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独家报道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美前高官:日本摆脱"战后体制"驶向快车道 中美需合作

阿米蒂奇指出,美国是支持和尊重同日本的关系的,在未来也将继续这一点,同时也欢迎一个和平、友好的中日关系。阿米蒂奇强调,中国和美国都是日本摆脱战后体制的外界制约因素,应该携手共同努力。

\

中美日三国关系微妙

  大公网6月25日讯 据外媒报道,作为二战的战败国,日本挑战战后体制的努力从未消停过。美前高官阿米蒂奇认为,中国和美国都是日本摆脱战后体制的外界制约因素,应该携手共同努力。

  美国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6月22日在参加第三届世界和平论坛举行主题为“日本政治安全走向与亚太安全”会议时谈及日本问题。   

  在日本摆脱战后体制的问题上,阿米蒂奇表示,日本的战后目标也是日本选择的道路,即在全球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阿米蒂奇指出,美国是支持和尊重同日本的关系的,在未来也将继续这一点,同时也欢迎一个和平、友好的中日关系。阿米蒂奇强调,中国和美国都是日本摆脱战后体制的外界制约因素,应该携手共同努力。

  日本亚洲和平促进中心主席、稻田大学前校长西原春夫认为,今天的日本的确与战前有很多不同,但有些东西是需要维持的,比如战后体制,“大概有60%的日本民众对此表示认同”。

  关于中日两国战略对话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所长李薇表示,加强对话是双方增进理解的一个办法,否则误会将更多。“有人说中日关系像小孩子打架,如果释放出一些改善关系的信号,说不定三天就好了”,说明中日关系的不确定性非常强,主要因为中日间有两个瓶颈,一个是历史认识问题,一个是岛屿争端问题。

  李薇表示,双方通过战略对话将更了解彼此的意图和战略安排,有利于更好的沟通和交流。平台是指高层的平台,类似于2+2的平台,而非临时性、短期的危机管控的对话。

  “战后体制”是对1945年日本战败后,日本社会整体政治、经济、文化思潮的一种统称。它有三个重要象征,一是以美英为范本的政治民主制度;二是以放弃战争为核心的和平宪法;三是重经济、轻军事的国家发展路线。

  “战后体制”,包括“美日安保条约”,即用美日同盟的形式既保护日本又管住日本;还包括日本和平宪法和日本重经济轻军事的国家发展路径。这一体制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日本重新走上军国主义道路。

  上世纪80年代,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首先提出日本要摆脱战后体制,但由于受到国内外的约束,进展不大。

  可是2006年,安倍晋三第一次担任首相,就将这一计划驶向了快车道。在他担任首相的一年里,安倍晋三着力推进了三项工作:修改《教育基本法》,渲染民族主义;将日本防卫厅提升为防卫省,提高军事部门在国家发展中的地位;修改宪法选举条例,将选举人的年龄限制从20岁降到18岁。2012年底,安倍再次上台后,加速推进日本宪法的修改,强兵扩军。

  2013年9月,安倍提出“积极和平主义”的概念,但与此同时,近期3.4万日本自卫队员在九州和冲绳等地举行了大规模夺岛军演,并且首次在冲绳县宫古岛部署反舰导弹。

  2014年,安倍一再试图解禁集体自卫权,否认二战侵略历史,表现出强烈的军国主义倾向。

1 2 3 4 5 6 7 8 9 10 ..18 下一页
  • 责任编辑:严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