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算赤字不是美国最严重的问题

2013-01-21 07:44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1月21日讯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 

  这些天,打开电视或者翻阅报刊的评论版,总会看到一些人煞有介事地宣称:过度开支及其导致的预算赤字是我们最严重的问题。这种论调很少伴随着论据,说明我们为何应当相信它;仿佛它应当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不过,其实人人都知道事情并非如此。预算赤字远远不是我们最严重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已经解决了。中期预算前景不算美好,但也并不糟糕,而长期前景受到了过分的关注。

  诚然,我们目前的联邦预算赤字巨大。不过这些赤字主要是经济衰退的结果,而且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实际上应当通过扩大财政赤字,来帮助支撑总体需求。随着经济的复苏,赤字将会降低:财政收入将上升,而某些类别的开支会下降,比如失业救助金。实际上,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州级和地方政府已经发生了类似情况,比如,加利福尼亚州似乎正在回到预算盈余的轨道。)

  不过,经济复苏足以稳定财政前景吗?答案是:差不多。

  最近,无党派机构预算与政策重点中心(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研究了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对未来10年的预测,并且对预测进行了更新,计入了两项主要的赤字削减措施:一是2011年通过的开支削减计划,可以在未来10年内累计节省近1.5万亿美元(约合9.3万亿元人民币);二是今年初通过的,约6000亿美元的高收入人群增税计划。该中心的结论与我所说的一致,预算前景不算美妙,但也并不糟糕:它预测,到2022年的时候,债务与GDP的比值,也就是美国债务水平的标准衡量指标,只会比目前的水平略高。

  中心呼吁,进一步削减1.4万亿美元的赤字,以便完全稳定债务比值;而奥巴马总统呼吁的削减量也差不多相同。不过,就算没有此类措施,未来10年的预算前景看起来也一点都不骇人。

  由于人口老龄化和日益升高的医保成本会持续推高联邦开支,对更远期的未来所做的预测,的确显示有一些麻烦。但有个问题几乎从未受到严肃的对待:我们为什么一定认为有必要,甚至是有可能,现在就确定如何解决本世纪30年代的预算问题呢?

  比如,考虑一下社会安全福利(Social Security)的例子。曾经有人提出要在婴儿潮一代开始退休之前偿还债务,从而使将来更容易足额支付福利。可是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将克林顿时代的财政盈余挥霍在了减税和开战上。那个时机已经过去了。而现在,“改革”提议所涉及的全都是提高退休年龄、修改通胀调整幅度,这些举动与目前法律相比,会逐步降低福利。这样能解决什么问题?

  很可能(尽管并不确定)到二三十年之后,社会安全福利的资金就会耗尽,这个体系也会无力足额支付当前法律规定的福利。所以这种计划的意义是,现在就动手削减未来的福利,来避免未来削减福利,对吧?

  当然,你可以说,如果现在就采取逐渐削减福利的路径,那么针对人口衰老所作的调整就会更加平稳。但另一方面,如果动手太早,可能就会把将来未必需要的福利削减措施,变成既成事实。针对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的逻辑也基本相同。所以,将来的问题留给将来的政治人物解决,是有道理的。

  重点是,现在采取紧急行动,削减未来几十年的开支并没有那么充分的理由,远没有传统的论调想让你相信的那么充分。而且,它跟亟需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的理由,也完全不同。

  总而言之,中期不存在大问题,也没有强有力的理由现在就担忧长期的预算问题。

  主导着政策辩论的赤字批评者,当然会极力阻挠任何贬低他们最热衷的议题的举动。他们乐于生活在财政危机的氛围里,这样他们就能摸着下巴,一本正经地发言。而且还能为削减社会福利找一个借口,而这常常似乎正是他们的真实目的。

  然而无论是当前的赤字,还是预测的未来支出,都绝对不该成为我们政治议程上的重要议题。现在应该专注于其他议题,如当前仍然衰退的经济状况,以及仍然严峻的长期就业形势。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