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岑简历
李天岑,男,河南省镇平县人,1949年生,1970年参加工作。著名作家、河南省作协副主席、南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无论是社会生活还是官场,应该说光明面还是主要的,生活还是美好的,社会生活中或者说是官场中,有没有灰暗面?
莫言获奖以后对中国的作家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舞,这种创作欲更加旺盛,大家都力求能够创作出更好、更多、更精的作品来。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节目,我是主持人周楠。前段时间中国本土作家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被称为是为中国文坛注入了“强心剂”,一时之间,沉寂了一段时间的中国文坛也再度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今天大公网为各位网友邀请到了一位“官场作家”,他是河南省南阳市人大常委会的主任,河南省作家协会的副主席李天岑,李主任您好,首先请您给各位网友打声招呼。
 

  李天岑:大公网的网友们大家好。
 

  不为传世留名 为圆童年梦


  主持人:欢迎李主任做客大公网,相信很多人都会有好奇,问过您同样的问题,您一位政府官员是怎样走向文学创作的道路?


  李天岑:这个其实主要是有一个文学的情结,我曾经说过两句话,就是“不是为了传世留名,只为圆了童年的梦”,其实我上小学的时候爱好的是美术,那时候我的课本上留白的地方都画了很多花呀、鸟呀,画了一些人的大头像什么的。到了初中的时候不知不觉地爱上了文学,当时看了《红旗谱》、《野火春风斗古城》、《林海雪原》,这样就痴迷上文学了,感觉到作家写书真好,能让人看了享受,觉得很了不起,自己就梦想当一个作家。其次有了作家梦之后,也不是一开始就写小说,先写一写诗歌,还有一些通讯报道,还有一些脚本,还有一些诗歌、还有通讯报道当时就发表在地方的报刊上,那时候我还是初中的二年级。


  主持人:练练手。


  李天岑:这一来我就来了兴趣,就开始钻研写小说。那时候实际上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正在批判反动学术权威,一批作家也还正在受着批斗,就在这种情况下,我就自己潜心下来悄悄地钻研写小说。我记得还有这么样一个故事,那时候我记得我的表哥家有一本作家谈创作的一个小册子,我想搞创作,就想去把他那个小册子借过来学一学,看一看,他不给我,我很生气,就赌气以后再不到他家去。后来就是文革结束以后,我这个表哥才告诉我,当时为什么不借给我这个小册子,就是说那时间在文化革命那个气侯下写小说,是有风险的,他不愿意让我冒这个风险,所以说不想让我走上创作的这个道路。可是我在创作的这个路上一直没有被阻挡住。后来我从农村就出来了,参加了工作。参加工作之后,我就要求想去县文化馆或者县广播站,能够专门地从事写作,觉得那地方太好了,太理想了。可是组织上分配我到公社,就是现在的乡,乡政府,那时间叫公社,就到公社去当了公社的团委书记。再后,我当了镇平县的团县委副书记,因为团干部的年龄要求是有限的,年龄一大就要转行了,转行的时候我要求到县文化局去当一个副局长,专门从事文化工作,可是组织上偏偏给我分配到了党务部门去工作,就这样一直走在行政的路上。


  但是在行政工作道路上,我一直没有放下创作,一直没有丢下手中的笔。


  主持人:就在行政工作当中也一直没有放下文学创作的热情。


  李天岑:对。


  主持人:但是李主任并不是一个职业的作家,相对来说写作的时间并不是那么充裕,但在这几年您相继出版了《人精》、《人道》、《人伦》这三部“人”字曲的长篇小说,这样的话在这么紧的时间您是怎么能完成那么大量的创作?


  零碎时间成就 “人”字三部曲


  李天岑:政务工作虽然繁忙,创作虽然是业余的,对一个从政的人搞创作来说面临的时间问题确实是一个问题,但也不是问题。人吗搞什么都是需要一种动力的,有信念就有动力,有动力就有创作的冲动,有创作的冲动就会有办法来克服,来解决这个矛盾。我写作一般都是利用业余的时间来写作,不能影响工作的。那么我就是非常地珍惜时间,可以说是有一点点时间能够写作的话我就不肯放弃。甚至我有两个包,大家都知道,河南的作家和河南的很多干部群众都知道,媒体以前做过介绍,我有两个包:一个是公文包,就是处理公文用的,一个是写作包,写作包里边就装着稿纸,装着笔,装着创作的素材,还有装着写作过程中,正在写作的稿子,放着剪刀、胶水这些,无论是外出、出差到宾馆住下了,还是下基层去检查工作,完了住下来,然后到房间之后,和其他的客人聊了一阵之后,客人一走,我坐下来就写作,就这样。有时候可以说是比如回家早了,家里还没有做好饭……


  主持人:就利用这个时间写作。


  李天岑:只有半个小时或者20分钟,我就把它用起来了,吃过午饭下午要去开会或者要去上班,这中间还剩20分钟或者半个小时,甚至15分钟,10分钟,我都可以把它利用起来。因为我这个写作习惯和很多作家可能有所不同,我因为从政公务比较繁忙,专门坐下来写作的时间比较少,但是在大脑里构思的时间比较长,比如开会的时间,我出差坐在车上的时间,都是构思的时候,甚至接待客人应酬饭局的时候也是在构思,腹稿打得很成熟,可以说是我动笔的时候把整个作品的框架包括人物的对话都想得非常成熟,我坐下来进入写作这个状态,动笔的时候,其实只是用文字把它固定下来。


  借鉴“三言”传承“劝谏文学”


  主持人:就提前先酝酿好了,下笔就如有神了,所以也有我们后来看到的这个“人”字三部曲,那我们也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您的“人”字三部曲是属于官场题材的小说,也被大家称为是“劝谏文学”,对于这个评价您本人怎么看?


  李天岑:“人”字三部曲里边有些官场的部分,但不完全是写官场,也有写社会生活的。不管是写官场的还是写社会生活的,都带有劝诫的性质,有人说我这三部曲是劝官、劝世又劝人。劝官就是劝如何做官,做官为什么;劝人就是如何地立身处世。至于说劝诫,是我三部曲,或者说这三部书的一个定位,有人称它是三人书“人”字三部曲,有人说它是人字劝诫三部曲,我更同意的就是人字劝诫三部曲这样一个定位,因为我创作的时候我的理念就是要劝诫。“劝诫”这个词也不是我的发明,其实汉代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说法。(装修声)近代的人讲过,“一名成,注文劝诫”,就是说要写书,著书立说,教育人,如何做会成功,教育人如果做会失败。所以我觉得劝诫从我们中国的历史上来讲有“三言”……


  主持人:喻世明言、醒世恒言、警世通言,这“三言”。


  李天岑:这些都是劝诫的。


  主持人:对,您也提到了我们历史上有名的“三言”,那顺着这个话题您觉得您的“劝谏文学”和我们所说的“三言”有什么不同之处或者相同之处?


  李天岑:我的作品肯定不能和人家古人的“三言”来比了,但是我觉得我写这个三部小说,三部劝诫小说和“三言”相比肯定就是传承“三言”的文化内涵。当然不是完全去照搬照抄,还是贴近我们现实的生活,贴近现实的实际,借鉴学习“三言”这种劝诫的寓意和理念,来自己指导自己写作的过程中发挥好劝诫的文学作用。


  主持人:既有传承也有顺应时代发展一些新的元素注入进来。那李主任本身身在官场,又是创作“官场小说”的,但是在很多人看来您的这个身份是不是比较敏感,应该避讳一下,您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要进行这个领域的创作呢?


  李天岑:这个问题提得很好,我写这个小说的时候确实也有人劝过我你不能这样写,你不要写这一类的题材,但是我是怎么想呢?你这个作家担当的是社会责任,不是为写作而写作的,再说我写“官场小说”也不是为了粉饰官场,也不是为了暴露官场,就是看到官场有一些现象,特别是近年来有一些“官场小说”,有一些写的走偏反向的地方。那么我写这个“官场小说”,我的目的就是一还是为了劝诫。


  主持人:您想达到什么样的劝诫目的呢?


  李天岑:我想达到的目的就是说,一真实的反映官场的现象;第二个就是要给人以劝诫作用。现在在官场上一个是也存在着误区,有一些人当官的这种愿望特别的强烈,他们有些觉得官做得越大越好,做了副科想当正科,当了正科又想当副处,当了副处又想当正处,无止境。再一个就是说,从这个方面我考虑,做官不是一件坏事情,社会需要有人来做官,没有人来做官谁来管理社会?所以说社会需要有人来做官。关键是为什么要做官,树立什么样的当官思想,这个非常重要。有人讲,“为官而官要不得,当官首当为百姓”。我也曾经说过两句话,前面一句就是说“为民做官官做再小也为大”。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当官是一种责任,是为人民服务,你要是出于这样一个当官思想的话,当一个村主任你也觉得责任非常重大,就有干不完的事情。如果你是为己做官,“为己做官官做再大也嫌小”,就是说你为了享受特权,为了谋私利,叫你当再大的官也觉得满足不了,中国有句古话叫“欲壑难填”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说我写这个官场小说,写这个《人道》里边就塑造了两个人物:一个人物叫杨晓静,他是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本身他不想当官,是事业需要他当官,是群众需要他当官,大家把他推到了当官的位置上,我就赞扬杨晓静这种,通过杨晓静这个形象,赞扬一种“不是为做官,而是为百姓”这样一种做官的观念。同时塑造了另外一个人物叫马里红的,马里红是醉心做官,一心往上爬,而且不择手段,甚至失去人格。但是最后落了一个悲惨的下场,这就是也给人一个警世的作用。


  主持人:这正好和您说的一个是为民做官,一个是为己做官有不同的结果。


  李天岑:有不同的结果。


  当官需要理智 创作理智不得


  主持人:但是在我们看来一般的“官场小说”是充满了阴暗、阴谋,而且这类小说也比较畅销,但是李主任的小说虽然也有一些阴暗面的描写,但是更多的还是保留了光明的一面,对于这个您有什么样的想法?


  李天岑:因为无论是社会生活还是官场,应该说光明面还是主要的,生活还是美好的,你说社会生活中或者说是官场中,有没有灰暗面?也有的,这是客观存在,月亮那么明也还有灰暗面呢,是吧?就像一棵大树在地上有阴影是因为天上有太阳。所以说我们在写作的时候还要对读者负责,不能把没有希望的作品塞给读者,没有光明就没有希望,你不能把没有光明、没有希望这些作品塞给读者,如果把没有希望的作品给读者,那就等于是给读者的眼睛罩上了,会使读者一叶障目,看不见泰山,甚至陷入人生灰暗当中。


  主持人:有消极的影响。


  李天岑:影响读者他的奋发、积极向上,影响读者怎么样去选择走好人生的道路,我是这样认为的。


  主持人:所以您的小说还是更倾向于把光明的一面传递给大家。


  李天岑:对。


  主持人:但是官员和作家这两个身份在我们看来是比较矛盾的两个身份,因为更多的来说官场的处事是需要一些理智,但是作家的创作思维是更多的需要感性的,对于这一点您有没有体会到?


  李天岑:你说的不错,当官需要理智,感情用事不得,创作是需要思维的活跃,理智不得。是会有一些冲突的。但是我觉得我的方法就是现在有一句流行话,叫“复杂问题简单处理”。创作就是创作,工作就是工作,不要把它搞得太复杂,把自己的手脚束缚住了,你就写不出东西来了。所以说工作的时候,我们就按工作的标准来要求。那么进入创作状态,就用创作的理念去要求。当然了,说没有一点冲突也是不可能的,作为做官员来讲,就我自身来讲,我觉得在创作的时候,包括选题材的时候,包括对作品的立意的把握的时候,包括对人物的塑造的时候都更严谨一些。其实它没有矛盾,有相得益彰的地方。


  主持人:或者说互补。


  李天岑:互补,对。


  主持人:将作家的理性带到官员的工作作风上,可能工作起来会更有亲民力,也更亲和;将官员的理性思维带到作家创作当中,也会让自己的创作更充满理性一些,那这两个身份您更认同哪一个,官员和作家?


  李天岑:官员和作家这个身份认同么,一句话不好回答。我觉得官员它是一个旧的称谓,我们共产党说的是干部,但是有一些人还习惯于说官。当有人见到我说“你是当官的”,或者“你当官了”什么的,我觉得很刺耳,实际这种说法是感情上有隔膜的一种感觉。


  主持人:有一种距离感。


  李天岑:对。那么说“官员作家”其实就是业余作家的一个代名词,就像“工人作家”或者“农民作家”一样,实际就是表明你是业余的,不是专家的作家,它是跟专业作家的一个区别,我觉得我的认识就是这样。


  莫言获奖是强心剂


  主持人:曾经有很多文学青年是痴迷于文学,都想成为作家,但是这段时间很多人认为中国“文学已死”,对于这样的说法您认同吗?


  李天岑:这个看法我觉得有点片面,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在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在提高,幸福的指数也在提高,那么人他是属于说物质生活越丰富,对精神生活的追求也越来越高,作为文学来讲,它是精神文化的一部分,它对满足群众的文化生活、精神生活这方面可以说有着其他不可替代的作用。可以说文学它就像一盏灯,是五彩缤纷的,人们时刻都离不开它的滋养,可以说文学这盏灯是不会熄灭的,只是随着形势的变化,它的形式会有所变化。也可能以后看小说就不一定是拿着本子在看,也可能是网络文学,或者是一些通讯工具,包括我们用的手机,也可以拿来做阅读,阅读小说,阅读文学作品。所以说它可以是形式是多样的,内容是丰富的,不会是一成不变的。但它不管是什么形式、什么内容,可以说文学这盏灯是永远不会熄灭的。


  主持人:那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也被很多人称为为中国文坛注入了“强心剂”,对于这个说法李主任您怎么看?


  李天岑:莫言获奖以后对中国的作家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大家都很兴奋,我知道,我周围,我们南阳有一个作家群,南阳这个作家群有500多人,有很多骨干作家,有一批中青年作家,我觉得莫言获奖之后,他们都表现得非常兴奋,这种创作欲更加旺盛,大家都力求能够创作出更好、更多、更精的作品来。


  主持人:那在刚刚结束的十八大当中也指出要建设文化强国,增强民族的创作活力,有了这样的政策背景之后,您认为中国文坛今后的发展会怎么样?


  李天岑:我觉得这次党的十八大报告对建设文化强国提得非常的响,十八大报告中讲到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强力推进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可以说这个十八大的报告为今后文化的发展,为文学创作指明了方向,同时也使广大作家明确了方向。广大作家作为我本人来讲,我就感觉到通过十八大的报告,对文化建设这方面的领会,觉得自己备受鼓舞,我相信其他作家也会同样受到鼓舞,他们创作的欲望会更加旺盛,创作的动力会更加强,那么创作的方向也会更加明确,创作的思路也一定会更加敏捷,大家一定会更加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中国的文坛必定会更加繁荣,并且会越来越繁荣。


  主持人:那通过李主任的这些描述,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官场小说或者是“官员作家”不一样的一面,也正是有李主任和千千万万个官场作家或者说中国作家,在用他们的笔向我们揭露黑暗一面的同时更多地向我们展示社会的光明的一面,而这些也让我们更加有动力追求美好的生活,感谢李主任做客大公网,也希望您和广大的网友继续关注大公网,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我是主持人周楠,感谢您的收看。

大公网
把文化变成一种真正的民主权利。
大公网
一个人与一座城,黄永玉情系凤凰。
大公网
几经磨砺成气候,以草书傲立于书山画海,成一代名家。
大公网
要大力弘扬贵州精神,“人一之,我十之,人十之,我百之”。
大公网
努力把茅台酒打造成世界蒸馏酒的第一品牌。
大公网
破译生命“天书”密码——国人防病治病有望革命性突破。
大公网
谈到中国经济,蔡昉和很多人一样,认为适当放慢速度是好事。
大公网
作为现代知识分子,理应尽自己所能为国家做些事情。
大公网
人才是种子,而营造的工作和文化氛围是土壤。
大公网
大公网
大公网
大公网

  □ 总策划:林学飞
  □ 总监制:韩红超
  □ 策  划:程圣中 刘彦昆
  □ 制  作:苗鲁勇 林恩 李阳
             宋家儒 朱丹萍
  □ 主持人:周楠
  □ 编  辑:郭菲儿
  □ 出  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大公网多媒体部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