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越南共产党如何开大会
揭秘中国越南关系正常化 江泽民李鹏主导成都会晤
越南反华游行成闹剧:五星红旗被涂成“海盗旗”
越南政改面面观
中越南海争端差点让越共“失控”

中越南海争端差点让越共“失控”

自1986年越南“革新开放”以来的官民蜜月期正在终结,越南社会进入了矛盾尖锐的高风险期,原先被掩盖和抑制的矛盾集中爆发。
    随着越南反华示威逐渐演变为大规模“打砸抢烧”暴动,南海危机已经悄然转向。以受害国姿态高调严正交涉的中国成功逆袭,自食苦果遭遇执政危机的越南政府眼下的首要难题并非在南海阻击中国,而是谨防国内失控。

越南“四权分立”治国 越共中央无常委

越南“四权分立”治国 越共中央无常委

越共中央政治局不设常委,由总书记、总理、国家主席和国会主席构成的“四架马车”互相制衡。总书记不兼国家元首,有实际军权和有限党权;总理实权大,但无军权党权;国家主席有名义军权和政权;国会主席近来的力量在上升。

国会创新监督政府 总理信任投票最低

国会创新监督政府 总理信任投票最低

在越南第十三届国会第五次会议期间,该国47名国家最高层官员——从国家主席到各政府部长——接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参会的476名国会代表分别对这些官员进行了信任投票。11日公布的投票结果显示,获得最多信任的是国会女副主席阮氏金银,“最不值得信任”的是央行行长阮文平,总理阮晋勇也在“信任度最低”官员之列。

越共中央全会每天对外公开“会议简报”

越共中央全会每天对外公开“会议简报”

虽然越共中央全会现场并不对外公开,但是召开的时间、地点媒体早就对外公布。更重要的是,不仅中央全会开闭幕的消息民众能第一时间在官方和商业媒体上获悉,就连每天开会讨论的内容,越共中央的宣传机构还专门作“会议简报”,每天在会后公开发布,给民众比较宽松的知情权。
越共政治改革入“深水” 方向成关键

越共政治改革入“深水” 方向成关键

越南的政治改革始终是国际共运研究的有趣话题。该国“革新开放”事业进行的20多年里,不仅经济有了大发展,政治变化也有目共睹。比如以不久前的反华骚乱为标志,外界已经关注到越南共产党的派系斗争日益公开化;去年越南国会召开期间,以前司法部长阮庭录为代表的前高官和专家卷入“多党制请愿书”事件,让越南社会矛盾也逐步公开化。

“改革”OR“改变”
越南去年修宪忙 国名差点被改

越南国会此前在为今年秋天修改宪法展开讨论,并将国名“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改为“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提案作为议题之一。
    “越南民主共和国”是1945年胡志明发表《独立宣言》时使用的国名。越战结束后,1976年南北统一之际国名被改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

外媒称越南共产党政府对经济管理不力,以及内部争斗,破坏了公众对共产党领导层的信任,但是对它的统治权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威胁。媒体称,呼吁成立的新政党也只是一个设想,即使真的成立了,目前也很难猜测,新政党的活动权限会有多大,或者它将被允许存在多久。

多党制呼声再起 越共高官发提议
官媒站队挺书记 暗示总理腐败

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阮富仲被越南议会机关报《人民代表》上发表的文章比作中国古代诗人屈原,说他同屈原一样廉洁和品德高尚。
    文章暗示其他越共领导人腐败,并说像中国古代爱国诗人屈原一样廉洁的人只能投汨罗江自尽,因为他们不能容于今天越南混浊的现实。

他山之石
越南:马列主义信仰遭遇危机?

越南:马列主义信仰遭遇危机?

上个世纪,马克思与列宁思想为当代最具代表性的思潮之一,然而转眼数十年过去,曾经被共产国家奉为圭臬的马列主义在今日的越南却成为年轻人眼中“不赚钱的学科”。为此,越南政府祭出免费政策,希望吸引学生选读。

老挝:跟着越南走 改革从议会入手

老挝:跟着越南走 改革从议会入手

在老挝,却存在两套信仰的象征符号。一套是以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为核心的政治符号,一套是以佛教为核心的社会信仰符号。原因是,老挝允许党员信教,8万党员绝大多数仍是小乘佛教信徒,受佛教影响很大。党旗到处飘,和尚满地走,这是万象街头习以为常的景象。

朝鲜:绝无政治改革 只有人事斗争

朝鲜:绝无政治改革 只有人事斗争

面对国内困顿的经济,金正恩似乎并不着急解决,可也确实无人可托。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网站显示,金正恩近来频频出现在“各条生产战线上”,特别是农业领域。党争误国,金正恩倒也乐得亲自出马到处视察指导。

古巴:培养“接班人”是第一要务

古巴:培养“接班人”是第一要务

2013年6月一位名叫迪亚斯-卡内尔的古巴人访问中国,让外界对古巴的兴趣大增。他的正式身份是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非正式身份是古巴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迪亚斯也不隐晦他来华的目的:要和中方交流更多治国理政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