!我在最后一节车厢。”几乎在事故发生的同时,新浪网友“袁小芫”发出了第一条微博,令数万网民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一信息。
 
 
 
 
    罗昌平微博实名举报刘铁男,后者最终被查。网络一时间成为反腐阵地,微博让“官员”无处遁形。
    然而,无尺度的自由便是毁灭,众声喧哗中容易迷失真相。
新浪微博大V、官V营销策略造出了许多粉丝数万、一呼百应的“舆论领袖”,却也让微博环境濒临崩坏。
    2013年8月,网民“秦火火”(真名秦志晖)、“立二拆四”(真名杨秀宇)因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经营罪已被刑拘。此前他们曾经制造过“张海迪拥有日本国籍、李双江之子并非其亲生”等等谣言,而引发网络震动。
    同年8月,微博名人薛蛮子涉嫌嫖娼被捕,在一定程度上将一些大V们拉下了神坛,打破了部分网民心理认知上大V们的道德神话。
    同年下半年,“两高”出台诽谤信息被转发达500次可判刑的司法解释,一时间引发网络恐慌,人们纷纷猜测是否大V被查,微博遇冷,舆论收紧 ?
    收紧的不是微博,是被玩坏了的舆论环境。
    众声喧哗的微博越来越像是一个吵架的平台,左派和右派互相吵架,痛骂对方,情绪化,暴力化。
    讨论事件观点的甲乙双方最终辩论到在公共场所约架成为闹剧;好奇围观者以点“赞”转发来散播他人私密信息,形成网络暴力;事件发生则万众一声,把舆论炒到沸点,新的事件再发生则瞬间变天,公众热情立刻转移,留下被戛然而止的当事者和不明真相的围观者。
    微博上的公众像是一个个薄情浪子,不求真相,只为热闹,瞬间移情。 
    编剧宁财神回忆,微博上大密度的公共话题,多从爆发、愤怒、抗争,直至无效,“它大量透支了社会的愤怒,人民变得越来越冷漠,这对国家、个人都不是好事。”如今,他眼里的微博日渐扁平无力,最初热衷于参与公共事件中的人,都转向了自己的小圈子。
    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微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截走了微博大批用户,甚至成为眼下最具潜力的社交应用。
    红红火火的微博市场造出了很多大神,也生出了许多商机。怀着各种心思扎堆进入微博的大V们不再是单纯的信息分享者,舆论引导者,而开始滑向一个混杂了商业利益、私欲和嘲笑声的集合。
    去年3•15晚会,央视曝光苹果公司在中国售后政策涉嫌歧视的问题,众多影视明星、微博名人、舆论大神们转发话题,而艺人何润东的一句“大概8点20分发”不仅暴露了智商,更连累了郑渊洁、留几手、叫兽易小星等等一齐批评苹果的“同伙”,组团“黑苹”的丑闻暴露了微博营销的内幕。
    或许可以说,和阿里的合作给了新浪微博理直气壮的资本,却也让微博的“节操”一去不复返。各种营销内容泛滥,公共账号成天成片转发淘宝信息,名人微博陷入推销的行列乐此不疲推荐面膜祛痘,微博的舆论环境被劈天盖地的网购信息污染,大V的吸引力不再,微博话题更加散漫。
 
    “秦火火”被捕,薛蛮子被拘,李开复“患癌”治疗,潘石屹受访口吃,于建嵘下乡做工。“打谣”的箭头似乎对准了微博,大V任志强小声发问:“微博无限好,大V近黄昏?”
 
 
 
 
 
    3·15晚会因为何润东一条痛骂苹果的微博,让微博这个“分会场”一秒钟变“主战场”!虽然这条“乌龙”博文在发出之后很快就被删除,但是拥有庞大粉丝量的何润东还是没能逃脱被“截图”的后果
    集合了twitter、facebook等等世界著名社交工具的优点,微博一出生便秒杀国内同行,一路走来的光环和成就无可否认,然而如今,却似乎前路模糊。
    微博的公信力受到疑问,漫天的营销信息让人厌烦,微博上的活跃用户急速下降,原创内容正在锐减,大V纷纷少言寡语……
    而这个时候,微信来了。更强的社交性和娱乐性让微信成为急速追赶微博、甚至将超越微博的社交应用,而尝到滋味的微信公共账号也正在投入人力财力卖力运营,试图抢占最广大的微信用户。在私人分享和社交方面,微博确实败下阵来。
    然而,这并不是终点。
    此刻冷静下来的微博,更像是一个拥有大量信息的媒体圈,各媒体官微正在费力维护自己的形象,精心编辑每一条140字的新闻资讯,而即时快速的传播环境依然让微博拥有独特的魅力,它能够即时、快速的传播一切信息,当然不可避免也包括谣言。
    正如一位2009年注册使用微博的老用户所言:最初在微博上分享生活,将其做wish阿胶工具,如今社交分享转到了微信朋友圈,微博成为了一个媒体订阅和发布的工具。个人的体验也显示了微博的命运:从社交网络专项社会化媒体。而这,也正是新浪自始以来所擅长的。
    还有,政务微博和公共账号的贯入。
    2013年10月中旬,国务院办公厅主办的中国政府网微博落户腾讯微博。最高法、中国人民银行、国资委、证监会等等“国字头”官方微博开通运营,新疆、陕西、贵州、湖南、辽宁等等地方官员政务微博、全国各省市地区性公共账号、爱卖萌的警察微博等等,微博给这些带有官方背景的博主们一个自由互动的信息环境,也让网民群众感受到了官方机构焕然一新的服务理念和工作状态。
    正如两会,在微博上探讨提案,与网民互动已经成为很多代表委员的习惯。
微博,已经被历史记住
    互联网的世界就是这样残酷,苹果手机换了一部又一部,计算机系统win8已经普遍,科技更新带来人类进步,时间的魅力无法抵挡,前辈必然将被拍死在沙滩上。
    而微博,已然改变了中国社会。
    人民网前总裁何加正曾说:当下,中国处在两个转型节点上,一个是社会转型;二是传播形态转型。这两个转型的交叉,决定了未来互联网作为舆论源头的比例会越来越高。网民把注意点集中到时事政治上来,这不是坏事,对推动社会加快转型,妥善处理遇到的问题与矛盾,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大喇叭”的传统媒体时代已经过去,“小话筒”的新时代随着网络的普及、微博的红火到达每个人身边。人们头一次发现,自己不仅是知晓事件,围观事件,甚至能更多的参与到事件中,甚至能够改变决策,影响社会。
    专栏作家程苓峰关于微博有一个很好玩的比喻:在中国,微博不仅仅是脉搏,也是大脑。不仅是大脑,也是良心。
    微博做到的,已经被历史记住了。
 
    微信横空出世,微博被“拿下”了。
 
 
 
    “大众麦克风时代”民心可敬,民意可畏,民气可用。微博名人李开复表示:“微博至少会加速政府首脑对人民散播的消息及呼声的思考。”
 
 
 
    “若想知道中国正在发生什么,请上微博。”这并不是新浪、搜狐、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在微博战场上厮杀的宣传口号,它陈述的,是一项事实。

    一种传播媒体普及到5000万人,电视机用了13年,互联网用了4年,微博只用了14个月,就征服了中国人。然而2014年,如火如荼的微博已经老了。
    前浪必定会被后起之秀拍在沙滩上,然而不可磨灭的是,微博带来了网络舆论的振兴,带来了公民意识的觉醒,带来了政治开放的创新。
    2月25日,习近平在南锣鼓巷走街串巷的照片在微博上疯传,歪歪斜斜的现场偷拍图见证了时代的进步。

你认为,微博过时了吗?

没有过时
已经过时了
说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