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台湾频道 > 台湾时政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当独立性格遭遇政治纠缠 台湾公共电视陷入困境

台湾公视董事会延宕已超900天仍难产,近日,主管机关“文化部长”龙应台怒批这是台湾最大丑闻,并飙气话称赞同废除公视,引发外界争议。公视第五届董事会难产事件延宕数年,看似复杂,其实就是蓝绿抢权的恶果。

当独立性格遭遇政治纠缠台湾公共电视陷入困境

\

  台湾公视董事会延宕已超900天仍难产,近日,主管机关“文化部长”龙应台怒批这是台湾最大丑闻,并飙气话称赞同废除公视,引发外界争议。而朝野“立委”则骂其无能。在各界的嬉笑怒骂声中,公视问题再一次被摊在了公众的视野中。

  在数量众多的台湾电视媒体中,公视知名度不算高、收视率也低,但公视问题缘何备受关注?公视是具什么样身份的电视台,董事会难产是怎么回事,又陷入哪些困境?且随岛内多位电视业者及新闻传播学者一探究竟。

  公视,台湾电视中的清流

  台湾公共电视台(PTS),是具有公共服务性质的电视频道,乃台湾电视中唯一保持着非商业性的综合性电视台。依台湾“公共电视法”,在理论上不受任何政府、政党及利益团体控制,于1998年7月1日正式开台,坐落在台北内湖区,远远地就能看见写着“全家人的公视新闻”的广告宣传牌。

  PTS类似日本的NHK(日本唯一的公共广播电视台)、英国的BBC(政府资助但独立运作的公共媒体——— 英国广播公司),其不受商业约束,不被所谓的收视率牵制,不做广告,依靠政府和民众的捐助应对生存和挑战。多年来,一直以“制播多元优质节目、促进公民社会发展、深植台湾文化内涵、拓展国际文化交流”为己任。

  在台湾艺术电视台执行长林天琼看来,当很多民营电视台的节目完全以商业化为导向、做不出品质好的节目,公视就应运而生,特别是其制播了其他电视所没有的国际新闻和儿童节目,戏剧、纪录片也为人所称道。

  查阅相关资料显示,《我们的岛》、《台湾山林》、《宋美龄》等纪录片备受好评,而近来公视参与的《为什么贫穷》带领观众正视全球性的贫富不均议题,于今年5月荣获美国广电界最高荣誉“匹巴迪大奖”的肯定。在电视剧方面,《人间四月天》、《痞子英雄》等热播剧都有公视的影子。而为避免政治立场上的纠缠不清,公视“不屑”做政论节目,对政治话题“冷静、超然报道”。

  “节目品质不错。”台湾世新大学新闻系教授彭怀恩对公视称赞有加,而他更看重公视的平衡作用。“台湾有太多的商业电视台、太多的八卦新闻、太多的膻色腥的新闻。”他认为龙应台“废除公视”只是气话,台湾需要公视的存在。

  “公视是台湾仅存的一个良心”、“公视不植入广告,为保持节目的水准和清流”、“在哗众取宠盛行、唯收视率是瞻的媒体时代,公视是少数仍坚持最根本的公共责任与人文品质的电视频道”……从台湾网友的众多“正能量评价”中,也可见一些人对公视的爱之深与期望之高。

  当独立性格遭遇政治纠缠

  公视的“公”不是指“国营”,而是去“商业化”,是公共服务,而依据“公共电视法”,台湾“政府”每年要补贴公视,目前每年为9亿元新台币。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想拿着公家钱的,独立超脱,难!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郑贞铭认为,公共电视是电视资源中人类的理想之一,在很多先进的国家和地区,公共电视确实发挥了很好的正面功能;但因为电视媒体本身具有的影响力,使得它也是一种权力,而在对政治权力的追求进入病态发展的台湾,便把媒体当成一种权力抢夺。

  因此,公视第五届董事会难产事件延宕数年,看似复杂,其实就是蓝绿抢权的恶果。彭怀恩简单地总结说,就是民进党执政时把公视的领导班子换了一批人,现在国民党执政要换回来,民进党当然反对,于是缠斗不休。

  根据台媒报道,2006年绿营执政强力以外力介入公视人事及节目经营,强迫停播当时监督“政府”环境保育政策的《我们的岛》节目,2007年又发生第四届公视董事会提名审查过程草率且不透明事件,2009年蓝营重返执政扩增公视董事引发各界质疑……近年来,冻结公视预算、董事会上大斗法,蓝绿在公视恶斗更是有增无减。而原本应于2010年12月卸任的公视第四届董事会,也在这种权斗中延任,导致新一届董事会至今难产,影响公视的正常运作。

  回顾公视建台时的初衷,也是其核心价值,就是不受政治力干预,而这现在恰恰成为其最大的悲哀。台湾《联合报》也不禁撰文痛批蓝绿两个“政治假母亲”,以“爱”之名扼杀公视,行径令人毛骨悚然。

  公共电视丧失成立最佳时机

  面对蓝绿如今在公视问题上的恶斗,新闻传播学者郑贞铭十分感叹。他说,台湾在蒋经国时代,从事经济建设,但是当时忽略了文化建设,等警觉到文化建设很重要的时候,台湾已经丧失了成立公共电视的最好时机。“老三台”——— 台视、中视、华视存在的时候,如果能有第四台公共电视就好,那时频道少,能养成老百姓的收视习惯,影响力也会很大。但后来台湾搞出来100多个电视台,老百姓习惯了一般的商业频道,公视的收视率也就不那么容易上来了。

  而当初公视建台前后也经历18年,各种风波不断,甚至在1997年出现 “终止公视建台”的主张。对此,岛内有学者就指出,如果当时敢壮士断腕,便没有如今这丑闻缠绕了。

  公视资金来源不足、节目虽品质不错但内容“小众”,也被指为是目前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但更多矛头指向台湾“民主素养”不配拥有公共电视。资料显示,最早国民党邀请著名文化评论人张继高筹办公视,但有心无力,他最后痛心地说:“台湾这认同混乱、媚洋自卑的地方根本不配有公共电视。”

  林天琼指出,公视董事会名单需由第三方提名,但能不能当选,还需一个按各政党比例推派的专家学者而成立的审查委员会来表决,而须经3/4审委同意的门槛太高,于是问题来了。台湾《联合报》痛批 “高门槛其实只保障了少数暴力”,直言蓝绿不问公视花费当局预算究竟提供了民众什么样的节目,却将心思放在阻止自己不喜欢的人进入董事会,“公视审查委员这样的‘民主素养’,难道真说明台湾不配拥有公共电视”?(海峡导报记者 林连金杨思萍)

  • 责任编辑:书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