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9月20日,全国港澳研究会连同北京大学港澳研究中心、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共同主办,香港中国商会、香港华菁会等机构协办的“香港在国家发展战略中的地位和作用”论坛在香港举办。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发表致辞。论坛引起热烈反响,反映了当前改善经济民生受到香港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重视,已成为主流民意。为了便于读者深入关注有关问题,以论坛为契机,进一步思考和谋划香港在国家新一轮发展中定位和功能优势,全国港澳研究会授权《大公报》、大公网独家刊登发言摘要。


陈佐洱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昨日在港出席论坛时表示,香港近年经济、民生发展差强人意,被新加坡、澳门及部分内地城市超越,深层次原因是未有依法“去殖民化”,老殖民主义者炮制的“去中国化”却死灰复燃、大行其道,导致“一国两制”受到伤害,造成社会巨大内耗。陈佐洱指出,“该去的要坚决去掉,不该去的绝对不能去掉”,希望特区政府把握机遇,令香港以独特方式参与国家新一轮改革发展机遇期,并从中大获裨益。

全国港澳研究会、北京大学港澳研究中心、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在金钟港丽酒店主办“香港在国家发展战略中的地位和作用”论坛,行政长官梁振英、中联办副主任黄兰发、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副特派员佟晓玲,以及香港工商专业界人士、专家学者等500余人出席论坛。陈佐洱致辞时指出,香港近年经济民生发展差强人意,究其深层次负面原因,是回归后一些重要领域没有处理好香港在国家大格局中的定位和良性互动发展,出现了两个“化”的问题。

伤害“两制”引发许多问题

陈佐洱指出,第一个“化”的问题,是没有依法实施“去殖民化”,“让一些本应放在历史博物馆里的东西跑出来招摇过市,有的还被奉为金科玉律”;第二个“化”的问题,则是老殖民主义者在上世纪80年代初炮制的“去中国化”死灰复燃、气焰嚣张。不“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国化”,使得“一国”之下的“两制”都受到伤害,这种背离历史本质的怪现象造成香港巨大内耗、引发里里外外许多问题。

陈佐洱强调,“一国两制”和基本法是保持资本主义制度下香港繁荣稳定的唯一正确之路,中央对港的基本方针政策一定不会改变,亦会坚决维护法治及自由等核心价值,不容丝毫受损。因此为香港未来发展,“该去的要坚决去掉,不该去的绝对不能去掉,该管的一定要依法依规管起来”。

慢进落后被星洲澳门抛离

陈佐洱又称,整个世界特别是亚洲都在变革,“不进则退,慢进就是落后”。近三年香港GDP增长率降至2.4%,人均生产总值停留在3.7万美元,而同样经历亚洲金融危机、受土地面积制约的新加坡已达5.4万美元,澳门经济发展亦已大幅抛离香港。沿海金门、冲绳、济州岛等地每天吸引成千上万中国游客购物,香港今年七、八月旅游旺季却录得近六年首次按年跌幅。而曾连续十年被评为“全球最繁忙港口”的香港,已接连被新加坡、上海、深圳超越,香港占全国经济总量份额亦从回归初期的16%降至不足3%。

陈佐洱说,这些消息接连传来,令他心里总有酸酸的感叹。他表示,一时的低迷算不了什么,究其原因后,香港必将奋起直追。

陈佐洱会后被问到“去殖民化”源自哪条法律,他指应在基本法总则与条文中寻找,而哪些法律条文与此相关属于专题问题,与论坛讨论议题不符,不应离题。至于为何致辞只提及“一国两制”,却未讲到“高度自治”及“港人治港”,他指“一国两制”已经涵盖后面两项,强调不可咬文嚼字,过度推测。

适度有为推动经济发展

陈佐洱亦表示,赞成特区政府“适度有为”积极推动经济发展,因为全球化、信息化时代,凡实行市场经济体制的行政管理当局,几乎无一不在必要时对经济领域进行适度干预。

陈佐洱相信特区政府管治团队能够把握机遇、凝聚共识,在国家新一轮改革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共同将香港优势推陈出新,发扬光大,以独特方式参与国家发展,并从中大获裨益。

是次论坛有来自两地的多位专家学者和青年创业企业家代表,如陈经纬、梁锦松、马时亨、刘兆佳、张燕生、巴曙松、许泽玮、吴杰庄、杨勇等,围绕国家发展战略与香港机遇、国家金融业发展与香港金融业优势、中国走向世界与香港的法律资源、国家治理现代化与香港的社会治理,以及创业新浪潮下的内地与香港等五个主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香港中文大学副校长、香港亚太研究所所长张妙清,香港大学讲座教授王于渐,林李黎律师事务所主管合伙人林新强,“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张志刚,立法会议员、汇贤智库理事会主席叶刘淑仪参与论坛主持。

内地近年发展一日千里,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认为,香港现时虽仍保持过往发展的优势,但优势并非“优越感的同义词”。他以资讯科技产业蓬勃发展的贵州省省会贵阳为例,提醒香港勿被老调重弹的优越感催眠,错过发展的宝贵机遇。

以贵阳为例 促警惕被超越

陈佐洱昨日在“香港在国家发展战略中的地位和作用”论坛上,谈及香港和内地的发展。他表示,香港过去发展凭藉的诸多优势今日仍在,“但优势不是优越感的同义词,简单重弹老调的那些优越感,是盲目的有害无益的催眠术”。

陈佐洱说,香港踏实、灵活、奋发有为的精神和步伐,如今已经复製到了深圳、北京、国家自贸区,甚至西部城市西安、贵阳等地。贵阳的自然条件虽是“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但当地蓬勃发展的大数据国际博览会、大数据产业园、大数据交易令人震撼,不过亦仅是内地迅猛发展的其中一个例子而已。

陈佐洱续指,现时内地许多城市乡村的餐厅点餐结帐、民众出门搭的士、房屋售购租赁中介、买汽车、 农药农具和家用电器已使用电子信息系统和“互联网+”,当中不少应用软件是由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组建的公司开发。

陈佐洱认为,香港与内地发展相比,“任何不带偏见的人都会为香港过去十几年里,失去领先资讯科技的宝贵机遇而扼腕痛惜”,并认同香港需要“重拾当年的‘狮子山下精神’,找回中环的匆匆脚步”。

爱坐叮叮感受香港活力

从事港澳工作多年的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与香港渊源深厚,对香港的一草一木亦颇富感情。他昨日出席“香港在国家发展战略中的地位和作用”论坛致辞时就分享说:“每次来港,只要时间允许,我都喜欢乘叮叮车从上环到筲箕湾缓缓走一趟,有时下车步行一段再上车,沿途欣赏七彩纷呈的风景”。他说,自己常常被感动,那是从一座座楼房、一间间商舖、一个个乘客和行人身上迸发出来的香港活力。

陈佐洱说,其实99.99%的内地同胞都和他一样,赞赏、钦佩香港的活力,祈盼香港更加繁荣稳定,东方明珠大放光芒。两地同胞从来都是血浓于水的炎黄子孙、风雨同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陈佐洱强调,应当看到,这些年来,香港发展自己、贡献国家的巨大成就。在“一国两制”的国策下,香港更优于其他任何国家地区搭上中国腾飞的顺风车,国家也因为拥有香港这个富有活力的精緻经济体,获得优势独特的助力。

这些优势,不仅仅因为香港比较“有钱”,同时还有许多比“有钱”更为宝贵的综合价值,香港是一座藏量丰厚的富矿。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