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加入民进党“中委会” 谢长廷孤身走我路

2013-05-10 11:22:23  来源:新华澳报

  在纷扰了半年有余,一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民进党“中国事务委员会”,在苏贞昌主席迫于必须在赴美访问时能向华盛顿表明其拥有可以“搞掂”两岸政策的急切需要之下,终于峰回路转,于昨日主持了“中国事务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尽管按照古今中外有关机构会议的规律,首次会议确是不会达成甚么结论,但从“中委会”昨日会议的情况看,即使是在今后也将难以达成什么共识,更遑论能作出什么结论,这个机构只是一个“清淡会”甚至是“辩论会”而已,党内对调整两岸政策的两个极端主张,将会在这个机构内进行激烈交锋,甚至不排除会演变成党内分裂,导致有人出走,另起炉灶。

  作为民进党内“交流派”一面旗帜的谢长廷,昨日出席了“中委会”的首次会议。但他是否能在遭受四面夹攻之下仍能坚持下去,有待观察。实际上,民进党成立这个“中国事务委员会”,本来就是谢长廷的主张,而且按照他与苏贞昌的约定,将会由他出任其召集人。但后来谢长廷却不愿加入,这既是出于苏贞昌“背信”,在谢长廷履约在党主席选举中保持中立之后,却拒绝让他出任“中国事务委员会”召集人的“私心”,更有谢长廷不满苏贞昌将“中国事务委员会”的定位,从最初连苏贞昌也已同意的“民共交流平台”,降格为“党内两岸政策沟通平台”的原因。但经过认真反思,尤其是党内涌起一股谢长廷应与蔡英文分工合作,由谢长廷选民进党主席,而蔡英文则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的主张之后,谢长廷就借着陈菊等党内元老进行劝进的下台阶,“唔嫁又嫁”地入了“会”。这个变化,可能是出于以下两个原因:其一、既然谢长廷热衷两岸关系尤其是民共交流,就不应放弃“中委会”这个民进党内的主战场,而应在“中委会”内力战群雄,排除万难,设法改变民进党的两岸关系政策。否则,他在北京眼中的“份量”就并不足够,难以成为权威。其二、既然谢长廷要选党主席,并在得到蔡英文支持,及去年民进党主席选举中几位苏贞昌的竞争对手中,有人可能会“拔刀相助”的背景,他当选的机率不低;而在接任民进党主席之后,必须将“中国事务委员会”也一并接过来。倘现在却拒“入会”,届时就将会形成尴尬境况。再说,现在拒绝“入会”,在党主席选举中,倘他提出改善两岸关系以至是民共关系的主张,并批评苏贞昌的保守态度时,就将会成为苏贞昌反击的借口。

  但从“中委会”九名成员的立场看,谢长廷在会内并不占有优势。实际上,“中委会”成员的两岸态度,基本上分为两摊,苏贞昌、游锡堃、邱义仁、柯建铭等为一摊;谢长廷、蔡英文为另一摊;陈菊、赖清德虽然主张两岸交流,但只停留于地方政府的“位阶”,对党中央使不上力。而且,即使是在“交流派”的一摊,蔡英文的主张也不等同于谢长廷。也就是说,在“中委会”内,“交流派”完全居于劣势。

  这个局面,蔡英文看得很清楚。因此有点意气阑珊,在接到开会通知时就声称“另有行程”而公开宣告将会缺席。后来可能觉得首次响应就“劈炮”毕竟欠佳,因而昨日还是临时改变主意,出席了会议;但在听完了苏贞昌的简单致辞后陈明通的“报告”之后,就离开而去跑其“行程”了。看来,蔡英文对“中委会”的效能已经不抱希望,她现在要做的,是积聚力量争取能在2016出线。毕竟,民进党过往的传统,是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的位阶高于党主席,全党必须服从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党纲”也必须暂时服从于参选“政纲”(后来民进党“全代会”还曾通过一个决议,将台湾地区领导人竞选政纲列为“党纲”的一部份)。因此,她可以不参加党中央的活动,连中执委选举也不派人参加,当然也就不太在乎“中委会”的职务。

  但谢长廷的情况与蔡英文有所不同。他既然自许应负起“影响民进党转向”的责任,也既然要参选党主席,就不能不参加“中委会”,并把它当作是真的那么一回事了。然而,正如前述,苏贞昌在挑选成员时,故意剔除那些本来也具有资格,但立场明显“和中”的人士如许信良等,刻意地造成“围剿”谢长廷的态势,因而谢长廷在“中委会”内也就只能是一只“孤鸟”。或许,蔡英文、陈菊会为他缓颊,但在“拒绝交流派”的围攻之下,谢长廷难有作为。

  实际上,昨日的首次会议,尚未实质讨论问题,就已爆出阵阵火药味,而且是对谢长廷实行“左”、右夹攻。其中“左”的方面,是游锡堃声称“中委会”作出的任何决议,不得抵触“正常国家决议文”。众所周知,“正常国家决议文”的“独性”极高,提出“制定新宪”、“参与国际组织”、“建立台湾共同意识”、“破除一中原则”等四个基本方针,并主张以“台湾”之名重新加入联合国,完全是“台湾中国,一边一国”的衍生物。按照“后法优于前法”的原则,已经冻结了 “台湾前途决议文”。而从游锡堃昨日的表态,可以预现未来“中国事务委员会”最大的阻力,还是“一边一国论”。按此立场达成的任何决议,都不可能会调整民进党的两岸政策,更不可能会到北京的认可,使得“缩短最后一哩路”和“民共交流”这两大诉求都将无法实现。

  右的狙击来自邱义仁。本来,作为“造王者”的邱义仁,在当年的民进党“中国政策大辩论”之后,就一直很少表露自己对大陆政策的态度。而在陈水扁贪腐案爆发后,“新潮流系”开始转向,在批判陈水扁贪腐的同时主张进行两岸交流,因而其“立委”党内初选参选人均被打成“十一寇”,“新潮流系”前总召洪奇昌也被打成“西进昌”;但也是“新系”龙头的邱义仁却淡出“流”的活动,当时人们还认为这是他受到出任“国安会”秘书长,及是陈水扁的幕僚所困束之故。而昨日他以“民进党在历经七次‘修宪’的过程中,只有凸显民进党的主张,并没有全盘接受这部宪法”的论述,反驳谢长廷的“宪法共识”,确实让谢长廷下不了台。由此来看,其实邱义仁才是“一边一国论”的原创者,陈水扁只不过是接纳了他的幕僚建议而已。有这样的“一边一国论”原创者在,而且还是一个“谋略家”和“战略之神”,谢长廷纵使是“小诸葛”、“智多星”,也难以抵挡,他要在“中委会”内推销其“宪法共识”,将会极为困难。或许,谢长廷已经预见到这一结局,因而只能是在会议中吟诗,“诗言志”一番而已。

  在此情况下,谢长廷在“中委会”内将会很孤立,他加入“中委会”只剩下“维护党的团结”的功能,完全达不到他的目的。因此,这就注定他今后在推动民共交流方面,只能是“千山我独行”、“孤身走我路”。有游锡堃、邱义仁的“把关”,要本来就是“拒中派”的苏贞昌调整两岸政策,难矣。        

责任编辑: 孟浩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