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大力支持政府沉着应对 金融风暴港击退大鳄

  【记者文轩】回归没多久,香港就迎来了一次重大的挑战,一场席捲亚洲的金融风暴令仍沉浸在回归喜悦中的香港人猝不及防,金融市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眼见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韩国、日本……一个个在国际金融大鳄面前损失惨重,港府却沉着应对,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与大鳄殊死决战,终成功维持住联繫汇率,赢得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场重要胜利。

  1997年7月,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而实行浮动汇率制,泰铢兑换美元的汇率下降了17%,外汇及其他金融市场一片混乱,菲律宾披索、印尼盾、马来西亚币相继成为国际炒家的攻击对象。香港自然也难以独善其身。

  同年10月,国际炒家首次冲击香港市场,造成香港银行同业拆息率一度狂升至300%,恒生指数和期货指数下泻1000多点,大获而归。10月风暴过后,又多次小规模狙击港元,利用汇率、股市和期市之间的互动规律大肆投机,狂妄地将香港戏称为他们的“超级提款机”。这场金融风暴随后还席捲了韩国和日本,东南亚金融风暴演变为亚洲金融危机。

  1998年8月初,国际炒家对香港发动新一轮进攻,恒生指数在八月中旬跌至6600点,一年之间总市值蒸发了近两万亿港元!同时,港元兑美元汇率迅速下跌,各大银行门前出现了一条条挤兑的人龙,这是香港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从未遇到的情况。不过,尽管香港连番遭受重创,面对金融大鳄依然顽强抗击,从8月14日起,香港政府连续动用港币近千亿,股市、期市、汇市同时介入,构成一个立体的防卫网络。

  先后投入逾百亿美元储备

  在双方胶着激战半个月后,终于迎来了决战的时刻。28日是八月份期货结算期限,全世界把目光都投向了香港,香港政府和以对沖基金为主体的国际游资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上午10时,决战打响,港府与做空集团立刻在“滙丰控股”与“香港电讯”上展开激战,仅五分钟左右,股市的成交额就超过了30亿港元,相当于港府採取反击之前全天的成交额。其后恒指和期指如拔河赛中的铅锤,始终在7800点以上微微摆动,然而成交额却直线上升,半小时就突破了100亿港元,形势极其兇险。

  朱熔基:“万一特区需要中央帮助,只要提出要求,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保护它的联系汇率制度。”

  面对源源不断的抛售压力,恒指和期指却像面对着滔滔洪水的大堤,始终在7800点以上岿然不动,当指针移过四点时,电视屏幕上不断跳动的恒指、期指和成交额分别静止在“7829”、“7851”、“790亿”上,人们紧绷的脸上露出了近来少见的微笑。据本地媒体估计,其间港府先后在股、汇两市投入了相当于100亿美元以上的储备,仅就此而言,已经超过了1993年英镑保卫战中英国政府投入77亿美元的规模,成为政府与国际投机者对垒规模最大的一次。

  1999年11月盈富基金成立

  港府此役共买入33隻恒生指数股,佔总市值的7%,在金融市场恢復稳定后,于1999年11月成立盈富基金,把购买的港股以盈富基金上市,分批售回市场,从而尽量减少对市场的影响。

  在香港抵御金融风暴的整个过程中,中央政府给予了大力的支持,特别是在巨大的压力下,坚持人民币不贬值,避免货币危机进一步扩大,保护香港的联繫汇率制。在1997年世界银行年会上,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当场向掀起连串金融风暴的金融大鳄索罗斯表明:“中国将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的立场,承担稳定亚洲金融环境的歷史责任!”1998年3月,在下一轮风暴即将大爆发之际,朱镕基总理又提前向港人派定心丸:“万一特区需要中央帮助,只要提出要求,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保护它的联繫汇率制度。”及至与国际炒家决战的关键时刻,中央政府派出了两名央行副行长到香港,要求香港的全部中资机构,全力以赴支持香港政府的护盘行动,成为香港战胜金融风暴袭击的坚强后盾。

责任编辑:DN029
相了关阅读: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