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两周年 中国女孩拍纪录片关注震区外国人

2013-03-11 09:07:33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3月11日讯 据朝日新闻中文网报道,由一位中国女性亲手拍摄的名为《身份》的纪录片电影,在大地震过去近2年后终于即将完成。它以3·11大地震中遭受毁灭性打击的宫城县沿海地区为舞台,而其中的主角,则是来自中国大陆、台湾、菲律宾等地远嫁到日本来的外国妻子们。

  2011年3月11日的大地震使城市街区遭受海啸袭击,石卷市有4千人遇难或失踪。今年3月上旬,白谛(29岁)从横浜乘夜行巴士来到石卷,迎接她的是石卷市外国人妻子联谊团体“快乐妈妈会”的负责人、来自台湾的杉山惠美(52岁)和来自中国大陆的毕丽君(45岁)。

  “因为她经常来,所以周围人都以为这就是我女儿呢。”杉山女士首先开口对记者说。然后她夹杂着中文和日语,滔滔不绝地敞开了话匣子。白谛则拿出一直陪伴着自己的单反相机,将镜头对准她们俩,并按下了录像键。

  白谛去年4月从东京艺术大学研究生院影像研究科毕业。5月,她在筹备自己所执导的第一部纪录片时,于采访的过程中偶然遇到了这两个人。

  白谛曾就读于中国国内屈指可数的著名美术类大学——南京艺术学院。她毕业于该校动画专业后,曾作为室内装潢等方面的设计师工作过一阵子。然而,由于她内心很憧憬北野武执导的《菊次郎之夏》等日本电影,于是选择来到北野导演任教的东京艺术大学影像研究科留学深造。

  在3·11地震发生后,白谛的父母因为担心核泄漏事故,劝她赶快回来。在父母的多次劝说下她暂时回到了中国。但回国后,她在电视上看到了报道日本灾区的新闻。而那些影像中,传达着她在日本时所未能察觉到的日本人的“坚韧与顽强”。对日本的关注日益增强,最终白谛不顾周围人的强烈反对,在地震1个月之后又重新回到了日本。

  当初刚来日本的时候,白谛曾想着结束了两年的硕士课程就回国。“不知道为什么,在地震之后才强烈感觉到对那里的留恋,连我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为了寻找答案,她将留在日本的期限延长了一年,开始着手对那些震灾后仍然选择留在灾区的外国人进行采访。

  在众多外国人当中,最吸引她的是远嫁到日本东北渔村或农家的外国妻子。这些地区保留着传统的家庭观念和习俗。而那些对日本怀有复杂情感,为了家人、为了当地的经济、为了同胞而不懈奋斗的女性们,深深地打动了白谛的心。

  在白谛所遇到的众多外国妻子中,有一位是菲律宾人佐佐木阿玫丽娅女士(61岁)。她所在的南三陆町志津川地区被海啸冲毁,几乎面目全非。作为当地一名英语教师,她是当地菲律宾妻子中的核心人物。

  阿玫丽娅女士回忆说:“与其说最初是接受采访,不如说是我听白谛讲述她自己的烦恼。”

  2008年来到日本的白谛,除了在学校和打工地点之外没有别的朋友,她对这种“没有作为社会一员被认可”的状态非常苦恼。在日中关系因为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等问题而不断恶化的时候,那些投向在日华人的严厉目光也让她感觉很难受。

  这种在日本寻找“归属感”的艰辛,阿玫丽娅女士也同样经历过。20多年前,她嫁给了日本人。“乡下的媳妇就像‘影子’一样,家里没有一件东西是自己的,没有一件事可以让你自己决定。当地只有我一个外国人,那时候真的非常辛苦。”阿玫丽娅女士回忆道。

  由于震灾和海啸,阿玫丽娅一家经营的餐馆被冲走,生活来源全都没了。尽管如此,她也依旧用笑容鼓励着周围的人,那些来自菲律宾的妻子们都仰慕地称她为“姐姐”。为了帮助因震灾而失去生活支柱的同胞,她还经营了一家名为“茉莉花·F·L”的日语培训班。服务于那些为了生计想要考取护理资格证书的外国人。

  白谛每周都会来到石卷和南三陆,倾听她们的想法,用相机记录着灾区的种种景象。

  采访经费方面,研究生院所提供的70万日元补助很快就用完了,于是她自费乘坐夜行巴士(注:在日本是较廉价的长途交通方式)来采访,同时一边在中餐馆打夜班工(注:夜班工比较辛苦但工资稍高)一边继续坚持拍摄。

  起初孤军奋战的白谛后来得到了3位同级同学的帮助,他们共同采访、编辑,并且获得了来自仙台市市民文化事业团体等机构的共计59万日元补助金。10个月内她先后30次来到日本东北灾区,累计拍摄影像时长300小时。

  在3月3日进行的最后采访中,一位单独抚养初三女儿的单身母亲、毕女士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我们最为强大的地方是,有那种背井离乡一切从零开始打拼的人生经历。所以我们都可以拍拍胸脯说,不过是重头再来嘛。”

  那些大地震前基本上都待在家中相夫教子的外国妻子,现在也开始积极参与社会活动了。例如参加“妈妈会”的活动。

  杉山说:“这可能是因为家被冲走了,心里的‘墙’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杉山和毕丽君两人现在的梦想是努力壮大“妈妈会”的规模,并创建一个更大的组织,让这些外国妻子老了以后可以有一个“大家庭”般的归宿。

  白谛这样看待她们的变化,“‘围裹’自己的房子因地震和海啸被毁坏之后,反而让她们在社区这个更广阔的范围内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她们终于可以发挥自己的作用,成为这个社区的一员,‘身份’终于得到了认可。正因遭受海啸,她们才意识到‘这里正是自己的归宿、自己的故乡啊’。人与土地的关系真是不可思议。”

  白谛在母校的影像编辑室里迎来了3.11大地震两周年。这部时长约1个半小时的纪录片,必须要赶在4月末她在日签证到期之前完成。在同学的帮助下,最后的编辑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不管是作为电影人,还是作为‘人’,我都成长了很多。”白谛回忆震后这两年的经历时如是说道。她想用在日本所积累的经验,回国后制作电视纪录片。唯一的遗憾是,她无法留在自己曾采访过的外国女性们身边,继续关注她们今后的喜怒哀乐。

  “我希望大家看了这部电影可以感悟到,原来日常生活中有很多重要的东西,通常都是在失去之后才有所察觉。但愿这部片子能让观众们了解到这一点。”

关键字: 白谛 灾区 石卷 身份
责任编辑: 魏晓彤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