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无法相容的“两个亚洲”

2013-01-23 11:19  来源:新华国际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杂志网站1月18日文章】 题:两个亚洲的问题(作者美国保尔森研究所副所长埃文·费根鲍姆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国际安全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罗伯特·曼宁)

  最近在《世界政治评论》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有关亚洲经济一体化与安全竞争的专题论文中,艾米塔夫·阿查里雅把我们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两个亚洲的故事》作为概念框架来设想这个充满活力的重要地区的未来。但是他的文章《为什么两个亚洲或许好于一个亚洲》误解了我们很多重要观点,或者说未能成功表达我们的很多重要观点。

  经济一体化面临风险在一些方面,阿查里雅同我们的见解一致。例如,他提到,日本启动了亚洲经济的一体化进程,或者我们所说的“经济亚洲”的建设进程。我们坚持认为,“东京长期以来一直是‘经济亚洲’的一个典范,并且是更大地区经济一体化诉求的原动力”,这时我们说的就是阿查里雅表达的意思。

  但这只是加强了我们的观点,即正在出现两个日益无法相容的亚洲。战后的日本发展了一系列泛亚洲的地区理想和意识形态,尤其是亚洲的货币一体化。然而如果日本真的将经济一体化摆在民族主义和政治竞争之前,它肯定会设法消除政治紧张局面,这种紧张态势不断阻碍它同韩国的合作。

  我们的主要观点是,由于本地区内部破坏性的安全竞争和尖锐的政治争端,亚洲惊人的经济活力和不断加强的一体化面临风险,这种安全竞争和政治争端不仅出现在美国和中国之间,而且存在于亚洲主要经济体之间。有越来越多证据显示,安全竞争可能破坏经济交流。中国对日本企业的抵制,以及北京在南海领土争端中显然利用经济杠杆限制同菲律宾的农产品贸易就是这类证据。

  如果这是一种预兆,它对本地区来说也不可能是好兆头,在脆弱的全球经济形势下尤其如此。诚然,正如阿查里雅所说的,亚洲的各种经济联系“有着超越本地区的巨大推动力和重要性”,但是亚洲各个经济体变得越来越依赖泛亚洲的地区贸易了。现在亚洲53%的贸易是在本地区内部进行的。随着欧洲持续采取紧缩政策,美国的增长缓慢,这种相互依赖或许会变得更加明显。

  因此,我们难以理解亚洲经济和安全矛盾激化如何能——如阿查里雅所说的——“对本地区有利”。

  安全挑战并不好对付相反,我们无法设想这样一种经济决定论,它认为,美国和中国以及亚洲各经济体之间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会自动充当“冲突缓解机制”。所以我们才提到了诺曼,安杰尔1910年的畅销书《大幻觉》。当年这本书同样争辩说,全球化和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使得战争对欧洲来说已经过时了。

  我们也无法像阿查里雅那样对亚洲各种地区体系的“冲突缓解”能力抱有信心。首先,20多年来,亚洲的多边体系都是形式大于功能。亚洲各国的高级官员定期通过亚洲的众多地区体系进行会晤,这是好事。但是在面临亚洲最紧迫的问题时,没有哪个体系与机构真正采取集体行动。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