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台湾频道 > 两岸关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台学者:民进党应知两岸“春光”关不住

因此,民进党如果还是坚持要对大陆抓取‘主权、人权与安全’的沉重负担,恐怕跟‘我是歌手’的两岸情无法接轨。事情的源由是有台湾媒体报道,民进党主席苏贞昌曾派“密使”,就“民主同盟”的主张与大陆人士会面沟通。

 民进党关心的恐怕只是头上的光环

  台海网5月31日讯  台湾战略学会理事长王昆义教授在《中国评论》月刊5月号发表专文《民进党“中国政策”之争》,作者认为“民进党的‘中国政策’是否还要停置在1999年的‘台湾前途决议文’那个时代,还是走到‘我是歌手’的时代,这也是值得民进党最该思考的问题。毕竟,两岸关系从2008年展开大规模的交往之后,已经像‘春光关不住’一样的情景,谁都难以让它时光倒流。”

  “因此,民进党如果还是坚持要对大陆抓取‘主权、人权与安全’的沉重负担,恐怕跟‘我是歌手’的两岸情无法接轨。所以民进党如何顺着两岸一家亲的思维,去制订一些可以让台湾人民更加轻松的‘中国政策’,也许下次选举才会选得更轻松一点也说不定。”

  文章内容如下:

  2013年4月,时序已经进入到春天的尾巴,但在东亚地区似乎一直闻不到春天的气息。东北亚因为朝鲜一直扬言要发动战争,让韩国、日本、美国好长一段时间惴惴不安。而在同一时间,中国大陆上海及其周边省分,也发生H7N9禽流感疫情。

  在安全战略的领域里,军事战争所引发的安全危机,通常被称为“传统安全”;而非军事战争所引发的安全危机,则被称为“非传统安全”(nontraditional security)。这种分法,主要是在冷战结束以后,由于危害到人类生存的大规模战争,已经不再可能发生,所以一些战略学家就转换成注意那些非战争因素,对人类安全所造成的危害,于是把战争行为归类为“传统安全”,而非战争因素所造成的安全危机,就称为“非传统安全”。

  如果要更加详细的区分,传统安全威胁因素主要是指军事、政治和外交冲突等对主权国家及人类整体生存与发展构成威胁的因素。而非传统安全问题主要是包括:经济安全、金融安全、生态环境安全、资讯安全、资源安全、恐怖主义、武器扩散、疾病蔓延、跨国犯罪、走私贩毒与非法移民、海盗、洗钱等不一而足。

  从这里可以看出,在一个区域内同时要发生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威胁,在冷战结束后,已经相当少见。因此2013年春天在东亚地区所同时发生的朝鲜战争威胁,以及H7N9禽流感疫情的安全威胁,这确实是少见的两回事。

  民进党在关心些什么 忙“出境比赛”

  在东亚地区同时发生传统与非传统安全威胁之时,民进党重量级的人物却不断的出境访问,仿佛就因为没有执政,所以对这两件大事有点事不关己的意味,这确实有点让人想问民进党重量级的人物,他们到底在关心些什么,实在让人摸不着头绪。

  我们就已出境的时间来看,2月份是苏贞昌前往日本访问,并提出台、日、韩、美应该建立“民主同盟”的机制;3月份则有蔡英文前往印尼访问,并见到印尼重要的经贸官员;4月份则有党主席苏贞昌前往新加坡访问,而谢长廷和吕秀莲也分别前往美国访问。

  民进党这些重量级的政治人物,在同一时间这么频繁的出境访问,说好听一点是为了找寻台湾生存的“国际空间”,不好听的说,是在演出“出境比赛”,比一比谁在国际社会的人脉多。如果还要说得更好听一点,则是希望能实现蔡英文竞选“总统”前跟马英九进行辩论时所提出的“从世界走向中国”,为这个理念奠下基础。

  只是,如果民进党真的有心实现“从世界走向中国”的理念,那么朝鲜挑起的“热核战”威胁,正是当前国际社会最为关切的传统安全威胁。同样的,中国大陆所发生的H7N9禽流感疫情,最起码也是东亚地区最为关切的非传统安全威胁,两种不同属性的安全威胁同时发生,这可是真真实实的“从世界走向中国”的威胁,民进党并不应该抱持事不关己的态度,而纷纷到其他国家访问。

  民进党关心中国大陆吗

  如果我们缩小范围来问,民进党关心中国大陆所发生的问题吗?这恐怕是许多民进党成员无法回答的问题。

  原先,苏贞昌在就任党主席之后,马上恢复设置“中国事务部”,以及说要成立“中国事务委员会”,让人有一段时间相信民进党是有意改善“民共关系”。但是在恢复设置“中国事务部”以后,苏贞昌突然停止了步伐,没有再继续走下去,一直到谢长廷在2012年10月初到中国大陆访问以后,苏贞昌担心民进党的“中国政策”会让谢长廷整碗捧去,于是才匆忙的在2012年11月成立“中国事务委员会”。

  只是颇让人意外的是,苏贞昌并没有把“中国事务委员会”的大权交给谢长廷主导,反而以自己兼任召集人的身份,把民进党“中国政策”的大权牢牢的揽在身上。苏贞昌的这种作为,已经注定苏、谢要在“中国政策”上分道扬镳。

  在苏贞昌没有继续提出“中国政策”之下,谢长廷在“中国政策”上反而不断的前进,他所提出的“宪法各表”,一直想把这个概念作为民共交流的踏脚石,为此,他甚至还在3月21、22日国台办海研中心在福建平潭举办的两岸关系研讨会,特别派出谢敏捷等3位子弟兵,到会场继续宣扬他的“宪法各表”理念。

  而谢长廷更积极的利用各种机会宣传他的“宪法各表”主张,在陆委会主委王郁琦于4月10日批评,“宪法各表”的主张是两岸有两部“宪法”,谈的还是“国与国”,大陆不可能接受这种说法之后。对此谢长廷虽然在美国访问,他却随即透过幕僚反驳说,他主张两岸“两宪”,现实互不隶属,依“宪法”有特殊关系。所以,两岸两部“宪法”,各自统治大陆和台湾,这是符合现实。

  同时,谢长廷也于4月10日低调飞往美国华府,并在布鲁金斯学会,与前“AIT”理事主席卜睿哲、前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亚洲部门资深主任李侃如会面,亲自阐述他的“宪法各表”。一般认为,谢长廷是希望借助美国的力量,作为他未来推展民共交流的关键基础。可以说,对于民共关系的建立,民进党内以谢长廷最为积极,但是最积极的人,也常是民进党内最容易被修理的对象。

  毕竟,在民进党内“台独”的声音还是最大,特别是在民进党的外围团体,只要一有机会聚会,绝大部分的人都不敢背离民进党应该走向“台独”的路线。就以3月份由绿营外围团体连续举办3场有关中国大陆的研讨会,研讨会的内容几乎都没有人敢于主张应该跟中国大陆交流。如果连绿营的学术研讨会都对中国大陆还这么封闭,又如何期望民进党中央党部会有更开放的思维呢?

  谁掌握“中国政策”,谁是赢家

  其实,也不是民进党不愿去关切两岸政策,但是在台湾掌权者必须掌握两岸政策,这几乎已经成为不成文的规律。

  就以马英九来说,他担任“总统”5年来,宁愿把攸关两岸发展的陆委会,前一任交给台联党出身的赖幸媛,也不愿意把陆委会大权交给跟大陆已经有相当关系的连战幕僚。而在赖幸媛卸任后,马英九同样要把陆委会交给连贾庆林的名字都说不出来的自己班底王郁琦,可见马英九对国民党的两岸政策,还是不放手的要抓在自己的手里。

  民进党当然也不例外,掌权者必须能够抓稳“中国政策”,才像是一个党主席。但是谢长廷阵营也许不清楚这项规律,所以硬是要冲破这项铁律,导致他虽然积极的提出攸关民共关系的理念,但却是越冲,受到苏贞昌的制约越紧。

  从这里可以想像得到,在苏贞昌到新加坡访问之时,民进党“中国事务部”主任洪财隆却不预期的放出红绿智库可以共同举办研讨会之事,这项放话是在苏贞昌“出访”的时刻,以致于苏贞昌在回到台湾时,一听到记者问他这个问题,他却毫不理会的掉头就走。

  但是洪财隆既然已经把红绿智库交流的议题抛出,民进党中央必然还是要回应,所以过了一天,才由民进党发言人林俊宪出面缓颊说,为促进两岸交流,民进党“新境界文教基金会”正积极规划与大陆智库合办研讨会,目前仍在评估对口单位,举办地可能在台湾或大陆,盼能与对岸展开全方位对话。

  林俊宪这句话说得漂亮,但是他把合办研讨会的事,限定在最好由北京大学,或是北京的清华大学。这等于有说跟没说一样,如果没有台研单位冲破民共对话的限制,北大、清大哪来的经费举办这么重要的研讨会呢?

  从这里可以知道,洪财隆把话说快了,尽管民进党内部有讨论过民共交流的办法,但是他却在党主席苏贞昌到新加坡访问时,提出这项构想,以致于苏贞昌只能把对“中国政策”的发言权限收回来,不再由“中国事务部”去说。

  而4月12日苏贞昌到“立法院”出席民进党的党团大会时,他也亲自上场说,两岸问题非常重要,一点都急不得,有很多努力会慢慢看到。这句话等于是在搧洪财隆的耳光,并顺势把“中国政策”的发言权收回到自己的手中。从这里可见,洪财隆虽然被苏贞昌聘任为“中国事务部”主任,但他毕竟是经济学者出身,对于民进党的“两岸政治”也不见那么具有敏锐度,这可能是决定他能否在“中国事务部”主任位置继续坐下去的关键因素。

  • 责任编辑:书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