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重点报道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加藤嘉一:为什么中国比日本更适合“小费文化”

要下车了,卡表显示着22元,我自然递了25元,说声“谢谢师傅,受教了。”她也很自然地接收了它。显然,我是带着美国式的、给小费的状态回京的。

加藤嘉一 资料图

  编者按:本文是加藤嘉一在美国哈佛学习期间,利用暑期回到北京的所想所感。离京两年后,加藤对北京的直观印象之一就是“小费文化”。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务请注明“来源:大公网”。

  文/加藤嘉一

  我在北京的某角落写这篇小文。

  回京后的某一天上午在京城内打车,师傅是一位中年女士。毕竟好久没回来了,对于北京最新的路况等不太熟悉,就向师傅请教了一下。她很认真、详细地向我传达了许多有用的信息。

  要下车了,卡表显示着22元,我自然递了25元,说声“谢谢师傅,受教了。”她也很自然地接收了它。可能是后会无期,但“我们”告别得很愉快,感觉给即将要面对的一天输入了点“元气”似的。

  显然,我是带着美国式的、给小费的状态回京的。

  我不觉得不自然,不是每一次消费都给小费,大概限于打车时或在比较小的店内喝咖啡等时就主动给服务方递小费,要是对对方的服务态度很满意,就多给一点,表达一下谢意,说一声“您辛苦了”。对方很开心,微笑着说“下次再来哦”。她们开心,我也跟着开心,说“下次再来哦”。

  堵车、雾霾、吵闹、拥挤、变数…

  在烦忙的首都度过一天是很辛苦的,绝大多数时神经是紧绷着的。重新体会到这一点的我,此刻发自内心地感觉到,自己自然而然地向对我服务的“朋友”递给小费,“我们”从中获得,并共享一时的快乐是多么的难得,其心情不是拿一两块钱能买得来的,它可以使我以相对放松的状态面对接下来的工作。这也是我这一次回京后,借着过去两年在美国当居民的习惯,以比较低的成本减压的方式。我认为,它值。

1 2 3 4 5 6 7 8 9 10 ..13 下一页
  • 责任编辑:常晓宇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