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9日
第 39 期

王雪梅法医辞职是对底线伦理的坚守

   
被誉为中国首席女法医的王雪梅
导语

近日,最高检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著名女法医王雪梅通过视频声明:辞去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职务并退出中国法医学会,并以一个在职法医身份,退出中国的法医队伍。王雪梅称,自己的名字不能与出具“荒谬、不负责任”的鉴定结论的一个学术团体混为一体。[详细]

   资料显示,王雪梅1986年成为中国第一个法医女硕士,继而成为最高检第一任专职法医,进入最高检从事法医专业技术工作。先后任最高检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主任法医师。1995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王雪梅认为,作为职业法医,至高利益就是为亡者尽忠,替天行道,就是向法庭、向活着的人们忠实转述死者的尸体语言,科学地转述死者的死亡经过。她说,决不能为了任何人、任何团体的利益而亵渎亡灵,出卖灵魂。

   8月17日上午,王雪梅通过视频声明:辞去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职务并退出中国法医学会,并以一个在职法医身份,退出中国的法医队伍。王雪梅称,自己的名字不能与出具“荒谬、不负责任”的鉴定结论的一个学术团体混为一体。

   在“辞职视频”中,王雪梅表示,自己对中国法医现状感到失望,“没有能力改变现状,只能退出”。同时,她提及自己退出中国法医学会,与该学会早年出具的一份司法鉴定有关。

   此前,她还表示对中国法医队伍失望甚至绝望。她的小说《女法医手记》出版审读时,编辑请求删五个字“操你妈,组织!”她说“绝对不能删,这五个字是我全书中最有份量的五个字!”    

中国法医学会官网,副会长中已无王雪梅
   据了解,2010年8月23日,大学生马跃在北京鼓楼大街地铁站,坠落铁轨触电身亡。中国法医学会出具的鉴定为:马跃血液中无酒精,毒物分析无异常,体表无打击伤,符合电击导致急性呼吸、心脏骤停死亡。警方据此排除他杀和刑事案件,安监部门确认马跃之死不属于生产安全事故。

   “辞职视频”中,王雪梅认为该鉴定结论“荒谬、不负责任”,“作为中国法医学会现任的副会长是零容忍的”。

   王雪梅称,根据马跃母亲孟朝红提供的事发当日马跃遗体照片,她同意电击致死的结论。但死者下颌一3厘米伤口特征显示,死者生前曾受到一次不致死的电击,致其重心不稳坠落轨道,再次遭电击、死亡。所以,死者的伤口应为生前伤。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备受社会关注的大学生马跃北京地铁坠亡案引发的行政诉讼今天(19日)上午九点半将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详细]

   王雪梅的高调辞职,使马跃案格外受关注。法院能否支持死者家属的主张?西城区政府又将如何应对这次诉讼,将引来社会广泛关注。    

马跃案发时,地铁监控视频截图
   2012年9月,她曾在谷开来毒杀英国商人海伍德案件审判时,对海伍德死于氰化物中毒的说法提出公开质疑。当时王雪梅发表博文说:“作为当今中国最高检察机关的在任法医,我对涉及尼尔·海伍德死亡事件的侦查、起诉、审判活动最终所认定的事实与结果深表遗憾。”

   王雪梅说:“我个人认为,尼尔·海伍德死于氰化物中毒的结论,严重缺乏事实与科学依据。”她表示,根据公布的庭审资料,她不怀疑谷开来有杀人动机、杀人预谋和杀人行为,但是令她怀疑的是谷开来用来毒杀海伍德的“致命毒药”是否真的致命。

   王雪梅认为,海伍德被谷开来灌进“氰化物”后,并没有出现相应的中毒症状。如果海伍德真的像检方所说的那样死于氰化物中毒,他很可能在中毒后即刻死亡。而据新华社报道,谷开来没有对检方所称她在谋杀海伍德时使用了氰化物的说法提出异议。

   看到王雪梅说过的一段话,颇有些豪言壮语的感觉:“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可以不要家,甚至连孩子都可以不要,我可以不要脸甚至连生命都可以不要,但是,我决不能为了任何人、任何团体的利益而亵渎亡灵、出卖灵魂。”王雪梅此举,不能改变现状,至少独善其身。
   此次做出这个举动的原因和目的,目前尚不明朗,但是引发她愤而辞职的绝不止北京地铁“马跃案”,她之前质疑合肥冤案的声音就一而再被封杀。她的举动引发公众对真相的再度讨论和拷问,更多的舆论则对她守卫良知和底线的举动表示肯定和赞美。
王雪梅质疑海伍德案视频截图

   《中国日报》在2010年的一篇人物特写中对王雪梅的描述是:受人尊敬、优雅和勇敢。这篇文章写道,她的解剖工作对于捉拿和惩罚犯罪分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正是这种职业精神和专业素养,她才会怀疑法医学会做出的“事故认定”涉嫌违规操作。

   王雪梅的退出,让我们看出她异乎寻常的愤懑,也能够感受到她为了坚守职业底线而进行的挣扎、纠结和努力。为此,她理应赢得人们的尊敬。我们向王雪梅法医致敬,不仅因为她长期以来个人的职业坚守,更因为她对行业黑幕勇敢地自曝,以及对行业底线誓死地捍卫。具有独立人格魅力的王雪梅法医的退出,不仅是一种气节更是一种担当。

   因为几个人、几件事而否定一个行业固然不足取,但是这些人、这些事之所以引发众怒,正因为它们突破了退无可退的行业底线。这不得不令人思考:法医行业,该如何保持独立性,避免利益裹挟,保持应有的公信力?而以往,法医鉴定惹争议的案例,不在少数。某种意义上,王雪梅的退出,也警醒了民众对法医行业秩序与伦理的叩问。

   时下,“马跃案”已开审。在王雪梅事件激起不小的舆论波澜之际,不妨在独立公正的前提下,重启对“马跃案”的鉴定程序,并以此为钥匙,打开众多“悬案”的大门。

王法医对底线的坚守对得起这身装束
   在中国当下,你可以选择沉默,但绝不可以编造谎言;你可以选择不为善,但绝不能同流合污去作恶。也许,你无法阻挡卑劣和粗鄙,但你可以坚守底线,做好自己。这正是王雪梅事件传递出的价值与意义。不合作,是一种态度,是一种无声的抗争,更是一种积聚希望的力量。

你支持王雪梅退出法医学会吗?

 支持  
 不支持  
 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