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强奸案:“罪恶”与法律无关

2014-06-09 第101期
0人
小婧

责任编辑

小婧
面对陌生男性,印度少女们会收起笑容,怯懦眼神背后是惶惶不安。

面对陌生男性,印度少女们会收起笑容,怯懦眼神背后是惶惶不安。

    印度,被西方誉为亚洲最大的民主国家。继2012年底的“黑公交案”之后,其臭名昭著的“每22分钟一起强奸案”把所谓的“民主大国”长久地钉在了“强奸之国”的耻辱柱上。

    这个从古老的文明进化到现代体制的南亚大国,到底是怎样的土壤,让噩梦一次次重演?

对妇女使用暴力成为显示阳刚之气的一种仪式

在印度,女性给人的印象是纱丽飘逸、环佩叮当的穿戴,人们似乎很难想象她们美丽的背后有多少眼泪。一个出现过女总统、女总理、女议长的国家,普通女孩走在本国街道上为何没有安全感?

谁谁谁头像

     印度教徒非常崇拜湿婆的生殖器。印度许多神庙都供奉着湿婆神像,有的干脆就在平滑的石座上耸立一个林伽(即男性生殖器) 受人朝拜。黑格尔在他《美学》中谈及此事时曾说,“ 我们的羞耻感简直都要被搅乱了”。

宗教典籍暗示:性爱带来印度文明?

印度《萨哈拉报》称,“从子宫到坟墓,妇女终生备受歧视”。要破解印度女性所遭受的性暴力境况,印度宗教中艳欲主义(纵欲主义)的文化传统是不容忽视的渊薮。

在印度,80%以上的人信奉印度教。印度教认为性爱是神圣的,要用全身心去追逐。对南亚地区宗教有着深远影响的史诗巨著《罗摩衍那》,就用一个“香艳”的故事阐述着印度文明的诞生。书中称,印度教大神湿婆与妻子乌玛做爱时,一次就达100年之久,中间从不间断,精液喷洒成恒河,孕育了印度文明。

在印度教的纵欲主义中,性还被看作灵修的一种方式,是通往解脱的捷径。具有性爱宝典性质的《欲经》就是这种纵欲主义的集大成者。

在印度教经典史诗《摩诃婆罗多》描述的情景中,绑架女人似乎是刹帝利种姓求爱的标准模式。神允许这些性骚扰行为。印度资深记者萨迪潘说,“时至今日,宗教文化深深地影响着我们。如同体育运动、饮酒和打斗一样,对妇女使用暴力成为显示阳刚之气的一种仪式,从轮奸到家庭暴力,到街头性骚扰无所不为。”

 

男权至上:女儿就是“赔钱货”

让我们再把视野聚焦到印度的强奸案上,还可以发现其中的另一个相似点,那便是大多强奸案件是为轮奸性质。作案人数不止一人好似都已经成为强奸犯之间的一种约定俗成,这点着实让人讶异也让人顿觉印度社会压抑。

在印度这样一个男权至上的社会里,在大众意识里尤其是男性意识里,女性只不过是一种消遣发泄的存在,甚至说这就是他们眼中女人存在的原因——仅供男人享乐。

在最早的印度教经典之一《吠陀经》中就写道,女子在世间唯一的神就是她们的丈夫,她们唯一的工作就是顺从丈夫。印度人送女儿出嫁,要筹备一大笔钱作彩礼送给男方。女方在夫家的地位以嫁妆的多少来决定。因此, 许多地方,特别是农村地区,把女儿看成“赔钱货”。在印度,骂人最狠的话是“让你生个女儿”。

据华盛顿国际妇女研究中心调查显示,有1/ 4 的印度男人承认实施过性暴力,有1/ 5 的印度男人说曾经迫使伙伴与其发生性关系。受调查的印度男性中有65 % 认为妇女应该挨打。调查报告称,“在印度,古老的传统一直是把男人和女人分开,妇女只被视作是性对象和劳役工具”。

种姓制度根深蒂固 印度家庭视女性为负担

印度《萨哈拉报》称,“从子宫到坟墓,妇女终生备受歧视”。

谁谁谁头像

印度种姓制度源于印度教,具有3000多年历史。这一制度将人分为4个等级,即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除四大种姓外,还有一种被排除在种姓外的人,即所谓“不可接受的贱民”,又称“达利特”。他们社会地位最低,最受歧视,女性“达利特”的地位就更不言而喻了。

等级制度深入人心

5月27日,印度北方邦一处村庄里,两名14岁和15岁的少女姐妹在去田地时遭到轮奸,她们的尸体被吊在芒果树上,衣衫不整,遍体鳞伤。此案中遇害少女属于“达利特”、即“不可接触的贱民”阶层,在印度种姓制度中处于最底层,而遭逮捕的嫌疑人和警察属于“亚达夫”阶层,地位高于“贱民”。两名少女惨死且没有得到及时救援,和她们“卑贱”的身份密切相关。

种姓制度,是印度历史留下的最黑暗的一道阴影。当世人的目光被印度每年6%左右的经济增长和成千上万的IT精英所吸引时,往往会忘了它的存在。从法律上讲,印度独立以后,就废除了种姓制度。而事实上,它却在这片土地上顽固地存在着,有时候似乎种姓还真能“决定一切”。

目前,种姓层级最高的婆罗门不及印度总人口的4%,却占有接近半数的国会席次。而“贱民”“达利特”有1.67亿,占印度总人口的16.2%,他们的代表在司法、行政和立法机构中却寥寥无几。

贱民难活 女性成家庭负担

今天在某些保守的印度农村,“贱民”走路还要避着人,因为他们不能让自己的影子落到路人的身上。更有甚者,有的“贱民”带着扫帚,边走边扫掉自己的脚印。2008年8月,印度比哈省的阿拉里亚发生水灾,由于阿拉里亚为“贱民”集中地,灾民得不到地方政府的任何救助,令大量灾民死于非命。

在传统的种姓制度下,印度人的婚配倾向是高种姓男子娶低种姓女子,这就造成高种姓女子和低种姓男子过剩。高种姓男子多娶妻子既体现其较高的社会地位,还会获得更多嫁妆。高种姓女子为了找到与其地位相配的男人不得不陪以厚嫁;而低种姓女子为了攀结高种姓也需要送上丰厚嫁妆以博取夫家的欢心。正因如此,印度家庭往往视女性为家庭负担,而且“买妻”、“租妻”、“换妻”的现象在印度一些地区极其普遍。

经常大面积停电,导致“宅男”们看不完一部“色情片”

印度拥有独立司法,但法院在受理涉及暴力和性犯罪的案件时,往往一审数年或十几年,最后证人都老死了,案件还未审结。低效率往往导致不正义,犯罪分子没有及时得到应有的惩罚,他们犯罪的气焰自然更加嚣张。

强奸案审理漫长,判罚轻微

茅于轼先生曾这样点评印度的司法:“印度告一个状,要10年才知道结果,这样的司法等于没有。”一名印度大法官揭露,新德里高等法院积压的案件堆积如山,要466年才能清完,其中,超过20年的旧案不下600宗。

所以在印度,强奸案不仅审理漫长,而且判罚极为轻微,刑期甚至不到一年。举个很典型的例子,印度哈里亚纳邦的一名14岁的女孩不堪一名警官长达4年的性骚扰后自杀,而这名警官直到20年后才被定罪,他被判入狱6个月,在支付了约合一百多元人民币的罚金后被保释出狱。

不仅如此,许多强奸案的处理更是超出法治国家的想象:印度警方曾强迫一名强奸犯与受害女性举行了婚礼。女主人公是一名19岁的少女。她在参加邻居婚礼时,遭到当地执政党社会民主党的工作人员宋卡的强奸。

在事发几个小时后,这对“新人”就在警察局里举行了婚礼。这样的处理方式连附近的邻居和双方的亲戚都称赞有加。但强奸犯宋卡则心有不甘地说:“我本来不想娶她,她是个文盲村姑,我是硕士,但警察威胁我娶她,否则就要坐牢。”

没厕所、没电导致强奸案高居不下?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印度53%的家庭没有厕所。在印度农村,穷苦人家卫生条件差,女性不得不外出上厕所,增加了遭强暴的风险。北方邦接到的强奸案报案,60%都发生在女性外出如厕之时。

2012年,WaterAid对印度中央邦首府博帕尔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10名妇女和女孩中有9名说自己在厕所遭遇过骚扰。1/3的女性表示自己遭受过袭击,但是调查并没有公布受访人数。

还有人玩笑称,印度电网总是处于瘫痪状态,经常大面积停电,导致“宅男”们看不完一部“色情片”,走上街头发泄。这种说法虽有些荒谬,但从某些方面,确实说明了印度基础设施的配置令人堪忧。人们的基本生活用度都不能保证,何谈安全?

      印度新总理莫迪在当选为印度人民党领导人后,激动地表示:“印度和人民党就像我的母亲,我理当竭诚为母亲服务。”他向印度民众保证,他将不遗余力地扫除贫困,提高就业率并加大对印度妇女的保护力度。
      莫迪是否能让印度摘掉“强奸之国”的帽子,我们拭目以待。

莫迪上台后,印度强奸事件能否有所改善?

不能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