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运大和尚,香港能仁书院本科及硕士毕业、博士研究。1986年依止永惺上人剃度出家,1993年起担任西方寺监院。二十多年来一直追随永惺上人修学佛法,辅弼上人弘法利生,协助各种大小法会及社福开展慈济活动。2007年被两序大众推举为西方寺第二任方丈。

我们到这儿来参加两会,也是希望把我们的一些香港方面的经验与内地彼此之间共同来分享、交流。因为香港佛教回归已经17年了,而且公共假期也是1999年实行的,今年已经十几个年头了。因此我我有一个想法,希望在国内能不能够在四月初八也有一个公共假期。

 我们是民族的一员,我们了解自己的国情,因为了解国情,我们才能给国家建言献策。但我们议政不参政。而且我们佛教总是说,以慈悲为怀,那怎么来表呢?那我们就要通过对于国家民族的关怀来表达,就像弘一法师曾经说的那样,爱国不忘念佛,念佛不忘爱国,念佛不忘救国,救国不忘念佛。

我觉得香港的佛教主要融入在几方面:一个是文化方面、一个是教育方面、一个是慈善方面。例如香港的教会、寺庙,还有佛教团体都能参与办学,而且可以设立佛教科目,有助于从小帮学生们树立信仰。在慈善方面,香港有护理安老院,还有佛教医院。在这些方面,香港和内地可以彼此之间相互借鉴,互相学习。

二战时期,美国总统罗斯福向我们中国的太虚大师请教,世界怎么才能够获得和平,怎么才能够安乐?这个问题同样也适用于今天的香港。当时的时候太虚大师很有智慧,他用电报回给美国总统罗斯福两个字——“无我”。他说只要“无我”的话,那世界就能和平,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于今天的香港。我们大家都应以国家利益、香港利益出发,发扬“无我”的精神、大无畏的精神、担当的精神。

在两地交往之中,难免发生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主流还是好的,香港反对自由行的只是一小撮的人,他们都是一些激进的分子,而且他们也不代表整体的民意。国家在2003年香港刚刚经历sars最困难的时候,给了香港自由行的政策,一签一行,一签多行,成就了100多万人的就业,给香港的经济带来了非常大的好处。佛教讲求无缘大慈,同体大悲。香港人和内地人都是中国人,我们都是同根同源的。同根同源你说相煎何太急呢?

这次我感受很深刻的是,我们整个的会风更务实了,而且更节俭,而且每个人都非常投入,不论是我们小组会、大会,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的,真是有一种来这里头来参政议政,来尽一份自己的责任。我们俞主席说了,做政协委员既是一份荣誉也是一份责任,我看大家每一位都在尽自己的责任,使命感很强。

两会专访宽运大和尚文字实录: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大公访谈《星耀香江》,今天做客访谈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佛教联合会执行副会长,香港西方寺住持宽运大和尚,欢迎您。

宽运大和尚: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好,我是宽运。

主持人:宽运法师是我们大公报的老朋友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所以今天我们非常开心,也非常珍惜与大和尚的这次交流。我们知道一年一届的两会如期而至,全国各地的代表委员聚集于北京,共商国是。对你们这些代表委员来说,有一个必须的功课就是提案,不知道大和尚您今年提案的关注点是什么?

宽运大和尚:首先惭愧不敢当了,我有这个因缘能代表香港佛教界,我是第二次参加两会,也是第二次来到大公网。而且我也是宗教人士,我们说三句话不离本行,作为宗教人士当然关心宗教界未来的发展。因为香港佛教回归已经17年了,而且公共假期也是1999年实行的,今年已经十几个年头了。我们到这儿来参加两会,我们也是希望把我们的一些香港方面的经验,我们彼此之间共同来分享、交流。因为佛教都是同根同源,我们也希望尽我们一点心力。

主持人:您的提案主要关注点是哪些方面。

宽运大和尚:香港回归已经17年时间,香港有公共假期,我们有一个设想,希望在国内能不能够在四月初八也有一个公共假期,这是我自己的一个想法。

主持人:希望法师这个愿望能够早日实现。年年岁岁花相似,今年法师是第二次参加全国两会了,不知道今年从您个人体验角度来讲有没有一些新的感受?

  宽运大和尚:这次我感受很深刻的是,我们整个的会风更务实了,而且更节俭,而且每个人都非常投入,不论是我们小组会、大会,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的,真是有一种来这里头来参政议政,来尽一份自己的责任。我们俞主席说了,做政协委员既是一份荣誉也是一份责任,我看大家每一位都在尽自己的责任,使命感很强。

主持人:有没有发现一些与以往不同的风气?

宽运大和尚:我们也看到自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国家改革开放都说进入了一个深水区,但是深水区里头我看到我们不论是俞主席、李总理他们都对民族、宗教,以至于方方面面都有关心关怀,特别是宗教方面,他们也关注的很多,当然其他方面也有,你看像针对我们现在到深水区发生的问题,李总理说了,要以壮士断腕、刮骨疗伤的气概,好象我们向贫穷宣战一样,像对环境污染,很多方面都做出了这种大的举措,我觉得我非常的赞叹,也非常的鼓舞,作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一员,我们很受鼓舞。

主持人:刚才法师提到改革进入了深水区,确实2014年两会不管是会内还是会外,改革都是一个核心话题,看来改革是全社会的人心所向。法师作为一个佛教界的代表,您认为您是怎么看待中国佛教的发展建设与改革的关系?

宽运大和尚:我觉得中国佛教已经两千多年了,佛教到内地来,其实佛教是南传、北传、藏传,这个北传佛教到了中国以后,又到了韩国、日本、越南,又到了香港和台湾各地,逐步中国化,对中国来说产生了非常大的作用,但今天我觉得它更应该发挥积极的作用。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我们80年代的时候,改革开放开始,一晃已经36年了,我们整个国民当时是一穷二白,现在我们来说,国内不论是我们GDP的总值,已经在世界排到第二位,我们整个精神也非常富足,现在我们所说的精神面貌也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好,也在落实,我觉得我们整个改革开放和我们宗教信仰自由都在相互交替着发生作用,对我们国民来说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您认为香港的佛教发展能为内地佛教的发展或者改革提供哪些借鉴?

宽运大和尚:虽然唐朝的时候佛教就到了香港了,但是香港因为它没有受到我们说文革及其他方面的影响,它保持着这种传统。香港佛教也是一样,太虚大师提倡人生净土、人间佛教的时候,在香港进行了普及,包括台湾也是如此,因为香港在教育、在福利、医疗方面都在参与社会的工作。我觉得香港的佛教主要在以下几方面:一个是文化方面、一个是教育方面、一个是慈善方面,可以供我们大家都能彼此之间能借鉴,互相学习。

主持人:能不能跟大家谈一谈香港佛教在教育方面的一些实践经验?

宽运大和尚:香港来说,你看我们香港佛教联合会,还有很多大的团体,在中学、小学,乃至专设学院都有参与,因为香港这方面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自由,教会、寺庙,还有我们佛教团体都能参与来办学,而且这里头它有佛教的科目,也跟学生们在这里从小给它建立一个信仰,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来说在慈善方面,像我们有护理安老院,还有佛教医院,就是我们参与了很多的这种社会的服务。所以我认为香港佛教无论是慈善化、教育化,还有我们现代化方面,都是有些长足的进展。当然香港现在出家众还是比较少,我们我觉得现在我们两岸四地应该说同根同源,一起来共同为这个时代做点回应,这个还是非常重要的。当然香港方面也能作为一个借鉴,方方面面彼此之间都得交流、理解、沟通,这才是我认为更重要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宽运法师。我们知道在上个月,香港发生了一件令内地市民非常不愉快的事情,当时有数十位香港市民在香港的尖沙咀、旺角游行集会,肆意围堵,甚至辱骂内地游客,给内地游客带来了非常负面的影响。其实中港市民的矛盾过去也有过,而且我想在将来一定时期还会存在,但是我想佛教是讲慈悲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法师如果能给中港两地的市民一个慈悲开示,或许能达到化对立为共赢,化干戈为玉帛的效果。

宽运大和尚:刚才主持人说了,佛教讲求的就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讲的就是慈悲,而且有恻隐之心。你看我们佛教强调放生,强调慈悲,而且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都是同根同源的。同根同源你说相煎何太急呢?而且自由行的政策也是2003年的时候,香港最困难,经过sars最困难的时候,国家给了香港自由行的政策,一签一行,一签多行,给香港的经济带来了非常大的好处,而且成就了100多万人的就业,而且香港现在游客有4300多万人,2000多万都是国内的同胞,给香港的经济带来很多的好处。

  我们也知道,在两地交往之中,难免发生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主流还是好的,而且这个都是一小撮的人,他们都是一些激进的分子,而且他们也不代表整体的民意,我觉得香港人还是很善良的,还是很慈悲的。而且我们看不论在国内以前发生天灾人祸的时候,香港人都是主动站起来,因为我们同根同源,我们一脉相承,而且都发挥血浓于水的情怀,这个是主流。而且香港回归已经17年了,两地交往越来越多,这个不足为患,不足为道,这个只是少部分人。当然我们也希望他们从此不要扰乱这样的秩序。而且我们中华民族近几年来,可以说是我们赶上最好的时代,我们应该多交流、多沟通,相互之间多理解、多包容。在佛教里头讲究“六和”的精神,这个“和”非常重要,和尚和尚以和为上,佛教里面有六和敬,六和敬就是身和就能同住,口和就无诤,意和就能同悦,戒和就能同修,见和同解,利和就同均。这个“和”非常重要,我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一员,而且回归祖国已经17年了,而且两地的交往越来越多,大家都要本着一个“和”的精神,和气生财,以和为贵,希望大家都能和,和和气气的,我们都是一家人。

主持人:看来以后的话有必要普及一下六和敬的知识。过去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大家都有一种疑问,就说出家人该不该参与政治,我不知道法师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宽运大和尚:我觉得我们是社会的一员,我们强调参政,我们议政不参政。议政,我们是民族的一员,那我们自己了解国情,因为了解国情,我们才能给国家建言献策。像佛教,它虽然已经两千多年了,但是它到今天,对我们整个民族,对我们的文化的发展,很多方面是有建设和积极意义的。那我们把我们的好的建议,把好的精神,像我们刚才说的,佛教有慈悲的精神,有“六和”精神,有缘起的精神,有轮回的精神,有因果的精神,那我们把这种精神给这个国家提供我们的意见,而且我们也是社会的一员,大家我们说了,同舟共济。佛教里头我们就讲求的就是爱国。佛教还有报恩的心理,要上报四重恩,报国土恩、报众生恩、报佛恩、报父母恩。还有三涂苦的精神,八苦,就地狱、饿鬼、畜生。我记得弘一法师说过“勿忘世上苦人多”,那我们老是说,以慈悲为怀,那怎么来表呢?那我们通过我们自己对于国家民族的关怀,好象以前的弘一法师就说了,他说爱国不忘念佛,念佛不忘爱国,念佛不忘救国,救国不忘念佛。他们都是这种把悲心弘愿落实到实处,通过刚才说了我们建言献策,把我们佛教的理念,把我们服务大众的精神,因为佛教讲一切为了利益众生,一切为了利益众生,把这种利益众生的精神讲出来,让大家来分享,我们共同来从佛教里头得到智慧,得到启发,那我们才能提倡,人间净土才能实现。

主持人:念佛不忘救国,我能够体会到这些出家人的拳拳之心。去年的年底,香港特区政府推出了政改计划,结果这个计划一出,各界热烈反映。当然也有一少部分的团体和个人僭越《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不是帮忙而是添乱,甚至有一些过激行为。我知道佛学是智慧之学,佛教里面又说佛法智慧深如海,法师能不能从佛教智慧的角度给大家一个开示,让大家在政改方面能够凝聚共识,理性探讨?

宽运大和尚:佛教里头特别强调“无我”的精神,我记得有一个共案可以跟大家来分享。我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正好美国罗斯福做总统。二次世界大战,战争是无情的,多少人都在流离失所,都在水深火热之中,他看到了战争对人类带来的灾难,所以他也就向我们中国的太虚大师来请教,这个世界怎么才能够和平,怎么才能够安乐?也适用于今天的香港。当时的时候太虚大师很有智慧,他就两个字把这封电报回给美国总统罗斯福,他说只要“无我”的话,那世界就能和平,今天我看也适用于香港。如果我们大家都是为了国家利益,都是为了香港利益,我们由这个出发,都以“无我”的精神、大无畏的精神、担当的精神,以和合的精神,以国家和香港民族利益的精神,那你说,哪有过不了坎儿,哪有过不了关?香港人应该以大局为重,大局就是我们以国家民族利益为我们的胸怀。那我们以这个做出发点,那香港一定会更好。当然我也相信香港人是有智慧的,58%的人都赞同大家按照《基本法》来实施选举,不论是行政长官也好,立法会也好,那我们身为佛教界的一员,我们都希望我们香港能够继续地繁荣,也继续再为国家尽一份力,香港人不应该再来争傲了,我们应该好好地为我们的民生,为我们的福祉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那香港才能做到真正的繁荣,香港人才能够真正的安居乐业,如果每一位都是为了香港的安居乐业着想,那我们香港一定会再繁荣的,我也相信香港人应该有这样的智慧,有这样的大智慧。

主持人:2014年的两会如期而至,宽运大和尚也是如期而至,做客我们《大公访谈》,我想这是一种缘分,我不知道法师如何看待缘分这个问题。

宽运大和尚:对了,这个佛教一切讲因缘法,有因有缘集世间,有缘有因世间集,一切都是因缘。既然我们知道是个缘分,我们珍惜我们眼前人,珍惜身边的人,珍惜有缘的人。而且有位大师说,我们给人家希望,给人家欢喜,给人家自在,我们大家皆大欢喜,皆大自在,这个才是佛教的本源。

主持人:确实,我们大公也和宽运法师希望把这个缘分永续下去。刚才开始我就讲了,宽运法师是我们大公报大公网的老朋友,那么不知道法师是怎么理解朋友这个概念的。

宽运大和尚:这个朋友在佛教里头认为有四种朋友:佛说第一种朋友是“有友如花”,就是说花开的时候是朋友,花落的时候就不是朋友了,这个不是好朋友;第二个朋友“有友如秤”,就每天都要衡量,哪份重,哪份轻,这个也不是最好的朋友;第三个就是“有友如山”,这个山鸟语花香,青松翠绿,但是山有的时候也有山洪爆发,这个朋友已经比前两种朋友要好,但是也不是最好的朋友;第四种朋友就是“有友如地”,如大地,大地就是母亲,可以承载一切,好象我们大家都是朋友,我们彼此关心关怀,而且没有任何的利益,你看我们和主持人是朋友,和社长是朋友,和我们大公很多的都是朋友,和各位网友都是朋友,因为我们都有缘,有缘就是朋友,这个都是多生多世的缘分,吗我们彼此之间珍惜这份情谊,我们不是“有友如花”,不是“有友如秤”,也不是“有友如 山”,而是“有友如大地”,大地承载一切,大家都是大地的朋友。

主持人:宽运法师,我们非常希望我们现在友谊能够有友如地,希望法师与我们大公的友谊永续下去,非常感谢宽运法师,谢谢大家。

宽运大和尚:非常感谢,我们也非常高兴,我也希望和大公的主持人也好,各位大公的我们所有的从业人员也好,和大公网所有的人都好,都能作为朋友,如大地的朋友,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主持人:谢谢。

佛教认为有四种朋友:第一种朋友是“有友如花”,花开的时候是朋友,花落的时候就不是朋友了,这个不是好朋友;第二个朋友“有友如秤”,就每天都要衡量,哪份重,哪份轻,这个也不是最好的朋友;第三个就是“有友如山”,山虽然鸟语花香,青松翠绿,但是有的时候也有山洪爆发,这个朋友已经比前两种朋友要好,但是也不是最好的朋友;第四种朋友就是“有友如地”,如大地,大地就是母亲,可以承载一切,这才是值得珍惜的情谊。

佛教讲因缘法,有因有缘集世间,有缘有因世间集,一切都是因缘。既然我们知道是个缘分,我们就应该珍惜我们眼前人,珍惜身边的人,珍惜有缘的人。而且有位大师说,我们给人家希望,给人家欢喜,给人家自在,我们大家皆大欢喜,皆大自在,这个才是佛教的本源。

佛教里讲究“六和”的精神,这个“和”非常重要。和尚和尚以和为尚,佛教里面有六和敬:身和就能同住,口和就无诤,意和就能同悦,戒和就能同修,见和同解,利和就同均。这个“和”非常重要,我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一员,香港回归祖国已经17年了,两地的交往越来越多,大家都要本着一个“和”的精神,和气生财,以和为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