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香港在线 | 言论 | 中国 | 国际 | 军事 | 历史 | 教育 | 图片 | 财经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宏观 | 科技 | 娱乐 | 女人 | 生活 | 体育 | 健康 | 书画 | 佛教
官场“杀”——官场现形记当代版
导语:
官场“杀”——官场现形记当代版

官民、官官、官商错综复杂的关系贯穿着中国的历史,成为民间与精英阶层细细琢磨的一个永恒话题。而进入现代社会,这个复杂的关系与科技手段杂糅在一起时,也上演一出啼笑皆非、发人深思的官场现形记2.0版。

官商斗:猫腻颇多 利益至上
“渐进 迂回 色诱 介绍” 从落马高官看官商勾结

当今,私营经济发展进程中仍存在很多问题,特别是这些问题与当前腐败问题有密切的关联。一些官员或与对其拉拢腐蚀的私营企业主一拍即合,或主动寻求与私营企业主“联姻”。当前尤其要警觉的是私营企业主与官员的相互利用、钱权联合进一步加深,隐含的内容很多。

“引诱-偷拍-捉奸”,尽管这是个很老套的“仙人跳”,但却有多名重庆官员落到这个陷阱中去。商人肖烨一手策划了针对重庆地方要员的桃色陷阱。在肖烨的公司中,有数名女员工负责色诱地方官员,由她们在开房时偷拍下性爱视频,并由其他人在下一次开房时扮演男朋友“捉奸”。

在如此与官员们建立起特殊的关系后,肖烨的公司顺利发展壮大,这个曾经注册资金只有100万元的服装公司,现在已成为注册资金超过5000万元的大集团。

一名60岁男子从宝马车上下来,正准备锁车门,赫四小走到男子身后喊了一声:老朱!男子诧异地一回头,赫四小随即用刀在男子腹部连捅数刀后,快速离去,宝马车主倒在了血泊中。死者的身份很快得到了证实:朱宝岐,62岁,陕西省子长县南家咀煤矿矿主,身价过亿……

经调查,因煤矿投资问题产生矛盾,子长县原政协常委、县药材公司经理郭红安雇凶杀人,同时牵出官员延安市原副秘书长、信访局局长王治国也参与了敲诈勒索。

“180万元,这是我国目前雇凶杀人金额最高的一起案件。郭红安曾有过辉煌的前半生,在当地是响当当的政治人物,但贪婪使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在敲诈被害人3050万元后还雇凶杀人,性质极其恶劣,应当依法从严惩处。”咸阳市检察院公诉人王纪江告诉记者。

官官争:拽下对手 扶上自己
官场窃听成风 男子为百名官员拆三百余窃听器

双腿一软,瘫坐地上,久久不能说话——齐红清晰地记得,他第一次为官员拆出窃听器时,对方面对结果的反应。

齐红的职业起源于一次饭局。一名来自山西的官员带来了“官场窃听成风”的信息——官员们广泛使用间谍设备,彼此刺探,抓对手把柄,由此副职立刻升为正职……

 

2006年12月26日下午,广西河池市环江县食品与药品监督分局的全体职工们正忙碌着,全力准备迎接第二天自治区领导来检查食品安全工作。在这个关键时刻,身为环江县药监分局局长的覃鹏却向市药监局领导请假,说“老母亲的风湿病又犯了,要回乡下看望一下”。

事实上,覃鹏既没有回乡下看望母亲,也没去开会,而是悄悄赶到县城里的环江大酒店,开了两间房,一间自己住,预留一间。覃鹏的“神秘”是因为他接受了堂弟覃彬安排的“任务”:租一辆小面包车;并在第二天凌晨,用望远镜观察城外一个加油站附近是否出现这辆车。

此时,这两个堂兄弟知道,天一亮他们将有一笔大买卖要成交:货物是5天前绑来的人质——河池市某局局长单伟的儿子洋洋,赎金600万。社会上一度有传言说,覃鹏为了谋一个市某局副局长的位置,曾向单伟贿赂60万元未果。覃鹏否认了这种说法。

2007年1月3日上午9时许,宣雄看见陈振华在办公室内值班,便取出扳手藏在身上进入陈振华的办公室,乘陈振华不备用扳手猛击陈振华的头部,陈振华倒地后,他又用扳手打击陈振华的头面部数下致其不能动弹,接着用裁纸刀将陈振华双手手腕的血管割断。随后,宣雄用报纸将裁纸刀和扳手包裹起来,离开现场。

宣雄从1998年7月起担任遂溪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2006年12月,宣雄听到有人议论副局长陈振华将要接替他当局长,认为是陈振华抢占其职位,遂心怀不满,并产生杀害陈振华的念头。

 

官民诈:机关算尽 只为敛财
浙江40余干部遭艳照勒索 男子自导自演敲诈官员

2011年12月下旬,浙江武义县人大换届选举前夕,一场“艳照”风波席卷了这座小城。在短短两三天里,40多名乡镇和各部门的“一把手”收到了一封内容相似的勒索信。信件是快递到官员办公室的,里面只有一张A4纸,上半部分是勒索内容,下半部分则是两张淫秽不堪的“艳照”。照片上的“男主角”,有着和受勒索官员一样的面孔。

“网上的文章都是虚假的。”受害人陈某回忆,从2009年下半年起,他在互联网化州论坛网站上出现关于其本人的负面文章。内容都是别人虚构的事实被一些网站炒作,但他又无可奈何。后梁某荣找到他,说认识人可以帮其删除,但要陈某给2000元,其为了不被他人恶意中伤,只好被迫交钱。

从2009年到2011年5月份期间,他给梁某荣的钱不少于20000多元,给王某权的钱不少于40000多元。“想了很多办法也无法制止这种攻击中伤其的帖子,对其声誉及其单位都影响很坏,只好被迫交钱删除。”

企业老总、政府官员或医院负责人等有地位有钱财的人,正是他们的勒索对象。赵某才供认,他们一边将在网上搜索到的勒索对象的信息整理出来;一边查询被害人的相关照片,由李某浩用电脑合成色情相片。同时,为了躲避警方追查,赵某才还网购了大量作案使用的银行卡,用以接收被害人的汇款。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