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改变世界

2013-03-20 13:49:38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综合报道,10多年前,高盛总裁奥尼尔可能根本没有预料到,他将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比作“金砖”的称呼开创了一个时代。10来年的现实发展告诉世人,奥尼尔的比喻不仅恰如其分,而且远远超越了当初的预计。

  “金砖”来了

  金砖国家(Brics)是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英文国名的首字母集合。该组织从纸面意义跃升为现实是在2009年,当年6月俄罗斯、中国、印度和巴西的领导人首次在叶卡捷琳堡聚首,商讨应对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发展大计。之后国际媒体的评论连篇累牍,中心意思不外乎——世界格局将被这次会议改写。

  2011年4月,由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组成的金砖国家首次“扩容”,南非,这个非洲最重要的经济大国加入进来,从而令金砖国家的代表 性遍及了亚非拉欧等各大洲,影响力日益上升。

  2013年3月,轮到作为新成员的南非召开金砖国家年度首脑会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飞越印度洋出席,让人们对金砖国家的团结发展有了新的期待。

  金砖国家的发展主要有三个阶段。2001年-2009年这8年多,是金砖国家的“形成期”;2009年至今是金砖国家的“合作期”;从今往后的一个阶段将是金砖国家发展的“深化期”。

  在第一阶段,各国的互动颇为频繁,并且带有自发性,在各自的领域内实现发展目标。比如2002年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建立了三国外长会晤机制,对世界政治经济问题发表看法;2003年印度、巴西和南非成立了一个三国论坛,讨论彼此感兴趣的亚非拉问题;中国和非洲之间的中非论坛在2006年成立,印度和非洲也在2008年举行了首届峰会等。

  此后的合作期和发展期,金砖国家更加吸引全球的目光。比如2009年9月,金砖国家的财长和央行行长就举行了会议,专门讨论国际金融改革问题。此后的公报中显示金砖四国提议IMF和世界银行分别转移7%和6%的份额和股权给新兴国家。最终金砖国家在IMF的份额并且都进入到了份额排名的10大国家“排行榜”中来。

  如今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已初步形成了以领导人会晤为主渠道,以安全事务高级代表、外长、常驻多边组织使节会议为辅助,以智库、工商、银行等各领域合作为支撑的多层次合作架构。

  然而,全球经济形势不稳,也令金砖国家经济发展受到一定影响。提出金砖概念的高盛日前却发出警示,由于经济增长潜力已见顶,金砖国家成长力最好的时间段逐渐远去。唱衰金砖的声音再次出现。

  实际上,和高盛专注金砖国家经济成长不同,学者们在谈金砖概念时,看到的它们的团结与协作等综合国际影响力因素。

  改革或革命

  打开地图,标出金砖国家的位置,可以很明显的看到,金砖国家都带有很强的地域代表性——美洲、非洲、东欧、南亚和东亚。这些地区是除了北美和西欧等发达地区之外,第三世界国家相对集中的地区,所以国际媒体自然将金砖国家的出现,看作是第三世界国家向发达国家设计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提出挑战的一个趋势。

  数年前,《印度教徒报》的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忘了G8(八国集团)吧,现在是金砖国家举行峰会的时候了”。

  该报认为如今发达国家主宰全球政治经济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虽然G8的经济总量依然占据世界绝大部分,但是金砖国家等新兴经济体的发展必将取代这些国家,政治影响也将持续增强。

  中国在金砖国家中是比较独特的。它的经济增长率是金砖国家中最高,人口数最多,经济总量是最大的,甚至已经超过了西方第二大经济体日本。所以外媒难免疑惑:中国领导人在金砖国家发展进入新时期,首次出访就参与其峰会,是否意味着中国开始积极参与到了新的国际组织组建的“事业”中来?2009年美国著名的《外交杂志》就发文称,金砖四国没有中国会一无是处,中国是领头羊,“是它们的心脏。”

  俄罗斯则非常愿意看到金砖国家成为对抗西方霸权的一个重要平台的。美国《纽约时报》曾报道,第一届金砖四国峰会在该国举办,几乎与G8峰会的“档期”前后脚,就是俄罗斯一个比较聪明的安排。

  《印度教徒报》认为,即使俄罗斯加入了G8当中,但实际上该国根本不受其他7个西方工业大国的认可和尊重。只有在金砖国家中,俄罗斯才会有正确的发展道路。

  巴西和印度则有更多政治上的考虑。金砖国家研究专家大卫·托马斯称,两国一直谋求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这一席位不仅要在国际经济领域有更多声音,在政治上更要求具有代表性。所以两国在金砖国家中,一直推动该机制成为国际游戏规则的参与者,借此壮大自己的政治声势。

  南非对金砖国家的看法,除了有巴西与印度的考虑相似之处,还有一个考虑就是通过加强与其他金砖各国的合作,进一步提升该国的经济增长空间。

  南非经济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体,不过GDP总量只有3000多亿美元。而它的“非洲身份”,成为比GDP含金量还高的优势,并为其他金砖国家所看重。

  寻找新金砖

  10多年之前,高盛总裁奥尼尔可能也没有预料到,他将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比作“金砖”的称呼开创了一个时代。10年之后,奥尼尔再次走到前台,给新兴国家下了一个新的定义——增长的经济体。10年的发展,金砖国家的经济实力大大提升。

  在奥尼尔眼中,除了发达国家之外的全球经济体,它的GDP只要能占到世界份额的1%那就可以被视为是增长的经济体,其他的可以才用“新兴”来冠名。目前的金砖国家中印度、巴西、俄罗斯和中国都已经“升级”为增长的经济体。

  而除了金砖国家之外,奥尼尔认为符合增长经济体概念的还有11个国家。他又创造了一个新词“N-11”。这些国家中的佼佼者就是南非,该国已经在今年成为金砖的成员国。

  奥尼尔称,金砖国家和“N-11”在未来五年,将有巨大的潜力构成除了发达经济体之外的、世界新的增长极。“N-11”中也有4个国家更为优秀,他们是墨西哥、印度尼西亚、韩国和土耳其,首字母缩写集合为“MIST”。

  实际上,未来金砖国家的扩容似乎也早就成为世界媒体关注的焦点。早在2010年,英国的《独立报》就曾发表文章,认为印度尼西亚可能会成为下一个金砖国家。有些立场比较大胆的媒体甚至将印尼和俄罗斯作对比,认为印尼会取代俄罗斯进入金砖国家的行列。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现实是印尼既没有取代俄罗斯,也没有成为金砖国家之外第一个“扩容”的经济体。

  那么印尼为什么成了媒体的宠儿?

  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经济体,GDP达到了7000亿美元,人口超过一亿。国际市场调查公司尼尔森曾做过一个调查,印尼是仅次于印度的全球消费者信心指数第二高的经济体。此外,在对30岁以下的全球年轻人的调查中,印尼也高居消费者信心指数第二位。这意味着该国内需市场庞大。

  印尼庞大而有活力的人口也成了一些经济学者拿来和俄罗斯老龄化的人口最对比的说辞。

  此外印尼矿产资源、生物资源都相当丰富。特别是石油、天然气、煤炭和锡的储量居全球前列。

  法国里昂证券首席分析家尼克·卡什莫尔甚至预测到了2030年,印尼人均年收入将超过1.8万美元,将步入高收入国家之列。

  和印尼一样,墨西哥也是媒体的宠儿。

  3月底英国主流的经济媒体力挺墨西哥,认为该国会继南非之后,成为第六个金砖国家。

  该媒体给出的理由是2010年墨西哥的经济增长率超过了5.5%,是10年来经济增长最快的一年,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隆力推的“中产阶级社会”的蓝图即将绘就。

  而汇丰银行驻墨西哥首席经济师赛吉奥·马丁进一步指出,墨西哥比其他竞争对手最大的优势就是紧邻美国。“墨西哥每年80%的出口是对这个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墨西哥如今的地位犹如东欧从西欧获利。”

  此外,非洲国家埃及也通过各种场合表达了希望成为金砖国家的愿望。埃及的经济增长率一直颇高,年轻人在社会中的比重大,这些都为经济长期具有活力铺平了道路。埃及的穆斯林国家身份,似乎也更能突出金砖国家更广泛的代表性。

  上述的这些经济体都在奥尼尔列出的“N-11”的名单之列,而且是这一名单上的佼佼者。所以国际社会也在密切留意,到底谁会成为下一块“金砖”?

  

责任编辑: 王宇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