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一季度数据悉数出闸 两极分化现象凸显

  各省2015年目标增速、名义增速、实际增速雷达图

     大公网政经观察员 宋代伦

     在四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即将召开之际,各省市区一季度经济社会发展数据也悉数公布。面对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外界预计这次会议仍将延续过去两年的主题,总结一季度经济工作,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下一步任务。一季度的地方数据正好是个合适的观察经济走势的窗口。

     相信很多关心地方经济数据的朋友,在各省一季度数据出来后,心情是此起彼伏的。去年大公网政经周报在分析2014年一季度的地方数据时,就谈到进入经济新常态下各省之间的发展开始分化。而经过又一年新常态的洗礼,这种两级分化显得更为明显,有地方的表现甚至让人跌破眼镜。

     两极分化明显 名义与实际增速落差罕见

     总体来看,共有18个省经济增长速度高于全国增速,有三个省增速与全国持平,分别是河南、内蒙古和宁夏。剩下10个省经济增速低于全国水平。

     超过20个省市的一季度增速不及去年同期。而与地方两会提出的2015增长指标比较,除上海未设指标外,30个省市中只有五个省市达标,包括天津、江苏、安徽、重庆和贵州。大面积不达标再次成为常态。

     大公网整理统计数据后发现,今年一季度各省的生产总值与增长率间的关系,已经不存在过去所谓的基数小增长快、基数大增长慢的现象了。相反,通过拟合趋势线,这个结论开始出现微小的扭转,如果用名义增速来看则更为明显:即许多经济体量已经很大的地区,增速仍然保持高位,而不少体量较小的地方,经济增速比起去年仍在下跌。各个区域板块内部也开始出现分化,既有中高增长的,也有中低增长的,甚至是名义负增长的(见下两图)

     

   

     综合名义与实际GDP数据看,表现较为优良的省份中,东部有天津、江苏,中部有江西,西部有重庆、贵州和西藏。这六个省市的名义GDP增长均高于10%,其中贵州、天津、云南三地甚至超过了16%。而以实际增长计算,重庆继去年之后继续拔得头筹(10.7%),贵州(10.4%)、西藏(10.0%)、天津(9.3%)其次,前四名基本稳定。

     让人跌破眼镜的地方之一是新疆。鉴于经济新常态对于新疆以能源、资源性经济的影响较为明显,一季度的名义GDP增速居然录得-6.6%,不过按照实际增速看,尚有6.9%。要知道,即使在去年,新疆的名义与实际增速仍分别有9.1%与10.0%,名列前茅。名义与实际增速差距如此之大,这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都是极为罕见的。

     辽宁取代山西垫底 河北转型初见成效

     纵观整个西部地区,去年各省区的实际增速均在8%以上,而今年除重庆、贵州、西藏依然坚挺外,其他的增速全部降到8%以下。名义增速则更难看,例如四川只有6%,陕西、宁夏4%左右,甘肃不到3%。这表明西部许多靠资源、能源密集型产业发展的省区,在新常态下面临着突破增长瓶颈、产业升级的巨大考验。

     反观华东、华中、华南板块,整体而言经济增长水平好于西部。尤其长江中游的一些省份均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如江西一季度GDP增长8.8%;湖北8.5%;安徽8.6%;湖南8.4%。最近,长沙湘江新区成为最新的国家级新区,加上前不久通过的长江中游城市群规划,中部地区正在崛起为新的增长极。

     而去年一年经济增长塌陷的东北和华北板块,今年一季度继续萎靡不振。一季度三个名义负增长地区,两个在这里,分别是山西(-2.07%)与黑龙江(-3.17%),实际增速也分别只有2.5%与4.8%。然而山西还不是最惨的,更惨的是辽宁,名义增速只有0.98%,实际只有1.9%,变成新的倒数第一,也成为与今年目标差距最大的省份(相差4.1%)。有网友戏称,我们一些省份终于在经济增长上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了!李克强前段时间虽然亲赴东北“督战”经济,但东三省真正跳出经济发展泥潭,恐怕还要相当长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一季度的倒数第一河北。去年一年,经过产业的淘汰与升级,以及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推动,今年一季度名义增速达到11.1%,实际增速6.2%,比去年同期提高2个百分点,在华北东北板块综合表现最优,也是24省份中,同比提高最多的省份,成功实现“逆袭”。

     江苏老大地位将至 省际竞争此起彼伏

     在今年1月底2014年各省经济数据出炉后,许多人看到,江苏距离GDP第一大户广东的差距又缩小了,于是预测两年内江苏GDP就将超过广东。但观察一季度两省的表现,江苏很有可能在今年就超过广东。去年一季度,广东领先江苏744.06亿元,今年则仅领先江苏省327.90亿元,缩水了一半多。其实改革开放之后整个80年代,江苏GDP一直高于广东,有几年还位居第一。但进入90年代江苏GDP先被广东后,后被山东超。之后江苏在2010年拿回第二的位置,因此,未来两年内江苏再拿回头把交椅,不过是恢复曾经的地位而已。

     山东省与苏粤两省的差距在拉大:2014年一季度,山东省分别落后广东和江苏两省1641.95亿元和897.89亿元,2015年一季度则分别被拉大至2017.03亿元和1689.13亿元。GDP老三面对前面两位似乎有些力不从心了。

     稳居第四的浙江将领先河南的优势拉大。去年同期,浙江省仅领先河南省311.58亿元,今年则将优势翻倍,扩大到622.17亿元。同时,四川与河南省的差距由2014年一季度的1578.34亿元缩小至今年的1485.70亿元。

     因为辽宁糟糕的表现,一季度河北和上海反超辽宁,升至第7位和第8位,辽宁则降至第9位,而后面湖北与湖南这对好兄弟也在穷追猛赶。辽宁的座次在未来几年面临连续下滑的风险。

     贵州一季度名义增长率第一(16.76%)。按此速度,今年贵州将摆脱长时间人均GDP倒数第一的帽子,转而交给甘肃或云南。大公网统计过去五年(2009-2014)内地336个地级行政单位的GDP总量与增速排名发现,在前二十名中,贵州全省九个地级单位全部入围,平均增长幅度达60%。换言之,贵州是过去五年经济增长进步最大的省。某些自我感觉良好的省份要加把劲了。

     直辖市表现不俗 港台面临压力

     当下,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来自城市,尤其来自特大城市。如果单独拎出四大直辖市和部分副省级城市来观察与比较,会发现不少经济发展中的亮点。

     上海的第二产业在四大直辖市中增速最低,仅为1.6%,规模以上工业仅为1%,但上海一季度的名义增速仍有9.46%,实际增速6.6%。上海的经济发展没有因为取消GDP目标而受到影响,反而趋势向好。从主要行业看,金融业为拉动上海GDP增长的主要动力,超过了一半。这使得一季度上海的第三产业产值超过了三产最发达的北京,而第二产业仍旧是北京的两倍以上。

     相对于京沪发达的第三产业,天津与重庆仍有大量投资开发空间,因此仍然保持着第二与第三产业间的相对平衡。一季度,津渝在规模工业与第三产业上增速保持了一致,分别为9.4%与10.6%。因此,在二三产业的双轮驱动下,津渝未来在名义与实际增速上仍会保持高位增长。

     如果还有需要大书特书的,我们不妨把深圳也加进来看看。对于改革开放城市实践的领头羊,深圳在李克强总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思路的引导下,一季度的GDP名义增速居然达到18.3%,实际为7.8%,均高于省城广州。马兴瑞履新深圳市委书记,以及广东自贸区的挂牌,深圳未来数年内的高增长都可期待。按照这个趋势,广深二地今年的GDP总量均将超过香港,十年内深圳人均GDP也将超香港。

     至于上海之于台湾,因为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长,沪台城市论坛是否会继续举办出现了变数。而台湾又面临着政党轮替的过渡关键期,经济社会在未来几年向何处去难以预测。不过面对上海新一轮的中高速增长,岛内不少人想必也开始感到如坐针毡了。

   

   扫一扫,关注政经周报公众号

“南将"北上调动背后的政经大棋局

温州市委常委、鹿城区委书记王立彤(副厅级)的由南北上,成为河北唐山市委副书记、曹妃甸区委书记

     大公网政经观察员 方乐迪

     空降或者跨区域调动已经成为副省级干部管理的一种常态。为了避免本地势力做大,影响政治生态,诸如纪委书记、组织部长等多成为被空降和异地调动的主力。纵观十八大以来的人事布局,地级市干部之间跨区域流动较为少见(对口援建除外),尤其是横跨南北的调动。

     本月14日,这起不寻常的调动在温州与唐山之间上演。温州市委常委、鹿城区委书记王立彤(副厅级)的由南北上,成为河北唐山市委副书记、曹妃甸区委书记。不难发现,王立彤的这次横跨南北的调动,颇有浙江经验向北输出的意味。而在王立彤之前,曹妃甸两任高配主官都是本地官场中人。

     港区优势串联人才引进

     从政治地位上看,鹿城区之于温州,曹妃甸之于唐山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鹿城区区委书记是温州唯一获得高配地位的区委书记,一直以来都入列温州的常委班子。

     而曹妃甸也是目前唐山市唯一一个由市委常委兼任区委书记的区,属于高配。梳理发现,曹妃甸高配始自2012年,并不算太久远。2012年7月,国务院批准同意撤销唐海县,设立唐山市曹妃甸区。现任唐山市市长陈学军成为首任曹妃甸区区委书记,同时也是首个常委高配的区委书记。

     那么,作为首个外调担任曹妃甸区区委书记的王立彤会给曹妃甸带来什么呢?

     笔者分析认为,港口经验是一个重要部分,也将是王立彤具有最大发挥空间的部分。王立彤曾任职的鹿城区区委书记,而该区正是温州港所在地。早在2004年,交通部发布的《关于发布全国主要港口名录的公告》中,温州港就是25个港口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唐山港的重要部分,曹妃甸的一大优势就是港区。据悉,在环渤海地区自然条件最好的港口就是曹妃甸,“面向大海有深槽,背靠陆地有浅滩”,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明确提出的“北方大港”就是今天唐山港的位置。

     根据中港网(Chineseport.cn)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全球港口货物吞吐量前10大港口中,唐山港位列第五。唐山港在2012年排名第十,2013年前进两位,超过鹿特丹港和大连港,排名第八,2014年再一举超过青岛港、苏州港和广州港,前进三位,名列第五。唐山港在前几年高速增长后,2014年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速达到12.2%,仍然名列全球十大港口货物吞吐量增幅之首。

     港口优势也让曹妃甸跃跃欲试。2014年2月底,曹妃甸自贸区规划方案上报国务院。从目前来看,鉴于天津已成立自贸区,曹妃甸单飞无望,不过却也能通过一体化联动,分享自贸区果实。毕竟,唐山离天津只有一小时的车程,而唐山港与天津港(第四位),这两个全球前十的大港强强联合则比分离更有效率。

     唐山政经地位与一体化的联动

     鹿城与曹妃甸类似,温州和唐山之于全省的政经地位也有相似之处。

     在经济地位上,温州在浙江全省排名一直靠前,而唐山则一直是保持着河北省经济领头羊的地位(2014年度GDP为6225.3亿元,第二名为省会石家庄 5100亿元)。

     在两市之于省级的政治地位,也有相似之处。温州市委书记长期高配,由省委常委兼任。唐山市委书记虽然并非长期由省委常委兼任(不如秦皇岛),但自2000年以来也曾出现过两次由常委兼任的情况。一次2005年至2010年,由省委常委张和(2005年3月之前未入常)、赵勇兼任唐山市委书记;另一次则是最近,现任唐山市委书记焦彦龙成为省委常委。其实像河北这样,三个地级市高配也不算罕见。贵州的贵阳、遵义和毕节都是以省委常委高配兼任。

     颇为巧合的是,当唐山市委书记入常时,正值大项目落户唐山之际。2005年2月,国家发改委下发“发改工业〔2005〕273号《关于首钢实施搬迁、结构调整和环境治理方案的批复》”,批准首钢“结合首钢搬迁和唐山地区钢铁工业调整,在曹妃甸建设一个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钢铁联合企业”。

     唐山政治地位的变化暗和着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波动。2005年,唐山市委书记入常时,正值京津冀一体化进入一个新的时期,一系列推进环渤海经济区建设的措施相继出台。同样,2015年唐山书记再度入常,唐山地位的提升,也是伴随着京津冀的协同发展的大势而进行的再度调整。

     此番唐山地位高企的背景无须赘述,我们来回顾一下唐山市委书记上一次入常的机遇背景。

     2004年5月21日,在北京召开的由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山东环渤海七省市区领导同志参加的“环渤海经济圈合作与发展高层论坛”达成三点共识:一是建立环渤海合作机制,推动环渤海地区经济一体化;二是召开五省二市副省级会议,正式建立环渤海合作机制;三是鉴于河北廊坊的区位优势,将合作机构的日常工作班子设在廊坊。这一阶段,作为河北经济最好的地级市,唐山扮演着一体化尖兵的角色。彼时的曹妃甸就是京津冀协同发展产物,而上述提及的首钢迁入曹妃甸也是成果之一。

     债城谋变已经开始

     京津冀的发展波动影响着唐山地位的变化,而曹妃甸的发展亦是如此。虽然曹妃甸发展较早,但受制于京津冀一体化的整体进程的拖累,也有奶水不足和造血转型不够的问题。这些问题也集中在2010年后爆发。

     根据《企业家日报》的报道,河北银监局的统计,截至2013年末,河北省到期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本息708.9亿元(不含省外金融机构利息),其中唐山市就占到105.73亿元。而这一百多亿里,相当一部分是来自曹妃甸的。曹妃甸投资的负债率已接近7成,曹妃甸投资负债额大约为618.8亿元。

     债城谋变将成为曹妃甸的主题词。在享有国家和河北多重的政策红利外,曹妃甸曾经缺少一个风口--京津冀一体化。随着作为顶层设计和一号工程,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推进,曹妃甸也将迎来第二春。

     在过去的近十年里,习近平、李克强等60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到曹妃甸视察指导工作。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曹妃甸时,指出要把唐山和曹妃甸建成东北亚区域合作的窗口、环渤海新型工业化基地、首都经济圈重要支点。

     随着“引进人才”--王立彤的到来,曹妃甸的建设将进入一个新阶段,这种变化已悄然进行中。

     本月14日,王立彤正式到任。不到一周后(20日),唐山市委召开九届86次常委(扩大)会议,专题研究曹妃甸区发展问题,审议通过了打好传统产业脱胎换骨、新兴产业异军突起、中心城市中心开花、协同发展破茧成蝶“四大战役”实施方案。在会上,唐山市委书记焦彦龙表示,(唐山市)完全可以把曹妃甸打造成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的窗口、环渤海地区新型工业化基地、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区。当日下午,王立彤主持召开曹妃甸区委常委(扩大)会议传达相关精神进行动员。

     地区战略的调整与发展往往以人事变动为先导。早前,福建来的干部何立峰推动了天津的发展,担任滨海新区管委会首任主任。这次浙江干部王立彤横跨南北的调任,也将助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局部进击。

     综合唐山政经地位高企,曹妃甸换将来看,唐山市以及曹妃甸区将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扮演更加吃重的角色。

   

   扫一扫,关注政经周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