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蒋化”强行立法杀机毕露

  文\朱穗怡

  民进党立委日前仗着人数优势在“立法院”强行通过“一例一休”修法初审,引发全民怒火,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昨天“立法院”又三读通过备受争议的“促进转型正义条例(简称促转条例)”,明订“出现于公共建筑或场所纪念或缅怀威权统治者的象徵,应移除、改名或以其他方式处置”。民进党当局所谓“威权统治者”,其实指的就是“蒋介石”,而“纪念或缅怀威权统治者的象徵”指的是以蒋介石为名的学校、路名、纪念堂、纪念币等,“移除、改名”就是要去除一切纪念蒋介石的痕迹。

  说穿了,“促转条例”不过是台当局为“去蒋化”、“去中国化”披上合法的外衣,举着冠冕堂皇的“转型正义”旗帜,打击政治对手。

  民进党上台一年半,在民生、经济建设方面的政绩乏善可陈、无计可施,但在政治斗争中却是诡计百出、步步进逼。当局上台后即成立“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党产会)”,清算国民党党产,切断其财源,削弱其竞争力。而党产会作为一个行政机关,竟能行使司法权,冻结国民党现金以及把国民党中央党部收归公有,引发舆论强烈批评。

  然而,掌握行政权和立法权的民进党一意孤行、我行我素,甚至加快“追杀”步伐,又订立了“促转条例”,美其名曰“清除威权象徵”,实际上是“清除异己”。条例称,“威权统治时期”是指1945年8月15日起到1992年11月6日止。这47年正是国民党统治时期,由此外界质疑“促转条例”根本就是为国民党度身订做的。

  不可否认,“白色恐怖”时期确有不少冤假错案,但如果民进党真的要“促进转型正义”,那1945年8月15日前的半个世纪日本殖民统治时期,日本侵略者残害台湾民众,为何不见民进党谴责、反而还要歌颂和纪念?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民进党上台第二天即废除了国民党时期为去除“皇民史观”和“台独思维”而进行的“课纲微调”。

  民进党说纪念蒋介石的学校、马路或其他建筑是“缅怀威权统治者的象徵”,要“移除、改名”,那被视为日本殖民统治象徵的“总统府”是不是也应一併“移除”?如果纪念蒋介石是不义的,那民进党官员每天在“纪念日本殖民统治”的“总统府”工作就是正义?由此“促转条例”的真面目终于显露出来了。正如台媒所说,该条例的本质是“民进党以一党之私对付政敌的工具,里头充满肃杀之气,完全是一部‘东厂’法律”。

  更令人忧心的是,在这部法律的“庇护”之下,日后一切“去蒋化”活动都将变成“正义之举”,民进党既挫了国民党的锐气,又可以“法律”之名,清除一切与大陆有歷史联结的事物,真可谓“一箭双鵰”。

  然而,俗话说“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民进党订立“促转条例”的用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当局不为民谋福,却沉溺政争,必被主流民意唾弃。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史亚会 史亚会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