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5日
第 38 期

中国应如何面对“世袭制”的朝鲜?

   
金正恩被授予最高司令官后视察朝鲜军队
导语

近日,朝鲜时隔39年首次修改了《树立党的唯一思想体系十大原则》。修改后的《十大原则》规定:“应将劳动党和革命的血脉——白头山血统永远延续下去”。据分析,朝鲜强调“白头山血统”并加强对三代领导人的偶像化,等于承认朝鲜是一个世袭制国家。也说明金正恩已经大权在握能够自由推行自己的意志,表明朝鲜国内的经济改革浪潮迫切需要金正恩拍板稳定的政治体制。

    按照朝鲜日报的报道,朝鲜在《十大原则》中删除了无产阶级专政语句,用主体革命伟业替代了共产主义伟业等。在韩国媒体看来,这事实上就是宣布朝鲜是王朝国家。

    朝鲜修改后的《十大原则》规定,应深化树立党的唯一领导体制的事业,并世代延续。应将我们党和革命的血脉白头山血统永远延续下去并坚决保持其绝对的纯洁性。而以前的《十大原则》第10条第1款是,应在领袖金日成领导下确立党中央的唯一领导体系。

    韩国某国策研究所的一位研究员说,朝鲜强调白头山血统,并明文规定世袭制,加强对金日成、金正日和金正恩金氏家族三代人进行偶像化,就等于承认朝鲜是近代封建国家。金正日时代曾经将金日成思想作为指导思想本无可厚非,但是金正恩在定位金正日思想的同时确立白头山血统的纯洁统治,就为金家的世袭制度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此时公开规定“政权世袭”并不是金正恩已经固若金汤的标志。可能的情况是恰恰相反,金正恩尚需要继续巩固权力,所以才需要把原来内部已承认的政权世袭共识拿出来公开宣示,以堵住可能的潜在反对势力。但是,此原则一旦公开宣示,即意味着政权世袭正式成为公开的“规范”,“父死子继”可能继续成为金正恩之后的朝鲜政权继承方针。这对那些期待朝鲜政权在金正恩巩固权力之后会出现逐渐变化的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对朝鲜人民来说,这更是一个最大的坏消息。因为一旦朝鲜继续坚持家族世袭的路线,就意味着对内的经济改善、对外的改革开放将变得更为困难。朝鲜之所以不敢对外开放,在很大程度上担心外部的信息一旦流入,朝鲜人民一旦开阔了眼界,所谓的“白头山血统”便会在世界时代浪潮面前现出专制、落后的原形。而以朝鲜的地理与资源,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已成为不可扭转趋势下,它根本无法自力更生地发展经济、养活人民,遑论赶上韩国、在世界舞台上赢得应有的尊重。
   金正恩2011年12月继承金正日衣钵,此后历时一年半,金正恩逐渐掌控了局势。在2012年4月11日的朝鲜劳动党代表会议上,金正恩当选劳动党第一书记;在4月13日第12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五次会议上,金正恩被推举为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2012年7月解除军方核心人物李英浩一切职务后,金正恩被授予元帅称号,自此成为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最高领导人。在今年4月的朝鲜人民代表大会上,金正恩完成了党政军几乎所有重要位置的人事任命,大权在握,政权稳固。
   朝鲜半岛在历史上一直实行与中国一样的封建君主制度,二战期间日本推翻李氏王朝建立的傀儡政权也是铁幕的独裁制度。二战后金日成建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后,采取了“父传子”的领导人更替方法。长期以来朝鲜一直处在世袭制度当中,从未尝试进行民主变革。朝鲜6月确定金家世袭制度后没有在国内引发轩然大波,也在于封闭的朝鲜已经习惯了权力世袭的政治传统。

   分析人士认为,朝鲜改革浪潮已经拉开帷幕,进行经济改革的同时推动世袭制度的确立,为朝鲜政治提供了稳定的动力。只要金正恩政权不被以贤能着称的人推翻,朝鲜在国际社会上就是胜者。

   目前金正恩推动世袭制,为朝鲜进行经济改革塑造了稳定的政治环境。金正恩7月末在会见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时再次强调了朝鲜要为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而事实上,朝鲜进行变革也需要良好的内部环境。这与中国当年改革开放初期确立邓小平的核心执政地位,让华国锋在1981年6月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辞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职务如出一辙。

   随着自由主义生活方式通过中国或韩国等渠道流入到朝鲜,朝鲜政府担心党干部和民众的意识发生变化。朝鲜意识到随着经济的开放,保证政权不被颠覆就显得尤为迫切。金正恩在目前重点推动经济改革的同时,只能够先通过确立世袭制度来保证政权的稳固。

   朝鲜将权力世袭制度化符合专制运行的内在逻辑。既然搞专制,当然世袭制是最佳的选择。专制不搞世袭制,就必然带来权力的分化,而权力分化又会不利于专制的运行。这是个相当纠结的事情。相反,宪制就没有这样的纠结。权力分化与分散本来就是宪制的应有之义。
金正恩出席朝鲜停战60年大阅兵
   朝鲜如果继续坚持走世袭道路,对中国也不是一件好事。毕竟,朝鲜还被认为是“社会主义”国家,而世袭式社会主义只会令在世界意识形态竞争中处于劣势的社会主义进一步蒙羞。特别要看到,进一步因世袭而封闭、落后的朝鲜保不住哪天就会因为内外紧张而发生崩溃。从现有的地缘政治安排看,这种结果将导致中国丧失持续数十年的地理缓冲空间,并给东北亚局势以及中国外交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与严峻挑战。
   考虑到这一点,中国应该明确并坚决反对朝鲜继续走政权世袭道路,这既不符合中国利益,也不符合朝鲜人民自己的利益。如果朝鲜漠视中国的意见,那么中国就应在核问题、对朝援助方面采取更加坚决的态度,在意识形态方面与朝鲜进行切割,并通过发展对韩关系在东北亚建立新的战略支点。
   在民主制度实行的当下,朝鲜进行世袭制度看似倒行逆施可能招至批评,但实际上,金正恩推动世袭有着前所未有的宽松国际环境。
   对于中国来说,金正恩世袭等于是确立了朝鲜政权的稳定性,这符合中国对朝鲜权力稳定、政权不崩溃的地缘政治期待。中国是真心实意地希望有一个无核的朝鲜半岛,但核问题却不是它的首要关注。它也要防止朝鲜政权倒台,并因此引起中朝边境混乱——这不但事关难民潮,还关系到韩国或美国军队进入朝鲜的可能。
朝鲜世袭后,中朝关系是否会出现变数
   从国际关系角度来看,冷战后中国再也无法发挥明清时期对朝鲜的影响力,随着苏联势力的退出,朝鲜半岛的影响力量呈现多元化格局,美国、日本包括俄罗斯都试图影响朝鲜半岛历史进程。而朝鲜自主意识增强,试图摆脱大国制约,自主决定朝鲜半岛的政治日程。

   朝鲜内部也在尽最大可能削弱中国的影响,比如清除亲中派;按照自己的调子行事,比如处理朝核问题与废止六方会谈,又比如它试图单独与美国媾和,等等。

   也就是说,中国对金氏政权的影响力十分有限。中国官员也曾对外媒表示:“朝鲜绑架了我们的对外政策。”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FR)主席理查德·哈斯也说:“中国对朝鲜的看法确实发生了变化。似乎最近在中国有更多的人认为朝鲜不再是‘战略资产’,而是‘战略负担’。”

   国家关系如果建立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基础上是很危险的。这既不符合国际关系的现实,也不符合中朝各自的现实,也是对中国发展同西方关系的否定。其次,把中国的战略安全寄托在所谓的地缘政治优势上,本身就是不切实际的,也夸大了朝鲜的作用。在现代战争形势下,当危害就产生在缓冲区内,缓冲区的“缓冲”作用也就消失了。

   同时,国际社会一度寄望于金正恩接掌国家权力后会推动朝鲜改革,似乎朝鲜也表现出这样的迹象,但朝鲜不具备改革开放的条件。即使金正恩本人有意推动小幅度的改革,朝鲜执政集团也决不会允许金正恩这样做,因为一旦改革开放之门打开,朝鲜现政权即可能会被倾覆。对于一个迟早会失败的政权和国家,中国和它维持超乎正常国家关系之上的关系,很不理智。

   因此,中国发展同朝鲜的关系必须回归到正常的国家关系,以国家利益为最高原则和出发点,而不能被虚无的意识形态和战略缓冲区的“说辞”自缚手脚,以致把自己搞得非常被动,损害自身利益。
   中国一味看重同朝鲜的特殊伙伴关系,其实并不会给自己带来真正的安全,有时反而会对中国的国际形象和自身利益产生负面影响。在朝鲜政权逆历史潮流而为的情形下,朝鲜国内政局如何演变值得观察,东北亚政治格局如何变动值得深思。于此,中国当认真反思对朝战略并适时做出调整。

你觉得中国应该放弃朝鲜吗?

 应该  
 不应该  
 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