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监管懈怠 自造舰艇变笑话

  文\朱穗怡

  牵涉多名高级将领的猎雷舰採购案连月来在台湾社会掀起轩然大波。虽然岛内军方在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下令尽速严查事件隔天即公布一大串惩处名单,甚至包括前后三任“海军司令”,可谓史无前例,但也难堵悠悠之口。台湾舆论批评当局发展所谓“国防工业”,最后可能只是养成一批党政关系良好,却没有独家技术能力的新红顶商人,靠着关系拿到订单,靠着订单滋养其他事业。这起震惊各界的弊案也让人质疑台军是否有能力规划和处理一系列武器装备自造案。正如台媒所忧虑,这些採购案可能将成为滋生官商勾结、中饱私囊丑闻的温床。

  台当局决定自製猎雷舰,据说是因为华府声称,如果两岸开战,台湾至少需要8艘猎雷舰来应对解放军以水雷对台湾实施封锁的战术,但台湾目前4艘德製猎雷舰和2艘美製猎雷舰都属于“老爷级”舰艇,反封锁能力明显不足。台湾方面遂于2013年开始招标,2014年宣布庆富造船厂得标,实力雄厚的台船(前身是中国造船公司,简称中船)落败。其实,多年来台湾军方自製的舰艇都由公营的台船製造,但在近年鼓励民间参与的政策之下,不少海军的舰艇製造案招标,台船都不得不与其他私营公司竞争。这次猎雷舰案招标,外界原本看好台船,但最后得标者却是庆富,都颇感意外。

  当时台船就批评猎雷舰案开标与决标程序均“违反政府採购法”,但或许外界以为这是台船不服输的泄愤之举,相关控告最终不了了之。

  然而,直至去年庆富被揭发以不法手段增加资本额而获得承办猎雷舰案的资格后,外界才惊觉其中有诈。本月初台当局公布猎雷舰招标弊案的调查结果,指台军招标过程有严重疏失,主力承接贷款的第一银行在得标厂商财力、履约能力及贷后管理上也有明显疏忽。据说,该案各联贷债权银行可能的损失高达新台币201亿元(约53亿港元)。猎雷舰还没造出来,台当局就已损失惨重,使自造舰艇成为一桩笑话。

  除了自造猎雷舰,台当局今年还启动了“潜艇自造”计划。外界多是一片嘘声。虽然台湾拥有丰富的造舰经验和一定的研发技能,但并不具备製造潜艇的关键技术,尤其研发和生产的金额犹如天文数字,对于经济每况愈下的台湾无疑是个黑底洞。

  今次发生猎雷舰弊案,更显示出台军在处理相关招标案时评估不足、监管懈怠以及金融系统借贷程序出现严重漏洞,难保“潜艇自造”计划不会变成下一个“猎雷舰弊案”。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