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外交政策》:投资者应关注新兴市场风险

2013-01-11 09:50  来源:新华国际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月9日文章】题:新兴市场国家的风险(作者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

  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投资者们和各公司已把关注重点集中在发达国家市场面临的风险上。但当美国和欧洲的情况在2013年继续好转之时,最令人担忧的风险将再次由新兴市场国家产生。从根本上讲,这些国家没有发达国家那般稳定。而且其中一些国家的政府曾利用对其有利的大宗商品价格周期和此前改革带来的利益,以避免做出为达到政治经济发展的下一阶段所需做出的艰难抉择。

  一些新兴市场国家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面对着更加棘手的挑战。许多问题都取决于每位领导人为做出不受欢迎但必要的改变而需要拥有的政治资本。根据各自面临风险的复杂性和紧迫性以及它们具有的长期优势,这些国家可以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包括情况最佳的国家。

  墨西哥:新当选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属于新兴市场国家中为数不多的一类领导人,既愿意也有能力推进结构性经济改革。

  土耳其:尽管该国边境地区局势动荡,精英集团也因宪法改革问题起了内讧,但该国的制度和权力平衡支持着稳定而充满活力的经济。

  韩国:首尔已显示出有能力使韩国的贸易伙伴关系变得多样化。它已与美国、欧盟和东盟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并正与加拿大、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就此进行谈判。

  第二类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相当大的不稳定风险。

  印度:尽管该国拥有结构和人口统计学方面的长期重大优势,但功能紊乱的政界和即将举行的选举有可能破坏其改革的努力。

  印度尼西亚: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总统能力有限。该国的经济改革也停滞不前。

  泰国:曼谷的精英集团继续为未解决的问题争执不下,引发动荡局面。

  南非:自纳尔逊·曼德拉1999年退休以来,该国政治领导力已持续削弱,民粹主义者施加的压力不断增长。

  中国:2013年政府对社会福利、基础设施和工业政策性支出的持续关注将有助于推动近期的增长。但地缘政治紧张形势和更具竞争力的中国公司将使外国公司和投资者更加难以在该国获得利润。

  最后一类是表现不佳的国家。

  投资者在这些国家面临的风险将令其得到的回报相形见绌。

  俄罗斯: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仍牢牢掌权。但他已失去了中上层俄罗斯人的重要支持,在主要城市地区尤为如此。对保守派俄罗斯民众和经济精英们的依赖有可能降低他开展必要改革的意愿。该国与欧洲和美国的关系都遇到越来越多的麻烦。

  巴基斯坦:该国选举季的不稳定形势将使政治风险增大至临界水平。

  委内瑞拉:若得不到最近再次当选总统但身患重病的乌戈·查韦斯的强有力推动,恢复经济健康的举措有可能遭遇挑战。

  阿根廷:决策过程中遇到的挑战因民粹主义压力而变得普遍。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