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到现在33年了,取得了很大成就,也积累了很多问题。现在怎样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特别要对近33年积累的问题做一个大清理,总结这33年的经验教训,开拓一种新境界、一个新天地。
回顾中共党代会的历史,在我看来,中共1945年的七大和1956年的八大是开得最好的。七大是在抗日战争前夕开的,一共开了三四个月。会上发言很普遍、很热烈,党内的投票选举也比较民主。
这十年是有一些新政,但距离人民的希望和期待恐怕相差还很远。官场腐败更加剧了,社会矛盾更加剧了,每月、每周、每日都有不少社会突发事件。这说明我们这个社会并不是那么和谐。
十六大报告里有句名言: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十七大报告,胡锦涛报告里也有句名言: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生命。结合起来,党内民主关系党的生死存亡,人民民主关系社会主义的生死存亡。
网络媒体确实应该控制,不能让网络媒体自由没有限度,随便攻击什么人,随便公布别人隐私,随便传播虚假消息。但另一方面,网络是能够正当反映人民心声的。




在你看来,即将召开的十八大,是否具有节点意义?
改革开放到现在33年了,取得了很大成就,也积累了很多问题。现在怎样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特别要对近33年积累的问题做一个大清理,总结这33年的经验教训,开拓一个新天地。
你在一开始就提到十六大以来的十年,您如何评价这十年?
这十年是有一些新政,但距离人民的希望和期待恐怕相差还很远。突出表现在贫富两极差距越来越大。这十年来,还没有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
你对十八大,对新一届的领导班子有什么期待?
中国共产党是国际共运动后起之秀,现在共运的中流砥柱。目前中共党员数量占世界的85%。希望十八大可以成为拐点,希望会有新的领导人、新的思路引领中国共产党。

    大公网:在你看来,即将召开的十八大,是否具有节点意义?
    高放:党代表大会五年开一次,按理说,每五年应该都是一个小的转折点。
    之前的十六大是一个大转折点,因为换了新的领导人。在十六大的时候,全党、全国人民对胡锦涛、温家宝等新一代领导人抱有很大希望。
    这一次党代会我认为也会是一个大的转折点。为什么说大的转折点呢?因为前面以江泽民为首的领导集体执政了13年,以胡锦涛为首的领导集体执政了10年,这回是要选举出新的国家领导人
    再从另外一点来看,改革开放到现在33年了,取得了很大成就,也积累了很多问题。现在怎样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特别要对近33年积累的问题做一个大清理,总结这33年的经验教训,开拓一种新境界、一个新天地。
 
    记者:你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叫《列宁怎样实行党代表大会年会制》,从党代表大会的形式上,您能不能把中共和当时的苏共做一个对比。您怎样评价我们现在的党代会形式?
    高放:我那文章是讲列宁时期党代会开得怎样热烈,怎样生机勃勃。列宁以后,苏共党代会就每况愈下了,到后来,完全变成了对斯大林个人歌功颂德的大会。
    回顾中共党代会的历史,在我看来,中共1945年的七大和1956年的八大是开得最好的。七大是在抗日战争前夕开的,加上中间的歇会,一共开了三四个月。会上发言很普遍、很热烈,党内的投票选举也比较民主。
    从1969年的九大起,中共党代会可以说一落千丈。九大是在对毛泽东个人崇拜达到极点的时候开的。毛泽东在会上讲话,下面一片欢腾,不断地欢呼“毛主席万岁”,搞得毛泽东连话都讲不下去。连九大党章都写着“林彪同志为毛泽东同志的接班人”,共产党一个民主的政党,怎么能在党章里写明谁是接班人呢?所以九大是最糟糕的,没有党内民主。
    比较大的改进是从1982年十二大起,十二大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
十二大关于选举有了一点进步,但民主程度还是不够。怎么不够?中央委员的名单是主席团拿一个完整的名单下来让大家投票。十三大也有一些进步,十三大中央委员的选举是差额,有一些大家不太满意的人,就差额选掉了。但还有一个改进是不够的,候补中央委员按得票多少排列,政治局中央委员仍然是按姓氏笔画排列,一直到十七大都是这样。
 
    记者:那你希望在十八大看到哪些形式上的改变呢?
    高放:很多人希望十八大从形式上能够改弦更张,但我认为很难,这有一个历史惯性的作用,大家都习惯了这么做。
    越南共产党在社会主义民主方面值得我们借鉴。他们从九大到十大,党代表大会的报告,开会前几个月就在报刊上公布了,全党全国来讨论。向全党党员公布,这是党内民主;向全国人民公布,这个报告不是你执政党一个党的事,大家都可以提点儿建议。
先公布报告稿这一点目前恐怕做不到。那么至少我希望这一次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选举,能发扬十三大的做法,实行差额选举。能够更加尊重十八大中央委员会的职权。
除这一点以外,应该能做到的就是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当选者一定要按照得票多少排列,不要按姓氏笔画排列。
 
    记者:你在一开始就提到十六大以来的十年,您如何评价这十年?
    高放:这十年是有一些新政,但距离人民的希望和期待恐怕相差还很远。
突出表现在贫富两极差距越来越大。按照邓小平讲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达到共同富裕。这十年来,还没有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
与此相联系的官场腐败更加剧了,现在的腐败可以说是一种制度性的、集体性的、普遍性的。
此外,社会矛盾更加剧了,每月、每周、每日都有不少社会突发事件。这说明我们这个社会并不是那么和谐。
 
    记者:你又是如何看待这十年的变与不变呢?哪些是该变,却又没有变的?
    高放:这十年变的、不变的都有,有变得好的,也有变得不好的。
坚持四项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些都不变,但是具体做法上是有一些变化的。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来说,这十年来,我们更加注重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也更加重视维持生态平衡,不是单纯追求GDP的增长。这十年贯彻科学发展观,更重视经济方面的以人为本,改善民生,不是追求一时的功利。市场经济进一步发展了,引进的外资更多了,外汇储备也增长了。
这些都是不变当中的变。
    那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跟前十三年一样,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政治体制改革没有跟上经济体制改革,以致我前面讲的,贫富两极分化更严重,腐败更严重,社会矛盾更突出了。我们的政治体制至今依然是邓小平1980年8月18日讲话所讲的,权力过分集中的这种国家和领导体制,这样就使得这十年的经济体制改革走了权钱交易、官商勾结的邪路。
    广大党员和人民恐怕最希望十八大是一个新的、重大的转折点,总结前面的经验教训,应该加快政治体制改革。但是这一点现在看来困难很大,阻力很大。
 
    记者:困难和阻力是什么?
     高放:一些领导干部总担心政治体制改革有很大风险。一发扬民主,可能就会出现乱局,破坏社会稳定。但是矛盾积累越来越多,总有爆发的一天,我们要从苏联和东欧的剧变总结经验教训。
可以去做一些局部实验嘛。比如某个区区委书记选举,改为由这个区党代表大会民主选举,而不是由市委任命一个人,然后让大家去投票试试。我们现在的选举是先任命,后选举。市里的领导干部很清楚,选出来的区委书记,可以不听我市委的,但是我任命的人,就必须听我的。掌权者想垄断权力,这是最危险的。
十六大报告里面有一句名言: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十七大报告,胡锦涛报告里也有一句名言: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生命。把这两句话结合起来来说,党内民主关系党的生死存亡,人民民主关系社会主义的生死存亡,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今后十年再迈不开步是非常危险的。
     拿党内民主这点来说,1956年八大的时候,毛泽东就提出来,要党内民主,党代表大会应该实行年会制度,不能五年开一次,这个讲得是对的。毛泽东还说了,这个代表大会应该像人民代表大会一样,实行常任制。常任制就是说,选出来的代表五年之内都是代表,五年之内不要重新选代表,这个意见很对呀。但是九大以后就没有这么做了。我们党的权力过度集中了。
          
    记者:问一个和香港有关的问题。香港虽然是一个弹丸之地,但是它在很多方面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前列。你认为在体制和机制方面,香港能够给内地怎样的一个借鉴呢?
    高放:香港当然可以给内地一些借鉴。香港是1997年回归的,现在将近15年了。香港是资本主义特区,它的民主自由度显然比大陆要大得多。一些香港媒体,大陆的人都爱看、爱听,这说明香港言论自由度大,能使大陆听众得到更多一点的信息。这是讲言论自由方面。
民主方面也是。香港特首的选举,特别是立法院议员的选举,比我们人大代表的选举民主成份也大,他们可以有自由提名的。
   为什么香港能做到的,大陆不能做到呢?我们社会主义的自由和民主应该比资本主义更高。我们的社会主义自由民主为什么超不过香港资本主义自由和民主?这个值得我们借鉴。
 
     记者:你认为网络媒体在未来会如何助推中共的党的建设和发展进程呢?
    高放:网络媒体确实应该控制,不能让网络媒体自由没有限度,随便攻击什么人,随便公布别人隐私,随便传播虚假消息。但另一方面,网络是能够正当反映人民心声的。首先它的速度很快,比报纸、广播都快。其次,传得也要更远。网络媒体的自由民主,真正能够体现社会主义的自由民主。因为社会主义民主说通俗了,就是人民大众的民主,特别是弱势群体的民主。
    所以现在是网络时代,全球化时代,党中央应该跟上这个时代的步伐。
 
    记者:你对十八大,对新一届的领导班子有什么期待?
    高放:中国共产党是国际共运动后起之秀,现在共运的中流砥柱。目前中共党员数量占世界的85%。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更是突飞猛进地发展,但如今也遇到了新的危机。希望十八大可以成为拐点,希望会有新的领导人、新的思路引领中国共产党。
 

高放,著名学者,政治学家、共运史学家、马克思主义学家、社会主义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2009年,被中国人民大学授予荣誉一级教授称号,成为我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首批受聘或受颁一级教授的23名学者之一,具有与两院院士相同的学术影响力,在学术界被誉为“思想高度解放”的学者。
大公网
十八大以后,我觉得政治体制改革一个重点就是说要加快财政民主化的进程,加强对财政预算的监督。
大公网
很多干部以权为本、以钱为本,脱离群众,直接导致了贪污腐败、权钱交易,忽视老百姓的利益。
大公网
在追求效率繁荣发展局面的同时,中国共产党不能减弱对改革的责任和对全民的承诺。
大公网
大公网
大公网
大公网
大公网
    □ 总策划:林学飞
    □ 总监制:韩红超
    □ 记  者:王晓
    □ 编  辑:刘彦昆 高原 郭菲儿 朱丹萍    
    □ 出  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