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绍俊:李天岑的小说“为官、为文、接正气”

2013-01-08 17:37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北京1月8日电(记者郭菲儿)1月7日,“官员作家”李天岑“人”字系列作品研讨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著名评论家贺绍俊说,读了李天岑的三部小说,自己也打算写一篇文章:“为官、为文、接正气”,这也是李天岑小说的特点。

  以下为著名评论家贺绍俊研讨会实录:

  贺绍俊:我读了天岑的三部小说我打算写一篇文章,我想了一个标题是“为官、为文、接正气”。我的意思是其实讨论天岑的小说,这两个要素是很重要的,就是说对天岑来说,为文也是他为官的延伸,无论为官还是为文都有一个统一的目标,这就决定了他写小说的心态。从他的小说能够看出来他故事很多,而且他也很会讲故事。但是他不仅仅是要把故事讲出来,他讲故事的目的很明确,他是要通过讲故事表达他惩恶扬善的思想,因此他非常重视一个小说的思想主题。也因为这样一个原因,他就对完全否定主题先行的观点还存有微词。我就注意到他说过这么一段话,他说“过去讲小说都不能主题先行,我现在对这个观点不能苟同,人们干什么都是要有目的的,写一部小说也好,干什么事情也好,都是这样的。虽然不能主题先行,不能像文革时期那样为了政治目的去塑造一些高大全的人物,但是搞创作还是要有目的的,首先要有立意。”我觉得他的这段话纠正了人们对主题的某些偏激的看法,因为我们在否定主题先行的时候,并非要否定主题本身。

  但是我觉得其实有的作家他其实已经不对主题感兴趣了,在我们的小说写作中间,就非常不重视小说要不要有主题。天岑主张有目的的小说观,而且他也是以这样的小说观去写小说的。

  当然我觉得天岑所提炼的小说主题又有自己的特点,基本上都是劝诫人们在当下的社会应该如何安身立命,堂堂正正做一个好人的。那么他自己也说过,他写作就是为了点亮人们心灵的灯。所以也是这个原因,我就把他的小说称之为劝诫小说。

  我觉得天岑的劝诫小说较好地处理了为官与为文的关系,可以说为官成为他为文最重要的手段。天岑他的女儿对天岑有一个结论,也是讲她父亲为官和为文之间的关系,那两句话我忘了,反正她说他后来是因官得文。其实因官得文是指出了天岑小说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他的小说是有为官的视野和为官的境界,就是这个为官使他有了一种特别的视野和特别的境界。 

  为官给天岑写作提供了更多的素材,也使他能够用更加综合的视野去观察世界。

  《人道》我认为完全是一个官场的劝诫小说,通过马里红和杨晓静这两个对立的人物来表达了他的一种官场的劝诫。

  《人伦》写田家和米家两个家族因为利益冲突而导致凶杀的这样一个故事,但是天岑在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注目更多的还是各级官员是如何处理这两个家族当中的事件的。

  我觉得在小说的叙事中间,天岑这种劝诫的意思是非常鲜明的。但是我觉得前面好多专家对作品的具体分析都非常精彩,我不展开了。

  最后谈一点我的感想,我听了大家的发言,我就在想,天岑他要不要改变自己的小说观?其实他是很明确,他要是这么去写小说,他的小说观就是一种要有目的的小说观,而且也有一些专家给他提了建议,所以我一边听我自己也在疑惑,是不是天岑这么写其实会阻碍他能够深入下去,是不是要换一种小说观,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写,他才能够有所发展,有所突破?但是我又换一个角度想,我说为什么我又不能有这样一种样式呢?为什么就不能用这样的小说观来写小说呢?何况他的小说还有市场,还很受欢迎,还卖得非常好。那么我觉得他是想尽量把好看的故事和明确的主题能够衔接起来。但是首先有市场的话,首先人家不是奔着他的劝诫来的,是奔着好看的故事来的。就不是放弃这种小说观和小说写法,而是去想,去琢磨如何使这样一种小说写法写得更好,如何使好看的故事和明确的主题衔接得更好。

  比如说《人伦》,我也觉得《人伦》可能有一些问题,《人伦》它的主题到底定在哪里?劝诫的点在哪里?我觉得其实作者可能自己还不是想得很明确,他曾说,他《人伦》写得很困难,中间曲折很多,我觉得为什么曲折很多,也跟他自己主题定的不是很明确有关系。他是不是又想强调“忍”?但事实上我认为他定的这个主题实际上跟他自己为官的经验是相冲突的。所以我倒觉得他在《人伦》中间写那么多的人物,让每个人物有不同的表现,其实它里面就已经透露出它的这个为官经验中间他的一种想法,他对官员的想法,对怎么样做一个好官,怎么样真正从人民最大利益出发去做一个好官他有他的想法。那么我觉得他的这个主题也许是没有很好地跟他的故事衔接起来,他自己还没有考虑得太多、太清楚。

  所以我感觉也许《人伦》的故事很好看,但是从它要达到的一种目的来说,可能还不如《人道》,也不如《人精》。

  所以我从这个角度说,我倒不是想很轻易地对天岑说你不要这么写,你应该把小说写得更混沌,你应该让人物自然地发展,就像很多作家说的,我写着写着,我就被人物牵着鼻子走了,我就一边哭着看这个人物怎么怎么走下去,这也是一种写法。但是我想天岑他要这么写的话,他也绝对写不过李佩甫,也写不过阎晶明,也写不过邵丽。他如何把这样一种写法,这样一种样式写得更加完美,更加成熟呢?从这个角度,我倒是希望天岑能够在这个基础之上,能够更加去思考一个我怎么样让自己的小说观得到更好的表现。

  我就说这些,谢谢。

关键字: 贺绍俊 为官
责任编辑: 寒洛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