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独家报道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欧洲“移民殇”:“巴别塔”只成追忆

欧洲的一众国家向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敞开了慷慨的大门,却忘记了上帝早已将“巴别塔”毁于一旦。

\

瑞典骚乱已持续一周的时间

   大公网评论员 蓝天

   好莱坞电影《穿越国境》中,三岁即到美国,在美国长大的15岁穆斯林女孩塔斯利玛,虽然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却流露出对“9•11”劫机分子的同情而被遣返。伊朗二代移民,做警察的哈米德的弟弟却因为家里的小妹妹爱上一个有家室的墨西哥男子,而将两人杀害。相对于“移民一代”只需要克服语言关和“移民三代”基本融入整个国家来讲,“移民二代”通常要面临很多问题,游走于可能从未见过的故乡与现实世界之间,不断挣扎,学会平衡。

  如今有“北欧天堂”之称瑞典因为穆斯林移民案引发的骚乱持续了一周,这个永久中立国发生骚乱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就像“于特岛惨案”发生在挪威一样令人难以置信。这让人们对西方移民问题的关注再次升温。

  潜意识中,“骚乱”一般都发生在非洲、中东,那些思想还未被开化的“愚民”国家,然而,近代国际关系的开端却恰好始于欧洲这片土地,“三十年战争”几乎将所有的欧洲国家卷入其中,争夺利益、树立霸权,宗教纠纷,“三十年战争”开启了欧洲近代史,欧洲开始变得更加富强,却也深度分裂。除了欧洲,几乎很难在世界版图上找到分裂出如此多国家的地方,民族的隔阂,宗教的限制是成就这些小国的重要因素,强调个性,重视个人也让欧洲成为近代工业的发源地。

  经过若干年的发展,欧洲早已经甩开了世界上很多国家,当然也包括美国。如果说美国的志向是成为世界大国,欧洲这片土地上的国家似乎更“自恋”一些,他们的追求却是环境更美一些,福利更好一些,生活更安定一些。同样怀着这样愿景,身处于贫困、饥饿、战乱中的非洲、中东的难民将欧洲作为自己避难地的首选。

  移民与融合的话题,让人想到了“巴别塔”,这个古代巴比伦人在开天辟地之初试图建立的通天塔,提出了一种人类大同的愿景。一种语言一种信仰成了巴别塔的最明显标志。

  欧洲的一众国家向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敞开了慷慨的大门,却忘记了上帝早已将“巴别塔”毁于一旦,所谓的“只说一种语言,只有一个信仰”不过是“痴心妄想”。欧洲出现资本主义之时,美洲大陆才被发现,美国靠着移民强大起来的“神话”并不适合现在的欧洲,更何况,现在的美国也更愿意接收身家过亿,权高位重的精英阶层成为自己的公民。

  如今的欧洲早已被经济危机和高福利压得喘不过气来,于是,裁员、增税、削减福利……那些刚刚填饱了肚子的新移民们却开始渴望得到更多,渴望变成真正的欧洲人。而那些被“下放”到底层的欧洲人开始抱怨新移民,抱怨政府将自己变成了欧洲的“难民”。这样的身份调转并没有改变原本日趋不堪的情况,而是加深了本土人和新移民的隔阂。

  瑞典的移民骚乱的最好结局或许应该是移民和原住民的继续融合,但如何打破目前的藩篱而发展进步,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

  电影的例子或许会照进现实。《穿越国境》中主持移民宣誓的法官说道:“我在这里告知各位,成为美国公民并非成功的保证,但会有更多成功的好机会……各位有无尽的筹码去追逐你们的梦想和希望。”对于移民而言,这几乎是所有向往的国家对自己的承诺,然而承诺归承诺,正如圣经创世纪所言,“人类的狂妄自大,最终只会落得混乱的结局。”  

  • 责任编辑:蓝天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