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评论家何振邦:作家写作品不能总听评论家

2013-01-08 17:19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北京1月8日电(记者郭菲儿)1月7日,“官员作家”李天岑“人”字系列作品研讨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著名评论家何振邦说,作家写作品不能总听评论家,“结果你就很自觉,你下次再写的时候,糊涂一点,自觉中又不自觉,就打醉拳,人物该怎么活起来就活起来,这就是自觉和得与失。”

  以下为著名评论家何振邦的研讨会实录:

  何振邦:刚才廖奔主席讲得好,南阳这个地方好在哪儿?它是两个文化,黄河文化和长江文化的交汇点,因此产生了很多的大人物,科学家、文学家,还有大政治家。现在天岑同志他是“文章太守”,他是个官员,他这个“人”字系列小说的出现,给南阳当代作家群添了很大的亮色,像周大新、柳建伟我都不大满意他们,在这里我说实话。李天岑“人”字系列小说给南阳添了很大的亮色,我就说到这儿。

  为什么呢?这个三人系列六年了吧?也可以说你十年磨三剑,这个小说好看,小说要像读天书一样,那有什么可看?另外一个有味道,有意思,就能让你琢磨它。我讲三个:

  一个让人眼球一亮的新世情小说,大家都说它是劝诫小说,对的,三本小说都有劝诫的功能,劝诫的作用。劝诫只是功能而已,它不是小说形态,作为小说形态我认为《人精》、《人道》、《人伦》是为世情小说,就是世态民情,而且叫新世情小说。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里头,在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第五讲明小说的两大主潮。这两大主潮一个讲的就是神魔,一个就是世情。世情小说指的是三言二拍这类的,写世态民情。

  《人精》写的比较早,这三部小说从《人精》、《人道》到《人伦》是在30年来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农村和小城市的变化,那个世态和人情的变化。我琢磨的三部小说就三个重点:《人精》写的是赖四张老板,一个富起来的农民企业家富起来以后怎么办,小说没有写到他发财怎么发,主要写他泡妞经过,泡妞泡坏了。最后他总结一下劝世歌,是有醒世的作用。

  第二个《人道》,《人道》写官场的外围,你的后记里头说的是边沿,官场边沿也是官场,我觉得官场里头不在于区别官大官小,写马里红这个人物,写官场,写马里红的升官途。我很欣赏我的朋友,大新这个序写得很漂亮。写的是马里红的升官途给我们带来的警世。但是说实在的,就艺术形态来讲,这部戏里头马里红写的成功,杨晓静并不成功。

  第三个《人伦》,它写的复杂一点。现在我们这个和谐社会的理念就是道教,道教是我们的国教,讲究的是和谐,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

  所以你说这个三部小说写企业家富了怎么办,写走什么样的升官道路,农村有社会矛盾很自然,应该怎么解决矛盾,这个矛盾搞大了激化社会矛盾,搞好就可以协调了,我们社会就可以发展了,它不就回答了三个问题吗?也就是几十年来大家都考虑的比较多的问题,你说问题小说也可以,也是一种问题小说,也是一种世情,所以我觉得他这三部小说是世情小说。新世情小说我觉得可以用这个来概括,比劝诫小说要准确。

  第二个文学观点自觉和得失,天岑同志他很有社会责任感,好官,他写小说也有责任感,他在《人伦》后面那段后记写得很清楚,写小说要有教育作用。其实文学观我们不能空搞,他写小说要有教育作用,有点劝诫作用,劝人家不要干坏事,劝人家要像杨晓静那样当官,劝社会有什么矛盾就去教育,你让一步我让一步。

  他这个自觉过程我觉得在第一部里头有点感觉,但不太自觉,到了写《人伦》就很自觉了,亮出来了。这个自觉好不好?好。但是话说回来太自觉了也不行,一个作家太谦虚也不行,我还是欣赏南丁,他说一个作家动笔前要想清楚,动笔后就得打醉拳。我总觉得《人伦》在技术上比前面两个写得好一些,另外太自觉了,动不动把张五爷拿出来教育人。所以它就影响了人物的丰满。前面我们觉得还比较顺畅,写赖四很顺畅,写马里红都很顺畅,到了这个地方,田捍卫不像田捍卫,米兰兰也没有米兰兰的味道。

  我花了三个月看三部,而且《人道》看两遍,今天敢来说这个话。

  但是话回来,天岑,你听评论家不能老听,结果你就很自觉,你下次再写的时候,糊涂一点,自觉中又不自觉,就打醉拳,人物该怎么活起来就活起来,这是第二个问题就文学观点,就是自觉和得与失。

  第三个就是很有魅力的乡村、乡土叙事。天岑会讲故事,而且民间文化,特别是南阳带的民间故事多了,他通过赖四讲故事就是他在讲故事。另外后面你看写《人伦》,这个小矛盾,小案件快解决了,大概50页就快解决了,他故意让田戈跑了,跑了以后就有戏唱了,两个看守都打瞌睡,他就跑了,而且是光着身子跑了。这个故事很好,老百姓要没这个故事他不看的,你别看雷达那么著名的评论家,他也爱看故事的。

  会讲故事,而且一点都不越界,分寸感抓得好。

  另外一个就是像赖四这样说顺口溜,《人精》人家为什么爱读?就是因为顺口溜。《人道》和《人伦》有很多提纯的民间口语,这种乡土气息是任何洋的东西代替不了的。我们现在改革开放,我们都要超过美国了,若干年要总量超过,总量超过它,人家4个亿,我们14个亿,人均早着呢,但是有梦就有希望。我们改革开放什么都要容纳,外国小说可以容纳进来。我意思是说外来东西要,但是我们土产的,像天岑讲的顺口溜,说点民间故事,中国作家应该有。“人字三部曲”的乡土叙事把握得好,这个要保留下去。

  当然天岑后劲还很大,还不到60,人又好,他先是文学爱好者,从政,从政有一定的时间以后,又回过来把这个拾起来写。

  所以我为什么现在创作不好,每天工作量也就是两个小时,我花了三个月读你的三部小说也是对你有一点期待。

关键字: 李天岑 自觉 得与失
责任编辑: 寒洛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