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台湾频道 > 台湾时政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生在毛泽东时代我就是共产党

许信良是台湾政坛独一无二的在蓝绿两党均二进二出的奇绝人物,也因此谤讥于市朝。近10多年,许信良频频往大陆跑,参加各种类型的两岸关系研讨会,并成为北京领导人的座上客。为此,曾有民进党人质疑,许信良重返民进党,是要做国共两党的“卧底”。

\

许信良提出两岸可以成立“中国议会”(中评社 孙仪威摄)

  原标题:“生在那个时代,我会成为中国共产党人”和民主党主席聊政治

  我们太快成功,搞人民选举,但没办法改变人民,台湾现在就是人民的水平决定(选出)怎么样的领导人。

  文/张悦

  往茶几上放录音笔的时候,我不小心把茶杯打到地上,身旁这位72岁的民进党前主席迅疾俯身弯腰捡起茶杯,放回桌上,另一只手礼貌地横在我眼前,示意他捡就可以了,“不要紧,无所谓的。”他是许信良先生,台湾政坛中一个最百折不挠的失败者。

  前些年,为了看台湾台,家里特地安了卫星电视,我对许信良并不陌生,对他失败者的形象也已习以为常。在政治民主、选战激烈的台湾,政见会动辄电视直播,各台名嘴的板砖和吐槽也同步跟进。许信良毫无优势可言:他长得不好,小蒋以降,台湾地区领导人的形象都还算过得去,到马英九这届,女性选民更是“小马哥”的票仓;他口才不好,有点结巴,2011年那场民进党台湾地区领导人政策发表会上,3位候选人中苏贞昌台风稳健,蔡英文知性犀利,唯独许信良老态难掩频频低头看稿;他身段不好,缺乏政治人物应有的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居然先后不见容于蓝绿两党。

  但在生活中他是个可以放下身段为你捡杯子的人。“不忘初心,”他说,无论是突承大统的李登辉、一心想赚钱的穷孩子陈水扁,还是因缘际会由学入仕的富家女蔡英文,“他们都和我不一样,他们是没有初心的。”

  自从小学三年纪接触到堂哥一堆历史演义书籍起,他博览群书,不断汲取书中自认为有关“英雄本色”的精华,“小时候读《三国演义》,我都会背的,将星陨落五丈原,我难过得要死。”他后来有机会去大陆追寻诸葛亮的五丈原,又曾沿着“萧何月下追韩信”的路线重走一遍。他一度因梁启超《饮冰室文集》中的一句“今后可能没有英雄,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倍感失落。

  许信良的英雄梦是他屡战屡败百折不挠的一个注脚:他曾是国民党刻意培养的青年本土干部,却因返乡参选桃园县长而被开除党籍。作为台湾民主先行者,他为民进党立下战功,但由于提出了大胆西进与大陆建立全面合作关系,这在当时过于前卫,被得势的基本教义派诬为卖台小人,1994年大选党内初选败在台独大佬彭明敏手里。2000年大选,他又在讲力不讲理的民进党候选人争夺战中败给陈水扁,一意孤行的许信良脱党参选,最终只得到不到1%的票选。2004年他倒戈为连战助选,为“两颗子弹”在“总统府”前绝食。2008年,在民进党败选后,许信良应邀重返民进党,担任顾问。2011年,年逾古稀的许信良在最后关头参与角逐民进党“总统”候选人,一定要在自己政治生涯的暮年,再干一次“一生想干的事情”,又一次毫无悬念地失败。

  许信良是台湾政坛独一无二的在蓝绿两党均二进二出的奇绝人物,也因此谤讥于市朝。近10多年,许信良频频往大陆跑,参加各种类型的两岸关系研讨会,并成为北京领导人的座上客。为此,曾有民进党人质疑,许信良重返民进党,是要做国共两党的“卧底”。

  • 责任编辑:书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