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系官员频落马:有多大权变多大现?

2014-05-22 第97期
0人
小婧

责任编辑

小婧
英国思想史学家阿克顿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英国思想史学家阿克顿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中共十八大以来,已有逾二十位能源领域的高官被查,尤其是今年2月份后,就有十余名高官或高管落马,前“腐”后继的局面,“抖搂”出该领域贪腐的严重程度。

    诸多官员接连落马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在作祟?

官员家藏上亿现金 能源系贪腐案震惊世人

5月15日,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据媒体报道,魏被带走时,执法人员在其家中发现上亿元现金。由于现金太多,钞票叠起来的高度“约等于44个姚明”。执法人员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4台。
    其实,这夸张的场面只是反腐大戏中一个吊人胃口的花絮,也只是能源领域腐败暗象的“冰山一角”。

谁谁谁头像

     据相关人士透露,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因为魏平时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他的同事说,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为何能源系易滋生腐败?

从2008年魏鹏远被提任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至今70个月,约2100天。家里的1亿现金意味着,魏鹏远从上任至今,日进账47619元人民币,此中还不包括我们没有“目睹”的其它资产。

资料显示,魏鹏远主要负责煤矿基建的审批和项目改造核准工作。2013年至今,青海鱼卡矿区鱼卡一井、山西离柳矿区沙曲一号矿井、山西离柳矿区沙曲二号矿井及选煤厂等改扩建项目都获得了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核准,而身居“要害”职位的魏鹏远在此期间却出了事。

继魏鹏远被查后、能源局电力司司长郝卫平,以及2012年起任该局副局长、党组成员的许永盛,也被带走调查。若加上去年5月接受组织调查的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现在至少4名来自发改委能源局的高级官员已落马。

为何能源系易滋生腐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于建嵘评价说,“最近,国家能源局和国家信访局高层官员腐败问题,震惊中国。这两个局代表着中国社会的两种权力:给你好处或找你麻烦。”这样的评价可谓一阵见血。

诸多官员接连落马背后,是项目审批大权在作祟

能源系诸多官员接连落马背后,正是“给你好处”的项目审批大权在作祟。通过审批项目捞钱,或暗中入股获利,是能源腐败中的寻常途径,这其中的逻辑就是:“给你好处”的前提和条件,是“你给我好处”。

谁谁谁头像

5月19日凌晨,中纪委发布8幅漫画揭官场歪风图。此图为“8歪风之6”:“独断专行‘家长制’,个人凌驾组织之上。”(作者 马恒超)从此图我们可以看出,在某些领域中,部分领导干部在审批项目中大权独揽的现象。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英国思想史学家阿克顿勋爵如是说。当权力过于集中,又得不到有效制约和监督,使个人掌握了大量的行政资源和审批权力,最容易滋生权钱交易、以权谋私、官商勾结的腐败现象。

能源项目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投资数额动辄数百亿。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曾在采访中表示,全国项目太多,而负责审批的主要就是几个人,权力比较集中。利用审批权“吃拿卡要”,油水更是多得可怕。那些需要上项目的地方政府和企业,不得不想尽办法讨好能源局官员,巨额的贪腐由此产生。

以煤炭司为例,煤炭领域审批和核准的项目繁多,而被查处家中藏有上亿现金的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就是利用审批权干预项目单位施工建设、设备采购等招标,获得回扣。据说,“他严卡审批项目是业内周知。不‘做工作’不批。”

再看已在去年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的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在“被人求办事”方面优越感十足。有退休官员对媒体回忆称,刘铁男曾说,“人家请咱们,咱们不要出去吃喝,副省长请我,我根本不理他们,如果要是书记省长请我吃饭,这个面子还是得给的”。

“公章未盖完,我腿先跑断”

大至国家重大工程,计划部署,小至一人一事一物,到处可见审批权的运用。“公章未盖完,我腿先跑断”,更是贴切地形容了有些“马拉松”式盖公章审批过程。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同煤集团董事长张有喜说,一个投资项目至少要经过33个政府部门及事业单位关卡,出台147个文件,盖205个公章,799个审批工作日。而如果遇个别部门或人员故意刁难,企业还将付出加倍成本和代价。

张有喜还表示,同煤集团已经拿到煤制天然气项目的“路条”(通行凭证)。该项目由同煤集团与中海油在2009年5月15日共同投资,但4年后仅获得“路条”,这意味着项目仍需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才能得到核准。

一个或几个部门审批的事却需要许多部门层层审批,本可以在一天内办完的事,却拖着不办或无限期地拖延,致使建设项目从立项到开工一年半载还办不下来,任谁都受不了如此长的“拉锯战”,所以索贿受贿等行为也自然“应时而生”。

现行行政审批制度:计划经济时代的“催产物”

行政审批权的背后常“潜伏”着大大小小的不同利益,它们如树叶一般相互遮盖,要想彻底改革,难度不言而喻。

行政审批制度发源于计划经济时代

过去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我国实行计划经济,各级政府主要是依靠行政手段,用行政审批的办法来管理经济。从大到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产品,小到公园的门票价格,都需政府审批。

我国经过20多年的经济政治体制改革,虽然政府职能从总体上有所转变,但作为政府的最广泛职能的行政审批并未从根本上有所触动,其根本原因在于“权力”因素。行政审批权的背后常“潜伏”着大大小小的不同利益,它们如树叶一般相互遮盖,要想彻底改革,难度不言而喻。

行政审批多“保密操作”,改革实践与理论差距甚远

由于行政审批的不公开性,就难于保证对行政审批的有效监督。部分发掌握有审批权的政府官员,一般都具有较多的自由裁量权,进而把行政审批的全过程变为全封闭的毫无监督的权力运行过程。

近年来,行政体制改革虽也强调实行政务公开,但有些行政主体仍习惯于过去那种“暗箱操作”,不愿意公开,其改革的实践与改革的理论差距甚远。不少行政机关仍把行政审批视为“保密”事项,很少公开充分听取相对人的意见。

 

大量审批权已下放,为何腐败案还是接二连三出现?

按照官方的说法,近年来,国家发改委及其下属的能源局已下放了相当部分的审批权。以2013年底为例,国务院发布2013年版《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取消和下放部分核准事项。随后发改委又专门下发《关于改进规范投资项目核准行为加强协同监管的通知》,要求各级发改委、城乡规划、国土资源、环境保护、金融机构等简化审核内容、优化流程、缩短时限、提高效率。但是,令人震惊的腐败案还是接二连三地出现。

就业内人士的观察,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在推行中还常常会出现“走样”现象。经济学家吴敬琏曾总结过三种情况:第一,把一项大审批分为多项小审批。如上级规定要砍掉一半审批,下级就把一项大审批分成好多项小的审批,如分成十项,实际上仅砍掉这一大项审批却上报已砍掉十项。第二,把次要的审批砍掉,把重要的审批保留。第三,对原有的审批名称改头换面,如改名字,不叫审批了,叫核准制、备案制。这样的“应对策略”使得几经削减的行政审批制度依旧保有顽强的生命力,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变本加厉。基于这“有政策有对策”的行政审批制度,那些巨贪们的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已推行了十余年,近两年来更是加大了改革的推进力度,且在诸如户籍管理等不少领域收到了成效,然而何时才能从根本上遏制重大腐败?那就是真正打破国有垄断、让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主体之时。但愿能源系的反腐能开一个好头。

权力集中和审批流程较长,哪个问题更严重?

审批流程长。
权力集中。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