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政经走势分析

  大公网特约评论员 谭翊飞

  如果放在全年来看,今年9月份和10月初的这段时期是非常关键的一段时期。

  对中国影响深远的事件和改革不断地涌现,如阅兵和军事改革、习近平访美、国资改革、日本新安保法通过、TPP达成基本协议等。如果加上8月份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调整,以及10月份将要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这几个月可能是影响未来数年的中国走向的重要时期。

  本月政治走势相对平静,而在经济和改革领域波涛汹涌,以下为对本月度的分析。

  一、政治走势

  自十八大以来,中国政治权力重塑核心一直在反腐领域,今年亦不例外。继第一位在任的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之后,第一位在任的省长苏树林也落马,苏树林具有明显的石油系背景,其出身大庆油田,大部分履历均在石油系统。外界的聚焦点围绕在中信证券及其他金融相关案件上,但目前信息仍十分不明朗。

  可以预期,反腐不会停滞,这早已是政治新常态。但频密度会降低,不会再出现之前时常出现惊爆新闻的情景。

  这个月,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对媒体记者称,中央正在制定高级领导人的行为准则规范。而月底,王岐山在福建考察时指出,要改变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阶下囚”的现状。他的考察主要就廉政准则和党纪处分条例的修订征求意见。

  通过党内“立法”加强制度建设一度是热门话题,目前看来,这可能会成为下个阶段的重点。反腐形成了新的政治规则和惯性,但并不牢固,因为制度化、法治化的程度仍非常微弱。

  而且,反腐衍生了新的难题——官僚系统普遍的不作为。去年这一情形已十分普遍,今年并无多大改善的迹象。李克强这个月在一次会议上称要让不作为的官员混不下去。可是,中国有2000多个县,只靠中央监督百官几无可能。改革应当是建立有序的民众参与监督的渠道,让地方官受到当地民众的直接约束,而不仅仅是对中央负责。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目前仍无迹象朝这个方向努力。

  这个月,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最重要的两个机构之一--深改组的会议召开时间再次出现了新的变化。自今年4月以来,基本形成了月初深改组会议,月末政治局会议的惯例,而且去年出现过深改组会议审议未通过的议题,但在政治局会议上通过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深改组的权力可能在政治局之下。但是现在看来,很难下这样的结论,今年深改组所有披露的审议的内容都通过了,相反政治局审议一份关于巡视的报告反而没有报道获得通过。这说明,高层的权力制度运行制度化和规范化还仍在进一步探索。

  在社会领域,一些资源富余的地区深陷“资源诅咒”,经济严重衰退,之前并未引起明显的就业问题。这个月东北最大的煤企龙煤集团十万大裁员可能是个开始,意味着更多的低效企业(尤其是国企)可能会通过裁员减轻负担。

  在外部环境方面,中美在军事和网络方面达成了一些管控风险的规则,但是根本的分歧仍未解除,仍需密切观察这方面的走向。日本通过新安保法,亚太地区的稳定形势从长远来看很不乐观。

扫一扫,关注政经周报公众号

2015年9月政经走势分析

  二、经济形势

  这个月本来有一项对中国未来影响巨大的事项,即中美之间bit谈判可能在负面清单上达成初步的协议,但是结果却是连象征性地宣布一些共同的原则共识也没有。在第一轮互换负面清单之后,中美互相都很不满意,最近交换了第二轮。虽然一些媒体热炒这次bit协议可能达成,但其实这是天荒夜谈,仅仅交换了两轮负面清单,怎么可能达成协议?

  可是,经过多轮谈判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却达成了协议,这对中国的外部环境构成严峻的挑战。虽然目前尚未公布文本细节,但是达成本身就足以构成冲击。TPP是新一代世界贸易规则,不仅仅升级了旧有规则对农产品开放、原产地规则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标准,而且在竞争中立原则、劳工和环境标准、争议解决机制等方面新设了许多标准,诸多规则不仅仅涉及贸易,而且触及一个国家内部的经济管理。中国从设立上海自贸区以来就试图往“负面清单 准入前国民待遇”的方向走,而且承诺了负面清单推向全国的时间表,方向十分明确,但中国并不在TPP参与谈判国之列。可是,这次马来西亚、越南等国是如何做到可以符合TPP的标准呢?这有待于公布文本后解开谜团,或许TPP已降格以求。不过,达成的协议还有待各国国会的审议批准,美国正值大选期间,变数仍有。

  三季度的经济数据即将发布,破七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中国的宏观经济仍没有触底的迹象,相反各种数据显示,经济下滑的速度可能还会加快。虽然四季度数据可能有基建等因素支撑,但是明年一季度的数据可能会再此跌入低谷。

  低迷的中国经济数据和全球的大宗商品市场形成了不断叠加的负效应,因为中国经济的下滑,带来了大宗商品市场的恐慌。这种恐慌情绪就如8月份国际市场对于人民币贬值的过度反映。但市场的反映其实是对未来形势的预期,螺旋式下跌似乎不可避免。

  资本市场的波动是前几个月的热点,但随着配资清理的结束,股市进入了一个低迷的底部,不排除仍有短期小反弹的机会。但复归牛市需要经济转型出现曙光、重大改革出现转机,但目前条件均不具备,即使这个月已连续发布三份重要的改革文件。

  股灾的后期效应仍在显现,因为房地产市场和股市的双重低迷(三四线房地产市场普遍承压,部分一二线城市则十分火爆),市场上高收益的投资品十分稀缺,形成了“资产荒”的局面。疯牛的股市和一路暴涨的房地产曾一度都是资金市场的奇葩,因为它们的高收益存在,导致市场对资金价格十分不敏感,降低融资成本似乎成为不可能,因为总有更高的收益在拉高市场的整体收益率。

  而今,多年难解的降低融资成本难题似乎一招化解。蜂拥而至的资金流入公司债市场,导致债券市场的利率出奇的低,一些房地产企业的债券利率和国开债的利率相差无几。未来,宽松似乎仍不可避免,海量的闲置资金会流向何方,仍需密切观察,因为它们去向哪里,哪里就会波涛汹涌。

扫一扫,关注政经周报公众号

2015年9月政经走势分析

  三、改革趋势

  官方推动的改革进程在这个月明显加速,其中最受瞩目的是国资改革,去年各地已纷纷“抢跑”推出诸多地方版的国企改革文件,而中央的国资改革文件在几度推迟之后,千呼万唤始出台。

  这份改革文件最大的特点是分裂和纠结,这也恰恰反映了背后激烈的利益博弈。文件一方面鼓励放开搞活国企,更多地遵循市场原则办事,但另一方面却又强化党管。在执行中会往哪个方向走得更远,目前似乎很不明朗。在诸如国资委的去向、清理退出的力度等关键问题上,也未给出明确答案。

  另外两项改革——生态文明和科技体制。生态文件改革不仅仅要解决当下的迫切问题,而且要在基础制度建设开始搭建框架,改革方案设计了一整套的对自然资源从产权、开发到保护的基本制度,并在环境保护等具体制度方面有创新。这是内外环境共同推动下进行的改革。

  科技体制改革的实施方案也于9月发布,这份文件明确了技术创新的市场导向,强调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作用,这需要改革高校和科研院所,推出更多的市场化的激励措施。不过方案仍有待一项一项落实,变为exe类的可执行文件。

  另一项改革在上个月末已露端倪。9月末,香港商报的一则消息再次披露重大军事改革方案存在,并称年内很可能发布。不过,这则消息同样在发布之后即被删除。

  在人民币未被纳入SDR之后,中国国内的金融改革仍在有条不紊地推进,各种细微的改革措施这个月仍在不断推出,中英在金融合作方面也推出了许多举措。中国一直希望伦敦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早几年就十分活跃为此而努力,而今合作正处黄金期。这个月习近平将访问英国,应会进一步提升中英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的合作。

  习近平访美是这个月的大事件,中美关系的走向影响全球,更对中国内部改革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但这次访问成果平淡无惊喜。双边合作最大的亮点仍是去年强化去年在气候变化和减排问题达成的协议,网络安全和军事领域目前看来初步达成了管控分歧的意见,在中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方面也达成一些共识。但在其他领域进展微弱。且习近平访美期间恰逢天主教教宗访美,民间的宣传效果也未达到,未来中美关系走向,还需密切观察。

  (作者注:因月度分析篇幅所限,笔者正在尝试新的分析方式——在重大事件发生之后,马上推出“快评”。最近的尝试显示,快评的分析和预测相当准确,但是需要不断地根据时事的变化,进行更新。欢迎关注笔者微信公号(zhengjingguancha)获取不定期的“快评”。)

扫一扫,关注政经周报公众号

2015年9月政经走势分析

  大公网特约评论员 谭翊飞

  如果放在全年来看,今年9月份和10月初的这段时期是非常关键的一段时期。

  对中国影响深远的事件和改革不断地涌现,如阅兵和军事改革、习近平访美、国资改革、日本新安保法通过、TPP达成基本协议等。如果加上8月份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调整,以及10月份将要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这几个月可能是影响未来数年的中国走向的重要时期。

  本月政治走势相对平静,而在经济和改革领域波涛汹涌,以下为对本月度的分析。

  一、政治走势

  自十八大以来,中国政治权力重塑核心一直在反腐领域,今年亦不例外。继第一位在任的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之后,第一位在任的省长苏树林也落马,苏树林具有明显的石油系背景,其出身大庆油田,大部分履历均在石油系统。外界的聚焦点围绕在中信证券及其他金融相关案件上,但目前信息仍十分不明朗。

  可以预期,反腐不会停滞,这早已是政治新常态。但频密度会降低,不会再出现之前时常出现惊爆新闻的情景。

  这个月,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对媒体记者称,中央正在制定高级领导人的行为准则规范。而月底,王岐山在福建考察时指出,要改变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阶下囚”的现状。他的考察主要就廉政准则和党纪处分条例的修订征求意见。

  通过党内“立法”加强制度建设一度是热门话题,目前看来,这可能会成为下个阶段的重点。反腐形成了新的政治规则和惯性,但并不牢固,因为制度化、法治化的程度仍非常微弱。

  而且,反腐衍生了新的难题--官僚系统普遍的不作为。去年这一情形已十分普遍,今年并无多大改善的迹象。李克强这个月在一次会议上称要让不作为的官员混不下去。可是,中国有2000多个县,只靠中央监督百官几无可能。改革应当是建立有序的民众参与监督的渠道,让地方官受到当地民众的直接约束,而不仅仅是对中央负责。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目前仍无迹象朝这个方向努力。

  这个月,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最重要的两个机构之一——深改组的会议召开时间再次出现了新的变化。自今年4月以来,基本形成了月初深改组会议,月末政治局会议的惯例,而且去年出现过深改组会议审议未通过的议题,但在政治局会议上通过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深改组的权力可能在政治局之下。但是现在看来,很难下这样的结论,今年深改组所有披露的审议的内容都通过了,相反政治局审议一份关于巡视的报告反而没有报道获得通过。这说明,高层的权力制度运行制度化和规范化还仍在进一步探索。

  在社会领域,一些资源富余的地区深陷“资源诅咒”,经济严重衰退,之前并未引起明显的就业问题。这个月东北最大的煤企龙煤集团十万大裁员可能是个开始,意味着更多的低效企业(尤其是国企)可能会通过裁员减轻负担。

  在外部环境方面,中美在军事和网络方面达成了一些管控风险的规则,但是根本的分歧仍未解除,仍需密切观察这方面的走向。日本通过新安保法,亚太地区的稳定形势从长远来看很不乐观。

  二、经济形势

  这个月本来有一项对中国未来影响巨大的事项,即中美之间bit谈判可能在负面清单上达成初步的协议,但是结果却是连象征性地宣布一些共同的原则共识也没有。在第一轮互换负面清单之后,中美互相都很不满意,最近交换了第二轮。虽然一些媒体热炒这次bit协议可能达成,但其实这是天荒夜谈,仅仅交换了两轮负面清单,怎么可能达成协议?

  可是,经过多轮谈判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却达成了协议,这对中国的外部环境构成严峻的挑战。虽然目前尚未公布文本细节,但是达成本身就足以构成冲击。TPP是新一代世界贸易规则,不仅仅升级了旧有规则对农产品开放、原产地规则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标准,而且在竞争中立原则、劳工和环境标准、争议解决机制等方面新设了许多标准,诸多规则不仅仅涉及贸易,而且触及一个国家内部的经济管理。中国从设立上海自贸区以来就试图往"负面清单 准入前国民待遇"的方向走,而且承诺了负面清单推向全国的时间表,方向十分明确,但中国并不在TPP参与谈判国之列。可是,这次马来西亚、越南等国是如何做到可以符合TPP的标准呢?这有待于公布文本后解开谜团,或许TPP已降格以求。不过,达成的协议还有待各国国会的审议批准,美国正值大选期间,变数仍有。

  三季度的经济数据即将发布,破七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中国的宏观经济仍没有触底的迹象,相反各种数据显示,经济下滑的速度可能还会加快。虽然四季度数据可能有基建等因素支撑,但是明年一季度的数据可能会再此跌入低谷。

  低迷的中国经济数据和全球的大宗商品市场形成了不断叠加的负效应,因为中国经济的下滑,带来了大宗商品市场的恐慌。这种恐慌情绪就如8月份国际市场对于人民币贬值的过度反映。但市场的反映其实是对未来形势的预期,螺旋式下跌似乎不可避免。

  资本市场的波动是前几个月的热点,但随着配资清理的结束,股市进入了一个低迷的底部,不排除仍有短期小反弹的机会。但复归牛市需要经济转型出现曙光、重大改革出现转机,但目前条件均不具备,即使这个月已连续发布三份重要的改革文件。

  股灾的后期效应仍在显现,因为房地产市场和股市的双重低迷(三四线房地产市场普遍承压,部分一二线城市则十分火爆),市场上高收益的投资品十分稀缺,形成了“资产荒”的局面。疯牛的股市和一路暴涨的房地产曾一度都是资金市场的奇葩,因为它们的高收益存在,导致市场对资金价格十分不敏感,降低融资成本似乎成为不可能,因为总有更高的收益在拉高市场的整体收益率。

  而今,多年难解的降低融资成本难题似乎一招化解。蜂拥而至的资金流入公司债市场,导致债券市场的利率出奇的低,一些房地产企业的债券利率和国开债的利率相差无几。未来,宽松似乎仍不可避免,海量的闲置资金会流向何方,仍需密切观察,因为它们去向哪里,哪里就会波涛汹涌。

  三、改革趋势

  官方推动的改革进程在这个月明显加速,其中最受瞩目的是国资改革,去年各地已纷纷“抢跑”推出诸多地方版的国企改革文件,而中央的国资改革文件在几度推迟之后,千呼万唤始出台。

  这份改革文件最大的特点是分裂和纠结,这也恰恰反映了背后激烈的利益博弈。文件一方面鼓励放开搞活国企,更多地遵循市场原则办事,但另一方面却又强化党管。在执行中会往哪个方向走得更远,目前似乎很不明朗。在诸如国资委的去向、清理退出的力度等关键问题上,也未给出明确答案。

  另外两项改革--生态文明和科技体制。生态文件改革不仅仅要解决当下的迫切问题,而且要在基础制度建设开始搭建框架,改革方案设计了一整套的对自然资源从产权、开发到保护的基本制度,并在环境保护等具体制度方面有创新。这是内外环境共同推动下进行的改革。

  科技体制改革的实施方案也于9月发布,这份文件明确了技术创新的市场导向,强调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作用,这需要改革高校和科研院所,推出更多的市场化的激励措施。不过方案仍有待一项一项落实,变为exe类的可执行文件。

  另一项改革在上个月末已露端倪。9月末,香港商报的一则消息再次披露重大军事改革方案存在,并称年内很可能发布。不过,这则消息同样在发布之后即被删除。

  在人民币未被纳入SDR之后,中国国内的金融改革仍在有条不紊地推进,各种细微的改革措施这个月仍在不断推出,中英在金融合作方面也推出了许多举措。中国一直希望伦敦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早几年就十分活跃为此而努力,而今合作正处黄金期。这个月习近平将访问英国,应会进一步提升中英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的合作。

  习近平访美是这个月的大事件,中美关系的走向影响全球,更对中国内部改革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但这次访问成果平淡无惊喜。双边合作最大的亮点仍是去年强化去年在气候变化和减排问题达成的协议,网络安全和军事领域目前看来初步达成了管控分歧的意见,在中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方面也达成一些共识。但在其他领域进展微弱。且习近平访美期间恰逢天主教教宗访美,民间的宣传效果也未达到,未来中美关系走向,还需密切观察。

  (作者注:因月度分析篇幅所限,笔者正在尝试新的分析方式——在重大事件发生之后,马上推出“快评”。最近的尝试显示,快评的分析和预测相当准确,但是需要不断地根据时事的变化,进行更新。欢迎关注笔者微信公号(zhengjingguancha)获取不定期的“快评”。)

扫一扫,关注政经周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