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自造军舰案涉弊损失53亿 银行借贷疑有“放水”

  图:台当局调查庆富猎雷舰联贷案,其调查报告指庆富涉嫌提供不实交易资料,向银行诈贷资金。图为位于高雄旗津的庆富造船厂码头\中央社

  【大公报讯】台“行政院”2日公布涉及台军“猎雷舰”招标弊案的调查结果,指台军招标过程有严重疏失,主力承接贷款的第一银行在得标厂商财力、履约能力,及贷后管理上也有明显疏失,建议撤销第一银行董事长蔡庆年的职务以及追究“国防部”相关人员责任。“行政院”副院长施俊吉表示,该案各联贷债权银行可能的损失高达新台币201亿元(约53亿港元)。

  综合台湾《经济日报》、中时电子报及中央社报道:2009年台湾海军决定在岛内自建六艘猎雷舰,整个计划称为“康平专案”。2013年12月进行首度招标,但因仅有一家厂商参与而直接流标。2014年3月举行第二次公开招标,最后只有台船(台湾国际造船)团队与庆富团队两组参与竞标。最后经过评审委员会投票,由庆富船厂以些微差距击败台船,以352多亿元标得“国防部海军司令部”六艘“猎雷舰”标案。同年11月,台湾海军正式与庆富签署猎雷舰案合约,庆富并缴交17.5亿元履约保证金以及15.2亿契约生效预付款还款保证。

  庆富为了筹措制造猎雷舰所需资金,与一银、合库、华银、台企银、台银、土银、彰银、农业金库与中国输出入银行等九家金融机构进行联合贷款,并由一银担任主办银行,以2%以上的利率贷款205亿新台币。

  违法增加7.5倍资本额

  然而,2016年5月底,庆富与前一任专案执行长简良监的纠纷曝光,简良监同时向高雄地检署提出检举,指称庆富为取得参与猎雷舰招标的资格,不实增加公司资本额。检方怀疑庆富造船涉嫌用假文件向多家银行诈贷,遂展开调查。根据专案小组调查,陈庆男、陈伟志父子涉嫌以不法手段把公司资本额由原始5.3亿元增资至40亿元。

  另一方面,台“行政院”猎雷舰专案小组也展开调查,2日公布调查报告,针对承揽商庆富联贷,提出“国防部”五大缺失、联贷案五大缺失。

  调查报告指出,“国防部”采购过程涉及五大缺失,包括一、未确保庆富有相当财力足以承办采购案;二、未确保庆富有办理采购案的履约能力;三、“国防部”未究明原召集人、副召集人缺席第二次评选委员会,直接使出席委员互推新任正副召集人;四、“国防部”未先进行价格协商程序,直接以抽签决定最有利标厂商;五、“国防部”未厘清第二次评选委员会议,评分有不合理异常情形,显有缺失。

  银行借贷评估松散

  至于联贷案五大缺失,包括一、一银办理本联贷案,在徵信、授信与贷款后管理不当;二、一银未确保庆富如期完成40亿元增资,在徵信、授信评估及整体风险控管显有缺失;三、一银未确实评估庆富造舰履约能力,贷后也未追踪;四、一银没有确认庆富采购供应商是否依据“国防部订购军品契约”及“猎雷舰采购契约附加条款”规定办理;五、一银未查证相关交易真实性即拨款,均显有缺失。

  行政院调查庆富猎雷舰联贷案发现,庆富公司联贷金额中,有新台币49.33亿元流向海外5家可疑供应商,当中又有13亿元汇回庆富集团相关企业帐户,涉及不实诈贷,交由检调调查。

  专案小组召集人、“行政院副院长”施俊吉形容,联贷案就像一银开金库,让庆富搬钱;出席记者会的政务委员罗秉成说,“国防部”像是一路偏坦庆富;金管会主委顾立雄表示,庆富案就像小孩玩大车。

  放任事态恶化 自制军舰成笑话

图:涉及弊案的庆富董事长陈庆男(右)上月27日起每天须向警方报到\中央社

  台湾海军猎雷舰采购案因为得标厂商庆富涉及弊案而发生变数。回顾事件之初,海军自始至终都知道庆富能力不足,但放任事态恶化,终至严重打击军舰自造政策。

  最初台船与庆富竞争猎雷舰案,意大利Intermarine船厂、承造战系装备的美国洛马弃台船,转与庆富合作,是猎雷舰案发生弊端的关键。海军虽然知道台船比较可靠,但不愿出面协助台船解决与两大协力厂商的付款争议,造成台船与大厂合作破局,为庆富得标创造空间。

  庆富与洛马、IM两大厂如何达成合作关系,在军火业界不是秘密。据指出,庆富向两大厂保证配合付款条件,会以银行贷款解决钱的问题,争取到两大厂合作;庆富甚至要求这两大厂必须签订独家合作条款,限制两大厂再与台船合作。然而,银行联贷也是因为庆富宣称有两大厂合作,才会认为庆富有能力承造猎雷舰,同意联贷。

  庆富发生财务危机后,洛马合作厂商打电话到台湾代理处,担心拿不到钱,猎雷舰案已经快变成一场台湾的国际丑闻,但此时海军与“国防部”仍然没有积极处理,还要继续与庆富合作。军火业界早就认为庆富的造舰能力不如台船,猎雷舰因任务特性,是特殊船体,非一般水面舰所能比,庆富承接猎雷舰案时,许多人都不看好。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