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次山:警惕台湾借渔船事件营造“二中”假象

2013-05-16 07:09:44  来源: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5月15日《新闻今日谈》节目播出“阮次山:马英九学法不精不懂依法控告菲方”,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茵:阮先生,我们看到事件发生之后,菲律宾政府应该说是做出了回应,但是什么样的回应没有让台湾当局满意,又再次做出这样新的制裁?

  阮次山:台湾因为缺乏外交的空间跟经验,不太懂外交的这个做法。比如讲像这次给菲律宾72小时的最后通牒,提出来的条件,如果你是菲律宾,有很多地方你是很难做的。第一个,台湾是一种民粹式的(思维),地方小,然后像马英九,我们可以说他不懂事。我们必须说,当然打死一个渔民是很严重的刑事案件,可是刑事案件毕竟是刑事案件,你不能动摇“岛本”,把它跟全台湾的政府主导的利益连在一起。我们不是讲嘛,台湾人就有这种小岛岛民的心态,就是动不动要耍小流氓,你要打我,我就全部跟你要干,台湾甚至于说我们现在跟菲律宾要宣战,至于吗?

  所以,就是因为这种民粹式的概念,让马英九提出来很多的条件,菲律宾没有办法做。怎么讲?我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要它道歉,它可以道歉,跟谁道歉?谁来道歉?因为台湾跟菲律宾之间是没有邦交关系,它(菲方)只有一个机构叫马尼拉驻台经贸代表处(MECO),就是像它跟美国有美国在台协会是一样的道理。它来代表菲律宾政府给台道歉,台湾不同意,必须要阿基诺三世总统或者是菲律宾政府给我们的“外交部”道歉,这个已经不对了,我们一会儿再讲这个问题。

  在这种情况之下道歉,赔偿,台湾讲“道歉、赔偿、调查还有重开渔权的谈判”,赔偿赔多少钱?一条人命值多少钱?怎么个赔法?由谁来赔?这些都不是很简单的。所以这个就是为什么美国国务院连三天接受凤凰记者的追问,他都必须要含煳其词,因为这种事情不能用非常粗浅的民粹式的情绪来做解决。

  比如说你要他缉凶,他要回去到底当时是什么情况他至少要开一个军事调查庭,当时谁开的枪?军人嘛,谁命令开的枪?在什么情况之下开的枪,然后开了几枪,用什么武器,这些都要经过调查。

  梁茵:而且调查之后才应该有赔偿。

  阮次山:调查以后赔偿,军人赔什么偿呢?所以讲到国际赔偿,我们也必须要让台湾有一个基本国际法的概念,这种国际赔偿如果是国家赔偿的话,国家承认这个责任是在菲律宾方面,国家赔偿如果按照国家赔偿的法,要看菲律宾有没有《国家赔偿法》。这个赔偿,现在据台湾说他们谈判的时候,台湾说离我们的要求太远了,菲律宾有菲律宾的国情,菲律宾是很穷的国家,要不穷他也不会输出外劳来支撑他们。

  既然是非常数目差距太远,那就打官司,其实这个事情可以打官司的,根据国际司法的很多原则可以打。第一个,台湾受害者的家属可以委托律师到菲律宾的法院控告菲律宾当局,菲律宾是民主国家,它是可以的。第二个,双边在台湾的律师到台湾的法院控告台湾“马尼拉驻台经贸办事处”,还有呢,控告菲律宾政府跟菲律宾所有的相关的企业,或者是如果菲律宾政府在台湾有财产,我可以要求假扣押,先冻结你的财产,这个都可以做的,可是我们学法律出身的马英九显然成绩不是很好。

  梁茵:我们前些天在事件发生之后,看到了菲律宾的回应,根据媒体的报道,菲律宾提出这个事件要在“一中原则”下解决,您认为是这样的一个回应刺激了马英九。

  阮次山:这个我们一会儿再说,这个“一中”,当然要“一中”。到现在为止,我觉得在这个方面,我们必须要谨慎,为什么呢?你看我们刚才台湾发言人讲的,我们召回“驻马尼拉大使”,你在马尼拉有“大使”吗?固然去年台湾内部有一个文件,说我们内部把所有驻外的单位都叫“大使”,他自己吃自己豆腐,那也算?你在菲律宾没有大使可言。可是从一叶知秋,在这次不幸的喋血事件,其实隐藏了台湾想利用这种事件来或多或少累积它造成“两个中国”或者“台湾是主权国家”的企图或者土壤。

  菲律宾驻台湾的代表白熙礼,照理讲,他跟美国在台协会一样,他只能跟谁接触?他只能跟台湾的一个对口机构来联络,他不能直接跟台湾的“外交部”来联络。白熙礼昨天从机场直奔台湾的“外交部”,直接跟台湾的“外交部长”来会谈,这个对不对呢?菲律宾过去很小心,他主张我必须要根据“一中原则”,这他是对的,菲律宾很土,可是这次他在国际法上,他做对了。

  梁茵:至少在原则性上是对的。

  阮次山:原则性,他说我不能跟你直接来往,我必须要派马尼拉文经处来跟你联络,所以他昨天文经处的理事主席佩雷斯他到了台湾,马英九拒绝见他,他本来就不应该见马英九。我们撇开这次造成台湾同胞一条人命的这种悲剧,我们从比较高的国际法的角度,还有两岸关系的角度,我们要冷静的看问题,我们不能随着台湾人情绪化(地看问题),他怎么我们也跟他怎么,不是,我们要冷静的看问题。

  从我们的立场怎么看?第一个,我们在“一中原则”之上,台湾他现在说你派的代表层级不够,你诚意不够,他有三项宗旨,其中宗旨包括渔权谈判的宗旨,菲律宾同意跟你做渔权谈判,那五月的渔权谈判你到底怎么个谈法。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我们必须要小心,不能创下一个例子,因为今后也可能越南也可能跟台湾出现这种状况,那你同意越南直接跟台湾之间谈吗?然后在菲律宾目前所说的,我们根据一个中国的原则,我们国内有的媒体,有的评论员说,菲律宾是想离间我们跟台湾之间的关系,或者是拖延责任。不是啊!是,非,大是,大非,我们自己一定要心里有一把尺,我们不能跟台湾的目前的纠缠不清,我们就跟他纠缠不清。

  不过我看,今天的国台办的发言人,还有国台办的主任张志军回答外国记者提问,倒是还可以,就是说“我们两岸都是一家人,我们要谴责菲律宾,至于一个中国的原则是全世界普遍遵守的”,这个回答倒是对的,我相信他们心里也非常明白这点。

  所以,今天下午六点(台湾)又说,如果再不行的话,它又添加了八项。你看他添加八项,这些东西几乎是要“断交”了,可是它没有“交”,就是断绝所有的关系。

  我们昨天讲,谁怕谁?你断了这些,比如讲冻结外劳申请一天两千多件,不是说菲律宾一天申请两千多件,一件给你多少钱,你菲律宾就损失多少钱,不是这么回事儿。然后呢,在外劳上面,有供有求,你需要菲律宾的外劳,菲律宾才提供外劳,如果你不需要,他也不会提出申请,那你也不要。所以,你以为终止菲劳到台湾去完全是对他们有坏处吗?对你也有坏处。所以,我倒觉得有很多尤其在这次的事情上面的考验,也曝露了台湾的弱项,它的能力不足、见解不足的地方。        

责任编辑: 书丹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