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春山:伊朗改革“去内贾德化” 反腐致军队反弹

  制裁让伊朗油气收入锐减50%之后,旅游业成了伊朗的救命稻草。鲁哈尼推出的经济刺激计划中的重要一环,就是复兴旅游业。不久前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还支持了一个叫“抵抗经济”的计划,虽然名字很政治性,但本质依然与鲁哈尼的计划一致:千方百计利用伊朗的各种可能资源,为国民经济服务,旅游自然是其中一环。

  在经济缓慢走出低谷的同时,鲁哈尼还展开了一系列民生工程。首都德黑兰的污染已经成为伊朗人的众矢之的。治理德黑兰空气质量的着眼点同样在于“去内贾德化”。内贾德曾在德黑兰当了多年市长,一直把经济发展作为执政的第一要务,环保始终放在次席。

  一个广为诟病的措施是由于长期遭受制裁,伊朗对汽油的限制颇为严格,2010年内贾德因财政捉襟见肘而被迫取消国家补贴取消后,一种低辛烷汽油在加油站大行其道,这种油被伊朗当地人昵称作“内贾德汽油”。该汽油虽然廉价,但是对发动机的损害大,燃烧不充分,增加了德黑兰的大气污染,并由此引发了民众的各种呼吸道疾病。鲁哈尼上台后提高了汽油的标准,要求使用高辛烷汽油,淘汰落后产能。迈出了治理首都雾霾的第一步。

  鲁哈尼的国内改革三部曲中的第三步就是发起了国民保障计划,计划的核心是要求公立医院限制病人为所有医疗费用承担的比例,最高只能到10%。而在伊朗,私立医院很不发达,公立医院几乎就是所有国民看病的最终选择。这一做法潜移默化中让不少平民受益匪浅。

  另外,鲁哈尼已经公开表示,考虑取消国家支付逾4700万注册公民的月度津贴,来为新医疗保险提供资金。而月度津贴正是2010年内贾德在取消多项补贴后用以取代的措施。

  补贴和津贴是伴随伊朗人数十年的经济印记,鲁哈尼的这个做法,意味着他领导的经济改革即将进入深水区。所以伊朗迫切需要缓和与国际社会的关系,获得西方制裁前的数十亿美金,用于国内建设。

  需观察高层关系与军队关系

  一年来虽然鲁哈尼在外交领域,在经济发展上都有所成绩,但并不意味着今后几年是坦途。最大的变数在于伊朗政治内部的关系--最高领袖与军队。

  最高领袖是伊朗名副其实的“一把手”。总统其实是最高领袖治理国家的一个CEO。鲁哈尼当然不能挑战这一定位,但最高领袖身边人对他不一定都是友善的面孔。

  今年6月4日纪念宗教领袖霍梅尼去世25周年的仪式上,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提出了一个“宗教民主治国”的概念,简而言之就是表明,自己是被选出来代表宗教来掌控全局的人。教士集团试图用理论化来寻找执政合理性。鲁哈尼支持。不过哈梅内伊身体不好不是个秘密,伊朗甚至都罕见公开了其病情。围绕此后接班人的争夺,保守势力目前占上风,他们对鲁哈尼的开放性持观望态度。

  此外,鲁哈尼与亲内贾德的革命卫队间关系紧张,这并不是波涛汹涌的暗流,已经在水面上有所显露。鲁哈尼一上台就动用总统权力,停止了革命卫队经济实体的扩张计划,认为军队就应该保家卫国,不应该染指商业利益。此举导致革命卫队极为不满。军队在伊朗社会处于一个相对优势的地位。总统甚至都无权直接指挥革命卫队。处理不好军队关系,也会令伊朗的改革掣肘。

  1981年政局稳定至今,伊朗一共经历了哈梅内伊、拉夫桑贾尼、哈塔米、内贾德和鲁哈尼5位总统。前4位总统都连选连任执政8年。鲁哈尼能否如故还是未知数。

责任编辑:晃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