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重点报道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木春山:中国梵蒂冈交往 可否效仿“越南模式”

有专家对笔者坦言,“越南模式”可能是未来中国和梵蒂冈交往的一个选项,但中国更多考虑的是政治和社会收益,如果“越南模式”增加了中国的管理成本和风险的话,就不可能很快采取。

世说:西方宗教与进步中国

    大公网评论员 木春山

  2013年3月,当梵蒂冈的红衣主教们经过五轮投票,最终选择南美人方济各,担任新一任罗马天主教皇时,或许没有人意识到,梵蒂冈外交的春天随之到来了。其中的重要一个表征就是,梵蒂冈与中国的关系似乎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方济各和中国的互动,几乎在他上任后立刻就展开了。他表现出了比前任教皇更加大胆的举动。

  今年3月方济各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公开透露了一个秘密:“我们正接近中国”。他说去年习近平当选国家主席后,曾与他有过“书信往来”。意大利媒体引述方济各的原话是:“习近平主席晚我3天当选;他当选时,我寄了封信给他,他给我回信了。我们确实和中国有些联系。我十分热爱这个伟大的民族。”

  尽管这件事反映出的双方互动只是礼节性的,但象征意义却不能小觑。

  4月中国雅安地震,方济各公开为雅安祈福;刚刚发生的鲁甸地震,教皇依然表达了对遇难者的哀思。这一切都成了中梵关系转暖的标志。

  这次教皇到韩国参加庆典活动前,公开透露获得中国许可将飞越中国领空,并在63年来首次对中国领导人发电致谢。从某种意义上,这可以说是梵蒂冈方面利用媒体的传播力,进一步“拉近”对华关系的宣示。而中方同意教皇飞机过境,其实也是双方1年来直接或者间接沟通,取得成效的自然结果。

  但制约中梵进一步走近的难题依然众多,比如主教任命权、梵蒂冈与台湾政治宗教关系等最为棘手,短期内很难看到解决的希望。

  1951年梵蒂冈和台湾建交后,中国大陆与其关系一直处在冰点,大陆的天主教会从1958年后称为天主教爱国会,跟梵蒂冈正式脱离了从属关系,独立行使主教任命权,实际上并不受教皇约束;而在梵蒂冈看来,全球主教都要教皇来行使宗教权利加以任命册封才算合法。这也是导致中国和梵蒂冈60多年来没有外交关系的重要“绊脚石”

  因而,在双方互不承认的背景下的这次教皇专机“飞近”中国一事,在中国和西方宗教界关系上,确实可以看作是一个极具标志意义的历史性事件。

  笔者了解发现,此前教皇专机曾有两次希望“飞越”中国领空,都碰了钉子。一次是1984年时任教皇的保罗二世首次出访韩国,连向中国请求飞越领空也没有获准,保罗二世转而求助苏联,苏联人也表示拒绝。无奈,保罗二世的专机最终选择取道遥远的北极,中途停留美国阿拉斯加,再折回太平洋,航行了1天多才进入韩国。

  分析当时的国际局势可以看出,中国和苏联尽管政治关系冷淡,但对西方宗教的影响却不约而同地保持了一贯的意识形态色彩。这与当时冷战加剧的历史大背景有关。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责任编辑:郑学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