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独家报道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美媒:美国一呼百应时代不再 奥巴马总被牵着鼻子走

相比布什出兵阿富汗和发动伊拉克战争,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先后主导了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同时偏重对亚洲的关注,乍看具有奥氏个人的烙印。

\

奥氏外交被外界误读为心不在焉,好像被一起又一起的事件牵着鼻子走。

  大公网5月11日讯 《华盛顿邮报》近日刊登《时代》周刊主编法里德·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的专栏文章,扎卡利亚评价奥巴马的外交政策是在“巧妙地躲闪”,好像正被一次又一次的突发争端牵着鼻子走,缺乏主动的建构性。文章由中评社编译如下:

  在外交政策上,最容易被历史记住的办法即“有犯过重大失误”,林顿·约翰逊(越战)和小布什(伊战)属于这一类,无论他们在内政上是好是坏,在军事干预他国的决定却长久地被世人议论。第二种方法是取得过重大的外交突破,譬如尼克松敲开了中国大门,但这一类也具有不确定性:杜鲁门在战后做出了一系列极具胆识的决定,包括制裁苏联、成立北约和推行马歇尔计划,但这些政策在当时却饱受争议。

  而现任总统奥巴马,他的外交政策没有出现过重大失误,相反,奥巴马做得非常地有技巧,他巧妙地将美国从伊拉克和阿富汗迷雾中抽出,并避免美国再次卷入其他冲突。但是,在外交政策的建设性方面奥巴马却显得生疏,他没有建构起一套完整的外交方略,在剩下的任期内,仍然不得不做出调整。

  批评的人一直认为,全球局势处在动荡中,地缘政治又开始充斥着复仇的元素(乌克兰),但是,现实正如普林斯顿大学的约翰·伊肯伯里所讲的,美国在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已经坚挺了70年,它熬过了社会主义的苏联、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乃至近十年的伊斯兰恐怖主义,愈久弥坚。

  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本周评出世界150个大国里,有99个国家依附或强烈依附于美国,21个国家反对美国,与此同时,华盛顿在全球拥有60个贸易伙伴,而相比俄罗斯,后者只不过是一个没落的大国,看看它周边的邻国就会发现,为数不多的几个依附国也正在离它而去。

  现在奥巴马面对的问题,是他在太多的议题上承诺“不使用武力”,最明显的要数叙利亚内战和阿拉伯之春,他以发表声明来取代军事上的行动,这使得很多评论指责他不负责任;在一些美军已经介入的区域,例如乌克兰和亚洲,奥巴马的声明又太过柔软,譬如在对乌克兰局势的声明中,他采用了最为正确的措辞进行严词谴责,但最后依旧警告称:“美国是不会动用武力的”。这样真的很难,因为如果你只告诉外界不该做什么,而不告诉别人该做什么,那么,其他人很难会选择跟随你。

  我们都谴责普京是一个“冷战癖患者”,但是目前华盛顿的状态,似乎也被带回到了那个时代,自以为美国还具有一呼百应的那种能力,事实上,今天的世界远比过去复杂,中国既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俄罗斯充当着掠夺者的角色,但同时,该国又拥有全球化的中产阶级群体,并与欧洲建立着广泛的来往;一些新兴区域强国,例如巴西和土耳其,它们都构建起自己独特的外交政策,不再像过去那样容易指挥。

  因此,在强化既有国际秩序的同时,我们还要保证主要国家愿意留在游戏中。关于乌克兰,虽然美国已团结到大多数国家,一致反对俄罗斯对乌领土主权和国际准则的侵犯,但长久的解决方案,必须是要有俄罗斯的参与的,没有莫斯科点头,乌克兰不可能长治久安(乌克兰目前需要17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我们为何不考虑和俄罗斯合作,共同提供这笔资金?)奥巴马总统具有针对性的制裁方案,其实已经是在给普京台阶下了。

  而对待中国的外交政策,奥巴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调度平衡。一方面,我们要满足盟友的需要,尽量地做好安抚;而另一方面,又要保证“重返亚太”不会招致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和军事力量的误解,认为我们是在搞遏制中国的战略。

  奥巴马的局限性在于,他一直在努力地避免犯错,这导致了一个奇怪的后果——外交政策缺乏建设性。回顾“重返亚太”到制裁俄罗斯的发展过程,我们确实能看到奥巴马的外交远景,这很具有野心也很重要,但是,他达到目的的方式方法过于谨慎,乃至会被外界误读为心不在焉,就好像被一起又一起的事件牵着鼻子走,而非主动地去构建一套体系。

  在此我向总统再度呼吁,希望您跟着自己的感觉走!

  • 责任编辑:常晓宇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