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在中国官方公布推动《共建“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行动》的文件中,其实并没有把非洲规划在内,这是为什么?

  刘贵今:非洲尽管没有包括进去,但是它可以从“一带一路”的战略里面直接受益。中国在非洲,已经做了本质上属于“一带一路”的事情,比如说互联互通,我们提出了 “三网一化”,也就是高铁的网络、公路的网络和区域航空的网络,“一化”就是工业化。实际上非洲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走在了前面,所以从这方面来讲,中国在非洲所做的实际上跟“一带一路”的方向是一致的,我甚至可以把它称之为一个小型的,或者是非洲版的“一带一路”。

  主持人:非洲的民众目前对于我们“一带一路”倡议的认识,您觉得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刘贵今:非洲的民众从总体上来讲是欢迎中国提出 “一带一路”倡议的,我刚才提到的“三网一化”就是李克强总理去年五月份访问非洲,在亚的斯亚贝巴非盟总部演讲的时候,以及在阿布贾、尼日利亚的首都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非洲分会演讲的时候,就很详细的阐述了我们提出来的 “四六一工程框架”。所谓“四”就是指中非合作的四项基本原则,主要是体现形式创新、互利共盈、平等、合作。所谓“六”,是指六大工程,第一项工程就是产业合作,此外还有金融方面的合作,脱贫和农业发展方面的合作,环境和生态保护方面的合作,和平与安全领域的合作,在人文交流上面的合作等。这些都是中非多少年来正在做的事情。

  主持人:早些时候呢,中国就和非洲有了坦赞铁路这样一个合作。那么,在今后的合作中,您认为还会有一些新的模式出现吗?

  刘贵今:我觉得中国首先要继续在互联互通上采取更大的动作,增加更多的投入,而且要迈出更大的步伐。除了刚才讲的“三网一化”之外,医疗卫生这方面设施的建设也是有必要的。我们都知道在埃博拉爆发后,中国是最早派出医疗队,最早提供慷慨援助的国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总共提供了7.5亿人民币,派出了大量的专家和医疗队员,受到非洲国家的高度赞扬。但是,非洲的医疗基础设施太落后,这方面的体系也很脆弱,因此中国将会在这方面增加投入,帮助他们建设和改善医疗卫生体系。

  另外一个重点就是和平与安全的领域合作,中国今年向南苏丹派出了700多人的、成建制的武装安全部队,这是中国在维和方面迈出的很重要一步。中国过去的维和就是派工兵,派医疗分队,在那里铺好路,给你打好井,给你建好帐篷让人去住。人家受了伤,蚊子叮咬了,犯了疟疾,给你看病。现在我们派出带武器这种有自卫能力的武装部队,成编制的,这也是联合国多年来在这方面的诉求。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非洲是一个相对来说动荡的地区,尤其是政府换届政策的延续性,包括局部的冲突等等,这些是不是都是我们要考虑在内的?

  刘贵今:的的确确我们面临着不少的风险,但是最大的风险还是政治的风险。非洲的政局在一些国家,也确实是不太稳定,特别是多党民主制执行之后,过几年就有一次大选。在过去几年也经常会出现逢选必乱,哪个国家一大选就乱了,这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一个风险。

  另一个风险就是战乱,像马里本部发生的伊斯兰极端力量的侵犯,使大半个马里被占,包括在苏丹的战乱还没有结束。南苏丹好不容易独立了,独立之后,自己两派又打起了,政府和叛军打起来了。在其他地方也会发生动荡,比如过去利比亚发生的事情,导致大规模的撤侨,撤离了我们在那里的劳工和技术人员,这些都是我们所面临的风险。但是呢,我觉得应该这样去看,在整体上,非洲还是在向好的方面转变。

  主持人:其实这些年我们也注意到西方媒体对于中国在非洲地区的作为其实还是会有一些微辞的。比如说中国是在搞新殖民主义,掠夺资源,破坏环境,甚至说中国在非洲有圈地主义。你对这种说法怎么看,您认为确实真的存在这种情况吗?

  刘贵今:我觉得应该从几个方面全面的看待这个问题。首先是中国公司,包括中国公民,特别是私营企业,最近几年在走向非洲的时候,的确出现了不尽如人意的一些情况,假冒伪劣商品也有,不遵守当地劳工和环境标准的情况也在。但这个是跟中国国内的发展阶段紧密联系在一起,中国既有沿海的发达的地区,也有内陆的相对不发达的地区。既有城市,也有乡村,在中国国内有多少问题,很显然的反映在非洲,它就会有多少问题。这一点,我觉得毫不奇怪,这是问题的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国际形势和非洲形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是我们所能看到的。从国际上来讲,有一股力量,或者有一种观念,他就觉得现在中国发展了,崛起了,就感到中国对他们在非洲的一些既得利益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从这一点出发,就开始散布一些似是而非的观念,往中国脸上摸黑,企图来阻碍中国的发展,或者阻碍中国在非洲的进取。而且他们本身采取的就是双重指标,很多东西他们公司做了就没有问题,但只要在中国人身上就出现问题了。

  第三个方面,非洲也发生了一些变化,非洲不再是当年的非洲,网络的发展,非洲一些知识分子、精英受到西方教育和西方媒体的熏陶,多党民主制的介入,并且大面积推行,也使非洲人在看问题时开始受到西方人的影响。也就是说,中国在非洲的形象再也不像过去那么单一,或者单纯,现在会变得更加复杂和多面。然而,非洲70%以上的民众还是非常欢迎中国的发展和中国崛起的。我觉得这也可以从一个层面说明中国在非洲尽管存在一些问题,但是,也并不像西方媒体所宣扬的那么糟。当然,这些问题同样也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


刘贵今
    刘贵今,首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1980年代起,他先后在肯尼亚、埃塞俄比亚、津巴布韦、南非等国使馆工作,见证中非关系三十多年的发展。
刘贵今

大公报、大公网合力打造国内外首档“一带一路”视频访谈节目,从历史与现代、中国与世界、政府与企业、企业走出去等维度进行思想的碰撞。邀约政府官员、专家学者、智库机构、企业家等从不同视角,更具体、更生动全面讲述“一带一路”中国改革3.0版本。向海内外受众全方位、互动性传播中国故事。

  • 出品人:林学飞
  • 总监制:韩红超
  • 总策划:陈国栋
  • 统 筹:李晓蓉
  • 编 导:王田田
  • 主 持:方乐迪
  • 摄 像:王田田 冯昊
  • 后 期:徐上杰
  • 摄 影:张文杰
  • 速 记:许楠
  • 配 音:魏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