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之珠:请别忘记我黄色的脸

2014-06-20 第104期
0人
铁言

责任编辑

铁言
“占中”搅乱700多万香港人的家园,守护中环是港人的理智之举。

“占中”搅乱700多万香港人的家园,守护中环是港人的理智之举。

    在香港中环,大佬们进行着国际交易,游客们欣赏着来自世界最前沿的时尚盛宴。这里也是香港市民们最热衷的生活休闲区,这里的繁华、热闹、融洽吸引着全球。

    然而近一年多来,关于“占中”的消息不绝于耳。许多人并不清楚,“占中”由何人始,向何处去?这片代表着香港金融灵魂的土地,为何成为某些人选择的目标?他们究竟意图达成何种政治诉求?

饱尝苦果,都是因为“占中”

自2013年始,“占领中环”的梦魇便萦绕在香港社会上空,危害波及经济、民生、交通、法治,香港700多万人的生活为此而付上沉重的代价。

香港的金融形象,被“占中”冲毁

“占中”行动持续一年有余,香港政治气氛异常紧张,社会各团体意见不一,社会分化日益严重。

最近媒体竞相报道,由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公布的“2014年世界竞争力年报”中指出,香港十年来首次跌出三甲;而去年世界经济论坛(WEF)发表了“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香港在全球的竞争力排名第七,落后于同地区的新加坡。

2014年2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致函通报香港特区政府,原定于9月10日至12日在港举行的APEC财长会议将延至9月下旬之后举行,地点改在北京。被称为亚洲“国际之都”的香港举办APEC财长会议的消息原本是万众瞩目,而就此取消举办让香港尴尬又惋惜。众多香港政界人士认为,这次场地调动,祸首就是受“占领中环”的影响。 

不仅是被取消的APEC,香港的投资环境也让很多外商疑虑。澳新银行6月初发布的大中华区每周经济观察报告指出,“占中”或引发动乱,以致投资者可能转向其他地区投资。而瑞银证券亚洲有限公司也公布“占中分析报告”,明确指出“占中”将为香港经济制造不稳定因素,直接冲击中环核心写字楼及零售区,并影响香港地产股票及旅游业,料中区业主损失400亿元。

“占中”侵袭学生,搅乱社会秩序

“占领中环”的危害,不仅波及到香港经济,更扰乱了社会正常氛围,甚至对校园青少年产生腐蚀。

2013年入学日期间,“占中”的魔掌深入校园,大肆向学生鼓吹“占中”。教协向校园派发“占中”教材,内容极为偏颇,一味美化“占中”行动,诱导青少年学生参与“占中”。个别中学校长更明火执仗的邀请“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到学校演讲,并呼吁学生出席,对青少年进行“洗脑”。

学生尚在吸收知识和构建价值观的阶段,他们也会学习和理解社会政制发展的现状,但青少年处于青春期、叛逆期,在面对很多敏感问题上容易被人教唆。很多学生对“占中”懵懵懂懂,一知半解,未必有全面理性的分析。而“占中”支持者们将学生牵扯其中,全然不顾学生的安危和前途,严重损害青少年的成长健康。

不止如此,“占中”鼓吹者们煽动“占领中环”、“全民商讨”,拉拢民众聚集力量,混乱社会秩序。所谓的“占中”,严重影响中环经济日常运作,影响企业营运和盈利;同时堵塞交通,阻断物流,影响社会正常运作,影响市民安稳生活。

中环何故,为何要“占领”?

在香港中环,大佬们进行着国际交易,游客们欣赏着来自世界最前沿的时尚盛宴。这里也是香港市民们最热衷的生活休闲区,这里的繁华、热闹、融洽吸引着全球。

谁谁谁头像

繁华的中环是香港的心脏,这里是香港金融中心形象的代表,有香港最繁华的购物中心、吸引着海内外的游客消费。而一旦“占中”的苗头侵袭这里,带来的经济、交通、社会损失将不可估量。

“占中”,是否真不占中?

中环是香港最具代表性的地点,这里是香港的政治、商业中心,是香港的心脏地带,聚集着最多的银行、跨国金融机构及外国领事馆。激进分子的目标,就选在了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意图在这个代表香港金融灵魂的地方,搞占领。

说到占领,人们最熟悉的莫过于发生于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2011年9月17日,上千名示威者聚集在纽约曼哈顿,有人甚至扎帐篷试图长期占领华尔街。事件发展到后来,“占领”势头甚至逐渐成为席卷全美的群众性社会运动。纽约政府最后不得不出动警方强制清场。其间曾发生流血冲突。

在“占领华尔街”成为一股世界浪潮的时候,香港市民也曾一鼓而起,2011年10月至2012年9月,部分香港市民曾一涌而上,占领了汇丰总行大厦地下广场,以响应世界浪潮,抗衡资本家权势。

2013年1月,香港法学者戴耀廷以《公民抗命的最大杀伤力武器》一文为肇始,发起“占领中环”行动。他极力煽动市民及民间领袖以事先张扬的形式实行违法、非暴力的占领中环行为,声称希望透过此次运动争取特首普选。以此为始,“占中”鼓吹者们开研讨会、发宣传册、搞商讨日,进行“占中”规划,步步为营,意图直抵普选核心。

“占中”,难道是为了全民?

戴耀廷等人炒作“占中”,拉拢民意,意图通过“占中”裹挟政治,无非是抓住了港人对普选的疑虑。

普选行政长官是自中英联合声明时代开始谈判,并且于《基本法》中所作出的承诺。自香港回归以来,争取普选特首的声音不断,民调显示支持普选的市民一直以来均超过6成。在“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维持发展下,香港的政治体制和社会环境稳定繁荣,中央也已明确肯定2017年香港实现双普选,普选特首行政长官,普选立法会委员。香港的政治环境逐渐走向成熟和民主。

而激进分子鼓吹“占中”、鼓吹“全民公投”,意图煽动港人,就示意图裹挟民意倒逼政府。

进入2014年6月,激进分子鼓吹“全民公投”的炒作声喧闹无比,扬言将最少要有十万人参与,才能说得上“成功”。而其实,所谓“6•22全民电子公投”,不论投票者本来意向如何,最终都只会有一个结果,就是“公民提名”。“占中”激进势力,意图制造一个垄断了的“电子公投”,用假意的民主投票选出所谓的“公民提名”。

2017普选特首方案,必须、也只能依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决定”作出,具体提名人选也只能由四大界别组成的提名委员会按照民主程序产生,这过程中并无“公民提名”的存在,所谓的“全民公投”、“公民提名”只是激进派的一场戏,“占中”者们的自欺欺人。

“占中”,只能走向万劫不复

如果说,“占领中环”是一场新的政治抗争运动、提倡一套新的政治理论,它是可行的、有效的话,应当被全世界各个国家接受。但事实情况,“领头羊”戴耀廷所鼓吹的“占领中环”,却是扰乱香港社会和生活的闹剧,是激进分子以私利裹挟民意的一场政治算计。

谁谁谁头像

“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曾以骇人听闻的“核爆中环、核爆香港”来形容“占中”运动,并承认行动可能引发暴力冲突甚至流血事件,承认“占中”是犯法的。

沾染“台独”,“占中”只能是祸害

2013年6月,戴耀廷曾出席“华人民主书院”举办的所谓“非暴力抗争训练研究与简介会”,教导支持“占中”者“如何非暴力推动占中”。期间,戴耀廷多次鼓动台下超过50名高调参与“反高铁”、“反国教”等行动的“游行专业户”称,“要在人民之间凝聚力量,收回他们对政权的认受性”,更危言耸听称“非暴力抗争可以动摇政权”。

台湾“民运老手”简锡堦亦现身论坛,教授所谓台湾的“非暴力抗争”经验,,“若参与者使用暴力,实则给予对方(政府)动武的借口与正当性,让军人有正当性还击”,他说,“我们要打破游戏规则,蔑视当权者的法律与行政命令,让统治无效,令警察无法执法”。他更现场教授如何令警方无法执法,如行事前训练参与者如何“非暴力”等,包括找人假扮警察,用木棍打头,然后栽赃警察,或者“在纠察队来之前,非暴力示威者先围堵暴力示威者等”。

台下的所谓“占中死士”更激进扬言,“我们就是要威胁政府,这样别人才会和你讲价”,还有年纪稍长的“死士”扬言,“不像年轻人可以等,我等不及,就是要暴力”,更有人说,“就是要等时机,做暴力抗争”。简锡堦辩称,“只有进行非暴力的训练,有计划地一波波出现抗争,才会让中国政府痛”。[详细]

伤害香港,“占中”不心疼

很多港民或许都疑惑,“占领中环”明摆着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明显是有违基本法、有违香港法治伦理的事情,却为何有人仍乐此不疲?难道中环瘫痪后香港会变得更好?难道中央会迫于“泛民”的暴力威胁而接受违反《基本法》的政改方案?

事实摆在眼前,“占领中环”并不没有如戴耀廷所说,成为一场成功的“公民抗命”运动。相反的是,这场运动不仅会给香港经济与社会带来非常严重的打击,更会对普选进程造成严重阻碍。

6月13日,立法会发生了历来最严重的暴力冲击事件,在财委会审议新界东北发展规划前期拨款申请期间,门外二百多名示威者突然发动猛烈冲击,数排“铁马”全部被推倒,玻璃大门被撬毁及打碎,场面极度混乱。

而据特区消息人士称,此次示威者还包括多个激进组织,也有政界人士担心此次占领立法会被人刻意引入“台独”势力,因为在暴力冲击发生后,台湾反服贸的号召者之一林飞帆在网上称“改变在于抗争”。

可以预见的是,对立法会的这次暴力冲击,一是立法会“拉布”议员里应外合、暗中挑唆,二则是有预谋、有策划、有部署的“占中”预演。如今的“牛刀小试”,日后“占会”、“占中”,破坏程度将越加激烈,社会危害将不可控制。[详细]

 

“占中”有何益处,试问戴耀廷

“占中”发起人戴耀廷,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拥有副教授衔头的法律学者,他以身试法,向市民游说“只有‘占领中环’才是争取普选的唯一路径”,却绝口不提“占中”对社会的破坏。

老话说:“权力是男人的春药”。在面临普选的历史机遇面前,很难有人能抵挡一举成名的诱惑,也很少有人能放弃一个能将自己推向政治顶峰、受万人景仰的机会。明眼看“占中”,香港社会与特区政府必将是最大的受害者,而运动的发动者戴耀廷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

试想,若“占中”成功,戴耀廷“居功至伟”,必是反对派最大的功臣。若“占中”失败,戴耀廷也会是受益者,因为两年的酝酿与鼓吹,戴耀廷已经成为最受媒体关注的人物,也是整个反对派最有“话事权”的人。即使“占中”失败流血告终,戴先生也早已“扬名万里”。[详细]

      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必将在基本法的基础上顺利进行,这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时代大潮。无论是出于一己私利还是非独立思考下的冲动,参与“占中”都将为东方之珠增加不光彩的一笔。

“占中”一旦发生将给香港带来多大危害?

可控范围内
超乎想象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