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秋北,祖籍福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会联合会现任理事长,同时为香港文职及专业人员总会会长、劳工顾问委员会委员(劳方代表)、以及厦门市政协常务委员。

以前香港制造业很发达的时候,工厂里面都有这些加班费,现在经济转型之后,反而好多都没有加班费用的,就是无偿加班,这个对雇员是很不公平的。所以我们都争取,必须要有一个有偿的加班。

好多雇主就用“短视”的方法,他一找不到人就说我在香港找不到了,我必须要输入劳工。但是你要想,一输入劳工第一打击的就是本地工人的饭碗,第二就是打击它的晋升的机会,第三打击他薪金的上涨。

在国内,雇主雇员公款满15年,他到退休之后就可以领取一个基本的退休金。但是香港好多人其实他不可能工作那么长时间,他三两年,或者十年,然后就要回去,他最后得不到雇主那公款那部分,他只能把他自己工那部分一次性把它结清。那香港人为什么在国内工作没有这种待遇呢?

现在对于性侵犯的一些小孩,都有一些规定,但是只规定保护女性,保护女孩。但是那些男童给侵犯了,他是没有得到相应的法律的保护,惩罚的那些犯人,你说它就当成一种对于儿童的一个侵犯,最多也就是五年。但是如果你对于女孩一个侵犯,最高可能会达到终身监禁。所以我觉得为什么男孩跟女孩这样不一样呢?

改变香港的选举的方法的时候,要经过五部曲,就是说特首一个报告,然后给人大常委去审,然后审核之后同意了,我们香港就可以进行有关方案的草拟,然后特首同意,立法会2/3同意,特首同意,然后再交给人大常委会去审核。现在我们所做的就是第一部曲,就是特首报告之前的一个前奏,我们要充分地表达意见,把这个报告写好,让人大常委同意香港可以普选了。

吴秋北接受大公网访谈实录

香港工联会是一个为劳工维权和服务的爱港爱国团体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2014全国两会特别报道《星耀香江》,我是主持人周楠。今天做客我们节目的嘉宾是来自香港的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会联合会现任理事长吴秋北先生,吴代表您好。
    吴秋北:你好。
    主持人:我知道香港工会联合会其实是香港最大的工会组织,在香港来说可能民众非常的了解了,但是我们内地的网民可能没那么清楚,首先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工会组织。
    吴秋北:香港工会联合会它是一个全港最大的劳工组织,现在我们已经有会员39万,属会有200多家,它是一个很传统的爱国爱港的一个组织。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66周年了,去年是我们的65周年,比咱们共和国还早生一年。
    主持人:有悠久的历史了。
    吴秋北:有悠久的历史。从它一开始,它就是一个爱国的团体。我们可以看,当然1948年成立工联会的时候,有好多工会,它是比我们还早的,由好多工会组成这个工联会的。这些工会在海员大罢工的时候,省港大罢工的时候都已经存在了,所以它有很悠久的历史,有的工会上百年了,所以这个优良的爱国爱港的传统一直传承到现在。
    主持人:那么工联会主要是做哪些方面的工作呢?
    吴秋北:工联会它是一个工会组织,当然应该是维权的工作,有关于劳工权益方面的一个维护,有劳资纠纷的时候,我们要代表工人跟雇主来谈判,来争取。另外一个就是有关立法或者劳工政策方面的一些争取,我们会积极地参与到这方面的工作。另外一方面,我们也提供好多的服务,比如说进修的服务,有关于医疗的服务、购物的服务,这方面我们都会做。
    主持人:简单可以概括为一是维权,再就是提供服务是吗?
吴秋北:对。
    主持人:那么在您进行这些工作的同时,有没有发现现在关于用工方面的一些问题需要大家去重视并且去解决它的。
    吴秋北:现在香港最主要的议题就是有关标准工时的立法,这方面工联会正在积极地争取,前一段我们争取到最低工资的立法,最后我们必须要推进这个标准工资立法,因为在香港现在工时是比较长的。
    主持人:一般来说是多长?
    吴秋北:有的是一周五十多、六十个小时的,所以在亚洲,在全世界都是前列的。这种情况对于雇员的身心健康是不利的。另外有好多情况就是无偿地加班。我们以前在那些工厂里面,以前香港制造业很发达的时候,工厂里面都有这些加班费,现在你整个经济转型之后,反而好多都没有加班费用的,就是无偿加班,这个对雇员是很不公平的。所以我们都争取,必须要有一个有偿的加班。另外就是要有一个工作跟作息有一个平衡,所以争取这方面的立法。
    主持人:您提到的标准工时立法,您认为多长的工作时间算是标准的?
    吴秋北:我们提出来一个建议,我们主张一周44个小时,如果有加班就是1.5%的补偿,简单来讲是这样,当然每一个行业可能它有不同的一些运作的方式,这个我们可以慢慢来谈,但是总的原则就是有一个比较合理的一个工作的时间,一个合理的工作加班的补偿。
    主持人:那么您在推进这项工作的过程当中是否顺利,有没有遇到什么样的阻碍因素?
    吴秋北:这个阻碍是蛮大的,因为在香港雇主的力量是很强的。可能你也听到强资本弱劳工,在香港这个劳工的议价能力比较弱,所以我们提出来这种主张往往会面对很大的阻力,最大的就是雇主这个阻力。第二就是特区政府对于这个,会不会把它位置或者做一个平衡,有没有积极地做这个方面,如果政府做比较积极的一个平衡的角色,我们立法的工作可能就会比较顺利,如果政府受到资方的比较大的压力,它可能平衡的角色就会比较弱,那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就会比较困难。
    主持人:那么您认为下一步的工作当中,应该怎么去解决以上出现的这些困难呢?
    吴秋北:我们一直都主张必须要有理性的一个对话,一直都主张要具体地去谈一些我们的主张,跟雇主有这种,在香港有一个关于劳资工三方的机构,叫劳工顾问委员会,在这个里面应该互相的来谈。我们现在很困难的就是雇主说,我不谈,我不跟你谈,但是你要看到这种情况,不公平的待遇,这种长期加班令到家庭疏忽了照顾,社会代价其实很大的,健康受损,这个医疗的压力是很大的。所以你必须要面对这种情况,这种情况不面对会越来越严重的时候,还是要面对的。所以我们主张要具体的,你说这个44个小时,你觉得太苛刻,那咱们可以拿出来谈,你拿出你的理据,你不要一下说我不跟你谈,这样是不积极的。

香港长期依赖外来劳动力 是非常“短视”的做法
    主持人:所以您是建议无论是商界还是政府正视员工存在“长工时”的现象,并且解决它,我注意到其实吴先生也在关注香港的劳务输出的问题,而且您认为香港如果长期依赖外来的劳动力其实一个“短视”的做法,具体怎么理解?
    吴秋北:现在香港劳工的一个用工是有一点点的紧张,这个是无可否认的,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其实好多是一种工作的错配,就是有时候是找不到人,但是有一部分找不到工作,特别在零售、饮食方面的工种会有这种情况。但是好多雇主就用短视的方法,我说他们短视,他一找不到人他就说我在香港找不到了,我必须要输入劳工。但是你要想,一输入劳工第一打击的就是本地工人的饭碗,第二就是打击它的晋升的机会,第三打击他薪金的上涨。
    主持人:刚才吴代表也说,在服务和餐饮这些行业,其实先是出现了找不到人,才会选择外来的劳动力,为什么会找不到人呢?
    吴秋北:因为现在可以选择的机会很多,现在香港是属于一个比较所谓的充分就业的状况,它失业率大概就是3%,就是我们所说的全民就业。那这种情况之下,你劳动职位的选择很多,他就会选择一些收入高一点,或者工作环境好一点的,如果你这个饮食,或者零售它那个工作环境、薪金的待遇没有追上市场的话,那这些工人就不会去做这个,这个是很自然的一个情况。所以我们注意到这个方面。因为香港其实就业参与率,就是就业率其实才60%多一点,还有好大的一个空间,还有一百多万的隐藏的劳动力,是你没有把它开发出来的,没有把它释放出来的。如果我们做这方面的工作,其实香港是可以有足够的工人用的,有足够的雇员可以用的。但是我们也看到了有一部分,因为香港现在工程开的很快,港珠澳大桥五条地铁在修建,这个建造业的工人,它需求是有点紧张,那就实事求是,如果真的没有工人可以用,他经过招聘,经过他的努力都找不到工作了,他是可以通过我在劳顾会里面其中有一个叫补充劳工计划,他就可以提出申请,我们审批,说真的没有了,他就可以申请进来。
    主持人:那么您刚才也提到了香港其实还有很大的隐藏的劳工存在,那么怎么把这些隐藏的劳动力发掘出来?
    吴秋北:我们建议,比如说妇女那一块,香港还有五十几万妇女劳动的潜力,如果你那个托儿服务,上班的时间有一些不同的弹性,就是好多妇女都愿意出来工作的。但是如果你待遇没有竞争力的话,待遇不太好的话,那些妇女宁愿我去带带孩子,我自己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好过我去打一个工。其实这方面其实有很大的潜力,我们有五十几万的妇女其实还可以去释放出来。
    主持人:除了妇女…
    吴秋北:还有一些提早退休的人士,还有很多青年,青年现在我们看到他失业率,全世界的青年失业率都很高,香港也不例外,大概是百分之十几的失业率,这方面也要帮助这些青年人来就业。比方我们的教育,我们的职业培训这方面要做多一点工夫,让他们可以早一点融入到这个职业市场里面去。
    我的议案:希望港人也能在内地拿到一样的退休金
    主持人:其实工联会在广州、深圳、惠州等一些地方开设了内地的服务中心,主要做什么样的工作呢?
    吴秋北:在广东因为有好多港人来来往往,就业的、就学的、经商的有好多,所以我们就在广东开了五个咨询服务中心,在广东的广州、深圳、东莞、惠州、中山,这五个中心我们接触了好多港人,也有好多个案都会引起我们的一些注意,比如说一些房地产的,烂尾的房地产我们去帮它解决,或者他遇到一些法律方面的,我们有一些法律方面的援助,就是法律意见帮助他们,这方面我们就做了很多工作,也是香港那些工会或者团体能够同时在国内提供服务的独家的一个机构。
    主持人:这么听下来,我感觉香港工会联合会其实在香港的用工,包括工人的维权,很多方面其实都是有涉及、有关注的。那么您今年来到北京参加两会,带来的议案是不是也和这些相关?
吴秋北:对,我带了的都是大部分我们经过接触,特别是我们五个咨询服务中心收到了一些求助的一些个案,比如说我们发现香港人在国内工作,他社保的待遇是跟国内很不一样的。
    主持人: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吴秋北:比如说国内你公款,雇主雇员公款满15年,他到退休之后,他就可以领取一个基本的退休金。但是香港好多人其实他不可能工作那么长时间,15年,或者他三两年,四五年,他工作就完了,但是他这一段时间的那些公款,还有雇主那一部分,他就要一次性把它结清,但是如果随着这个时间一直发展的话,会有更加多的港人遇到这种情况,他可能工作十年,然后就要回去,然后他最后得不到雇主那公款那部分,他是只能把他自己工那部分一次性把它结清。但是也有一些人我最后想要到国内生活,我之前公款我想要像国内那些雇员,自己可以去供满它15年,现在国内雇主没有给他供了,他可以自己掏钱供满15年,最后他退休的时候,就可以得到这个基本的退休金。那香港人为什么在国内工作没有这种待遇呢?所以我就在这次人大会上,我就提了一个意见,希望香港人也可以自己供满15年,到最后他就可以拿到这个退休金。
    也有好多个案,比如说有一些新移民到香港的,他不适应香港的一些社会生活,比如说,他工作找不到,或者更加不幸的就是他的配偶去世了,他在香港没人没物,他怎么能融入香港呢?所以我在这个建议之中也提到,可以给单程证去申请到香港,获得审批,就是批下来这些单程证,它有没有一个适应期,比如说两年、三年,这一段时间他没办法适应,可以有一个返回的机制。
    所以这些好多都是跟香港两地人员来往有关的。比如说有一些老人在国内退休,那作为一个公民,香港人其实也是咱们国家的公民一部分,国内的老人可以享受交通津贴,长者可以得到一个交通的津贴,为什么香港人就没有这种交通津贴呢?所以我就说,香港的长者也应该享受这国民待遇,所以也建议给他们有一个交通的津贴。类似这些问题。
    未成年男童也需要保护,法律漏洞要堵住
    主持人:其实您的这些议案当中,不仅关注了港人来内地发展他们的一些权益,而且还关注了内地的人去香港的一些应该享受到的合法的权益。

吴秋北:对,当然国内的一些事情我也很关心,比如说这一次,我也是第一次提一个议案,您知道在人大提议案门槛比较高,必须要有30个代表来同时联属才能提出一个议案,因为我接触了国内一些朋友,也告诉我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的问题。现在对于性侵犯的一些小孩,都有一些规定,但是只规定保护女性,保护女孩。但是那些男童给侵犯了,他是没有得到相应的法律的保护,惩罚的那些犯人,你说它就当成一种对于儿童的一个侵犯,最多也就是五年。但是如果你对于女孩一个侵犯,最高可能会达到终身监禁。所以我觉得为什么男孩跟女孩这样不一样呢?也有一些被侵犯的女孩就用另外一种罪名来控告它,说是嫖宿罪,因此本来侵犯儿童是要终身监禁的,但是说它自己是嫖妓的话,最多也就是三五年,这就是漏洞,因为孩子是没有自主能力的,你一个大人去侵犯了她,你就说她是卖淫,是娼妓…
    主持人:这方面的处罚力度要加重。
    吴秋北:对,必须要补上这些漏洞和空白,对于未成年的男童也要保护,对于那些法律上面的漏洞也要堵塞住,所以我就提了一个议案,而最欣慰的就是好多代表都赞成我这个议案,给我联属了,这一次也成功地提到专委会里面他们去考虑,会不会立法,保护这方面的儿童。
    一人一票选特首对香港来说是一个破天荒的举动
    主持人:我们也希望这个事情能够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尽快地看到一些进展。那么我们再把眼光放回到香港,其实香港2017年的普选是受到大家普遍关注的,那么您认为作为工联会在推动香港实现特首的普选方面还有哪些工作可以做?
    吴秋北:这方面我们是积极地去做,因为我们看到好多我们的工会,好多的会员,其实他们是很希望真正能够达到普选的目标,有机会一人一票去选特首。这个是一个香港,我们说它是一个破天荒的一个举动。但是我们很强调,能不能够达到普选,你必须要有法可依,根据《基本法》,根据人大常委的决定,来进行这方面的普选。而不是说我今天有一个标准,什么所谓国际标准,你不按照我的国际标准,你这个就不是真正的。因为所有的达到普选的都有一些相关法律的规定,《基本法》规定,有一个提名委员会来提名这个特首的候选人,我们当然是要在这个里面给予意见,而不是说我今天要以一个工会的提名,明天要一个政党的提名,后天要一个所谓的公民的提名,因为这样就不合法,超出《基本法》的范围,所以是没办法行得通的。所以我们在工联会范围之内,我们都跟我们会员说,就这个普选,我们要根据《基本法》有关的规定来提意见,才能达到这个普选。那我们在工联会范围之内已经举行了四大场的咨询会,就是开会让那些会员来表达意见。另外我们会在各个工会鼓励他们去讨论,开理事会或者开会员大会的时候,让多一点会员来表达这种看法。然后搜集他们的意见之后,我们就提出工联会的初步的一个意见。然后在5月份的时候,我们就会把这个工联会的意见方案提交给特首。因为特首是要搜集社会各方面的意见,形成一个报告给人大常委,因为《基本法》,人大常委之前解释规定,要改变香港的选举的方法的时候,要经过五部曲,就是说特首一个报告,然后给人大常委去审,然后审核之后同意了,我们香港就可以进行有关方案的草拟,然后特首同意,立法会2/3同意,特首同意,然后再交给人大常委会去审核。现在我们所做的就是第一部曲,就是特首报告之前的一个前奏,我们要充分地表达意见,把这个报告写好,让人大常委同意香港可以普选了。
    但是我们发现有一些反对派,我真的很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想香港人有普选这个权利,因为他们提出来的很多都不合实际,不合法,不是根据基本法来提的,这种只能适得其反,没办法达到我们的普选目标,我们希望所有的香港人都是理性务实地把这个事情做好。
    主持人:关于香港的行政长官普选,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也提出要“一个立场,三个符合”,您怎么理解这句话?
    吴秋北:这“一个立场”,因为中央一直都是希望香港有这个普选,《基本法》已经写了,这个是很清楚,很坚定的立场。而我们平常普通一个人,也不会怀疑这种立场;“三个符合”,第一符合《基本法》;第二符合香港的实际的情况,全世界所有的都是要依法,依自己的社会状况来进行它的民主的进程;另外一个要符合爱国爱港。就是这个标准。我觉得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它是一个地方的政府,它的行政长官当然是要爱国爱港的,他不爱国爱港爱谁呢?他没有这种爱国的情操,没有为市民服务这种理想的话,他怎么能够做好这个行政长官这个位置呢?所以必须要符合这个标准。
    主持人:我们也希望香港的行政长官的普选能够顺利地进行,也感谢吴先生在我们节目当中的分享,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不公平的待遇,长期加班令到家庭疏忽了照顾,社会代价其实很大的,健康受损,医疗的压力是很大的。所以必须要面对这种情况,这种情况不面对会越来越严重。

香港人其实也是咱们国家的公民一部分,国内的老人可以享受交通津贴,长者可以得到一个交通的津贴,为什么香港人就没有这种交通津贴呢?所以我就说,香港的长者也应该享受这国民待遇,所以也建议给他们有一个交通的津贴。

我们发现有一些反对派,我真的很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想香港人有普选这个权利,因为他们提出来的很多都不合实际,不合法,不是根据基本法来提的,这种只能适得其反,没办法达到我们的普选目标,我们希望所有的香港人都是理性务实地把这个事情做好。

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它是一个地方的政府,它的行政长官当然是要爱国爱港的,他不爱国爱港爱谁呢?他没有这种爱国的情操,没有为市民服务这种理想的话,他怎么能够做好这个行政长官这个位置呢?所以必须要符合这个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