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台湾频道 > 台湾社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邱毅:马英九凡事看美国脸色等于自绑手脚

彭诗婷:欢迎收看这个星期的《台湾一周重点》,我是彭诗婷,这个礼拜台湾哪些重要讯息,节目开始先带你快速浏览。吕秀莲:这里面反映的就是我们驻美“外交”失灵了,“外交部”要承担国际宣传是完全的败笔。

  凤凰卫视5月25日《台湾一周重点》,以下为文字实录:

  彭诗婷:欢迎收看这个星期的《台湾一周重点》,我是彭诗婷,这个礼拜台湾哪些重要讯息,节目开始先带你快速浏览。

  解说:菲律宾本周向台湾提出司法互助请求,要求派员来台,讯问生还渔民、解剖死者遗体,却不公布案发经过录影带,台湾法务部认为不符互惠平等,拒绝菲方请求,领导人马英九也再度要求菲律宾针对台湾四项要求给予正面回应。

  海协和海基两会预计在下次会谈签署服务贸易协议,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林中森本周证实,签署细项和协议文本都已经谈妥,至于原先外界预测可能在台湾展开会谈,林中森强调陈林首次会谈将遵循惯例在大陆举行。

  民进党在台湾2012大选中落败,两岸政策被认为是最大弱点,在党内成立“中国事务委员会”之后,进行民进党青壮派跨派系串连,并在全台代表大会上提案,建立两岸政策对话平台,并且举办两岸政策大辩论。

  2008年陈水扁因为涉多起案件自行退出民进党,现在有意重新入党,并委由党内人士在中常会上提案,据民进党现行规定,只要陈水扁未来不参选,即可顺利恢复党籍,但党内出现反对声音,担心冲击民进党形象。

  台湾空军一架幻影2000战机本周在新竹海面上空执行飞行任务时,疑似发生机械故障坠海,机上两名飞行员跳伞获救送医,这是近来台湾空军发生的第二起坠机意外,军方已经下令全面停飞幻影2000战机,进行检修和调查。

  彭诗婷:好,我们要带你来聊聊的是5月20号是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就职满5周年的日子,但是这个时间点却碰巧遇到了菲律宾枪杀台湾渔民,没有道歉,而且连日来的大雨,台湾各地灾情频传,在内外夹攻的氛围之下,马英九取消了就职的所有行程,而今天的台湾一周重点就要带你来检视马英九上任5年来在对内和对外关系上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这个领导人的大位越坐民调却是越低呢,相关话题我们今天请到了两位嘉宾来到现场为大家做深度的点评还有分析,首先我们欢迎的是前国民党立委李永萍,永萍姐。

  李永萍:大家好。

  彭诗婷:前国民党立委邱毅委员。

  邱毅:主持人好大家好。

  彭诗婷:在进入讨论之前先来看我们的整理报道。

  解说: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就职五周年,在对外关系上和菲律宾陷入渔业纠纷,迟迟未能讨回公道,政府承受巨大压力,再加上连日大豪雨搅局,台湾各地频传零星灾情,在内外交迫的情势下,520这天,马英九决定取消就职周年的行程,一早前往灾害应变中心坐镇。

  马英九:从三月开始地方政府进行的防汛演习,我个人也参加了两场,基本上大家的基本的动作都相当地纯熟,主要还是看应变。

  解说:马英九要求各部会严阵以待,台湾军方也派出五万多名官兵整装待命,今年的520不如以往,马英九度过上任以来最暗淡的就职日,不但活动全部取消,没有发表任何演说,还将重心放在防灾救灾以及和菲律宾政府的沟通谈判上,即使如此,马英九民调依旧低迷,在对外事务的处理上仍引来漫天批评。

  吕秀莲:第一时间发生,他为什么要过了两三天之后才召开“国安会”,为什么需要给对方七十二小时的通牒,是体念人家在进行选举,那么在最后通牒结束那个晚上,记者会居然拖到半夜,这样慢三拍的做法就会让人家看破手脚,前恭后倨,忽卑忽亢。

  解说:吕秀莲召开座谈会,指执政的马政府危机处理失当,官方反应不够及时,前后态度又不一致,反观菲律宾却像是有一套完整剧本,坚持错不在己的立场,而台湾后续的国际沟通宣传又显得失败,甚至无法扭转菲律宾制造了台湾是加害者的错误舆论。

  吕秀莲:这里面反映的就是我们驻美“外交”失灵了,“外交部”要承担国际宣传是完全的败笔。

  解说:吕秀莲认为台湾王牌尽出,祭出十一项制裁,却得不到菲律宾的正式回应,突显马政府错估情势,缺乏谈判人才,处理不当,恐怕将引爆新一波的执政危机,舆论则分析,马英九第二任期开始施政争议不断,从年金改革复征证所税,核四公投等重大政策,都遇到了民众的巨大反弹,再加上极力培养提拔的左右手,前行政院秘书长林益世和前台北市议员赖素如都涉入贪渎,清廉招牌尽毁,执政口北大大折扣,更煽动了民众对政府的愤怒情绪,就职五周年,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不到两成,不满意度则超过了七成,低迷的民调数字成了马英九执政周年最残酷的成绩单。

  彭诗婷:好,马英九执政周年虽然没有任何的庆祝活动,但是相关的检讨还是必要的,我们今天就从涉外关系先来谈,谈到涉外关系就拿最近和菲律宾的例子来讨论好了,这部分我先请教永萍姐,其实这个事发一开始的时候去询问马英九的幕僚,他们其实是不清楚的,然后一直到第三天才召开“国安”会议,其实我们也知道菲律宾杀人了,台湾这方面为什么几经波折讨论之下都好像还有讨不回便宜,讨不回公道,众人说了其实不是那么意外的,因为马英九这只是把他内部的施政无能延续到了国际上而已,你怎么解读?

  李永萍:我想今天你们做这个节目的题目,刚才有一个标题四个字叫做进退失据,我觉得确实如同你刚才的那个报道里讲的,马英九上任五周年真的没有想到会在五周年,过了一个这么暗淡的周年就职日,我觉得进退失据的核心就是一个leadership的问题,就是说他的整个领导的问题不仅曝露在内政,也一样曝露在外交,那他所谓的领导问题最重要的核心点就是什么,什么叫做进退失据,就是当进的时候你没有进,当退的时候你又不知道退,这个就是现在他的一个处境,也就说你要讲马英九都没有在领导吗,你有些时候看他势必躬亲到了,不是有些人叫他马科长吗,可是有时候你很需要有领导人的时候,很需要有一个大人站在前面主张的时候,又大家四顾一下,怎么通通也看不到大人出来。

  所以这个就是他今天最核心的问题,那他从上任以来不管是处理内政也好,那这次当然更明显的是反映在“外交”上面,你要讲说无论我们遇到哪一个问题的哪一个部会首长都真的这么糟吗,普遍性的这么糟吗,我认为这样的看法一定有不尽公平的地方,如果说马英九上任五年来换了那么多的阁员,行政院长也换几个,内阁人数更是换到,即使连我们这种政治中或者媒体中人常常都背不起名字,到这种程度还一再发生这个事,你大概只有一个角度可以解读,那就是说你自己的领导力跟你决策的合理性跟你施政的顺序跟你在面临危机的时候你处理的步骤,从一开始到现在都一再证明并没有改善也没有进步。

  彭诗婷:是,就像永萍姐说的,点出了这几点还有角色的问题,马英九似乎忘记了自己是领导人,可能事必躬亲,然后好像做了一个马科长的职位一样,除此之外其实在这一次的国际宣传上,似乎也没有做好,例如像说是这次马政府军演,军舰出去了,海巡署的船也出去了,但是就只有让台湾的媒体可以随舰随船采访,但是国际的媒体是不能够上去的,这样子怎么做国际宣传呢,再加上其实在菲律宾,反倒我们来看看菲律宾,菲律宾部分的话,国际媒体评“菲律宾道歉,但是马英九不接受”,变成明明台湾是一个被害人,怎么反倒变成是加害人了,这部分呢?

  邱毅:其实主持人刚才和永萍都提到关键的问题,关键的问题是马英九领导的问题,那我们常这样讲说,如果你的战略是对的,那配合了好的战术,你就能达到你预期的效果,可是如果一开始的战略就出了问题就是错的,你即使战术再多也没有用,所以你说马英九他底下真的没有人才吗,他的内政和“外交”没有人才吗?我不同意,马英九底下是有人才的,可是在一个错误的战略错误的领导之下,这个人才也发挥不了功能。我这样说好了,在战略的层面上面,马英九一开始他就把整个的焦点摆在美国的身上,他就要看美国的眼色,他觉得美国应该会出来秉公处理台菲之间渔船争议,可是问题是你要美国去处理的话,要先分清楚你跟菲律宾在美国心目中的分量是如何啊,菲律宾跟美国是签共同防御条约的,他跟美国军事同盟,甚至在整个历史上菲律宾是美国唯一的一个真正的殖民地,台湾跟美国最多只是战略伙伴,亲疏有别,亲疏有别的情况之下当然台湾有他一个亚太战略地位的关键性,让你派了一个人去当驻美代表,这个人是内行的,如果这个人的英文也不行,“外交”事务又不娴熟,那么又是马英九最亲近的核心幕僚,那么到了那边掉以轻心,大家想想看马英九的核心幕僚金溥聪到美国去担任驻美代表,结果呢?事件5月9号发生,他经过了9天的时间才对外发言,试问你驻美代表既然你的战略上重点是放在美国的身上,美国的态度,那你要不要尽量的跟美国官员国会的议员尤其是很多台湾连线的众议院跟参议院里面的国会的议员,你要他们联系,要跟智库的学者联系,影响媒体上面舆论的发声呢,尤其台湾是比较小的,一个比较小的面对国际博弈的时候,你当然在国际发声,争取国际舆论国际的媒体对你的支持跟报道跟合理的对待。可是金溥聪有尽到他应该尽的责任吗?他有达到他应该有的功能吗?没有啊。

  那更矛盾的是你今天面对的是菲律宾,面对菲律宾,菲律宾内部例如菲律宾前任的两位总统,最近都跟我联系上了,一个是埃斯特拉达,刚刚选上马尼拉市长,他对于阿基诺三世是讨厌的不得了,他甚至觉得说他不与台湾共同调查是错的,他也觉得说他处理上非常的冷血,让菲律宾人感到不耻,可是我们政府没有人跟他联系,我的驻菲代表处没有跟他联系,我们的“外交”部门没有跟他联系,他想发声也没有机会发声,前任的总统阿罗约跟现在的阿基诺三世是对立的,两个已经打的乱七八糟,而且他刚刚才选上众议员,你为什么不与他联系呢,你为什么不利用埃斯特拉达、阿罗约跟阿基诺之间的一个对立跟矛盾,他们就想要找个题材去攻击阿基诺三世啊,那你为什么不利用他们在菲律宾帮你发言呢,如果他们在国际媒体上发言,在菲律宾你们的新报发言,你觉得他的影响力有多大。

  再回来说好了,有那么多的华人在菲律宾的事业很成功,前天还有华人来访我,还捐了500万给两次受害的渔民的家属,这华人他们都很急,他们都觉得菲律宾的反华的浪潮被阿基诺三世拿来操作民粹,他们很反感,因为他们也是受害者,他们绝对有共同的愤慨,那你为什么不利用这些华人,这华人在菲律宾的各行各业都有一定的影响力,让他们在菲律宾发言,在菲律宾讲话,在国际媒体上发言啊,就能够使这些事情的真相在国际媒体上呈现出来,对台湾有公正的报道,可是这方面有没有人做呢?没有人做,反而是我们见到的是新闻局里面本来负责国际新闻处理的部门被裁撤掉了,变到外交部去了,那外交部又不知道如何处理国际新闻的样子,你看看外交事务部门的最高负责人林永乐,面对整个问题刚好做到了真真正正的进退失据,正好证明了马英九不但内政不会用人,他的外交也不会用人,用到了一个进退失据,该攻的时候不攻,该据的时候不据,于是对裴瑞兹过度了,过度的高傲,然后对这个白熙礼又是过度的恭敬,你不觉得前后真的是进退失据,造成了今天这个困局,这个困局正好显示马英九的领导出了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一个不该做领导的人很不信,在台湾的民粹政治之下,当然我也必须要负很大的责任。那么坐上了领导的位置,那今天造成了内政“外交”都出了问题。战略的错误,即使你战术上两波制裁,11项制裁,即使有第三波,有用吗?战略都错了,用人都错了,你下面的战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吗?所以菲律宾当然把台湾踩在脚底下,当然把你台湾看扁。到最后菲律宾当然是不道歉,我很担心到最后的结果所有的制裁都用了,菲律宾还是不理你那怎么办呢,骑虎难下,那个时候对台湾才是最大的伤害。

  • 责任编辑:书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