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佐洱:中国梦涵盖一国两制

  图: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原常务副主任、全国港澳研究会创始会长陈佐洱近日接受大公报专访,图为他展示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纪念邮品/记者马静摄

  【记者 马静】香港回归20年前夕,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原常务副主任、全国港澳研究会创始会长陈佐洱近日在接受《大公报》专访时表示,总结“一国两制”在港实施20年,一步一步走向胜利,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他又指出,中央亦不断探索推进“一国两制”实践、适应发展变化的治港良策。陈佐洱还强调,回归以来,有敌对势力炮制冒牌的“一国两制”来歪曲抵制真正的“一国两制”,这样的“李鬼”值得警醒。

  总结“一国两制”在港实施20年,陈佐洱指出,“一国两制”是用和平的方式解决香港回归祖国的最佳办法,也是回归后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最好的制度安排”,是国家治理史无前例的创举,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功。

  陈佐洱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5月27日在纪念香港基本法实施20周年纪念会上面的重要讲话,从国家、香港、国际的层面列举了大量事实,证明全面准确地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功。他又援引张德江讲话中一组数据说,世界银行数据显示香港在政治稳定、政府效能、规管品质、社会法治、贪腐控制、公民表达及问责等方面的指标都远远高于回归前。“这些成功是整个中国,香港的成功,是属于每一个香港市民的成功。”

  国家治理史无前例创举

  “把香港问题放在国际和国内这两个大局中间去统筹谋划,是我党历代领袖经略香港的重要方法论,体现了高度成熟的政治智慧和开拓创新的实践方法,历史证明是完全正确的。”陈佐洱说,十八大以来,中央提出要实现两个100年的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一伟大的进程必然涵盖了“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因为它是构筑中国梦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邓小平上世纪80年代提出的50年不变的治港目标与习近平总书记的治国理政思想有着深刻的思想传承和理论衔接,其历史进程和时间节点是高度脗合的,把50年不变和两个100年奋斗目标联系在一起就能够得出结论:‘一国两制’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这位曾主管港澳事务多年的高级官员指出,在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国体下,还要保持香港这一小块地方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长期不变,保持那里的繁荣稳定,这是过往任何国家执政的共产党都没有做过的事情。20年来香港和内地的政界、法界、学界、商界各行各业除了拥护“一国两制”以外,对这个新生事物也有一个由浅入深、由偏到全的实践和认识的过程。

  “两制”长期并存互促发展

  陈佐洱引述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的话说,“在香港,对‘一国两制’,有的人是不明白,有些人是故意不明白或者不接受。”他直言,香港特区刚成立时,就有敌对势力炮制出各种冒牌的“一国两制”来肆意歪曲、攻击和抵制真正的“一国两制”,其目的就是为了掩饰他们自己反华、反共、反对香港回归祖国的行径。“所以在特区大力推广‘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时候,一定要醒目一点,不管他有什么头衔,戴什么桂冠,先要在心里问一问,此人此说是真的李逵还是假的李鬼,他说的‘一国两制’是真的还是假的?”

  陈佐洱认为,20年的回归历程很不容易,但也是一步一步走向胜利的过程,从一个胜利走向一个新的胜利。“在‘一国’的前提下,‘两制’长期并存,相互促进共同发展,能够更有利于国家的主体社会主义,在中国社会主义处于初级阶段的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时间里,都将这样。那些所谓的‘2047年以后就要变了,就不行了’,是假李鬼说的话。”

  港青应扣好人生“第一粒扣”

  图:来自深港两地约二百名青年参加在深圳举行的“深港骑缘|庆祝香港回归二十周年深港青年联谊”活动/资料图片

  香港青年教育问题近年来被认为是一个棘手问题,中央领导亦多次强调,香港青年工作应是重点工作。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原常务副主任、全国港澳研究会创始会长陈佐洱在回应香港青年问题时,引述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5月4日在北京大学的讲话,“青年的价值取向决定了未来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而青年又处在价值观形成和确立的时期,抓好这一时期的价值观养成十分重要。这就像穿衣服扣扣子一样,如果第一粒扣子扣错了,剩馀的扣子都会扣错。人生的扣子从一开始就要扣好。”陈佐洱表示,香港有一部分青年人没有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非常令人痛心。

  陈佐洱表示,香港的青年还是传承了狮子山下的精神,一直是爱国爱港爱乡的,每到清明节都看到有许多青年人回到内地拜祖扫墓。而且香港青年聪明勤劳,团结奋斗,是财富的传承者,也是财富的创造者。

  针对一些有问题的香港青年,陈佐洱认为,这与香港很成问题的教育环境有一定关系。一些不“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国化”的问题,已经损害到香港的核心价值,使得社会的公平正义,信息的客观公正,还有千家万户的子孙后代成人成长都受到严重影响。“有一部分人出现在反华反共,反华乱港的街头,非常痛心,但是更加险恶的还是他们背后的那些长了‘胡子’的人。”

  港“去殖民化”不够 是祸不是福

  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原常务副主任、全国港澳研究会创始会长陈佐洱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平息非法“占中”是香港回归以来最重大的一次争夺管治权的斗争。他又认为,爆发非法“占中”事件的原因多样,其中包括一些重要领域“去殖民化”做得不够,如果这种错误不去纠正,继续下去对香港而言将是祸。

  非法“占中”挑战管治权

  谈及中央对香港管治权,陈佐洱指出,中央坚决支持特区政府以高超的政治智慧和定力平息非法“占中”,平息非法“占中”是香港回归以来最重大的一次争夺管治权的斗争,其意义和艰巨性不亚于97年政权交接。之后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104条的释法,进一步落实和强化了中央全面管治权。

  陈佐洱表示,从一开始,“占中”性质就是非法的,冲在前面的组织者宣称其目标就是反对全国人大的8.31决定,甚至要全国人大常委会向香港道歉,收回这个决定,“反对最高权力机构依照基本法提出的政治体制的决定,这不是挑战中央对香港的管治权吗?而且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用非法方式。”

  陈佐洱分析,爆发“占中”的原因是多样的,包括香港缺失国民教育。“香港一些重要领域在回归以后,没有摆正其在整个国家大格局当中的互动地位,不去想自己的定位在哪里,不‘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国化’,造成了很多问题。”他说,这些损害了香港的核心价值,如果对这一点不加以纠正,将这种错误行径继续下去的话,对香港是祸而不是福。

  “港独”思潮蚍蜉撼大树

  近年来,“港独”与“台独”势力相互勾结,日前香港“自决派”公然与“台独”势力成立新组织。对此,陈佐洱表示,“港独”和“台独”一起站台,臭味相投,互相取暖,这个情况值得高度警惕。

  陈佐洱指出,面对“一国两制”实践过程中出现的这些新问题和新情况,中央一直在关注,并且不断的探索推进“一国两制”实践以适应发展变化的治港良策,取得了许多规律性的认识和有益的经验。他又强调,所谓的“港独”思潮不被中央所允许,“蚍蜉撼大树,根本撼动不了‘一国两制’的实践,撼动不了全面准确地贯彻执行‘一国两制’,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

  30年后香港制度更没有变的必要

  图:陈佐洱表示,2047年后的香港制度不会改变。图为香港回归后如邓小平所言“马照跑”/资料图片

  香港未来三十年该怎样发展?三十年后又会怎样?对于这个问题,陈佐洱表示,自己对香港未来三十年充满信心,这位研究“一国两制”的权威专家还引用邓小平的话说,三十年后的香港更没有变的必要。

  与祖国发展战略结合是正路

  陈佐洱说,从某种意义上面讲,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是香港最大的政治,而且实现发展和改善唯一正确的路向和最大的优势就是将“一国两制”方针与祖国的发展战略紧密结合,融为一体。而香港则要以更加宽阔的视野和胸怀,充分把握“一带一路”的重大机遇,凭藉仍然具备的一些独特优势,将自身发展与“一带一路”有机地结合起来,并且主动对接粤港澳大湾区战略规划,聚焦人文交流,促进民心相通,扩大和深化与内地的合作,共同打造大湾区,共同开辟“一带一路”广阔天地。

  “一国两制”在港已经成功实践二十年,三十年后又会怎样?陈佐洱回应,2047年后的香港制度不会改变,也没有变的理由。“第三卷《邓小平文选》第三节里面讲了五十年以后更没有变的必要,中国还要再造几个香港。”陈佐洱明确指出,那些所谓的香港2047年后要改变,要搞“自决”,“全民公投”的话,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伪命题,是一些人通过这些言论妄图制造“港独”。

  寄语新政府为市民谋福祉

  今年7月1日,香港新的特首和特区政府即将上任。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原常务副主任、全国港澳研究会创始会长陈佐洱表示,相信新一届政府的各位高官和各部门首长已经胸有成竹,整装待发,大展宏图,衷心地祝福他们能为香港市民谋取更大的福祉。他也希望,新特区政府能遵循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治国理政的思想,遵循张德江在香港基本法实施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全面准确地贯彻落实“一国两制”,全面实行基本法。

责任编辑:DN029
相了关阅读: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