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辑,1955年10月18日生,山西沁源人,现任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委常委、宣传部长。1974年8月参加工作,1975年10月入党,辽宁大学文学学士,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EMBA)高级工商管理硕士,俄罗斯布里亚特国立大学名誉博士。

我们省里头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专题研究了敦煌建设的问题,我们国家去年批准甘肃做国家级的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任务很多,要选重中之重,我们还是选择了敦煌,因为敦煌是世界人类文化最可宝贵的为数极少的顶尖级的文化遗产之一,所以要把它做深度的理解、挖掘、展示、传承和创新,这就是我们抓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的一个抓手。

联合国教科文卫组织对这个人类文化遗产有六项指标,六项指标全部有的地球上只有两个项目,一个就是敦煌莫高窟,一个就是意大利的威尼斯水城,……第二季羡林先生两次谈到敦煌的文化和学术地位,他认为在古代四大文明同时存在的时候,这四大文明相互交汇的地方地球上只有一个,就是敦煌地区。

我们打造“敦煌文化”,重点在规划,现在我们规划敦煌有几个大的原则:一个就是保护第一的原则,因为现在敦煌离我们太久远了,前后已经两千多年了,它辉煌在前一千年,现在好多东西都找不着了,它以这种碎片化的、隐性化的,甚至基因化的方式存在,肉眼看不着,你不挖掘它,重新呈现它,后人就找不到了。

我们能不能把在地的、现场的、物质的敦煌文化统统搬到网上,虚拟世界,这样人们可以在网络世界里头把基因化的、隐性化的、整体的、系统的敦煌文化科学地再现出来,你不去敦煌也可以走进敦煌,这样实现了有限的敦煌城市,无限的游客空间;有限的文化历史资源,无限的文化历史产品。

第三类就是我们动员这些投资商,在投资、投技术的过程中,带人才进来。现在我们已经有一批好的企业,在敦煌投资,上百亿的项目就有好几个了,他们在投资过程当中从策划到经营管理,到招聘的人才,都由他们来解决,那么他们找人可能就是在更大的视野范围里,有的是国际化的人才。

连辑接受大公网访谈实录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2014全国两会特别报道《大公访谈》,我是主持人周楠。甘肃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和文化资源宝库之一,尤其是“敦煌文化”可以说是享誉海内外,留下了无数光耀华夏、影响世界的艺术作品。如今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甘肃文化将如何赢得世界的尊重,而甘肃国际文化旅游名城将如何建设,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将和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连辑先生一同来探讨甘肃文化的发展,连代表您好。
    连辑:你好。
    主持人:首先请您和我们网友认识一下。
    连辑:大家好,希望大家有时间去甘肃做客,谢谢。
    主持人:连代表非常好客,上来就邀请我们的网友到甘肃做客,您今年带来的议案是不是跟甘肃的文化发展相关?
    连辑:是的。
    主持人:具体介绍一下。
    连辑:今年我带的议案有这么几个:第一还是希望能够从国家层面上支持甘肃文化大省建设,特别是支持敦煌国际文化旅游名城这项大项目的建设,这是我提的一个比较大的议案。
    主持人:您提到关于建设敦煌国际文化旅游名城,这份议案具体的内容是什么?
    连辑:具体内容,因为我们省里头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专题研究了敦煌建设的问题,我们国家去年批准甘肃做国家级的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任务很多,要选重中之重,我们还是选择了敦煌,因为敦煌是世界人类文化最可宝贵的为数极少的顶尖级的文化遗产之一,所以要把它做深度的理解、挖掘、展示、传承和创新,这就是我们抓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的一个抓手。所以在这个里头我们安排了一些具体的建设任务,也有些向国家请求解决的事项,这些我都写进了议案。
    主持人:就像连代表刚才提到的,甘肃其实是提出了建设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这么一个战略构想,而就像您提到的这也是目前国内唯一一个国家级的文化发展战略平台,这样的话,下一步它的规划发展是怎么部署的?
    连辑:大体是这样,我们大体上把它归纳成一带三区十三个板块,简称1313工程,一带就是在甘肃全境范围内建设华夏文明丝绸之路文化发展带,这也是国务院确立的战略定位。这一带在2009年国务院就已经在所批复支持甘肃各项事业建设的文件里写进去了,正好去年9月份习近平总书记去中亚国家访问,提出了建设新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这样一个战略构想,和此前国务院给甘肃批的战略定位是高度一致的。所以我们抓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恰好也迎合着习总书记讲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这是“一带”。
    “三区”甘肃是一个狭长的像玉如意这样一个地理造型,东部我们重点抓的是以伏羲文化、农耕文化为主的文化历史区的区域性文化建设,它的特色是农耕,包括中华民族的史祖文化。第二个区以兰州为中心,黄河文化为中心的都市文化区,因为兰州是中国各大省会城市里唯一有黄河穿城而过的,所以有黄河文化厚重的历史积淀,以这个文化为轴心打造现代文化产业,这是第二个区的建设。
    第三个区就是河西走廊,河西走廊主要是以“敦煌文化”为核心,打造敦煌和其他五个地级市的文化生态区,这就是一带三区。
    十三板块包括文物保护、大遗址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民族文化、红色文化、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还有文化产业的发展,还有文化精品创作,还有文化节庆活动,还有文化人才的队伍建设,还有政策体系的保障等等。这些内容都是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部署抓文化大国建设所要求解决的一些重大的战略任务,我们把它细化成我们省的具体工作,叫十三个大的板块。我们现在抓的工作就是要落实好这一带三区十三板块的各项具体建设任务。
    主持人:这么听说下来我发现甘肃目前非常重视“敦煌文化”的发展。
    连辑:是这样的。

人类文化遗产有六项指标 敦煌莫高窟一项不缺
    主持人:至于发展“敦煌文化”有一个什么样的目标?未来的重点工作是什么?
    连辑:敦煌我刚才讲,是我们整个地球上联合国教科文卫组织对这个人类文化遗产有六项指标,六项指标全部有的地球上只有两个项目,一个就是敦煌莫高窟,一个就是意大利的威尼斯水城,剩下的都缺某一项或者某几项,敦煌莫高窟一项都不缺,说明历史地位之高,文化价值之大。第二季羡林先生两次谈到敦煌的文化和学术地位,他认为在古代四大文明同时存在的时候,这四大文明相互交汇的地方地球上只有一个,就是敦煌地区。所以它又是中国古代在丝绸之路兴盛的时候国际文化商贸交往的一个重镇,留下了大量的国际交往的文化遗存,这是我们的一个历史基础。
    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觉得整个甘肃,一带三区十三板块任务非常浩繁,你必须要抓住重点在某一个方面有突破,所以我们在整体布局前提下,集中精力先从敦煌的建设突破,这就是我们的一个战略构想,或者是一个战略选择。这是我说的第二点,就是要众多任务里选择一个重点。
    第三抓敦煌的建设重点在抓规划,抓顶层设计,把敦煌要看清楚、想清楚、说清楚,然后我们才能动手去做。那么最近我们用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对敦煌做了彻底的深度的研究,对敦煌的现状,对敦煌的历史,特别是对敦煌的历史文化价值的这种发现、评估和重新展现做了大量的工作。

“敦煌文化”是中西交流的结果 没有千年无法形成
    主持人:既然做了那么大量的工作在您看来如果让您简单地给我们介绍一下,您认为“敦煌文化”的精华是什么?
    连辑:“敦煌文化”的精华,我觉得几个:一个就是它的国际性,它的和合文化是非常重要的文化核心,因为“敦煌文化”是中西文化交流的结果,没有东西文化长达千年的交流不会形成东方文化。这种交流不是以战争样式为主的,而是以融合发展为主的,所以它正好和世界和平的主流、主题,和中国的和平观点,和和平倡导是高度一致的,这是它文化的一个核心,就是和合文化。这是它的最重要的一个方面,这也是我们发现它的文化价值非常重要的一个核心。这是我想说的一点。
    另外我们打造“敦煌文化”,重点在规划,现在我们规划敦煌有几个大的原则:一个就是保护第一的原则,因为现在敦煌离我们太久远了,前后已经两千多年了,它辉煌在前一千年,现在好多东西都找不着了,它以这种碎片化的、隐性化的,甚至基因化的方式存在,肉眼看不着,你不挖掘它,重新呈现它,后人就找不到了,这是第一大原则。
    第二就是一个有限容量的原则,因为敦煌是靠祁连山雪水养育的一块很小的绿洲,它的自然环境的容量是极其小的,所以它不可能像建北京上海香港那样把它搞成一个繁华的大都市,它必须根据有限的自然资源的条件选择城市规模、人口规模、产业类型等等,所以说容量有限原则。
    主持人:有取舍。
    连辑:有取舍。第三个就是内容为王原则,敦煌的建设不能靠拼外表、拼投资、拼豪华程度,最重要的是把敦煌的底蕴、内涵通过内容建设展示出来。第四就是田园城市的原则,我们想把敦煌建设成小巧、精高这样的乡中有城,城中有乡,田园氛围很浓的这样的城市,这就是我们敦煌建设坚持的几个大的原则。
    重点的任务我们是想搭建几个战略平台,一个是把敦煌打造成一个永久的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这个正在向国家争取;再就是有四个国家级的区域性的建设项目,比方说我们想把敦煌打造成国家级的文化产业示范区,国家级的旅游综合改革的试验区,国家级的文化生态的试验区,国家级的生态文明的示范区,这些我们都已经有了具体的方案和实际的操作。
    主持人:就像连代表提到的,关于现在国家也正在发展丝绸之路经济带,而甘肃也要把“敦煌文化”打造成发展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一个亮点的文化产业,这样的话是不是有助于推动甘肃文化、“敦煌文化”走出国门呢?
    连辑:是这样,因为总书记去年9月份到中亚国家访问,在哈萨克斯坦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的战略构想,我们想重振丝绸之路文化和经济,正好吻合我们现在抓的工作是高度吻合的,所以甘肃怎么呼应总书记这个战略构想,怎么参与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里头来,我们当然有许多别的选择,包括交通、能源、其他科技类型的产业,也包括传统的农业产业,这都可以。那么在此基础之上,我们特别重要的一个选择就是在文化发展上率先突破,就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因为丝绸之路现在大体上是七千八百多公里,很长的,最“黄金”的一段,从各种史料和实际考古发现,甘肃是最核心的一段,因为甘肃河西走廊是一个急速型的管道,只有走这个通道才能实现东西方的交流,你要出了新疆就散开了,有南线,有北线,有中线,过了长安这边也有别的线,到甘肃是集中在这儿的,所以它各种信息都集中在这个段落里头,所以我们认为是我们国家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黄金段。
    那黄金段你抓什么呢?当然类型很多,包括基础设施、交通运输,从这个产业类型上抓,率先抓文化产业、文化事业的发展,这是一个首选,其中选敦煌我们就做龙头,所以要把敦煌打造成一个面向国际、面向西域国家,或者面向过去古丝绸之路国家的,一个文化搭台的这么一个世界社会综合交往的战略平台。

敦煌文化最大创新点 让“在地敦煌”变成“在线敦煌”
    主持人: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在发展文化产业当中,您觉得怎样才能够有力地推动整个甘肃省的经济发展?
    连辑:甘肃的经济是这样,甘肃经济结构还相对传统,或者是相对落后,它农业的比重还比较大,二产的比重也比较大,三产的比重相对低一点,结构还比较传统,那么在我们现在这个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家的整个宏观调控状况下,产业结构调整升级换代的任务很重的情况下,甘肃还应该有其他的突破性的战略产业的选择。所以我们现在就选择像文化产业,因为甘肃经济落后,但是文化资源丰厚,文化底蕴深厚,这是全国公认的。甘肃的文化资源,历史文化资源的丰度,在全国前五位,它好多东西可以挖掘整理、保护传承,可以创新,好多东西可以转化成经济类型的项目,在保护前提下,完全可以把文化产业作为丝绸之路新经济带,或者是甘肃经济振兴过程中选择一个新的战略突破口,或者是战略支点,所以就选择文化产业。
    主持人:在文化产业的传承和发展当中,就要面临两个问题,在传承的同时还要有所创新,这个刚才连代表也提到了,“敦煌文化”又进行了哪些方面的创新呢?
    连辑:“敦煌文化”创新点它是这样的,我刚才讲我们敦煌的第一个发展原则是保护第一的原则,所以一定要把现有的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人文的、自然的这些遗产很好地保护住,不能因为要发展,要经济效益,盲目地去发展,破坏了这些自然遗产或者是人文遗产,这个是绝对不允许的,这个是发展的底线,这也是大家很关心的,会不会一窝蜂,蜂拥而起;会不会失去理性,只追求所谓的经济效益,所以好多学者包括一些游客,包括一些社会人士都有所担心,这个是有严格界限的,这是前提。
    在这个前提下,我们能够把一些通过内容建设转换成经济产业的东西,这个我们做一些有理性的和科学的选择。比方说现在他们已经在敦煌搞了一部叫《敦煌传奇》的动漫片,它就是把敦煌一个洞窟里头救人的一个壁画故事复制成12集的动漫片,花了两千多万,这就既保护了洞窟,又创造了创意性的产业,电视电影产业。最近他们还搞了几部相关的片子,这样就既能够传承保护文化,又能够创造一些有收益的文化类型的经济产业,这样我们就做了一些选择。
    你刚才说的从创新的角度,我觉得第一个,就是利用现有的传统文化资源,用现代的思维,现代的手段等把它做经济性的展示,这是一个创新。不是单纯地保护,你保护不进人也不行,保护光花钱不挣钱也有问题,所以举例说我们的敦煌石窟,现在是490多个洞窟,如果大家都去看对保护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敦煌研究院想了一个办法,它搞了数字敦煌石窟的这么一个技术手段,然后把这个石窟里头若干窟1:1的复制下来,造成一个三维空间,我们到了这个房子里等于到了这个石窟了,键一点到另一个石窟了,你可以不去现场,但是通过影像世界可以更清楚地了解石窟的情况,这就是用科技手段再现石窟,这就是很重要的创新。
    这里面最大的创新点我想让“在地敦煌”,变成了“在线敦煌”,敦煌好多文化遗产已经基因化了,土堆里看不着,但是记忆里有,有些碎片化的,不是系统的,有些隐性化的,扒拉开才能找着,游人去了没有什么可看,怎么把游人留住呢?这些怎么解决?我们能不能把在地的、现场的、物质的敦煌文化统统搬到网上,虚拟世界,这样人们可以在网络世界里头把基因化的、隐性化的、整体的、系统的敦煌文化科学地再现出来,你不去敦煌也可以走进敦煌,这样实现了有限的敦煌城市,无限的游客空间;有限的文化历史资源,无限的文化历史产品。这样就可以用有限地一部分高科技产业创造无限的市场和收益,用这种办法可能就能解决敦煌地方小,容纳量低,但是可以有高的回报,高的收益这样的问题。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了关于敦煌文化的一些创新的方面,我也注意到您刚才也提到季羡林先生曾经说过“敦煌文化”其实是世界四大文化体系当中唯一交汇的地方,中国的敦煌地区,这是不是我们所说的文化交融的一个体现?
    连辑:是这样的,因为历史上,我刚才讲过,“敦煌文化”它不是孤立存在的,它就是西佛东建,佛教从西边进来,在这儿本土化的一个过程,那么它也同时是东西方的贸易往来、经济往来交汇的一个地方,我们现在说的什么胡椒、番茄都是从这个地方进入中国的,包括我们国家的好多物种,好多产品,包括好多记忆都从这儿出去的,比方像丝绸,比方像瓷器。现在为什么世界上,在传统的文化记忆里头,对中国记忆最深的就是两条,第一条就是丝绸,第二条就是瓷器,那这个敦煌,河西走廊,丝绸之路是做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的,所以它是一个交往的成果,也是人类文明碰撞的一个历史见证的过程。所以我们现在挖掘整理它,就是想再现它,为什么要很好地再现它呢?就是因为现在的世界发展的潮流,又更趋向于和合,更趋向于合作,更趋向于理解,更趋向于包容,更趋向于这种世界大同,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大的人类文明进步的共同价值取向,那么敦煌在两千年以前就已经形成了这种价值取向,现在把它挖掘出来是有非常强烈的时代感的。

高端的产业布局 对人才提出了刚性的客观的需求
    主持人:在挖掘传承创新和各地方文化融合的过程当中,是不是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人员,在这方面,尤其是人才方面,有没有一些出现的问题?比如说人才不足,或者是相关的问题?
    连辑:这还是有的,因为现在敦煌的建设肯定是需要各种要素的,你讲的这几个问题里头,最重要的大概就是一个是人,一个是钱,这两个还是关键的关键。人它是这样一个情况,敦煌是一个小地方,它一共才二十多万人,加上企业的,它自己城市化率又不是很高,大概有一半以上的人是农村人口。这么小的一个城市人口容量,你让它有非常高端的人才,或者是非常结构合理的人才,这个也是很难做到的,这是它的一个天然的不足。
    主持人:那怎么去弥补呢?
    连辑:第二个它现在的产业还没有发育到很高端的产业上头来,包括文化旅游产业,没有发育得很高端的时候,它对人才的需求也不是很清晰,哪类人才特别需要,它现在还没有特别紧迫,这是过去那段时间敦煌发展过程中,关于人才的问题。正因为这样,它的学校的教育体系也不是很完善,比方说它没有大学,或者是职业教育也是相对薄弱的,这就是它目前存在的问题。
    那么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现在我们把这规划拿出来以后,我们现在这些重要的战略任务都是很高端的一些产业布局,或者是事业项目,普通人很难做得了,这就对人才提出了刚性的客观的需求,这样我们就提出来怎么解决人才问题,这是我们十三板块里面,其中有一个板块就是研究这个的,你刚才问怎么办,大概有这么几条:
    从基础抓起,第一还是要从孩子抓起,把这个教育体系完善起来,要有普通的基础教育,要有相对完善和有针对性的职业教育,要设计这么一个,至少一个高等教育的机构。现在我们已经提出来在敦煌搞以敦煌学(敦煌学是国际性的很大的一个显学,内容非常多)为基本学科方向的大学,现在提出来要在这儿,或者是请其他大学来这儿合办,或者是省里面来这儿投资办,从教育体系上要把它完善起来,这是人才问题解决的一个最基础的、长远的、战略性的这么一项任务。
    第二个,就是我们要加大职业教育力度,多办一些短期的、成人的这种急需的人才的培养,比方说电脑,比方说会计,比方说设计,或者什么这样的,当地特别需要的,但是又马上找不着的这些人才,我们可以办一些职业教育的,这是第二类。
    第三类就是我们动员这些投资商,在投资、投技术的过程中,带人才进来。现在我们已经有一批好的企业,在敦煌投资,上百亿的项目就有好几个了,他们在投资过程当中从策划到经营管理,到招聘的人才,都由他们来解决,那么他们找人可能就是在更大的视野范围里,有的是国际化的人才。这样不求所有,但求所用了,就让企业打起捆来,技术、项目、投资、人才四位一体地引进,这是又一个重要的措施。
    第四个就是我们自己要有一个非常宽阔的胸怀和良好的投资环境和优惠政策,拿政策吸引社会上各类人才进来,举例说像敦煌,它是壁画的故乡,是大家朝圣的敦煌,都去那儿学画,所以我们定了要搞画家村,我们搞起来也是请全国各地的,包括港澳台地区的,也包括世界各地的,我们也希望俄罗斯一些国家愿意来,我们已经有过联系,希望他们来这儿驻场,在这儿写生、教学,将来可以交易产品,这样会形成一个或者两个画家村,这些画家村的画家肯定不是当地人,当地只有一小部分,大部分都是从外地引进来的,这样就改变它的人才结构了,这是第四。
    第五就是从整体上提高敦煌市民的综合素质。当然这里面说起来很复杂,有一个过程,比方说农民转市民,要把一大部分农民通过教育,通过培训,通过产业结构调整,通过转产,让他们进入到城市产业里头来,进入到城市生活中来,进入到文化旅游这个主导行业里头来,那么这就有一个转变他们身份、提高他们的素质、提高他们的技能这方面的工作,整体上提高当地人口的综合素质,这可能也是带有长远战略意义的一项工作。这么抓起来,我们敦煌的文化人才建设工作会有一个突破。
    当然第六点就是全省支持,我们现在省里头高校还是很多的,四十几所高校,人才的结构也比较整齐,所以我们现在也在全省有安排,将来敦煌的事业发展起来的时候,省里头会做人才的智库和保障,这个也是都有具体安排的。
    主持人:说到敦煌的发展,无论是从顶层设计,包括到一些人才培养,包括在吸引招商引资这方面,其实通过连代表的介绍,我们都发现已经有了全盘的部署,借助大公报大公网的平台,您想对海内外,对敦煌文化感兴趣的一些网民说些什么呢?
    连辑:其实我刚才讲这些话,我觉得已经吸引了这些网民了,就是敦煌是地球上人类文化皇冠上仅有的两颗宝珠中的一个,所以你要真想去探宝就来敦煌。
    主持人:好,非常有吸引力的一句话,也是向我们网民发出的一个邀请。感谢连代表做客我们节目,谢谢您的分享,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抓敦煌的建设重点在抓规划,抓顶层设计,把敦煌要看清楚、想清楚、说清楚,然后我们才能动手去做。

敦煌离我们太久远了,前后已经两千多年了,它辉煌在前一千年,现在好多东西都找不着了,它以这种碎片化的、隐性化的,甚至基因化的方式存在,肉眼看不着,你不挖掘它,重新呈现它,后人就找不到了。

一定要把现有的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人文的、自然的这些遗产很好地保护住,不能因为要发展,要经济效益,盲目地去发展,破坏了这些自然遗产或者是人文遗产,这个是绝对不允许的,这个是发展的底线。

现在的世界发展的潮流,更趋向于和合,更趋向于合作,更趋向于理解,更趋向于包容,更趋向于这种世界大同,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大的人类文明进步的共同价值取向,那么敦煌在两千年以前就已经形成了这种价值取向,现在把它挖掘出来是有非常强烈的时代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