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漂”落地生根 “痛并快乐着”

  图:“港漂”住满七年成为香港永久居民後,落地生根,努力融入本地人的生活/网络图片

  【记者 石华】香港作为中西文化交融之地,开放文化、多元背景和国际视野,一直吸引不少来自内地的年轻人,他们怀揣梦想与期待来这里学习、工作、落地生根,由此也带来了一个词汇─“港漂”。“港漂”一族曾是天之骄子,但如漂泊之蓬,扎根前肯定会遇到“水土不服”的问题。语言的磨合、文化的冲击、生活方式的转变,都是“港漂”成长中“痛并快乐着”的经历。

  每个“港漂”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无论现状如何,他们很少後悔自己的选择。在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记者探访了三名“港漂”人的经历,透过她们的视角,了解到内地人才融入香港所经历的蜕变。

  从2005年开始,张一波通过“引入内地专业人才计划”来到香港工作。那个时候还没有“港漂”这个词。作为较早一批在香港工作的内地人,她逐渐在香港有了事业、生活和自己的圈子。获得了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後,她把父母也从西安老家接到香港,目前一家三代在香港生活。

  从基层做起不断学习

  2002年,南开大学毕业後的张一波在广州一家银行工作,两年後只身一人来港闯荡。“香港的金融在世界是领先的,当时就是为了增长閲历和经验。”张一波告诉记者,在香港她从很基层的工作做起,不断地学习吸收,打开自己的思维,扩充社交圈,然後一直做到上市公司的执行董事,目前从事私募基金资产管理。

  据张一波回忆,2005年时,“港漂”群体并不多,同乡会和校友会也比较少见。但近几年明显感觉“港漂”越来越多,形式也有了变化。“不仅是来香港工作的,也有来香港创业的,更多的是来香港读书的,感觉越来越年轻和有活力。”

  与大多数“港漂”一样,语言关也是张一波面临的第一个难题。“那时去买菜、去便利店,如果不会粤语,受到的待遇也不一样。好在我对语言没有排斥,每天下班後都从电视剧中一遍遍学,後来就攻克了这个难题。”

  张一波説,现在很多场合使用普通话都习以为常,不过掌握了粤语更容易在港工作和交流。

  文化融入和身份认同是大多“港漂”的心路历程,十二年来,张一波认为这个经历似“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两地文化和生活的差异确实明显,但我觉得这是一把双刃剑。港人守规矩、讲规则,秩序感强,因而做事严谨。但这也造成局限性强,深层次的东西不愿思考,他们认为只要遵守规则,就能获得安全感,因而创业者寥寥。”

  文化差异是把双刃剑

  张一波表示,内地之所以发展迅速,得益於突破创新的思维,而这种思维是港人所欠缺的。不过内地如今很多系统正在建立,这説明发展到一定成熟後,规则意识必然建立。“这两种观念不能説哪种更好,每次我回内地,明显感觉到移动互联网带动的创新浪潮给生活带来的改变,这种惊喜在香港是体验不到的。但是也不免担忧内地的食品安全和治安等问题,这根弦一直紧绷,直到再次回到香港。”

  谈到未来的打算,张一波表示,香港的金融业仍有优势,从家庭的角度考虑,无论是教育、医疗服务资源,香港仍有让人珍惜的理由。“我可能不会一辈子待在香港,但是目前不会考虑离开香港。”张一波説。

  事业有成的张一波,如今工作也有弹性,朝九晚五的生活,让她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闲暇之余,也不忘照顾好自己,健身、滑雪、登山以及跑马拉松都是她的最爱。“运动没有让生活变得轻松,却让她一点一点变得强大。”张一波坦言,这样做不是出於什麽样的责任,只是为了做个一更好的自己,只和昨天的自己相比。

  16万“港漂”半数留港发展

图:“港漂”内地学生聚会,打出“我爱港漂”横幅/网络图片

  随着内地学生来港就读及获批工作人数近年持续上升,香港特区政府视为吸纳人才的政策。据香港入境处的数据,2001年,来港就读大学的内地学生约一千人,此後每年递增,至2012年达一万六千人。而内地毕业生在港就业的人数,从2008年的2658人,持续上升至2012年的6428人。

  文化融入和身份认同是大多“港漂”的心路历程,港漂十二年,张一波认为这个经历似“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两地文化和生活的差异确实明显,但她觉得这是一把双刃剑。港人守规矩、讲规则,秩序感强,因而做事严谨。但这也造成局限性强,深层次的东西不愿思考,他们认为只要遵守规则,就能获得安全感,因而创业者寥寥。”

  张一波表示,内地之所以发展迅速,得益於突破创新的思维,而这种思维是港人所欠缺的。不过内地如今很多系统正在建立,这説明发展到一定成熟後,规则意识必然建立。“这两种观念不能説哪种更好,每一次她回内地,明显感觉到移动互联网带动的创新浪潮给生活带来的改变,这种惊喜在香港是体验不到的。但是也不免担忧内地的食品安全和治安等问题,这根弦一直紧绷着,直到再次过关回到香港。”

  “港漂”也许是一个过渡的名词,等他们稳定扎根,融入香港社会後,“漂”也就慢慢消失,而港漂的岁月也许是他们一生的财富。

  徐莉办书院植根中华传统文化

图:徐莉和同事在推介会上/采访对象供图

  5月19日晚上,一场普通的推介会在香港中银大厦举办,数十位下班後匆匆赶来的家长将徐莉和她的同事团团围住,仔细询问汉鼎书院的各个问题,此刻也许是徐莉最开心的时刻。从2015年开始筹划办学以来,历尽坎坷,不改初心,如今汉鼎书院有望在今年8月对外招生。

  中西合璧是办学的方向

  近几年来,不少香港人到来内地办学,但内地人来香港办学几乎没有,徐莉却是其中一个。1989年在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後,徐莉一直从事中文教育教学,2007年通过“输入内地人才计划”,徐莉来港工作并定居。

  2007年8月,徐莉初来香港弘立书院任教,听到一名学生问:“老师,为什麽英国人不要我们了?”看那张纯真稚气的脸,徐莉在震惊之余,也陷入了沉思:香港主权回归虽已十年,然而人心的回归不能和日历画等号,其间学校教育应该正本清源,其作用不可或缺。

  然而,随在港生活的时间越长,校际交流活动越多,对香港的中文课程研究越深,徐莉的忧虑则越来越甚。“港英时期,中学的语文科还有26篇千百年流传的经典范文和《中国文化教材》作为必读必考篇章,回归後,教育局将必读必考范文改为建议范文,可教可不教。香港年轻人的中文素养迅速滑落。”

  办学之路坎坷仍未放弃

  “植根中国传统文化,兼采国际教育精华的才是学校正确的方向。”徐莉告诉记者,现在香港有很多人都在呼吁香港应该有学校来承担一个任务和使命,帮助年轻人理性认识香港和内地、香港和世界的关联,培养他们具有与内地和国际社会来往、友好交流的素质和能力。在这样的背景下,2014年底,徐莉开始构思筹备办学,发起并设立了益利乐生教育基金。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用《离骚》中的名句来概括徐莉的办学之路再恰当不过了。布鞋三双、皮鞋三双、长筒靴两对、短筒皮靴两对,这些是徐莉筹备办学两年来穿坏的鞋子。至於走过多少路,见过多少人,就更不必细説了。

  2015年8月,徐莉正式筹备办学,先後向地政署和教育局递交三份租用政府土地作为校舍办学申请,但都被拒。根据审计署的报告,从2005年至2016年4月,全港有234间空置校舍,有105间一直丢空,当中73间不适合作教育用途,交回地政总署。徐莉看到消息後再次申请,却仍然被拒。

  政府空置校舍申请无门,私人校舍则租售无盘,徐莉只有寻找可做教育用途的商舖和工厦,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其租金及改造的费用可想而知。最终徐莉看中了香港仔黄竹坑道的一座工厦,将3500平方米改建成校舍。在业主多处优惠的前提下,徐莉仍投入了5000万元将其装修并承租下来。

  徐莉表示,校舍已改建完毕可容纳学生300人,教育局牌照也正在申办中,不出意外的话,汉鼎书院8月份就可以对外招生。“投入的资金有通过基金会募集而来,也有家人和朋友的借款,还有房子的抵押借款。这个基金主要用於办学和慈善助学,汉鼎书院是第一家,以後还会更多这样的学校。”

  创业开餐厅炮制爱心家乡菜

图:姜志明在香港大学开办餐厅,事事亲力亲为/采访对象供图

  “开办这家餐厅一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创业梦,另外就是想让港大师生吃上正宗的家乡菜。”姜志明告诉记者,餐厅的顾客学生和老师占到了七成左右。这家名为“湘聚小厨”的餐厅虽然面积不大,但上座率往往爆满,成为香港大学师生用餐的首选。并且学生午餐可享九折,米饭任吃,被师生称为“爱心餐厅”。

  攻克语言关找到归属感

  在来香港前,姜志明从事电子工作,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在香港大学任教授的丈夫。两人结婚後,她于2007年来到香港,成为一名“港漂”。“那时除了丈夫谁也不认识,语言完全不懂,一下子好像与世界隔绝。”姜志明回忆,她在香港没有朋友,丈夫工作又忙,自己从一个工作忙碌的人突然变成家庭主妇,越来越沮丧。

  “想工作不行,没有香港身份证,想学习不行,没有香港身份证。”姜志明告诉记者,曾有一段时间天天往深圳跑,但总感觉日子过得空虚,为了尽快调整自己,她打算先从语言关开始攻克。“我就对电视学,去街市买菜,用普通话变调和菜贩对话,菜贩听懂就用普通话回覆我,我就坚持用广东话説。也许看在我的坚持,他也就用广东话重复一遍,就这样一来二去就会了。”

  语言通了,人也就安定下来,随着取得香港身份後,姜志明也找到一份普通话老师的工作,自己的生活圈子慢慢的变大了起来。

  克服困难爱心创业

  近几年,负笈香江的内地学生逐年递增,然而香港的饮食习惯和消费价格成为不少内地学生的一大困扰。一次,在港大的校门外,姜志明看到两个学生在讨论吃什麽的问题,争论很久还是没有结果,她顿时想到为何不开一家餐厅,既可以实现创业梦,也能让这些学子吃上家乡饭。

  姜志明的想法得到了丈夫的支持,但筹备过程却遇到种种困难。因为此前一直没有从事过餐饮,又不了解香港餐饮的状况,在找下店舖後,改造就出现了问题。“我通过一个炉具师傅找到了一名油烟管道师傅,他改造了抽风力度,花费了60多万元。却没想到这个承建商不是环保署认可的,没有达到环保署的要求,待环保署检查时,因工程不合格不能开业。”

  姜志明回忆説:“香港对环境的要求确实严格,但香港人做事很正规,环保署给出了我几百个备案公司,让我自己选择。最终全部投入了300多万元後,才在2015年3月底开业。”姜志明表示,餐厅开业初期完全请不到人,洗碗没人自己洗,服务员没人自己来,厨房少人自己又要去切菜,厨师,甚至员工都不把她当成老板。可姜志明认为这些苦都是应该吃的苦,一年後,了解行内的问题和规矩後,她实行人事改革,餐厅才开始扭亏为盈。

责任编辑:DN029
相了关阅读: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