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夢」筑鄰舍

  有否想過,一個夢能改變自己及他人的未來?

  位於土瓜灣的烏都鄰舍中心及旗下社企龍城麵包工房旨在協助弱勢社群融入社會。2009年嚴紅玉與丈夫許清文成立鄰舍中心,一切緣於嚴紅玉的一個夢。

  嚴紅玉說,2007年至2008年間,她多次在晚上發夢,清晰夢見一群穿南亞服飾、包著頭的婦女和兒童。後來,嚴紅玉向巴基斯坦籍的朋友提起,才知道夢中出現的是巴基斯坦的民族裝扮。嚴紅玉瞭解到,少數族裔在香港生活困難重重,能得到的援助少之又少。篤信基督教的她深信夢中看到的巴基斯坦婦女兒童是「異象」,是上天給予的指示。於是,嚴紅玉打算遵從內心與上天的安排,一心一意幫助少數族裔在香港站穩腳跟、安居樂業。

  圖:嚴紅玉(左)和丈夫許清文(右)榮獲香港「最佳家庭義工」獎/資料圖片  

  舍花店建鄰舍

  因為這個夢,嚴紅玉關閉了原本經營6年的花店,放棄了購置新屋的念頭,與丈夫自資成立烏都鄰舍中心。「烏都」是巴基斯坦主要語言,中心大門的牌匾用烏都語寫上「鄰舍中心」,严红玉说:「他們見了便知,覺得親切就願意來」。「烏都鄰舍中心」的主要職能,是為南亞裔學生提供功課輔導,並經營「龍城麵包工房」讓南亞裔人士學得一技之長。他們利用有限資源向備受忽視的社群伸出援手,為少數族裔提供融入社會的平臺。

  中心成立首年,兩夫婦幾乎自費包辦所有活動,後來得到社會福利署和其他社會企業的資助。平日嚴紅玉和義工在中心為南亞裔小學及中學生提供功課輔導、補習中文;為使他們得到全人發展,中心週六還舉辦「成長工作坊」,教導他們德育、情緒控制等。嚴紅玉說:「南亞裔小孩平日喜歡在街上流連,中心提供空間,避免他們在街上學壞。」。

  中心今天的成果非朝夕可得,他們當日毫無經驗,不免有感氣餒的時候。「初時很想放棄,但心中有聲音問:『想想這些小孩10年後會變成怎樣?』」嚴紅玉腦中浮現的美好景象讓她堅持,「例如我想到Ahsan會穿上西裝成為生意人。」Ahsan是中心的「常客」,巴基斯坦籍的他在香港土生土長,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他說:「起初經朋友介紹來中心,現除了中心休假每天都來。」他很喜歡鄰舍中心,認識到很多新朋友,還有功課輔導,可以學習他覺得最難的中文。

  現時,烏鄰舍中心已經服務了一百多位巴印裔人士,提供功課輔導、中文班等服務。兩夫婦坦言隨年紀漸大,只能多做10年,故希望儘快培育接班人,現在他們已經開始教導一些較年長的學生組織活動。不過,嚴紅玉也表示:「見到小朋友的中文由0分升到70分,婦女又多了笑容,就是我們繼續的動力」。

  提供就業培養技能

  除了輔導南亞裔學生,中心在民政事務總署、香港九龍城工商業聯會的支持下經營「龍城麵包工房」,讓南亞裔人士學得一技之長,並提供就業機會。於此同時,鄰舍中心也處處尊重少數族裔的文化風俗和宗教信仰,例如麵包工房實行男女分開工作制,尊重回教徒員工不售豬扒包,就連原本要用豬油製作的鳳梨包也專門進行了改良。

  龍城麵包工房開設的目的在於幫助弱勢社群就業,目前麵包房超過一半的員工都是南亞裔人士。嚴紅玉表示:「只要讓他們感覺被接納,熟絡後他們便會對你和工作抱有熱誠,工作會很『落力』!」少數族裔員工在工作中的熱誠感染了不少街坊鄰里,很多人慕名前來捧場,本地的麵包師傅Simon更自願減薪前來幫工,手把手傳授港式西點製作工藝。

  當前,香港約有十萬名南亞裔香港永久性居民,他們雖然長期紮根香港,但其中仍有很多人因語言隔閡而未能融合社會,並缺乏謀生技能。烏都鄰舍中心現時服務數十個印度和巴基斯坦家庭,為南亞裔學童提供功課輔導。但由於經費不足,中學功課輔導已停辦,若仍沒有足夠資金,小學功課輔導不久也會被迫中止。目前,烏都的資金主要來自私人募捐,嚴紅玉希望,政府在「派錢」資助少數族裔之外,能主動幫助類似于「烏都鄰舍中心」這樣的專門服務少數族裔的小型地區組織。

  嚴紅玉表示,巴基斯坦人防備陌生外來人,如果沒有信任基礎,不會讓家中女性和孩童參與外間組織的活動,因此需要先透過探訪家庭,取得信任,然後才能展開關懷工作,這也是小型地區組織的優勢之處。如果香港大型社福機構能和小型地區組織互相配合、互補不足,少數族裔必將能更加真切的感受到來自香港的善意,更加熱愛香港,視港為家。令更多少數族裔融入香港,是她一直以來努力的方向。

责任编辑:吴迪
相了关阅读: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