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台湾频道 > 台湾社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生前密友回忆三毛:她的性格充满着戏剧性

有一天她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只听一个轻柔的声音说:“幼春,我是三毛。”  从那个电话开始,因为性情相合、趣味相投,三毛和小她14岁的幼春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1990年12月底,幼春接到三毛的最后一个电话,电话说她决定次年1月20日参加幼春的读书会并做演讲,然而幼春怎么也想不到,1月4日就传来三毛的噩耗。

  “做人要有胸襟,要懂得欣赏别人的好,这时候你们在看大陆小朋友的画,你们的画也挂在北京或者厦门,被大陆小朋友欣赏着,大家要互相学习,既了解别人的长处,也找到自己的自信……” 在第四届海峡两岸少儿美术大展台北现场,一位身着红袍的老师正带着一帮小学生轻声细语地介绍着。记者被这位老师的话吸引,走过去递上名片,与台湾画家薛幼春的相识即缘起于此。薛幼春生长于台湾屏东万丹乡,因嫁给台湾著名艺术家李天裕而移居台北。十几年前,夫妇俩到福州设画室并在那儿举办了画展。因为这一层关系,记者在采访他们时平添了一种亲切感。而循着亲切感许多话题便更轻松自如地展开了,谈到深入时,有关三毛的点滴往事,便从作为三毛生前密友的幼春那儿娓娓而来。

  三毛是上世纪七八十年风靡全球的台湾著名女作家,其以亲身经历为素材写就的《撒哈拉的故事》等作品,被译成英、法、日、西班牙等15国文字广泛传播。著名作家白先勇认为,“三毛创造了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瑰丽的浪漫世界。里面有大起大落生死相许的爱情故事,引人入胜不可思议的异国情调,非洲沙漠的驰骋,拉丁美洲原始森林的探幽——这些常人所不能及的人生经验造就了海峡两岸的青春偶像”。1991年1月4日,三毛在医院自缢身亡,年仅48岁。她虽已故去20余年,但有关她的话题从未淡过,其率真浪漫的情怀影响了几代年轻人,如今她的作品仍热销于大陆,在台湾更是拥有无数的新老粉丝。

  薛幼春认识三毛时正是三毛声名最盛的上世纪80年代后半期,“那时我正主持一个读书会,也是一个狂热的‘三毛迷’,被她与荷西的爱情故事深深打动,就给她写了一封长信,在信里说到自己的爱情故事和身世经历”。原本幼春只是抱着倾诉的目的,并不敢指望三毛的回信,因为她知道三毛每天收到的读者来信有上千封,她恐怕读都读不过来。

  可是有一天她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只听一个轻柔的声音说:“幼春,我是三毛。”

  “这好像是电影中的情节,一个长镜头,然后画面忽然定格。”幼春至今仍深深记得当时惊喜交加的心情,她老半天都回不过神来,从未谋面的三毛竟然主动给她打来电话,而且语气恍如早已熟悉的朋友。“三毛身上就是有这么一种魔力,她让每个与她交往的朋友都觉得自己是唯一,受到格外的重视。”

  从那个电话开始,因为性情相合、趣味相投,三毛和小她14岁的幼春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那时三毛深爱的丈夫荷西已经去世,三毛感情世界里有着无法弥补的缺口,幼春常常在深夜里接到三毛的电话。“电话一讲就是几个小时,她在电话里细诉日常苦怒哀乐,有时也会透露生命中的一些小秘密,常常说着说着就痛哭不已……”在善良而知性的薛幼春面前,三毛撤掉心防,畅所欲言,将内心的种种忧郁痛苦彻底释放,这时的她不像是那个万众瞩目的明星作家,而是个被七情六欲折磨的小女子,真性情尽现,平凡且脆弱。

  在幼春看来,三毛并不是很漂亮,但十分妩媚动人。她总是画着浓重缤纷的眼影,服饰装扮充满异域风情,声音细细柔柔,感受力细腻敏锐,性格里有着很浓的戏剧化因素。“三毛是一个为爱情而活的人,只是她的荷西再也不能复生。荷西走后,她一个人独撑了12年,虽然其间有不少的追求者,但都无法替代荷西的位置,所以真的活得很辛苦。”

  那时三毛经常应邀到各处做演讲,每场演讲都座无虚席,人多得门都挤不进去,连过道也坐得满满当当。有一位台南女中学生因为自己的考期与三毛的演讲时间“撞车”,懊丧之下给《联合报》写信希望演讲改期,这么天真的一个请求竟得到三毛的亲笔回信。“她是一个慷慨大度的人,讲求‘文人相重’,内心充满了爱和善,对读者十分友好和尊重,所以深受爱戴。”薛幼春回忆说。她记得每次陪三毛逛街,都要被热心的读者围住要求签名,“而她每次都是有求必应,一个个耐心地签过去,虽然到最后都累得不行”。 此时患有妇科疾病的三毛身体已经很虚弱,1990年一次酒后又不慎失足从四楼的楼梯滚落,造成多根肋骨骨折,薛幼春去医院探望她,“只见病房里摆满读者送来的鲜花,而她娇小的身体就陷在万花丛中,痛苦不堪,孤独凄凉。她曾经说过,‘幼春,如果我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太阳还是照常升起’,听得我心里一抖”。1990年12月底,幼春接到三毛的最后一个电话,电话说她决定次年1月20日参加幼春的读书会并做演讲,然而幼春怎么也想不到,1月4日就传来三毛的噩耗。

  “她居然就这样爽约了,时至今日,我们这些三毛的朋友都仍然无法相信她真的已经离开人世,她的音容笑貌充满了魅力,让人怎么都不能忘记。”说到这里,薛幼春的眼里充满感伤。(驻台记者 林娟)

  • 责任编辑:书丹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