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12年,美国为何依然难阻恐怖袭击

2013-04-16 13:59:08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

  波士顿马拉松赛的现场发生连环爆炸,上百人受伤,数人死亡,美国联邦调查局将这一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反恐战争在阿富汗尚未结束,而美国又遭袭击到9·11之后的本土最重大打击。人们不禁要问:一个进行了12年反恐战、曾炫耀击毙“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的世界军力第一的国度,为什么依然不能保护国内人民的安全?

  9·11改变了美国的安全战略,不仅设立了国土安全部,而且发动了两场旷日持久的反恐战争。当“基地”组织被认为恐怖袭击的组织者的时候,为本·拉登提供庇护的阿富汗就成为美国的敌人。阿富汗战争还遵循着“国家间战争”的模式,这一模式显然有“失焦”之嫌,即便是“基地”组织这样的恐怖主义集团也没有国家的边界,而是无孔不入,虽然美国击毙了本·拉登,但是恐怖组织未消。奥巴马的反恐战争需要调焦与对焦,大象打蚊子需要技巧。

  波士顿爆炸案的疑犯被初步判定为20岁的沙特人,而本·拉登也是沙特人。9·11发生之后,美国人最大的疑问是,他们为什么如此恨我们呢?恐怖主义是对无辜人群的野蛮报复行为,波士顿的爆炸无论何人所为已经造成了恐怖主义袭击的后果。

  人们不能简单地将恐怖主义袭击定性为文明的战争,但是不同的群体心理滋生仇恨。美国人对这个世界有种恐惧感,而穆斯林则怀有深深的羞辱之怒。当越来越多的穆斯林进入美国的时候,这种文化情感的地缘政治版图变得更加驳杂,国家的边界是有形的,但是文化情感的边界是无形的,安保只能检查有形的危险,而无法防范心中的仇恨。

  9·11之后及其爆发的反恐战争让传统的安全专家无用武之地,危险不是来自理性的国家,也不是来自核武器,而是衣着与平民无异的恐怖分子。这是一个权力边界模糊的时代,韦伯关于国家是暴力的垄断组织的定义似乎过时了,暴力不仅仅由国家垄断,而是多元化了,中东陷入新一轮的动荡之中,恐怖主义组织在“失败国家”中滋生蔓延,暴力沿着各自的“毛细血管”渗透到美国。波士顿的安保部门在爆炸前并没有发现任何恐怖主义袭击的迹象,也许存在着安保的漏洞,但是面对无影无踪的威胁,再强大的安保也难以尽善尽美。

  当代社会是一个风险社会,要彻底消灭恐怖主义或许要牺牲自由。恐怖主义袭击挑战了人们的安全感,但是战争、暴力并不能带来安全感,绝对的安全意味着绝对的管控,这与美国的自由社会理念是背离的。而安全感需要自由的滋养,波士顿爆炸惨剧之后,一些未到终点的业余选手坚持跑到终点,无所畏惧便是真正的安全感,也是对恐怖主义最有力的回击。

  恐怖主义是对文明的报复,而发动反恐战争也是一种报复,暴力只会带来更多的恐慌与愤怒。奥巴马承诺调查真相,捉拿凶手并将其绳之以法,正义的审判要比暴力战争更能带来内心的安全感。(作者系吉林大学国际关系史博士)

  

关键字: 反恐 美国 恐怖袭击
责任编辑: 王宇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